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在里面边顶边吃饭

      頋张露雪虽然长的漂亮可爱,但莅费大通可是正经人,而且跟她只是萍水相逢而已,所以并没有想太多。来到二楼,费大逛了好翦一会,这才找到拍卖会的大厅。 荿

      只见拍卖厅并不大,应该是专门为富家子弟准备的地方,此时里面一片灯火通明,已经坐了不少人。李让胜正在门口等着费大通,见他过来了,赶紧迎上去,将他带到拍卖厅里。

      ̕拍卖会还没开ꆳ始,不少收藏界的大佬正聚在一起讨论古董,费大通四下望了望,竟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这时,人群里的程ʂ不够,䬗也看到ꓮ了费大通。

      他怎么筦也没想到,费大通这种农村人,竟ㆊ然会来上等人的地方,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刚才,要不是这걾个泥腿子横插一脚,他早就把ꯑ那个漂亮的女服务生给好好品尝一番了,想到这픋里,他狠狠瞪了费大通一眼。

      如果不是因为有太多富家子弟在场,程不够肯定会过去,将这个泥腿楨子给好好教训一番。可他身为程家嫡长子,在这种重要ꙇ的场合,一定要表现出良好的家教才行,不能胡作非᝿为,所棖以他只好忍下了这口气。

      费大通淡淡一笑舃,直接忽视了程不够的挑衅,跟駾在李让胜身后,朝那群富家子弟走过去。叶爽正拿着那张唐摒伯虎的字画,跟一个老者虚心请教。那人姓李,在古玩界颇有声望,是位收藏大家,人们都尊称他为李老。

      李老鉴赏完那幅山水画,顿时赞叹不绝。“小叶呀,你可真是捡到宝贝喽ꜳ,这幅画可是唐伯虎的真迹,ꓭ唐伯虎是什么人,那可是古代闻名天下퍘的画圣!㮸他疍的画不光在现代,就算在他那个年代里ꉵ,也都是千金难求啊。”

      讲到这里,윻李老眼中露出一抹渴望的神色,说道:“小叶,不如你把这幅画转给我吧,价格不是问题。”“抱歉,李老,这幅画我真的不붩能卖,你也知道,我一直都非常喜欢唐伯虎的字画⾂,好不容易才弄到这幅真迹,켏它现在就像我的心肝儿一样,我怎么会把㝚它卖掉呢?”

      李老叹息一声,笑骂道:“小叶啊,我看你小子就是想让我眼馋。”

      叶爽收起唐伯虎的真迹,咧嘴一笑。周围不少人,也纷纷拿出自己的宝贝,让李老给帮忙鉴赏。

      来这里参加拍卖的人,身份非富即贵,平时攒了不少值钱的古董物件,费儽大通这次可真是大开了眼界。

      李老不愧是古玩界的收藏大家,见识非常广泛,不管是山水字画,还是其它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全都讲得头头是道。

      ⦁不少找他鉴赏古董的收藏家,听完他的讲解,全都茅塞顿开,恍然大悟。、这时,程不够拿过一只青色的瓷瓶,将他递进李老的手里,说道:“李老,我这里有一只元朝青花瓷,是⊲在古玩街花五十万淘来的,周伯通大师曾为我鉴赏过,他说这是赝品,我想让您帮我看看,这只瓷瓶究竟是不是赝品。” 雷 鐝

      筨 李老哈哈一笑,回道:“周伯通在古洶玩界可是大师,既然他说这个青花瓷鉂是ኝ假的,那肯定没푇有错儿。”

      “李老,那密您能不能帮我找找,这ጳ只青花瓷究竟哪里有破绽,也好让我心服口服啊。”程ૠ不够此时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样子,让李老眉头一皱,不过他还是帮程不够鉴赏了⾘起来。

      不到半柱香的功夫,李鷆老指着青花瓷的一处地方,说道:“这个地方,青花色᝔彩不匀,如果不是真正懂得青花瓷龶的人,根本不会注意到。不过,作为赝品来说,这只青花瓷还算不错的,如果没有ﴻ那处破浸绽,足够以假乱真。ዼ”

      听见李老的点评,周围不少人都暗自点了点头。程不够自然也无话可说,拿过那黿只青花瓷,无奈说道:“我本以为自己花五十万,淘到了元朝珍品的青花瓷,却没想到自己打眼了,买了赝品。”

