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人模天天摸天天摸

      朱棣来到了天宁寺,门口的两棵大槐树如今已是光秃秃的,寿命将近。

      随行的锦衣卫站在了门外,只有朱棣一人走了进去,如今也许只有这欠里能让朱棣放下那颗时刻⤘防备的心。

      看到朱棣走了进来,那些小ꃃ沙弥都站起身无声的退去带上了殿门。

      老和尚依旧盘坐着念经,朱棣一手抓着腰带在殿内踱步“老和尚啊,我终于不做褚噩梦了。”

      “那人说的话你信了?我跟你说过,这世上没有神佛,他也只是道行比我略深≂而已。”

      “不得不信啊,老和尚,那日我到殿内,御案上多了一枚印,上边刻着‘大仃国王都行省之印’,我这侄子倒是有胆量。”

      “你要让人把你侄子一脉灭门吗?放过他吧,我给你说过,因퀾果循环,顒手上若是沾了太多的血,你朱家后辈就逃不过这个命。”

      这话若是鰿别人说出来兴许早就人头落地了,可朱입棣听后却没有反应,反而上前拿过竹筒晃着求签。

      “老和尚,楄这几日发生的事你不知道吧,今天杨荣带来了第一手消息。”

      “我的好孙儿要带十五万水陆大军灭倭国了,方略我看了,还算可靠,若是顺利,三个月就能结束战事。”

      “过几日腊月十五我就发布讨贼檄文昭告天下。”

      닖 姚广孝本是闭着念经的双眼突然睁开,站起身一把夺过竹筒扔到地上,

      “你疯了퀞?我跟你说过,这世上没有神佛,你就是夜夜祷告也无用,真要是有神佛,去年也不会遍地灾情。”

      “你当真要让你的好圣孙带着十万新兵去送死?那是国本啊!高煦那孩子你也不放过,还让他一起去。”

      푕 “那些蠢货信了你孙子的᳤话,你也信了?我跟你说过倭国ድ的情况!”

      “那里遍地是山,倭人在山上建城市一样大的堡垒。倭䃅国上下三十万兵,百姓虽然吃不饱饭但是武士勇猛狡诈。”

      “你?!你到底想做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太子就在南京监国,他能给太孙多少支持?”厇

      往日都是朱棣站着发脾气祾,姚广孝坐着倒茶安抚朱棣暴躁的内心。如今反了过来妰,朱棣唤小沙弥摆了香案,숳坐下来吹着滚烫的茶水。

      “我知道,蹇义和夏元吉给我上了好多折子播,太子在南京也联合众臣上书。1个月军粮和十五万兵已经是极限了。”

      “你现在连我都要骗吗?交趾的大米早就堆满了北平城,⺅五十万大军今年北征没有屯垦,是有点훚紧张,但我不信各地收上来的秋粮连十万人都供应不起。”

      “还是瞒不过你啊。但我有我的打算,夏瑄,胸有韬略但心左高气傲,汉王急功近利,徐破虏年幼未经战事,李彬太谨慎老成,薛禄勇猛而又胆小怕事。”

      “这些人都是我留给我孙子Ͳ的肱骨浂,不磨砺一番怎么成。”䳺

      “所以你只给夏瑄封最低的伯,故意打压,等着留给你孙子提拔。又把汉王踢去倭国让他受受挫折。”

      “让徐破虏一个侯爵跟着夏瑄学习带兵,让李彬和毛躁的太孙一起互相影响,又让纪纲肆意打压薛禄,日后再让太孙亲手杀了纪纲收拢薛禄。”

      朱棣和姚广孝会心一笑,“老和尚,说真的,换个人说出这种话,我可能就把他杀了。你这样的人如果做了敌人会让人睡不着觉的。”

      “放心吧老和尚,大明还是朕的大明,日后是太孙的大明。薛禄带着张辅的十万南征大军已经出发去了天津卫,柳升的神机营뷝也跟着去了,嚟北上运粮的槽船也征调了许多停到了天津港。”

      姚广孝叹息了一声等,“你真要让那数万狼쭸兵横尸倭国吗?”

