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aaa视频

      缓了一会后,拿起矿石准备去中央矿坑交任务,出发䳔前刘航特意将矿石用外套包好,人心难测噭,这里一定有人干着抢矿石的苟买卖,自ぬ己可不想白“帮”柫别人干活。

      一路上刘航尽量不与其他人照面,只要听到脚步声,他就会换一个方向走,可就是这么小心,还是遇到了뮪杂碎。

      “站住。”一个略带轻佻的声音从身后传来㞏。

      刘航身体一颤,紧了紧外套,转头看向对方,“你们有什䕵么桾事么?”说完故意露出监工给的腰牌혬,他可怕这三个愣头青上来就下杀手,那自己死的可太冤了。

      对面三人原本讥讽的目光在看到令牌后微微一凝,领头的精壮矿工晦气的对刘䇔航摆摆手,“将矿쭎石留下,你滚吧。”

      刘航心里一紧躪,眼中闪过一丝冷芒,“分你们一ꢻ半如何?”

      精壮矿工不屑一笑,“小子,你那令牌只能保命,却不能保证别的,你身上一点修为没궺有,我劝你还是想清楚了再说。”

      看着对方毫不退让的眼神,刘航叹了口气,将外套丢给对方,“矿石你们拿走,外套给我留下。”

      精壮矿工听后嘴角抖动一下,对同伴招招手,两名同伴熟练的打开外套将矿石ㇵ拿走,又将外套丢给刘航。

      完成“交易”后精壮矿工好心提醒刘航,“你有监工大人发的令牌就ඒ算挖不到矿石,也会有饭吃,新人ص来矿洞都会被抢,最少要被抢五次,才能开始挖矿,这是规矩。”

      刘航无语的看着他们,⢀“那我再挖四次,再꫉被你们擋抢四次得了,省得还得东躲西藏的。”

      精壮矿工嘿嘿一笑,“狩猎还有三天,三天一过,会有半个月嘊平静期,到时候你想怎么挖都行,没人管你。”

      刘航听后直接愣在原地,此事自己根本没听老张쥌说过,这个老小子一定故意隐䶵瞒自己,想让自己出糗,人心难测,人心难测啊。

      刘航恨恨的ᐖ咬了咬牙,十分光棍的向中央矿坑走去,톮就像精壮矿工ᷥ说的,自己不用挖矿也能有饭吃,他这次去不是为了吃饭的,而是去显摆的。띡

      矿洞里太危险,自己需要灍让更多人知道自己有免死金牌,不然哪个不开眼的⛡不知道令헒牌的作用,出手杀了自己,以自己如今的状态恐怕跑不了脅。

      除此之外刘航去中央矿坑还有ࠝ更重要的事,他要找到李思言,李思言跟自己一样来这里两个多月了,他不知道李思늾言算不算新人,如ැ果是新人,自己说閾什么都要帮他一把,就算不能帮他賵战斗,也能뱕分给他一些吃的,避免他饿死,毕竟自己不用吃饭也能活。⦲

      一路来到中央矿坑,发现这里站满了人,大多数矿工身上都背着鼓鼓囊囊䕮的包袱,看样子应後该挖到⛇或者抢到很多矿石,其中也有一些一脸伤的家伙跟自己一样两手空空。

      ᵫ⯪ 看着他们一脸委屈的模样,刘航实在不知玄道说什么好,一个新人在碰到打劫时,如果敌人实力比自己强,完全没必要跟他们死磕,直接将矿石给他们就行了쬿,一看这些人就是想不开,李哥应该不会犯这么低级的䌢错误吧。

      刘航找了半天,长出口气,这些人里并没有李哥,看来李哥应该在老人里面了,刘航᱇转头看向背萀着包袱的老矿工们,找了一圈,还是没看到李哥。

      难道李哥死了?......应该不会吧?李哥的修为是筑基二层,在矿工릺里算不错的了,加上他性格随和,应该不会被謌杀。

      ⢵刘航一边在矿坑附近闲逛,一边低䋆头思考,附近矿工渐渐都注意到䨠刘航的另类举动,原本有好事者想上去逗逗刘航,可当他们看到刘航腰间的令牌鴉后,ꔀ瞬间没了傃兴致。

      一些对令牌不太了解的人,急忙询问同伴,当他们得知这块令牌代表此人被监䐑工大人罩着时,一下都对刘航失去了兴趣。

      他们都是被土匪抓来的퉯,뫧对土匪除了恐惧还是恐惧,此子跟监工是一路的,还是少惹为妙。

      不过也有胆大的௼,一名皮肤黝黑的中年男人出现在刘航面前,打断刘航的沉思,“小兄弟,看你面生的很,你也是新来的?”

      ﱷ 刘航身体一顿缓缓抬头,等看到此人的长相后,差点笑出ݲ声,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此人长的也太奇葩了,粗略看去跟老鼠成精似的,仔细看去老鼠的品类应是仓놊鼠。

      “小兄弟你怎么了?”仓鼠精看着呆愣愣的刘航,关心问道。

      刘航急忙咳嗽两声,潁压下想笑的冲动,抱拳道:“在下孔峰,刚到这里ヌ不久,老哥应该是老人吧?”

      仓鼠精大方的点点头,“我叫石军,来这里一年多䱸了,算是老人。Y”说完谨慎的看了眼四周,发现没人注意这里后,低声道:“不过我跟他们不一样,他们喜欢抢劫顶新人,我并不喜欢那么做,新人也髿是人,大家都是被抓进来的,应该相互扶持,你说对吧?” ス

      刘航不自觉的点点头,心里却警惕︟起来,石军虽然说的头头是道,可自己还是从里面听出一丝阴谋的味道,因为自己就经常这么玩,对这些太꾓熟悉了。

      看着石军꺮一副我为你좈好之色,刘航“激动”的握住石军的手,“石大哥,你真是个好人。”䉿

      巠石螵军笑着摇摇头,“好人算不ᔾ上,只是一个想帮助新人的老大哥罢了。䴳”

      刘航听完这句嘸,心里确信无疑嵣,这厮一定在算计什么,自己只要再接一句ᮘ,他一定会拉自己入伙。

      看着笑成一朵菊花的石军,刘䠤航犹峱豫一下后,决定听听再鿸说,毕竟自己有免死金牌,他做的再过分,也不敢杀了自己。

      想通㵈后,刘航感动的看着石军,抱拳一礼,埩“石大哥高义,像你这等好人,世上不多了。”

      石军客气的摆摆手,眼中得意之色ᢂ一闪而过п,“狵孔峰兄弟客气了,老哥可没你说的那么好。”耀说完微微一顿,再次露出我为你好之色,“孔峰兄弟,老哥为了让新人能抱团取暖,特意组了个新人联盟,只要大家的力量能集中到一起,老人就不敢欺负咱们了。”

      刘航无语的看着石军,对他刚才的表演给了一个及ᄘ格的六十分框,石军一开始ᘨ的擽主动亍攀뻞谈,再到介璈绍自己表现的都很好,可最后却输在了急躁上,转变太生硬,表露意图太快。

      他说的这个新人联盟,在刘航看첳来就是个死亡组织,要知道矿洞里的老大是王大志,一个能让监工都认ᵺ可的人,绝不是泛泛之辈,石鲬军弄的这个新人联盟,已经直接影响他的统治了,如果他知道这个组织,后果是什么就算傻子都能猜出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