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字幕人妻被公上司喝醉

      雪粒旋转着落下。

      风雪中,冰冻的泥土路上突然驶来一辆马车。

      马车后还跟着几匹黑棕色的骏马,几名身穿黑色甲胄的护卫坐在马上,正紧跟着前面的马车,向着前方疾驰而去。

      踢踏踢踏的马蹄声回荡在山路上。

      马车内部,倒是温暖安静。

      靠着窗户,两人相对而坐,一边是位五大三粗的ↈ壮汉䭱,另一䗦边是位穿着白袍的俊俏公子。

      “公子,你为什䀠么要跑这么远进山?”莫鲁山疑惑道。

      “不进山,进村。”

      뽦 莫云抬起马车侧面的棉布帘子,窗外一片洁白鬪,树枝全被白雪覆盖,山路上除了自己带领的车队之外再没有任何人。

      从城主府出来甪以后,他便直接返回莫家,叫上莫鲁山,一同离开了茂林城,打算前往宋云章所说的那个村子,岭盐村去打探下消息。 ꍦ

      目前已经拼凑除了一些情报,但大都是支离破碎的。

      莫云依靠自己看过一些推理小说的经验,还是大概组织了下思路。 쉱 ⡗ 首先,这次灭门惨案的直接起因,是章家的三老爷,章世恭在岭盐村遇到了温书玲,而后见色起意,强抢民女,将温书玲带回章家,强行纳她为妾。

      ⲫ之后,灭门惨数案的凶手,也就是幽ă灵教的教徒,那名脸上满是伤疤的神秘男子,突삧然出现在结婚现场,将章家满门灭口。

      再然后,他又将温书玲通过练尸之法,炼制成了某种不人不鬼的存在,接着又在章家布置了疑似为血祭的仪式,制造出异空ಷ间,意图未知。

      而这名神秘男子身边,还跟着一名女鬉子,很有可能就是莫云之前见过的那位卖脂粉的女子,实力应该也在归一境,擅长灵体附身的异术,在茂林纉城内兴风作浪Ṑ,还袭击了城主府。

      这期间莫云打探消息时遇到的被附身了的米铺老板以及青龙帮的阿七,应该都是此人隐藏在幕后操纵。

      莫云伸展双䳽腿,轻轻敲打着下巴。

      툙煚每次他写小说时思考剧情时,都会遵循这样的思路,按照时间顺序穰来组织剧情,让不同的剧情线交织在一起,从而整理出一条完整的线索。

      现在,他在思考的问题是:밸

      温书玲在这个阴谋中究竟占据着什么样的地位,而幽灵教的人又是为什么盯上了章家。ツ

      幕后主使选择在婚礼这天动手,究竟是预谋已久,还是纯属偶然?

      如果搞不清楚这一点,뫚那就很难猜出幕后之人的真正意图,对症下药。

      因此,这场阴谋的最开始之地,也就是温书玲所在的岭盐村,就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地点。

      正是因为这處样,ꑍ他才打算前往岭盐村,一探究竟。 퍫

      ࠃ 不过,这些东西都没办法对莫鲁山解释。

      因此莫云只是淡淡地笑了笑,没有回答,给对面的壮汉留下了一个高深莫测的微笑。

      不管这次调查有燃没有收获,莫云已经决栉定,返回后要立即联系蓉儿,让她通知宗门内的高手,来解决茂林城内的事情,一劳永逸。

      禉 他对这次任务,已经ꐎ感到有些薛厌倦了。

      这次任务的复杂度并不算太高,但最关键之处在于,以他目前的䷻实力,还无法真正插手到这个事件之中,只能扮演在幕后推波助澜的角色。

      万一真正地卷入进去,恐怕自己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茂林Ԯ城已经成为了几方势力中归一境强者的战场,其他的修行鑬者闯进去,恐怕是九死一生。

      这也是莫云急着离开茂林城的原因,他将疍那些情报告诉了城主府的宋云章之后,就感觉事情可能会发生新的变化。

      那个宋云章,ժ虽然看起来稳重,但其骨子里可能还是更偏向于理想主义者,悑简单来说就是ᩮ没有遭受过现实的毒打,以为自己可以改变这个世界。

      但这个世界并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最容易改变的,其实是人类自己。 ∱

      总而言之,不管宋云章会如何处理他提供的情报,想必都会引起一阵风波,作为推波助澜者,莫云其实也有出城避避风头的意思。

      这时,马车车厢忽然被人轻轻拍了拍,外面车夫釧的声音传来:

      “公子,岭盐村要到了。”

      “哦?”

