color视频官网是什么

      见到侯三的쾰时候,骆永胜还是满身的酒气,间杂着一些女人身上的ᯀ胭랂脂香味。

      “何事使得侯兄深夜造访啊훯。”

      骆永胜抬ㄖ手随意见了个礼,坐到空出来的主位上,身后的成粿文跑到一旁斟了碗茶蹚水。

      侯三也看出了骆永胜此刻有些不喜,嗅着后者身上传出的胭脂味,脸上露出男人都懂的暧昧笑意:“看来某来的不是烠时候,打榞扰骆兄雅兴了。”

      Ἆ 说着话䲰的同时,侯三取쵊出了一叠文书放到桌上:“房、地契的事办好了,赶着৊给骆兄你送来。”

      将这份文书契约接过,骆永胜并没有翻看,而是直接转手搉递给了此前一直在这里陪着侯三闲叙的耿百顺,带着些许醉意问向侯三。

      “怕不只是这般区区小⹨事,侯兄如有要事,还请直言吧⣅。”

      侯三哈哈一笑,也不再藏掖,开口道:“今日某쪆听衙门里的陬友人递话,说骆兄跑了刺史府和쾌户曹,为的쭇办户碟之事,敢问骆兄,掕从何而来啊。”

      这条地头蛇,势力不小哇。

      骆永胜神色不变:“定州南下而来。”

      “缘何千里迢迢来洪州。”

      “河北边境之地,我朝与那契丹大军峙立相持,恐遭兵祸,故而南下。”

      侯三哦了一声,又惊疑一声:“既如此,与其来洪州,何不半道便在⤜汴京安居呢,道远路险,还是要小心为上才是。”

      㽬“家私有限,汴京宅地太贵,殭安居不下。”

      骆永胜作出拮据之态:“若不是有侯兄给寻的这处上好宅府,骆某等人怕是只能挤居囜陋室,饶是侯兄相助,尚欠侯兄三百贯,实在惭愧。”

      “呵ᠵ呵,某䥏与骆兄一见如故,这般事何足挂齿。”侯三站起身告辞:“既然今晚骆兄䨏饮了酒,那某就不打扰了,骆兄安睡,某告辞。”

      说完还真个不多做耽搁,扭身离开。敫

      “㎞百➪顺,你跟成文代我送送,哎呀歷,实在是醉了。”

      等送完了侯三,耿百顺回来便坐到骆永胜旁边,叨咕道。

      ꢊ“这家伙来做什么的,这啥事也没说啊。”

      “麚哼,示威来的。”骆永胜璜冷哼一粢声:“他是在告诉咱们,他正在摸咱们的底,而且他在洪州这当地的衙门里也有关系즊人情,所以让咱们小心点。”

      一听这侯三洮正在窥探底细,榥成文有些紧张。

      “义父,这可如何是好,万一这侯三把咱们的底摸出来去报官的话。”

      “所以我提醒他一句,还欠他三百贯钱呢。”骆永胜哈Ƞ哈一笑:“这位你们可真别小瞧他了,这侯三是个妙人啊,他刚才跟我说什么,说这般事何足挂齿,他是个做生意的,三百譞贯钱能说不要就不要?所以他说的何足挂齿,指的是压根不在乎咱们来洪州之前犯过哪些事ᑿ,即使他现在还不知道䌣咱们犯过哪些事,但对他来说竖都不重要。”

      这一下,连着耿百顺都愣了。

      “少爷,您的意思是这侯三就是将来知道了咱们在扬州、湖州犯的事,也不䚙会报官?”

      “㊣他为什么要报官?”骆永胜起身抻抻筋骨:“商人,就是凡事都可以商量的人,只要有钱赚,商人是不会跟钱过俼不去的,咱们쎓以前做过哪些事对他而言有䪓什么干系,他只想赚钱,这种人,适合交朋友。”

      在这个侯三的身上,骆긥永胜看到了自己前世的影子!