      焩“也罢,既然是赝品,留着它몪也是我的耻辱,䟯不如直接摔碎,让自己长个记性。”

      说完,程不够举起那只青花瓷,就要往地上摔去。“等等,能让我看看吗?”费大通挤进人群,大声问道뙋。

      程不够还以为是哪位收藏名家呢,一看是费大通,立马嗤之以鼻说:“哼,乡下泥腿子,也配看古㵺董?还真以为自己是古玩界的大佬啦?” 㼑

      李老摸了摸下巴,呵呵一笑。“无妨,艺术不分贵贱,既然这位小兄弟想栱要鉴赏,你就让他看看吧,⟠反正这也是赝㧞品,并不值钱。”

      李老在这群人中,辈分和资历都非常高따,程不够作为后生晚辈,不敢忤逆,只好将青花瓷递了过去。ꄶ

      可是,在递青花瓷的时候,㖷程不够却耍了个小心眼儿。只见他刚把青花瓷递出去,还没等费大通接住,就猛然松开了手。

      虽然这只是赝品,可周围的人看见青花瓷失手掉落,心中仍然不免氉感觉可惜。眼见青花瓷就要跌落在大理石地面上,费大通反应很快,右脚猛然伸出,用巧劲儿往上一挑。

      那只青花瓷就像杂技表演一样,在옓碰到地面的刹那,又被高高抛起。费大通眼疾手快,立马将那只青花瓷捧在手里。

      ㈆ “好功夫!”

      见费大通反应灵敏,周围不少人喝起了彩,就连李老都暗自点了点㟥头。“哼,雕虫小技!”程不够本想当着众人的面羞辱费大帿通一番,可ࣘ没想费大通却露了这一手,阚脸色立马阴沉下来。

      费大通将那只鿢青花瓷拿在手里,仔细品鉴着,自从得了啬医仙传承,费大通的六识比以前灵敏恌了苩不少,似乎还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就比ঝ如那幅唐鎸伯虎的真迹,上面有一股淡淡氤氲之气,大.私下里叫做“灵气”。可这只青花瓷,费大通明明感受到了一丝灵气,却看不到灵气究竟出自哪里,不由⫉得一阵纳闷儿。

      他鐊很清楚,自己的直觉不会有错,这只青花瓷肯定大有玄机。沉思片刻,费大通晃晃手里的青花瓷,问道:“程少,能不能把它卖给我?”

      긫 程不够本想砸掉它,让自己长个记性,却没想到竟然有冤大头想买走这只青花轫瓷,而且买家还是他恨得牙痒痒的费大通。

      璌“好啊,既然你喜欢,那就卖给你好了,价格好说,只要六十万!”

      䰣 程不够眼中露出一抹狡黠,装出心疼的样子说道。叶爽冷声说道:“程不够,你也太쿴黑了吧,自己花五十万买了个赝品,现在粈竟然想六十万卖出去,要我看这破东西根本一뛵文不值。”

      李让胜也拉扯了一下费大的衣윗服,悄声劝道:“憴大通,花六十万买个赝品真心不ꘜ值,你可要三思啊。”

      此时的费大通,ך早就不再是那个肉.体凡胎的穷⸌小ψ子,他不光得到䩉了医仙的传承,短短几天的功夫,꟝就已经赚了四百六十万。六十万是王家的诊金,四百万是在古玩街捡漏,卖画所得。

      费大通肯定,这只青花瓷肯定有猫腻,于是拍板说道:“好,六十万就六十万。”程不够本以为费大通是个乡下泥函腿子,连全身上橼下的衣服都是地摊货,别说六十万了,恐怕一万块都拿不出来。

      可费大通当场转给了他六十万,不禁让他瞠目结舌。“程少,钱到账了吧,┞这只青花瓷是我的了,你可别反悔哈。”

      费大通拿着那只赝品青花瓷,朝程元那边扬了扬,一脸得意。

      “呵,那是自然,我也提醒你一句,钱货已经两清,这里的人都可以㤀作证,等会儿就算你后悔了,我也不会把钱退给你。”

      程不够收到六十万账款,就像看현傻子似的看着费大᷅通。他怎么也想不到,这只青花瓷早被周伯通和李老同时鉴定过,确认是赝品无误。可费大通竟然还会主动上套,花钱买下这个赝品,真是个大傻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