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传说

      “温家三姑娘身边的贴身侍女阿满!柳公子这么着急做什么?话好歹听完整了,年轻人忒沉不住气了!”温缈见柳西洲反应如此之大,以前辈的口吻告诫着柳西洲行事要稳重。

      柳西洲又是一阵无语,他白眼翻得满天飞,真想把这烦人的小子送走,“呵呵”笑了两声,“既是买卖,人我可以帮你救,但相应的酬劳嘛……我要你给我一个救她的理由。”

      因为事关温缈身边人,为了陆帷,柳西洲也就多问了两句,毕竟那位爷对温缈的事可是想要滴水不漏的关心。

      “这个柳公子不必知道,你帮我把人从温家捞出来,再送到洛阳皇商沈家去就可以了!”温缈自然不可能和柳西洲说理由,她又不傻,有些话烂在肚子里也不能说出来的好嘛。

      柳西洲眉眼深邃起来,瞥向温缈的眼神意味不明,洛阳皇商沈家,是温缈外祖家,这个人到底为什么要做这些,为一个侍女如此奔波?莫非……

      他也是温缈的爱慕者?

      对,一定是这样!

      柳西洲顿时对这个和陆帷一样的可怜人同情了起来,“那这桩买卖,我清平乐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温缈将柳西洲的情绪变化尽收眼底,却没有细究为何,而是扣了扣桌子,示意柳西洲注意力集中一点。

      “接下来我说的话,柳公子记好了!”

      意识到自己的思绪有些飘,柳西洲正色起来,直勾勾的盯着温缈。

      温缈看上去云淡风轻,实则掩在黑纱下的小脸尽是凝重的神情,她一字一句开口,所言皆是世家官吏的肮脏和不堪。

      “每年六月,昭仁帝都会去南禅寺祈福,柳公子派人盯紧这段日子会有意外之喜。”

      来年六月,顾匪石派人刺杀自己的父皇未遂,被一个自称有些功夫在身上的方士给救了,皇帝大喜,不仅拜为国师,更是封赏无数,到后来温缈才知道,原来这一切不过是顾匪石自导自演的戏码,他和那方士早就相识。

      温缈想起那方士就不禁恨得牙痒痒,当时就是他仗着自己深受昭仁帝信任,竟然让昭仁帝同意了她和顾匪石的婚事,说什么臣夜观星象,温家三姑娘有中宫之运,社稷之德,正是太子妃的不二人选……

      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算出他口中有中宫之运的女子不仅有中宫之运,更有废后之命。

      前尘往事尽上心头,温缈心中叹惋,嘴里却未曾停下,“光禄寺卿温承礼掌祭祀、朝会,却以次充好、中饱私囊;工部尚书夏枢玩忽职守,致使蓟州坝工程滥造,去岁洪涝袭来,淹毁房屋良田百姓不计其数;齐国公府小公爷章绍徽所犯强抢民女、猥亵致死之案不在少数,尸体就埋在齐国公府新建的凉亭下面……”

      柳西洲直到温缈说完还没缓过神来,他一摸后颈,那里有一层薄薄的虚汗,再次看向温缈的眼神,充满了好奇。

      他有些好奇这黑纱下的脸了,这桩桩件件的京官秘辛可不是一般人能打听到的……

      只怕此人……来历不小啊!

      “这些可够?”温缈见柳西洲不回话,以为是自己的筹码还不够,出声询问道。

      柳西洲眼眸中透着思虑的神色,还欲开口问些什么,“自然是足够的了!只是——”

      “没有什么只是,既然我给的消息足够你们救人,那这桩买卖便算是成了,在下也就不久留于此了!”温缈说的干脆,她利落起身,显然是不想和清平乐有除生意意外的纠葛。

      温缈行过柳西洲面前,原先双手散漫置于膝上的少年猛然起身,他灵敏的一个旋身,温缈只觉得周围扬起一阵轻风,竟是少年起身那一刻猝不及防的掀开了她的幂篱。

      看着温缈的脸,柳西洲嘴里能塞下一个鸡蛋,眼神里流露出错愕和吃惊,还带有一丝尴尬。

      温缈扶了扶脸上的银白面具,裸露在外的两只眼睛挑起愠怒的弧度,一把从怔怔的柳西洲手中夺过幂篱。

      得亏她多了个心眼,临时买了个面具戴在脸上,否则岂不轻而易举的暴露了?

      这样想着,温缈语气难免不善,其实她从前脾气更顽劣,只是前世后半生的遭遇磨平了她的棱角,泯灭了她的傲气,也磋磨了她的脾性,让她克制住了脾气,没有与人掀桌叫板。

      “柳公子,你这未免太不守江湖规矩?”温缈重新戴上幂篱,声音淡漠中透着寒意,更夹杂着质问。

      知晓对方是有备而来,柳西洲反而没皮没脸起来,“我身居庙堂,不系江湖,为何要守江湖上的规矩?”

      温缈冷哼一声,反正如今无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她没必要顾忌谢容安的身份性格做个小软包。

      她为防柳西洲再有什么动作,脚步向左挪开一步,和柳西洲拉开距离,冷言道:“守不守都是无妨的,庙堂也好,江湖也罢,左都逃不过‘血雨腥风’四字,望日后柳公子能沉住些心气,不要再如刚才那般莽撞。毕竟,我很期待和柳公子的来日方长,我是指生意!”

      一通话给柳西洲说的哑口无言、目瞪口呆,等柳西洲组织好语言回怼时,温缈已经穿过他走到了门前。

      柳西洲用手招了招空气到鼻前,待嗅到那股气味极其微弱的味道,他目光锐利的锁定温缈,却并没有直言什么,只是委婉告诫。

      “若是近日有什么胸闷嗜睡头晕心悸的毛病,一定要及时就医。”

      不明就以的一句话,让温缈放缓了开门的动作,却并没有将它放在心上。

      打开门,在阵阵锣鼓声下依旧是那个婉转悠扬的嗓音,如丫鬟所说,那位名伶九姑娘换了个曲目,温缈并不着急下楼,她倚在楼梯扶手旁,想听清楚那位九姑娘唱的是什么。

      “猛听得金鼓响画角声震,唤起我破天门壮志凌云。想当年桃花马上威风凛凛,敌血飞溅石榴裙。有生之日责当尽,寸土怎能够属于他人。番王小丑何足论,我一剑能挡百万兵……”

      这出唱的是《穆桂英挂帅》,那位九姑娘戴帅盔穿靠外罩袭蟒,颇是英姿飒爽,巾帼不让须眉。

      待这戏唱完了,温缈才拍手下了楼,安排好了阿满的温缈心情大好,走路都轻快灵活许多,若非掩了面,只怕脸上喜意会让人觉得她是地主家跑出来的傻儿子。

      虽然不知道有没有人看,但还是说一句,晚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