      “狼兵?他们不死绝了,邿广西怎么安定下来改土归流,那些土官我是真想一个个全杀了。”

      姚ᮔ广孝坐下卜了一卦,卦象凶险,“那就只能看太孙几人能想出什么妙计了,这些个后辈啊看不透了。”

      “我与薛禄一起走一遭吧。”

      “老和尚,我就知道你会帮瞻基和高煦这两孩子。”

      南京瀚海伯府

      几个倭国的舞女身穿巫女服在堂下跳着跟汉王府里学的宫廷舞,汉王、夏瑄几人的家䑶将在下边畅饮欢☡闹,声音在府外路过的人都能听到。

      ᾪ 而汉王、夏瑄、太孙、金忠四人却不在席上而윎是在会客厅正围着舆图制定最后的细节,也只ṓ有这个Ꞛ地方能真正的避开所有耳目。

      “太孙殿下,水师如今全部集结在南䙀京,航道都要被阻塞了。天策镫三卫,府军前卫也都准备好,船上只带了一਱月军粮。航程需十日,若五日内攻不下畿内,就只能返航再战了。”

      “真的不能再多筹措些吗?啛夏瑄?”

      “殿下,户部也不是家怊父的户部,更何况家父远在北平,这些军粮怕都是金大人从附近卫所秋粮里征调的。”

      金忠点了点头,“殿下,如今最主要的就是我军能否配合上杉氏宪的五万人拿下畿内。祈”

      夏瑄头都要炸了,这几日天天说这么多的话,话多伤神啊,可还得再说一遍,

      콏 “殿下,上杉氏宪今日已离京,按照约定的正月一日进攻畿内,他虽然路远,但早我们十日出兵,想必能₀按时赶到。”

      “㷨那此战就要看汉王叔和夏瑄你了。只要能迅速在畿内附近的平原上击破上杉氏宪的二十万大军,朧剩下的就好办了。”

      “你们都各自回营准备吧,陛下诏书墺一到,兵部立刻颁布提前写好的调令。汉王叔和夏瑄所部即刻出发。”

      “我和李彬也同时从出云,石见登陆缓缓推进。”

      䏚洘朱瞻基意气风发的把剑扔在了桌子上,这就是这几人的‘子午谷奇谋’。

      其实也简单,只是从稳步推进变成了直接奇袭畿内,仗着骑军和弓弩的优势在倭国为数不舎多的平原上展开决战。

      而朱㥑瞻基的主力则是为了骗过朝中大臣,不然这么危险的作战计划,朱棣可能会૩抽死他。

      毕竟一旦兵败,军士来不及退回船上就会全军覆没。

      而危险暛带来的诱惑也很大,倭国多山,在山上修筑的城堡若是一个个攻下来伤亡太大。

      若是围而不攻不知道要从南京调多少粮,倭国距离南京足足3600里,船运要走十日。

      只要能奇袭成功就能一举灭掉倭国主力,不用再辛苦的一城䔒一地的打下来。

      上杉氏宪也被几人玩在鼓掌,告诉他的作战计划是,会有十五万大军从大阪奇袭畿内,而易剩余的会从西海道慢慢推进。

      上杉氏宪首鼠两端只想腣得渔翁之利,他一定会把作战计划告诉足利义持。

      헁而夏瑄要的就是足利义持知道情报把全国大部分兵力都集中到畿内,然后聚而歼之。

      甚至连登陆的地点也不太对,汉王确实是从大阪登陆,但夏瑄会从畿内北边登陆。

      越过一座座大山直插足利义持背后,汉王则会暂缓,在海边观望,直到夏瑄抵达才会登陆。

      众人都出去了,瀚海伯府终于迎来了安宁。

      鐣夏ࡱ瑄长出了一口气,夏瑄是真的不喜欢吵闹的环境,除非ꯎ自己就是吵闹的那个......

      “你们也下去吧。”夏瑄挥手屏退了舞女,这些舞女自从几人每日商议都要来府上。

      “伯爷,今日上杉大人临走时让我等以后跟着伯爷。”

      ??蚦?

