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性感饱满

      “日斩,根部草建,뫾蓬莱岛的通灵卷轴交给我,你没有意见吧ỿ!”

      志耰村团藏指龤尖敲击着桌子,似笑非笑地看着三代目。

      “这恐怕不行!”三代目瞥了那卷轴一眼,目光深邃地道:“这件럚事已经被公开了,如果被宇智波止睧水知道,那家伙的性格,未必不会大闹火影办公室!”

      “你不屁说,我不说,小春不说,还有谁知道吗?”志村团藏不以为意地笑了笑,“现在外面战乱纷飞,村子里上忍的人手严重不足,中忍不足以担任寻找纲手的任务,这件事要押后!”

      转寝小春忍不住插嘴道:“宇智波止水恐怕不会同意!”

      “那就让他自己去找吧!”志村团藏无所谓地说,“不过最ꇶ近云隐向我獆们宣战,岩隐和雾隐蠢蠢欲动,或许,宇智波止水应该‘见见’世面了。”

      “人一旦忙起来,就不会再有那些뭳有的没的地想法了!”志村团藏浅呷了一口茶水,不咸不淡地说。

      三代目的目光有些阴郁起来,顾问团对政务的插手,已经让他无比厌烦,如今团藏话里话外,似乎是有想要插手军政的意思,这是他绝对不可能妥协的。

      思忖片刻,三代目说道:“通灵卷鬻轴可以鿍给你,不馻过我有一个要求……”

      좼“什么?”

      “这一次,我希望有绝对㭿的统御权!”三代目微微倾身,目光炯炯地盯着对面的志村团藏。

      志村团藏猛地抬起头,目光恰好与三代目撞上。

      他突然笑了起来,日斩……终于暴露你的野心了么。

      想恢复初代目和二代目的一言堂,那也要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本事!

      “可以!”志村ᵘ团ꣽ藏点了点头,品着杯中浓香的茶叶,眼皮子都不抬一下地说。

      “我不同意!”转寝小春一拍Ꟑ桌子,将两人的目光都뭾吸引了过去。

      嗯?

      志村团藏目光含笑地킱看೪着转寝小春。

      顾问团……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口舌发表意见了蹡?

      转寝灁小春急了,她附在志村团藏耳边压低声音道:“团藏,如果这次战争ﯤ中我们不参与进来,那战争结束之后,日斩的声望将会空间绝后,届时……”

      志村团藏淡淡地瞥了她一眼,低头啄了一口茶水。

      根部已经建立,只待成熟壮大起来……

      ⅵ 졟 顾问团的权利兴衰,与我根部首领志村团ᝐ藏⦬有何关系?

      …………

      火影大楼外,止水跟水门并肩走着。

      水门感叹地道:“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解决了,我以为顾问团还会像以前一样为难你。”

      止水笑了笑,顾问团从始至终的意思,都是围绕在蓬莱岛的通灵卷轴上做文章,志村团藏和转寝小春眉来眼去的私下动作,虽然没摆在嬂明面上,但还是被他眼尖的发现了。

      这次的谈话估摸着也是志村团ஓ藏的意思,整个顾问团中,能和三代目分庭抗礼的,霿也只有他一人,其他几位顾问,大多时候都只是他늢传话的口舌而已。

      志村团樼藏私下里不止一次找过他,希望拉拢他到自己的队伍。

      但他又不傻,用完就扔的例子,志村团藏做的还少吗?

      他拉拢自己,无非是看上了自己背后的宇智波一族而已。

      多年来,志村团藏一直对三代目的治理政策颇有微词,三代目始终秉持着你不惹我,大家就还是好唖兄弟的治理策略统御村子ꮧ,但这跟志村团藏的观念恰好背ᡜ道而驰。

      志村团藏一直希望于通过战争来为木叶涤获得更大的利益。

      如果此人生在云隐村,大概率木叶第一忍村的宝座要易主了。

      “不过……通灵卷轴,恐怕不好解决了!”水门蹙着眉,面上有些担忧。

      这些年三濫代目䊏有意无意的让他接触村子的上层政策,似乎是有想要提槛拔他的心思,但却一直被顾问团阻挠。

      但他和止水又不一样,他出身平民,对顾问团并鬠没有足够的威胁,因此顾问团也不会过多的在他身上浪费时间。

      而止水不同,背靠着宇智波一族这颗大树,虽然已经日薄西山,但毕竟树影人名,顾问团一直以来的目的就是不能让名门染指政治层,并且他们也做到了。

      퓉止水耸了耸肩:“嘛,不必担心,蓬莱岛没那么容易签订契约的!”

      他说的含糊,水门一头雾水,但也没过于深究,身为当事人的止水킗都表现的不在乎,他作为朋友,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玖辛奈刚刚完成这一阶段的修炼,中午埐在水户大人家中聚一聚,一起来嘛?”水门看着蘢止水笑问。

      止水想了想,家中还有不少带土留下的零食,应该饿不着两个孩子,于是就说:“行!”ᨠ

      “对了!”止水突然想起被带回村子的二位由木人,于是便问道:“二尾人㭼柱力,现在被关押在什么地方?”

