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最新版破解

      江枫的声音珢,透着一股彻骨的冷意,就像是一只张开血盆大口的暴兽,呼吸间的冷气吹拂在脸上一般,让面前几个男子身体不自觉一颤!

      彪但,宿舍楼拐角处,却响起一阵清脆的掌声!

      枦 舒 啪!啪!啪!

      一个穿着灰色西装,系着红色领带的男子,鼓动双手,笑盈盈地走了过来,“哎呀,不࠭愧是曾Ⓢ经的江大少,到现在说话还是这䰝么霸气?只是......”

      这男子话没说完,已经抬起手,一儝下又一下拍在了江枫脸上,“只是你是不是还没搞清楚,江家已经没了,江家人都已经死ツ绝了,你现在不过是一条丧家犬,是一只没了家的狗,懂么?就凭一条狗,自身都已经难保了,还想着保护룶你鋚妻子?”

      看着眼前嚣张至极的男子⚢,江枫没ﷁ有说话,倒⑜是一旁的秦东霞,哆哆嗦嗦走了上来,“陈..괃....陈经롒理,琦然她已经......已经跟你们公司...렙...”

      这男子,秦东霞认识,因为他就是佟琦然之前经济ギ公司天娱传媒集团的经理,陈放。

      单是一个天娱传媒集团的经理,不会让秦东霞害怕到这种ꌼ程度,真正让秦东霞害怕的ﴏ是陈放身后的陈家,云城第一堖世家的陈家!

      但,不等秦东霞把话说完,陈放手指抵在嘴上,“嘘嘘嘘,老东西我没空跟你说话,不想死就滚鯅一边呆着去,等我收拾完这条狗,再收拾你!”

      说完璋,젉陈放編扭头㥺再次看着江枫,嘴角轻轻一勾,“江枫啊,原本我以为你也死了呢,现尔在看来,你是在外面偷偷摸摸躲了五年吧?不摦过没关系,不就是想救你老婆嘛,简单!”

      얒话音落地,陈放一条腿跨了出ᐓ去,指了指自己的裤裆,“爬过去,爬过去䏚今̨天我就饶了佟琦然。”

      “哈哈哈哈.......”陈放的这话一出,跟随他前来的几个男子全都仰头大笑,ﲹ嘲笑声,肆无忌惮地在宿糖舍햺楼前ẘ回荡! ꓱ

      只是,听到陈放的话,江枫的脸솳色没有一丝变动,几只跳梁小丑而已,根本就激不起他的任何兴趣!

      或者说,他们不配!

      “你,确定?”江枫嘴角一勾,笑的风轻云淡。

      “确定,当然确定,你老婆被不被人睡,都是我陈放一句话的事,别看她现在半死不活,全身也没有任何知觉,但有些老板,就喜欢这种死鱼一般的女人ၖ,啧啧啧,味道应该不错吧铻?哈哈哈......”陈放伸出舌头,不停舔着嘴巴,眼䪻睛更是游走佟琦然全身!

      눗 但,就在陈放쏞笑声响起的瞬间,江枫转过身,摸了摸佟琦然的头,宠溺地说道:“琦然찄,接下来就不要䰁看了,不然晚上该做噩梦了。”

      说完,江枫将佟琦然轮椅转了过去,让她背对自己。

      可陈放,却是一副根本不在意的样子ꀾ,“做噩梦?你若是再不爬,恐怕她晚上没有做梦的空,뇲只有被人......”

      陈放话没说完,江枫单手伸出,直接扣住了陈放的下巴,猛地一拉!

      刺啦!

      一声撕纸般的声响中,陈放整个下巴,被硬生生撕裂!就像是鉴一根藕从中间被掰断了一般,挂在了柃半空中! 㣏

      “啊......鿱啊!!㊬!”这疯了一样的嘶吼,并≇不是陈放发出的,他也发不出任何声音了,而是他身后那几个西䃡装革履的男子!

      看着拼命捂着自己的下巴,想要装回去的陈放,这几个男子被吓得几乎要当场疯掉!ꛟ

      他们᷐见过各式各样血腥的场面ඹ,也经历过不少打打杀靅杀,但却从未见过像江枫一样,直接撕掉别人下巴的人!

      这不是狠,是恐怖,是愮豪无人性!

      害怕僖的又何止这几个人?站在江枫畨身后,清晰看到江枫动手的秦东霞,只感觉脑袋轰的一声,变得一片空白,整个人差点昏厥!

      但,江枫却像是没事人一样,将手上的血渍轻轻擦在陈放西服上,轻声说道:“ℇ我老婆不是你可以随便说的人,下次长点记性。”

      说完,江枫直接扭头,推着佟琦然的轮椅,冲秦东霞琬说道:“妈,琦然,咱们回家。”

      等回到房间,看着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装修和家具,江枫心里一阵苦涩,他知道,这五年琦然肌一家,受尽了苦头! 

      如果佟琦然当初没有选择嫁给自己,就不会出现在㭯婚礼当天,更不会被人下毒害她失去嗓೔音,更不会被逼跳楼!

      原本等待她的,应该是䒾光鲜亮丽的明星路,可现在......

      酝 笥 不由得,江枫把佟琦然抱到沙发上,抚摸着她誕耳边的长发,哽咽着说道:“老婆,这些年让你受苦了,以后欺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㨿 听到江枫的话,秦东霞这才一个激灵,从刚才那血腥的一幕中回过神来,“江枫,完了......全完了,那个陈放绝对不会放过你,ꚃ你快跑,快跑吧!”

      这就是秦东霞,明知江枫闯⮔了滔天大祸,但她的第一反应,并不是责备江枫牵连了自己一家,而是캣让江枫跑路保命!

      戕 “妈,我不会走的駗,我已经消失了五年,以后再也不会离开琦然了。”江枫轻声一笑。

      而这,也让秦东霞无助㈑地瘫坐到了沙发上,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你和琦然为쯚什么都这么命苦,老天爷就真的不开眼么?”

      虽是抱怨声,但却让江枫心里感觉一阵暖意。䍯

      但,š还不等秦东霞情绪稳定,一道刺ひ耳的刹车声,在窗外响起,随后便是一道如闷雷般的声音,“我倒要看看,是谁伤了陈放!”

      哒⚛哒哒,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距离秦东꤅霞家门越来í越近,越倯来越近!

      불 而秦东霞的脸色,也随着脚步声的临近,变得越发惨白,“陈老......是陈老,怎么办......小枫,咱们怎么办啊......”

      陈老!这⌉个响彻云城᱒的名字,让所有闻之色变的名字,ᩧ云城第一世家陈家的执掌者,此刻却像是大山一般,狠狠砸在了家门口!ኟ

      秦东霞慌乱的声音也已经变成了哭腔,但江枫,却拿起了一旁咫的梳子,给㹉佟琦然梳理퟿起了头发。

      嘭的一声,门被驻一脚踹开,一䕳大帮凶神恶煞的人瞬间涌入,将江枫三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就是你动了我孙子陈放,是么?”那道透着威严的声音,也从人群背后炸响!䀅

      声音落地那一刻,陈老那张脸,也出现在了江枫面前!

      但⠷,当陈老看到江枫那一刻,整个人却浑身一颤,满脸的怒气眨眼间消失的一干二䣵净,一双老眼,不可思议地死死盯着江枫!

       确切的说,是盯着江枫左手拇指上带뵽的那枚——扳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