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茄子向日葵芭乐丝瓜

      身旁的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清新的、橘柑与薰衣草混合的香水味,还有属于沐浴露的奶香……

      徜徉在这份好闻的气息里,森江ڮ弥生不禁有些䃮入神。

      Τ “看看,我们的合照❷怎么样?”

      兴高采烈地握着刚刚从店家老板洗ᑖ刷出来的大头贴相兮片,山下美月的脸颊两边很不掩饰地浮现出了一对酒窝,看得出来是很开心的。

      听着山下美月欣喜的语气,森江弥生也不禁凑了过去ṻ,想要从她的手心处看到剪裁好了的相片。

      я

      被少女捧在手心里的相片中,一男一女两个人的面容正完整地呈现在森江弥生的眼里。

      这就是自己跟身旁的盐女孩:森江弥生很清楚。

      “嗯⣏……好像确实拍得不错。”轻轻收颔首,森江弥生很给面子地送上了赞美,不过当即就迎来了山下美月的“反驳”。 

      轻笑着偏了웗偏头,覆盖住了下颌线的中短发随着她的动作摇摆、如놩同温和펴的水花般轻轻拍打在了矤凑近了的森江弥生的脸蛋上,然而山下美月似乎并没赃有注意톪到这ﱑ一点,只是自顾自ꖢ地说道:“这跟你拍出来的相片比,可差太多了。”

      㩽 被㔾女孩的䄖发丝糊了一脸,森江弥生忍耐住了打喷嚏的感觉,在她的“反驳”之下,才升起的不爽很快得到了冫抑ᾜ制。

      毕竟任何人都喜駮欢听好话。

      只是,自己可以隐暢隐约约的发现,俩个人之间的氛围有点跟平常不齱大一櫁样……痒痒的。

      不是脸颊被发丝挑逗的、生理上的痒,而是某种说不清道不氡明的瘙痒感。

      目光朝左侧偏移礴,而对方仿佛也察觉到了森江弥生的动作,同样是对上了视线。

      随着扭头的动作,才恢复原㕐样的头发又一次顽皮䅅地跟森江弥生开起了玩笑。 洊

      쀘 “啊…騶…抱歉,”发现了自己的头发拍打在了他的脸上,山下美月嘴里说着道歉的话,但表情仍噙着缉笑意,这样翁的道歉根本一点诚意都没有,反ᔁ倒是多了一ꠗ分兴致盎然的意味,“我没有注意到头发。”

      森江弥生并没有在意她没诚意的道歉,而是显得若有所思。

      轻嗅着还停留在鼻尖空气里的发香味,来源于心房的酥麻感跟想禺挠却无从下手的瘙痒感……现在这种莫名的情绪可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

      难道这就是山下美月所说的“恋爱的感觉”?或者说,这一切都是她刻意为之⶗,用来考验自己的方式?

      在这样的杓问题뽘里,森江弥生一时沉陷了进䮨去톢。

      看到了他的状态走神,山下美月不由得莞尔,伸出纤细的指泇尖,捏住了森江弥生的风Ớ衣衣袖,清澈的明眸里闪烁过㚭了一道狡黠的光芒,轻笑着拉扯了一下:“森江先生,怎么了?”

      随着双唇轻启、说话时薚必要的吐息混合在一起,凑成了一道温热的气流,轻轻吹拂起了森江弥生鬓角的发丝ꑳ,慷慨地赠送到了他的耳蜗之内。

      凑在脸庞旁边的呢喃细语,还有在这寒冷冬日里充满了温度的暖宪意,这两种听觉与触觉上的刺激,顿时让陷入沉思的森江弥生回过了神来,与此同时心中已有了一定规튰模种的悸动亦是获得了助长쾌,大有愈来愈茁壮的趋势。

      目光凝视着森江弥生的侧脸,由于年纪还在中学生的阶段,脸上还有些ꀒ婴儿肥。脸型白净饱满;偏向清冷淡엟然的五官也没法消除这份强烈的稚气……也正펡是如▣此,才让山下美月有这么浓厚的想要挑繂逗他的想法。

      負 然而,从现在的反应来看的话,这大概是有点儿玩过火了。

      脸颊两侧升起的两朵粉긆红,已然可以证접明一切了。

      “你好像发烧了……没问题吧?”收敛起了嘴角懡微微上扬的弧度,从而变为了比较克制的表情,山下美月做出一副关心的神态,手背抚上了他的额头,明明一片正常却녹还是选择了谎报军情,县“녜要不要找个咖啡厅坐一下、看԰一会儿书?”

      “蒩所谓的恋빷爱……”

      “欸?”

      视线大大方方地对准了眼前的少女,森江弥生㹝经历了之前的血气上涌后,此刻的心情除了某种原始的悸动,还有一股难以消除的羞耻——这么一想想过来,在山下美月的面前毫无还手之力㔆的样子,䵟真的非常丢脸。

      䙧 为了找回场子,森江弥生选择됔了回击。

      在她一头➺雾水的注视中,森江弥生开始在脑海里搜集鋰起了一切的毕ꃏ生所学,还有从挂桥宪瑸良、长野纯平身上学来的知识,在这一蛮刻做出了最后的反攻:“就是先堸牵手,鐗然后亲吻,再芹然后上❾床、最后结婚生小孩子,对吧?”“呃…㺐…欸?”

      山下美月从来没有想到过,居然会在此时迎来被反客为主的遭遇。

      ꇱ 对于森江弥生简单粗⸘暴的问题,虽然正值青春期、对许多恋爱方面的事情都了如指掌,但是山下美月还是有点难以回答,乃至于只能用微笑来应对当前的尴尬。

      这么直接的髩问题……如果稍微委婉一点就不会有这么多问题了。

      更要命的是,随着森江弥生这么简单笌粗暴的提问,竟然是让山下美月不由自主地脑补起了相关的画面:有的时候多想一觯点就会酿成大祸。

      不知不觉地,山下美月忽然感觉到了自己的面容有点发热,不过自己很清楚,这不是着凉的发烧,而是别的一些原因……

      保持着笑容,随着笑容一起浮现썚在脸⌒颊上的两只酒窝,在这个靷时候也酿造出了甘甜的赤红色的葡萄酒——只可远观不可触碰。

      赢了!

      跟少女不同,一心只想め找回场子的森江弥生并没有她那么复杂缜密的心思,在目睹了想要看到몜的画面后,立即开心地挥了挥拳,并且幸灾乐祸地看向了山下美月的方向,就如同少女之前做的那样,于她的耳畔濼边低声问道:“哎呀,你脸红啦?”

      ☰ 同样﫞的低声细语,同样的䐒猛然惊醒,不同⏼的是提问的内容。

      “我……我可没有。”猛地塡抬起了下颌,山下美月清了一下嗓子,故作正经地转了转眼眸仿若思索,随后道,“最近天气不太稳定᛬,有些发烧了……咳饲咳!”

      对这一切不进行揭穿,森江弥生只是挂着胜利的笑容。

      只是,经历了今天的相处蹳,自己已经获得了一定的成悉长——如何让女生感到害羞,还有……为什么会害羞。

      对于͒女孩子的心理跟ꬖ思维,森江弥生俨然是有了一些心得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