      水门说䫏道:“啊,那位现在居Ὢ住在水户大人的家里,不ᖭ过她似乎对木叶댺很是排斥,这几天一直深居简出。”

      止水点了点头,水户大人是木叶封印术第一人,除了封印ꠍ术上冠绝忍界之外,她的感知因为九尾的原因,也远远㔗比精英上忍级别的感知忍者还要强大,二位由木人安置在她的家中,是最保险且㢯安全的。

      两人边走边谈着,片刻的功夫已经到了漩涡水户的宅子,推开大门便走了进去。

      止水热情洋气地招呼起来:“花音,好久不见!”

      院子中忙碌的女人闻声抬起头,翻了个白眼:“水户大人时常跟我念叨你,你倒好,一珁连几个月都不来看望她。”

      “这不是忙嘛!”止水尴尬Ꭷ地挠了挠头。

       花音捏着鼻子哼了一ɮ声,将两人引入房间。

      房间内,漩涡水户安详地坐在主位上,左手边坐着漩涡玖辛奈,此时正笑眯眯地陪着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开䰝门声Ǜ响起,玖辛奈抬头,看见两人进来,顿时惊喜不䌡已:“嘛,止水啊,好久不见,今天怎么没戴我送你的护目镜呢?”껤

      她一边低说着,一边动作熟练地帮水门解下外套挂在衣架上。

      駊“???” イ

      止水尴尬地挠了挠脸,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随后横了一眼水门,巾心中腹诽这家伙的嘴怎么跟棉裤腰一样,没个把门的。

      你再ퟆ这样的话,咱们朋友可都没得做了!

      水门宠溺地捏了捏玖辛奈的耳垂儿,然后招呼止水坐下。

      花音将忙碌了小半天的美食一一端了上来,旋涡水户笑眯眯地道:“难得你们几个能坐在一起陪陪졠我,创平时只有我和花音,那뭙孩子又是个闷葫芦,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无趣的很。”

      止水笑着说道:“嘛,我以后可以多陪陪您,只要您不嫌我烦就好了。”

      旋涡水户闻言有些意外,她关切地问웢道:“暗部出了什么事了吗?还是你跟三代目又闹矛盾了?”

       “……”

      止水心塞,为什么要加个‘又’。 ꌵ

      我看起来这么毛躁吗,可翘我明明是个安分守己的美男子啊!

      止水心中感叹。

      水门这时插话道:“止水的父母䟧给他留下了一卷契约通灵卷轴,顾问鵶团一直揪着这件事不放,前阵子三代目就给止水休了一个月的假期,这还有뙗十来天呢。”㽺

      漩涡水户闻言蹙起了眉,唇齿翕动,似乎有些话嶄要说出来,片刻后却化作一멈声叹息:“果然不是千手时的木叶了,日斩那孩子背负了太多,却没有柱间的能力和扉间的杀伐果决……”

      止水识趣地没有接话,有些话,漩涡水户这位初代的妻子可以说,但他却不能说。

      䂜 玖辛奈这时惊讶地出声问询:“嘛,契约通灵,是三大圣地吗?”

      止水摇了摇头:“不是,是一个隐世的通灵圣地,那낍里生存着鸦仙一族。”

      㷙 “鸦仙?”

      “额……”止水顿了顿,“就是乌鸦!”

      ໾“……”

      “挺好的!”玖辛奈憋了半⛘天说道,因为她实在想不出,乌鸦这样的通灵兽,对于忍者有什鞕么样的帮助。

      痼漩涡水户这时问道:㖊“最近忍界有什么大事件吗?”

      止水看㼋了水门一眼,水门沉吟斟誅酌片刻閙,说道:“三代风影失踪,云隐村发动了针对砂隐的战争,岩隐村和雾隐村蠢蠢欲动,云隐同时向岩隐和木叶宣战,木叶已经派遣了超过一半以上的忍者大军赶赴前线了!”

      “这……”

      漩涡水户顿⒣时面色紧绷起来,这些消息或许是三㯳代目有意无意的,并没有遣人传达给她,以至于此时此刻通过水门的叙述,她才知道忍界目前的时局。

      “战争又要重启了呀!”旋涡水户叹息一声,经历了一战、二战的她,对于战争的残酷比在场的任何人都要清楚。

      钁 平民戕流离失所,忍者家庭基㐢本常常要遭受着亲人之间的生死别离,历来无数的小国、小忍村消失在战胊争的洪流里。

      即使五大忍ᙜ者村这样的强盛忍村,大多也无法承受战后的创伤。

      漩涡水户顿觉食之无味,她放下筷子,低声说道:“我累了,你们继续吃吧!”

      턛止水扶着她站起来,在门口将漩涡水户交给了花音。

      玖辛奈쮾挽着水门的胳膊,뒪将头轻轻靠在他的肩膀上,水门的嘴角挂起一抹笑容,宽厚的手掌在玖辛奈的头顶抚摸着,目光温润如水。

      这一幕的画面无限美好。

      止水砸了咂嘴,觉得这对情侣有点太过分了,我这个单身狗还在这呢,不能给狗留条活路吗?

      他深吸一口气,低声说道:“我去陪陪水户大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