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秒爱直播

      夏景行看着吴黄河那双饱含期冀的眼睛,以一种不容置喙的语气说道:“2个亿,我要60%股份。”

      “不不不……”

      说话螲的同时,吴黄河非常激动的起了身,由于动作太大,身子撞得桌子上的杯盏哐啷作响。 똄

      站起来后,他又意ﰝ识到自己语唀气过于生硬,赶忙缓和语气,脸上陪着笑说道:“夏쌄总,雷火照明现在就估值2.4亿了,你投2个亿进来,这估值不就4.4亿了吗?”

      “你看这……”

      吴黄河一脸的哀苦,显得有些手足无措,想据理力争,又有点担心惹恼夏景行,心情复杂막,五感交集。

      他后面还有话没说出口:这合适吗?简直就是趁火打劫啊!

      没错,夏景行还真就是趁火打劫!

      慈不掌兵,义不睸从商,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

       何况,现如今的雷火照᜼明,投前估值얠还能达到2.4亿吗?这ᚰ要打个大大的问号。

      夏景行拉开一旁的椅子,大马金刀坐下了,眼神锐利的盯ǯ着吴黄河,看得后者心里直发毛,颇为不适絛,却依旧得赔上笑脸。

      得罪不起!

      夏景行翘着二郎腿随意坐着,吴黄河则佝偻着背站着一旁。

      둩“你觉得现在的雷火照明还能值2.떶4亿?”

      赊夏景行语气平淡,眼神玩味的看着吴黄河。

      吴黄河颇为尴尬的搓了搓手ਡ,籶“夏总,你别看雷火现在资金链紧张,其实仍属于一块优质资产。

      ਠ首先,供应商、经销商信任我们。

      其次,雷火照明发生的这一系列乱푌象,仅停留在股东、经销商层面,消费者ࣗ并不知情。

      据下面经销商反馈,雷火的产品仍然卖得很好쐇。絑

      可见,消费者仍是认可我们品牌的,雷火的品牌形㠛象没有却受到任何影响。

      最后,公司员工都逃是跟随我多年的老部下,他们信任和支持我,也相信公司能渡过这道难关。

      我们目前唯一的难题就是资金,只要有充足的资金进来䆠,雷火照明的困境马上就能解除,恢复到之前的正常状态,发展甚至还能更上一层楼。

      夏总,你现在投资雷火,肯定不会吃亏的。

      覍 我知道,资本都为谋求企业上市脭,寻机套现退出。

      在几年前,我就计划把公司运作到美国去上市。

      只要有夏总你帮忙,那些事肯定就成了。

      事实上,雷휖火的发展非常不错,在行业里也是Ê非常受同行瞩目的。

      뢖在2002年,我们营收就超过了1亿,诇2003年超过3个亿,2004年超过鷫5个亿棯。

      2㐷005年,目前还没完全统计出来,只看前三季度财报和业务增速,去괂年全年营收应该能超过7个㛦亿。”

      夏景行听到对方“一三五七”的报数字,暗道,Ṙ雷火这发展还真ቑ是齷不慢,怪쇮不得能成为国内照明灯饰龙头老大。 伴

      由此可见,吴黄河操滼盘公司的能力⃄还是不弱的。

      ꓀ 心中虽然很む想摘下这颗令人垂涎欲滴的果子,但面上,夏景行仍摆出了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雷火照明这种体量的公司,说实话,我还不怎么看得禼上。” 毦

      吴黄河脸上堆笑,“那是那是핞,谁不知道夏总你干的全都是大买卖,投资阿狸7亿美金,震惊了整个国内的商圈。”

      “别拍马屁了!”

      夏景行摆手,看着一脸谄媚的吴黄河,对方走到如今这步田地了,都还没有完全躺下任由ⵯ处置。

      看綪着有一丝机会就拼命抓住往上爬,띡眼下还跟自己讨价还价了起来。

      꼁 从这些,就能看出对方的油滑,同时其人内心也比较坚韧。

      “雷火照明估值2.4亿,但那是之前,现在被你抽走了1个亿账面现金,你觉得它还能估值2.4亿?”

      吴黄河赶紧解释,“夏总,你只需要给我一年,我保管把这一个亿赚回来。”

      夏᳽景行淡笑,“你不是把我当傻子吧?”

      吴黄河讪笑,“不敢不敢~”

      夏景行语气平静:“另外还有6000万股权收购尾款,你打算怎么解决?”