      这不只是一个搞宅地的中介,这侯伭三,从心性上둛来说,最适合的应该䵢是做一个掮客。

      一个游走政商资本领域的投机掮客,心里只有利益,视律犄法、所闳谓的正义如䵤无物。

      ḩ “安心睡觉,咱们跟这家伙,后面打交道的次数多着呢。”

      扔下这句话,骆永胜便转头回了自己的屋子,无心在考虑此事。

      但当骆永胜摸黑进了房间之后ቛ,又受了一个惊吓。

      床上有人!

      “呛啷”一声,骆永胜从墙上挂着的刀鞘中拔ﳅ刀在手,借着窗台撒下的银辉,骆┃永胜举᲋刀直指床榻,低声뒑喝道:“何人!”

      床⥖上那隐隐约约的人影动了一媈下,昏暗中,亮起了两点星光。

      那是一双明亮的眸子。

      继而,尖叫声响起,床上之人被骆永胜的行径惊吓到了。

      女人?

      骆永胜愣住了,蜎但很快又恐吓一声:“闭嘴,再叫我砍了你。”

      果然,这一声恫ቃ吓把女人吓住了,虽缄口不言,但能隐约看墈到,女人的身影在床上颤抖。

      ⠌“我问ૼ你答,不要废话。” ࿊

      骆永胜稍稍放松下些许戒备,但仍保持着防熇御姿态:“你是何Ḇ人?”

      “小奴唤作轻燕틜,是琴楼的清倌人,今日被耿员外뽳赎了身子,说留在府上照顾少爷。”୧

      堻“那你꘏在我床上做什么。᰼”

      “为少爷暖床。”

      珙骆永胜按捏了两下太阳穴,这才想起,自己白天的时候交代过耿百顺,让他逛城的时候赎买些客户回❶来,眼下看来,这耿百顺显然是误会了他的意思,只当骆永胜是饱暖思那啥,火急火燎的先឴给买了个姑娘。

      老子是那么肤浅的人吗?

      颐 怪不得呢,成麾文那小子今晚来寻自己的时候,一脸的暧昧不清。

      骆永胜点了屋里的油灯,摇曳的烛火带来了些譛许光亮,也让骆永胜可以清晰的看到此刻坐在床上,名䓻为轻燕ꈣ的女子容貌。̮

      岁数不大,估摸着能有十四五岁的样夥子,江南地域特有的小家碧玉型,容貌方面,对见惯后世各种科学技术的骆永胜来说,只能说쐲一般般,勉强能过及格线。

      但又因为神色中颇多惶恐㭹和对接下来事态的担忧,又让人对其多了几分爱怜之心。

      皱着眉头,骆永胜连喝下几杯茶水භ,冷声道:“我知道了,你睡吧,明早记得给我备好吃食。”

      说罢起身便㔘走,丝毫没有想要留宿的想法。亸

      他还没到饥不择食的地步呢。

      打槚开门走出屋子,晚风一吹,骆永胜的酒气又去三分,往外宅的方向看,影绰绰有个人影晃荡,骆永胜登时喝㨳了一句。

       “成文。”

      那人影吓了一跳,但还是很快跑了过来,正是骆成文这小子。

      羞 “嘿嘿,义父䗃。”

      站在骆永胜的面前,成文有些紧张的直挠头,腆着脸干笑两声。

      “正经东西不学,整日从哪学的这不三不四之事。”骆永胜敲鹇了成文脑袋两下,教训道:“明日一早,我便去城中给你们选学师,从今往后㭛,给为父好好的读书识字,听见吗。”

      挨了训,成文马上老实下来,不停的点头应是。

      “滚回房睡觉去。”

      没好气렣的一脚踢在成文屁股上,骆永胜负手顺着廊道走动起来,䏳而成文又巴巴凑了上来。

      “夜黑,儿给义父掌灯。”

      詟 “小马屁精。劑”

      夜幕下,父子两人边走边聊,倒是轻松愉快,一派祥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