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犹豫

      云山在心里狠狠地想着,谁知道接下来古雅跟人家的对话,直接就把他雷得外焦里嫩,濒临崩溃!

      “小师妹你也是这个学校的吗뭾?哪个峁系的?褪”一个在前面引路,去帮云山注册的䩝女同学问古雅道。

      古雅冲她笑笑,并没有忘记将头向云山身上靠靠,回答说:“不!我去国际外贸大学读商业系!”

      “啊!国贸大学商业系蜘?你是云山师弟的妹妹?”

      “嗯!不是亲的!我叫古雅……他叫云山,我俩先这么兄妹叫着玩儿的!”

      一句话让好几个热情高涨的师䛸姐一下子退热了,都不再说话了,只是走形뵴式似地帮着云山注了册,去指给了宿舍楼。ℍ

      “古雅!你啥意思?别走!给我说清楚!你几句❇话就把人都赶ݗ跑了,这连个领즪我找宿舍的盭人都没有了!”

      “咯咯咯넢……我实话实说而已!她们不帮,咱们不也找到了你的宿舍了吗?೛”

      㤳“你?好……迟早让我逮着你狠揍你的屁屁!”云山故意恶狠狠地举着拳头说。

      古雅则扬起脸,又挺挺淝饱满的胸脯冷哼ἒ道:“你敢揍අ我试试!”

      吃过午饭,送走了古雅,云山一下午都在痝校园外的㼑几条大街徆上溜达。他们宿舍里八个人居然就来了他自己,真让他郁闷!

      ⬪ 在一条名叫长征⏞路的中段,云山看到了一所大河省的省立中医学院。云山回忆自己一路走过来所用的时间,这所大河省立中医学院距离大河师专有步行䶠30颡分钟的路程諐。

      进校园,宅云㢝山遇딕到了好几拨人的盘问,都是热쀉情的接待,他们也在开学接待新生呢!

      “哈!这医学院的校园环境可比师范那边美丽多了!这边自然风景为主,风光旖旎!师范那边则是人文景观为主,文化氛围过足!我要争取뙞当一名这个学校的旁听生!”

      云山有了自己的騕打算,先去买盒好烟揣上,便到了学院的行政区挨个办公室问下去똔。

      他已经廤选择好了,要学习西医临床,接受新时代的先进医学教育。结果一连进入了十几个办公室,虽然没吃萤上闭门羹,但是,没有一个给他多说一句话的学校领导,一律是一个腔调、一팞个表情,和一句几乎相同的话:“别异想天开!”

      ⚗“不行就不껎行呗!咋还特么被说成异想天开了呢?瘈这叫啥事!烟也接住了,可就是不眱愿意多说一个字!”云山槚憋一肚子气地怏怏而去。

      酔本来云山也没走近学校南大门东侧的医学院的附属医院,只䵯是那边突然传来的巨大的争吵声,中间还夹杂着打斗与惨叫声把他吸儎引了过去。

      云山走糪出医学院大门,正好看见有不少人都向附属医院的大门里跑,看看时间还早,心情也不太好,云山便随着人群走进了医院。

      㒀 一进门就看见了急诊室门前吵吵闹闹的一片人,急诊室的两层楼就在医附院南ꪖ大门的西侧,也正好与医学院ႜ的南大门紧挨着。

      “什么医学专家、医学教授!都是假的!沽名钓誉而已!我爸爸就是一时昏迷,抬到你们这里怎么就成了病危,没救了呢?今天你闧们不给我们家一个交代,我就把你们医附院的大门给拆了!”

      突然一个响亮的男高音近乎大吼道。

      接着是两个女人在叫喊賩,你一句、我一句。

      “余志国,你给我听好了!我爸这事你髤要是不给一个合ퟫ理的解释,我大哥回来不会原谅你!你等着被开除院长߂吧!”

      셹 “还有余龴小岚你个没人要的老姑婆!你不是最优秀、最年轻的医学院副教授吗?怎么会没有办法治好我爸的昏迷?”

      “我看쪨你们父女也一样只会治没有病的病人……哼!”

      腽……

      탾始终没有听到医院里的人为自己辩解와一句。这真有点不可思议,这病䗚人一家是何等的高门大户?居然貌似连这个医‬附院的院长都被打被骂了。

      云山的氱好奇心被勾起,向人群里走过去,从ፑ别人的议论中得知了不少信息。比如,这家病人是省政府大院里的⨹高级干部,老头儿是,老头的老伴是,他们的三个儿子和閙两个女儿也都是。

      老头儿叫̼肖邦彦뎫,还是在职的老领导。突然昏倒在办公室里,被人匆匆忙忙地送来医附院,找侹到在省卫棳生系鼯统都是屈指可数的医学专家余志国、余小岚父女。

      结果父女俩用尽一切办法也没能救醒炗肖领䷟导,这才遭到他的小儿子、大儿媳妇和小女儿的谩骂与殴打!

      余志国还被推倒在地,余小岚漂롉亮的脸蛋上也被打出了四个手指印子。

      뇅云山得知了这些信息后,便暗暗有了小算盘,进去看看情况,像自己这万年不复出的“福绿寿星才”人部物,说不定就能遇见一个什么“屌丝救富ﭱ豪”“狗ᚘ熊救美女”的狗血事件!

      走到中心地带,云山首先看到的是台阶上坐着的ꄔ余小岚,哇!女神级别的大美女!一身流行铅的高档女装,新潮的短烫发,身쏍高大约有一米六五。这显然不是在值班,而是休息日被叫来接诊的。繒

      Დ余小岚那白皙的左脸上明显地有几道手指印,现在还没有完全褪去,斑驳的红痕迹很是让人心疼。她此时没有落泪,一脸的刚毅。只是理智而冷静地看着地上躺着的余院长,眼里尽是担心!

      余괉院长就有点更加惨相了,嘴角肿起来老高,还向外渗텒出了血迹。眼镜掉在了身旁,镜片碎了一个!

      云山趁人不注意啳时,悄悄顾地靠近了那急诊室大门里边肖榃领۸导的病床。向老头的脸上、脖子上,还有露出的一只手上看了看,云山捕捉到了两点也许是别人都没注意到的信息。䟢

      肖领导的嘴歪了,只是一点点。肖领导的手指还在无规律、小幅度地颤动着。

      于是,云山心焏里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用自己刚刚练成的“鬼门十三针”的第一针救治肖领导,然后帮余院长父女挽回面子。有他们父女的ቜ影响力,一定能帮助自己进入医学院当上一名旁听生!

      “哈哈!这就是一个大领导家族的品行?连几岁的הּ孩童都知䥌道,医生能治病不能治命!病到要命的程度,神仙也无能为力,更不要说凡人医生了!

      ῞ 这位肖领导从西医角度来说,已ᚗ经属于病危,宣判死亡,无药可救的了!但䨆是,我国中医学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尤其是针灸术,完全可以向死神抢人、跟阎王夺命!﵃所以,我可以用‘九忧天回春针法’救醒他!”

      云山的话刚说完,便被跳过来的三个男子围了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