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伯温传奇

      ㏵几天后,张甲一路都在全力赶路,目的就是甩开身后的大쟉部队,在张甲㝩看来,都是一群麻烦的家伙,唧唧歪歪比比娘么还娘么。

      ȥ 除了一个宁缺,带着骳他的小黑丫头比较精明一些,其他毑都是一拧些麻烦,他可不想招惹。

      再有不远就到长安ﺖ城了,张甲随便找了一个旅店对付了一宿,第摠二天一早就将⦇房间给退了,带着自己的书箱徒步走向长安城。᭵

      如果不出什么意外,大概到⎓中午就可以进入长安城ꤙ了,不过事䜭情往往是怕什么来什么。

      看着长安城外长长的大部队,张甲直接凌乱了,无奈之下,뛛张甲背着书箱加入了㱆进城的大部队。

      “这位老哥,諅长安城是一直这样吗?”张甲看了一眼排在自己前面的中年大叔说道。

      뷝 㑧 “你说这啊!也不经常这样,这不ቷ是再过几个月书院就招生了嘛,全都想来碰紫一碰运气,说不定就考上渪了呢?”中年大叔显然也是一个健谈的人,銁和张甲聊了起⬐来。

      “看你这样子应该也是来考书院的吧,大哥쮠我왜啊当初也是彋参加过的,只不过很遗憾,差了一点点我就考进去了,当时可后悔死我了。”中年大叔,看了一眼张甲的行头,点歑评着说道。

      䱀“是啊,来碰뛸碰运气,万一考上了呢,就算没考上,以后也在长安城落户了。”张甲笑了笑,说䓗道。

      “你打算以后就在长安城落户了?”中年大叔眼中闪㮏过一丝精光,有些激动的说道。

      賂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张甲疑惑的说⯖道。绷 㘕

      “嘿嘿,实不相瞒,在下的手里正好有一套房子转鬟让,价格绝对公道,实在不行租给你也是۝可以的。”中年大叔满脸笑意的㨝说道。

      “在什么位置?价格是多少?”张甲好奇的说道,同俏时心里也有些猜测。

      “嘿嘿,价格绝对公道,≹在城里绝对找不出第二家!进城了我带你去看看?”中年大叔嘴角出现垧了一个笑容,让他看起来有些奸诈。

      张甲点了点头,竏说道:“可以,反正也没有什ꑖ么去处,正好去看看。”

      “放心,我给你说的房子绝埶对公道,在城里绝对找不出ṹ第二家!”中⹹年大叔拍了拍胸口,打包票一般的说道。

      “到时候就算没考上洄,你也可以在哪里做쳸一些生意,开个医馆或者药铺什么的。”中年大叔脸上挂컣着一个奸诈的笑容,热情的对张甲髴说道。

      “嗯?医馆?你是如何看出来的?”张甲锵有些惊讶的说ꪲ道。

      把 “瞧你这话说的,你身上有一股中药味,你斕一靠ट近我就闻到了,比某些普通的大夫还要浓郁,要么就是你从小接触药材,要么就是你身上띂带着这些药材ᰤ,但是솊无所谓,都是一样的意思。”中年大叔耸了耸肩,满不在乎的说道。

      正说着,几个在城门口巡查的几个士兵看了一眼中年大に叔,并没有多说什么,随便检查了几下就放㋒中年大叔进去了缭。

      然后就轮到了张甲,士兵看了看他身后的书箱,说ଌ道:㰩“打开看看里面有什么?”

      张甲点了点头,打开了书箱,一侧放置着一些书籍䗱,另一侧则是一些药材的种子,都是张甲这些年收集的,种类可不少。

      守门的士兵点了点头,说道:“进去위吧!”

      张甲道了一筶声谢쑚,之ᩭ后就走了进去,跟着之前的中年大叔삅,一路向城中心的方向走去。

      张甲表现的并不着急,一路上走走停停혲,时不时还买一些小玩意ᱱ儿。

      中年大叔也不是很着急,便陪着张甲在城里逛了几条鹝街,䒿不过长安城很大想,这么久逛完显然不可能。

      繁张甲也并不是탴无理取闹的人,跟着中年大叔来到뤒了一条有些纩破败鈻的街口,不过并不是张甲想象的临四十七巷,而是一个十分清静的地方,辭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不远处有一座完全废弃的大宅,看起来很是豪华。

      “林府?这里뗎以前是宣威将军林光远的府邸?”张甲看了一眼布满灰尘的牌匾,惊讶无比的说道。

      “낡你知道?”中年大叔有些错愕的说道。

      “这롺,知道的人很少吗?”张甲好奇的看向他。

      “ꧪ额……好吧!既然你知道,那我就不ᶜ坑你了。”中年大叔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说道。

      “没事儿,这里正好清静,你所说的房子是不是哪里那个?”䷰张甲无所谓的摆了摆手,满不在乎的说螲道。 ①

      中年聀大叔明显愣了愣,而后将张甲带到了那间屋子中,除了有些灰尘,还有一些杂草,其他的看起来都好,张甲也不墨迹,到场就把钱给付了,足足二百两。

      “幸幸苦苦两三年,一朝回到发家前!”张甲看了一眼书箱底部干干净댦净的样子,就뺡感觉一㫜阵心酸,不过惨很快就被有新家的喜悦给冲淡了。

      剛 从后院的水井里打出一些水梘来,张甲拿着一块帕子就开始收拾,先是将屋子里所有的灰尘都擦去,然后又用扫帚将蜘蛛网给收拾젬了……

      一直忙碌到了晚上,张甲走了一段路程,吃了一些⺟东西就回到屋子里休息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