      虽然夏瑄如今是有点腐败吧ᄯ,府中不仅有上百的护卫,还有许多的洒扫丫鬟和厨娘䊢,但是舞女性质就不一騈样了啊。

      “本伯为官清廉,养不起你们这么多人,你们낥退下吧匐。”

      养不起是假的,不敢养怕被两位夫人喂狗是真的。

      虽然这Ẵ些舞女确实长袖善舞,而且还是穿的夏瑄最喜欢的巫女服,但这几日夏瑄都是目不斜视,就算这个时代的女子可能不太在意丈夫养几个舞女,但还是家庭和睦点比较好。

      夏瑄倒也不是真讯的那么正人君子,但是装正人君子却很爽。

      就比如胡云英经常夸夏瑄身居高位却洁身自好觏,而夏瑄想的是回头去汉王那请两个舞女进府教教瓦氏햶和绿衣。

      无意间还收了巣胡云英这个小迷妹,小迷妹这玩意谁不想要......

      ᤅ“瓦山茶,这些舞女交给你了。”

      “你们如果愿意嫁人,就找我的这个侍卫,我府军前卫的儿郎们都是和本伯一般的好丈夫。”

      “若是嫁人以后受了欺负,不管是告诉我这个侍卫也好,还是告诉本伯或者瓦氏夫人也行。”

      “我ᶀ们都会为你们做主,若是不想嫁ቴ人的,一人给你们五两银子,帮你们办了户籍,随你们离去。”

      一众舞女都跪在地上感激的给夏瑄扣头,她们的命运如果不是夏瑄的话,大概会成为某个大人物的玩物或者接着做舞女。

      白日笑脸相迎,夜晚以泪洗面。夏瑄给的不多至少给她们了人最少的尊严和一个良家的身份。

      而夏瑄不知道,她们这么感激更是因为之前在倭国过得是何햦等生活。

      夏瑄看着这些舞女纷纷扣头却心有惭愧。

      诐 自己身흭家百万两银子却没有如同金忠一般散尽家财救助百姓,只是对自己身ꭕ边的人好了些。

      那些舞女一个个都离去,只剩下最后一个依旧텻在地上叩首,仿佛就会这一个动作。

      “山茶,扶她起来,带她一ወ起下去。”

      瓦山茶扶起了这个舞女却面露尴尬的看着夏瑄,

      “伯爷,这位妹子看着也太小了些,这么小就嫁人,也说不过去啊。”厎

      夏瑄走上前去,那个舞女也抬头看着夏瑄,这是一张看起来才十三四的稚嫩脸庞,而且瘦弱不堪,颧骨突出,面色看起来就是营养不良。

      퐺上杉氏宪这个畜生!

      “你身家清白吗?”

      “伯爷,奴婢身家清髆白。”那就好,如果这么小身家就不清白೵了,᳡夏瑄就要考멽虑把上杉家顺便灭掉了。

      “伯爷,您让我跟着您吧,养我很溠便宜的,我可以少吃些粥。”

      “你经常吃不饱吗?”

      夏瑄还没得到答案就看到这个女子的眼泪往下坠落,

      “伯髅爷,奴婢是上杉家旁支砙庶女,小时候我和母亲讨了份在府竉里擦洗刀剑的活计勉强能਑吃上白粥,但却总要受人欺负,那些男子总会来选武器时在我母亲身上动手动脚,可我母亲也只能笑着把刀递过去。”

      “上杉大人选了十几个家族里的女子来明国联姻,奴婢就被选上了。”

      ␴ “自从奴婢来伯爷府中才第一次吃饱,不仅屭能吃饱还能吃上肉食,张管家还会给我们赏钱和布。”

      “好吧,那痦你跟着我吧,做我的贴身侍女。”

      “贴身侍女是要做什么?쵲暖床吗?”

      那是绿衣的活......

      夏瑄回头看去,果然,瓦氏已经在和绿衣耳쑱语了。

      “绿衣我就说吧,你家少爷不要你了,你看连侍女都要换了。”

      夏瑄回过头无奈的解释道,“不暖床,贴身侍女就是什么都要会干,我在哪你就跟着去哪。”

      “杨青夫人如今是夫人了,那些活计就要你来干了。我的书房和卧室旁人是不能进的,就要你来拾掇,我出征时你也要做侍ٲ卫跟在我身后。”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叫上杉落晚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