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版三更视频

      当九叔来到任府,看到自家师侄与任家小姐搂搂抱抱啧啧啧……

      义庄…ᦟ…

      九叔知道林琛这趟行程的目标后不禁笑了ᐿ笑:“别担心你师傅,他只是给你办些事去了。탰”

      林琛焦ఁ急道:“师叔您知道我师父在哪吗?我去看看他在做什么?”

      “行了!你小子,连师叔的话都不信了?沬”《

      林琛只好作罢:“那您知道他在做什么吗?”

      “不可说不可说!不过是好事。”

      这Ꮗ兄弟几个到底在干嘛?神神秘秘的。不过听到师傅没笃事,林琛也就放心了!

      ⑵“九叔,林大哥吃饭了。”

      没错!就是任婷婷,她ᓽ搬来义庄了。为了感谢林琛救了她,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子菜。

      “好!”

      吃了早饭,林琛陪着任婷婷去处理任嫺老爷的丧事。因为婷婷现在还处在危险中,任老爷的丧事也只是草草了事。

      守灵一天,第二天就出殡结束了。

      可是任老太爷迟迟没来,任婷婷接手任家生意,林琛也只能陪着她到处跑。搞得任家镇风言风语,说林琛入赘了任家的到处都是。

      林琛找九叔商量这事,九叔却让他多坚持一会儿,一看这情形怕是想做次月老啊!ᨏ ߃

      씁 整整一个月,林琛再也坚持不住了,人言可畏!

      林琛开坛做法,请出孔明灯寻找任老太爷。

      䲫以九叔只好作罢,跟着林琛一起跟随孔明灯奔波十几里䗾路来到了一个山洞口。

      两人走在黝黑的山洞内,山洞很干燥,但很臭……尸臭!

      为了防止感染什么乱七八糟的病,两鄎人只好拿厚厚ཡ的布蒙住口鼻。火把的光线将幽暗的山洞照亮,地面上居然有血迹,两人越加觉得这事诡异。

      洞并不深,走了大概五分钟左右,就出现了켵一副让两人眼皮直跳的一幕:一个头顶长葒辫的人,正在给ᵛ任老太爷灌血液,而쉛地上躺着一个身穿道袍的中年人。

      这是⚃——炼尸!

      “住手!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嘛?混账!”九叔气得浑身颤抖,脸都憋红了。

      那人被吓鄥了一跳,显然没想到会有人来。

      恼羞成怒之下,提起身旁的刀就砍了过来。林琛一拍阔剑鞘剑,大剑弹了出来被他牢牢握住,随手一挑……

      当!刀被磕开。可是这팻人刀法不骮弱,手腕顺势一转,变砍为削再次袭来……

      林琛自狛然灅不甘示弱᯿,两人你来我往战在一处,狭小的洞内刀光剑箹影,萧杀之气弥漫……

      此人刀法之精湛,令九叔有些侧目。不过以他对阿伨琛的理解,这臭小子没使出全力。

      “阿琛别玩了,速战速决!”眼看任老太爷身上的戾气越来越重訂,抲九叔有些着急。

      “好了!”话音刚얗落,林琛的剑招突变,隐隐有种势大力沉之感。他龕的剑招变得诡异莫测,有剑的轻盈,有刀的厚重。忽重忽轻,打得那人只有招架之力,疲于应对。

      “好小子!”팎九叔看着看着就明白了榁,不禁大声叫好!

      林琛本来练的剑术以轻快为主,后来得到阔剑,这剑比刀还重,轻盈的剑术就不适合使用。林琛现在见识到了精湛的刀术,见猎心喜之下偷၌学,加之与自己的剑术融合,成了一套更加适合与阔剑的剑术。这特么太神奇了!小胣说都不敢这么写。

      林琛的剑术大开大合,厚重却又连贯,嬊有种ᳺ巍巍大山ब连绵不绝之势!

      那长辫之人越来越难以招架,最后被林琛砍断长刀,胸口划出一道长长的謨伤口。

      ⩫踉跄后退到任老太爷面前,面㶇目狰狞的笑道:“哈哈哈……厉害!不过你们也得意不了太久了㍱。奇兵已成势,到⩅时候你们还得跪着喊声爷!”

      说完,揭下任老太爷额头的紫符,伸长脖子摆在任老太爷⊜面前。෴

      谁会祖拒绝这送上门的美餐?任老太爷不客气的张开大嘴咬了上去。

      那长辫子朝人面目狰狞,眼睛死死地盯着林琛和九叔。

      两人面无表情,林琛甚至不屑的笑了笑。连㻉死都不怕䬩,댝为什么不敢反抗洋人?욹窝里横算什么本事?

      吼……任老太爷仰天长啸!䲳然后盯着林琛露出还在滴血的獠牙。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它还记得上次不战而逃的憋屈感。

      “师囀叔ᮩ,这家伙好像已经进入跳尸境界了!”

      九叔面镂色凝重:“麰我虽ເ然对僵㤡尸知之甚少,但以这家伙的煞气,怕已经不是跳尸那么简单了!”

      ೶ “嗯,我面对过同样难쎣缠的对手,这家伙的确比那个强!师叔你在后面帮我掠阵,我去试硬探樂一下它的斤两㟀。”

      “好!낣”九叔知道现在的林琛已经不是他能比的了,与其上去添乱,不如在后方为林琛找找僵尸的破绽。㶊

      林琛扬起大剑就劈了上去,任老太爷抬起漆黑的手臂糚抓向大剑……

      当啷!一声金属흐交鸣,震得林琛塏虎口发麻。

      心中暗道:糟糕!ᦿ

      抬脚踹在僵尸胸口,趁着反弹极速后退。

      吼~任老太爷大吼一声,居然还露出得意맕之色。

      林琛嘴角微抽,直接将已经破烂不堪的五즅行符给撕了下来:“既然你这么想被活劈,那我成全你。”

      嗡嗡……斩妖剑开始震颤,已经被蕴养两个月的㏏它,那丝灵䟁性越来越强。

      看了一眼手心,刚刚撕符时被锋锐之气划开了一个口子。

      䢹任老太爷这下斯巴达了!那把剑,又给他很危险的感觉。

      林琛这次还是选择脖颈,大쓐剑챁撕㩹裂空气剧然斩下!韒

      任老太뉷爷抬手就挡,但这次可没那么好挡냯了!噗呲~大剑砍进小臂一半后被핣骨头卡住。

      昂吼~任老太爷疼得惨嚎一声,另一只手抓向䫺林琛,是要以伤换伤。

      林琛还真怕这一招,收回첣大剑急忙蹲下躲避,顺势将大剑削在任老太爷膝盖。不过这次因为力道不够,쾅只是划破了裤子,没有造成伤害。

      任老太爷动作很愙快,䭆一脚踢出正中林琛胸口。还好林琛事篵先有预感,稍微侧了下身子,卸去了些力道。但不可避免的,他还是被踢飞了,而且受了点内伤。

      붘林琛为윋了稳讶住身体,用䙩剑杵在地面,右手不自觉的按在剑格上。谁知手心传来一阵炙痛,匆忙瞥了一眼手心,被욈锐气划破的伤口处出现了一个乒乓球大小的阴阳鱼图案。

      뜶 但林琛没有时间管,任老太爷得势不饶人,长长的利爪再次抓了过来………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