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东子楼上62

      杨丽丽的声音落下,整个会议室为之一肃,所有人都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

      这突如其来的寂静令得之前还眉飞色舞指点江山的杨丽丽不由大为紧张,她缩了缩脖子,怯生生说道:“我……我胡说八道的,你们别见怪啊!”

      “啪啪啪……”

      就在这个时候,整个会议室突然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把胆怯的杨丽丽恨恨地吓了一跳。

      孟想站立起来,大声说道:“一语惊醒梦中人!丽丽一语惊醒梦中人啊!”

      其实孟想早就想好了该如何应对当下的困局,他想到的对策跟杨丽丽的建议一毛一样,就是发单曲割韭菜证明商务价值。

      不过他想考验一下工作室团队能力,所以才忍着没说,让她们自由发挥,看谁的脑频率跟自己处在同一个频道。

      只是他没有想到,跟他想到一块儿去的居然是新人菜鸟杨丽丽。

      “对啊!我这个死脑子,怎么就没想到发歌呢!老大的本职职业明明就是个歌手啊!”

      “丽丽说的太对了,我们这是一叶障目,完全看不到眼前的泰山了。”

      “两年前老大的EP就大卖7100万,可惜大头都被音乐平台和欢喜娱乐赚去了,如今我们工作室自己个儿发歌,收入和音乐平台对半分,只要销量能跟两年前持平,我们工作室至少收入3000万,完全可以度过眼前的难关了!”

      “发歌!一定要发歌!前段时间老大被冤枉打人狠狠地虐了一波粉,粉丝正是最鸡血的时候,只要老板发歌,不管质量如何,必定有大量粉丝为老大疯狂氪金,销量超过上一张EP完全没有问题!”

      王真真则微笑看着杨丽丽,认真的道:“丽丽,你果然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人,我们工作室看来是捡到宝了。”

      杨丽丽面对王真真的赞美,颇有些手足无措的道:“真姐,你可别这样说,我人年轻,什么都不懂,还需要多多向您学习呢。”

      王真真摆摆手道:“你无需太过谦虚,我看人眼光不会有错的,你天生就是吃娱乐圈这碗饭的人。

      对了,我如今主要负责整个工作室的运营,经纪人这一块的工作有些分心乏术了,你就跟晓彤一起,帮我多分担一下吧。”

      杨丽丽明白,王真真这是要提携自己啊。

      她不由大喜过望,对王真真深鞠一躬道:“谢谢真姐,我将来一定会努力工作,不会让你失望的!”

      众人纷纷恭喜杨丽丽,唯有于晓彤有点不开心,杨丽丽跟她做同样的工作,未来孟想经纪人的职位花落谁家,看来还有很大悬念啊!

      “嘚嘚嘚!”

      孟想敲了敲桌子,制止了会议室的喧嚣,总结道:“好了,静一静!看来大家已经达成共识了,咱们工作室下一阶段的主要工作便是发歌,所有部门的工作都要围绕这个主题进行,散会吧。”

      ……

      散会之后,梦想工作室所有工作人员均纷纷忙碌开来,有的联系企鹅音乐,有的联系录音室,有的联系业内著名的编曲家、奏乐,不一而足。

      而孟想和王真真则回到孟想的练歌房,王真真把房门紧紧锁住,问道:“这次发歌,是跟以前一样由你包办作词作曲编曲,还是从外面收歌?”

      如果有可能,王真真希望能说服孟想,从外面收歌,这次就不要再发布原创作品了。

      事实上孟想并非没有原创实力,前身曾在美日韩三国学习过八年音乐,嘻哈摇滚唱跳rap全都会,所有歌曲均由自己一手包办。

      以孟想如今二十出头的年纪,他的音乐已经形成独属于他自己的风格,在整个华夏音乐圈,可谓是独树一帜。

      孟想的原创作品多为现在欧美最为流行的电子r&b+黑人嘻哈,可以说走在世界音乐的潮头。

      从音乐风格来看,许多专业的乐评人对孟想都颇多溢美之词,认为孟想未来可期,但孟想的作品无论是乐评人还是普罗大众都表示无法接受。

      孟想作品的作词部分,经常是大段的英文夹杂着几句中文,让人乍一听还以为是英文歌曲,再加上歌曲里电音经常盖过人声,听众的感觉只有一个,那就是难听。

      虽然孟想发的歌曲,销量在粉丝的疯狂氪金之下,总能破掉前人的一大串记录,可连粉丝都不得不承认的是,孟想的音乐真的很难听,旋律不悦耳,很难让人单曲循环。

      是以孟想每次发歌,“难听”这一关键词总能登上热搜前列,然后就是黑粉、路人和粉丝的一场大战。

      唯一能让粉丝感到骄傲的是,孟想的舞台表演效果非常炸,他天生就有巨星范,台风极佳,其高出其他流量明星一等的唱跳rap实力,配合那前卫的电音和炫目的舞美,几有舞台王者的风范。

      王真真已经可以预料到,倘若孟想坚持自己原创的话,这次发歌肯定难逃“难听热搜”定律,孟想的粉丝要做好大战一场的准备了。

      孟想当然看得出来王真真不看好自己的原创作品,不过他没有辩驳什么,只是说了一句:“你先听听看。”

      说罢,他随便抓起摆在墙角的一把吉他,调了调音,一段悦耳的旋律随即弥漫开来。

      “窗外的麻雀,在电线杆上多嘴。

      你说这一句,很有夏天的感觉……”

      王真真懵了!

      当孟想拿起吉他的刹那,王真真本已做好魔音贯耳的准备。

      孟想的音乐风格嘛,王真真作为孟想的经纪人,自然无比熟悉。

      那迷幻的电音,那暴躁的嘶吼,那中英文夹杂的rap……

      说实话,王真真委实接受不能,每次听孟想的原创歌曲,对她来说都是一场折磨。

      但这一次……

      天啊!

      她的耳朵要怀孕了!

      多少年了?多少年了?

      至少有十年,王真真再没有听过如此悦耳的中文歌了!

      在这个moment,王真真仿佛回到十年前只有十七八岁的夏天,在绿草如茵的校园里,一位白衬衫的帅气男生向她迎面走来。

      她强自抑制那仿佛要跳出胸口的心脏,装高冷,装混不在意,和白衬衫的帅气男生擦肩而过。

      待帅气男生走远之后,她懊恼的跳了跳脚,痛恨自己的不争气,除了男生特有的甘草味道,她竟然什么都没有留下。

      这一次擦肩而过,她和那个白衬衫的帅气男生便没有任何交集,那叫人魂牵梦绕的暗恋滋味,永远地离她而去。

      “我接着写,把永远爱你写进诗的结尾,你是我唯一想要的了解。”

      当孟想的歌声落下,王真真泛红的眼眶,悄然落下一滴泪水。

      唉!在错误的时间遇上对的人,这就是青春,初恋的滋味,令人心醉,也令人心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