       吴黄᜞河不说话,他其实想让夏景行掏这笔钱,但说出口了,又要被拿捏。

      夏景行继续道:“这緻三삦分之二股权莒,本来就是쁑你从其他两名股东手上收购而来的。

      1.6亿,收购了66.66%股权。

      我现在出2个亿,买下60%股权。 脫

      你也是商人,可以仔细算算这笔账,亏ʢ了还是赚了。 흥

      隞 雷火照明账上多了4ꦴ000万元运营资金,同时你还多拥有了六个点接近七个点股份。”

      ⠻吴黄河怔了一下,刚刚当局鴿者迷,一听夏景行要拿走60%股权,还以为对方打秋风来着。

      现在仔细一想,好像这么一搞ꌎ,盇自己没什么损失外,还白赚了几个点股权,公司的难题也解决了,资金链还比抽走一个亿资金前更健康。

      不过,雷火估值2.4亿,明显是低估了的,主要他当时想少花一些代价清退两名合晢伙人。

      深究起来,两个亿就拿走雷쭁火照明60%股权,非常吃亏。

      夏景行看着沉默不怡说话的吴黄河,也不去催促,耐心等对方答复。

      说实话,他看得上雷火照明这家公司,也看得上吴黄河身上ꕭ的能力,唯独看不上赌狗的人品。

      拿下控股若权,也是防范吴黄河以后耍什么花招ቺ。

      之所以不拿走更多股权,一是担心过度刺激吴黄河,二是需要吴黄河这匹马儿再跑几年。

      沉默半晌后,吴黄河咧嘴一笑,䱭小心试探起来:“夏总,能不能商量一下,给你49%股权?

      雷火其实也不需要那么多资金,你投1.6亿给我们就行了。”

      说完,吴黄河眼中快速闪过一丝狡黠,悄悄的观察起夏景行的神色。

      如果是别的企业,别的创始人ꣲ,这控股权―让了也无妨。

      但雷火和吴黄ꖅ河不行!

      曞 簣 夏景行信不过这人。 췜

      “我这不是跟你商量,而是给你一个最终方案。”

      夏景行脸色冷了흿下来,这人是爮给点染料就敢开染坊,不见棺材不落泪。

      于是他再度起身,暼了吴黄河一眼,语气冷漠,“既然谈不拢,那也就不谈了吧!”

      说罢,夏景行丝毫不拖泥带水的往包厢外走去。

      夏景行变脸这么快,吴黄河쁵也是愣了几秒,反应过来后,赶忙抓起挂在椅子上的外套,追了上去,嘴里ꠚ还焦急喊着:“夏总,你等等!”

      夏景行仿若未闻一样,头也不回的拉开门,走了出去。

      站在门口的张晨光迅速跟上。

      二人穿过走廊,往电梯口走去。

      ⺉吴黄河心里着急得不行,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大嘴巴子。

      公司都快撑不下去了,自己还死隁死攥着控制权干嘛?

      公司倒闭了,那就什么都没了,还会有一屁股负债跟着自己。

      瀺夏景行的条件,可以说是他出来找钱这两个月,听到的最有诚意的条件了。

      除了索要控制权有点过分㻜外,其他都没毛病。

      他仔细一想,原先他也没有彻底获得过企业的控制权。

      股份先是从45%掉到33.33%,现在又增至40%。

      勉强也能接受。

      至于控制权,后P面再说吧!

      㾨 彻縫底想通了的吴黄河迈着两只小短腿狂奔,可能腿还是短了点,加上夏景行先行一步,走得又快。

      夏景行二⵪人快走到电梯口时,吴黄河才⭯从后面追上。

      “夏总,我接受你的方案,请你给我一个机会!感激不尽!”

      吴黄河奔跑了一阵,额头上都冒出了细密的汗珠,气喘吁吁的拦在了夏景行前面,还给夏ʥ景行深鞠了一躬。

      这一躬,也Ṳ是为刚刚的不自量力、不识ꆏ抬举赔罪。

      엓ႉ从吴黄河刚刚跑过来,袾张晨光就警觉的挡在了夏㼷景行身前,此时他扭头看向老板,请求指示。

      别了一下头,示⣺意张晨光让开,夏杢景行看着吴黄河,说╈道:“我来担任公司董事长,你继续做总经理。”

      吴黄河大喜,小鸡啄米般点头,“没问题,都听夏总你的。”

      “远景资本不要求短期分红,允许你棉把每年的盈利都拿去扩张,但要派遣ᑴ一名首席财务官加入雷火。”

      吴黄河再次点头,“好好好~”

      “还要……”

      夏夏景一连报出了好几个要求,吴黄河想都没想,全都点头同意。

      因为他已经放弃抵抗了,跟生存相比,其他都不重要。

      今天这城下之盟,只能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