      莫云再次拉起车厢上的帘幕,看向车窗外。

      ㇮被针叶林环绕的盘山路蜿蜒曲折歩,道路前方,隐隐出现了一座村庄的模糊轮廓。

      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那边远远看起来珬红艳艳的一片。

      来之前,莫云简单打听了下岭盐村的情况。

      这个村子基本上是以打猎为生,据说几十年㖁前这里产盐,但现在已经不做盐的买뎅卖了,靠着山里的猎物,也能勉强做到自给自足。

      莫云回忆昨夜与温书玲的谈话,这女子虽然看起来柔弱,但谈话间逻㮵辑清晰,自我意识强烈,似乎是读过书的,见识并不差。

      他也很好轥奇,这样的女子,究竟是在什么样的生存环境下长大的,周围人对她的态度究竟如何。

      或许,幽灵教的人盯上她,是因为她本身就有什么特异之处也说不定。

      “不对癧,有奇怪的味道。”

      车厢内,莫鲁山僅吸了吸鼻子,忽然皱眉道。

      “下去看看。”

      莫云也闻到了淡淡的血腥味,眉头一皱,心里顿时闪过不太好的㇠预感,立刻掀开车帘,跳下矗马车。

      刷!

      ᩹ 经过真㱏气的洗礼,他此刻可以说是身轻如燕,轻盈地踩灳在地䦈面,和莫鲁山并肩而立。

      两人眉头紧锁,注视着前面的村落。

      莫云的表情凝固了。 砶

      “糟糕,这村子,恐怕完了。”莫鲁山叹了口气。

      “怎么会这样……”莫云喃喃道。

      眼前火光充斥㲧视野,整个村子都燃起了熊熊大火,本来大多数屋子都是茅草搭起来的,村民又储存了不少过冬需ﲲ要的煤炭和木头,现在遇火则燃,火光冲天。

      离村口还有数十步远,就感觉到灼热的气流喷涌而出㫟。

      哔哔啵啵的火星溅射向四面八方。

      ຅ 血腥味刺鼻,混杂着烧焦的气味飘出很远很远,也难怪在车厢内都能闻到。

      离得老远,就能看到村口前的山路上爬着几具被烧成焦黑的尸体。

      很明显,这是先屠亠村,后放火,不ꙉ然不可能连一个幸存者的声音都听不到。

      钙 此刻跟着莫云来的铡护卫ᇍ们都瞪大了眼睛,平时生活在安全环境中的他们,哪里见过这种场面,纷纷震惊地䯆说不폆出话来,一行十几人,宛如雕塑般。

      덟“这村子据说也有上百人口,没想到竟然遭逢᥂大难。”莫鲁山眉头紧锁,“不知道动手的是什么人,马帮?匪徒?还是……”

      莫陰云面沉如水,死死盯着䎅面前的大火,想要惘冲进去,但又觉得没有必要。

      已经烧成了这样子,恐怕与铁人都烧化了,根本不可能有活口。

      他一打听到消息,就马不停蹄地赶불来,可竟然还是晚了一步。

      ૚莫云非常确定,自己的行动非常隐秘,除了这些心腹侍卫以外,ꏀ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而且出城时,他也特意安排人马轻装出行,避开主道,也确认过并没有人跟踪自己。

      难䟅道真的是巧合?

      “分散开,去找找线索,看看有没有幸存者,检查并搜寻凶手的足迹몃。끱”

      莫云沉着脸,朝着惊呆了的一众侍卫吩毙咐道。

      “是!”

      这时旁边的护卫们才如梦初醒,纷纷散开,去不同的方向獛探查情况。

      “公子,我们要不然……也离开茂林城吧筩……”

      莫鲁山这一路跟着莫云,越来越是心慌,终于忍不住开口道。

      事情的诡异之处就在于,好像莫云走到哪叆里,哪里就有侮坏事发生。

      他原本还对这䇆件事不怎么在意,但连续碰到这种情况,再迟钝的人也会感觉到恐怖……

      去哪里调查,哪里的人就被灭口,这足以说明这件事背后的水,比他们想象得还要深。

      就算仅仅是巧合,也足够令人毛骨悚然了。

      “我们会离开,但不是现在。”莫云沉声道。

      “这……”莫鲁山叹了口气。

      两人又等了大约十几分钟,终于有侍卫前来禀报:

      “公子,靠近山林的那一边,发现了些足迹和血迹,可能是凶手留下的。”

      “你们等在这里,看好马车,我一个人追上去뎺。”

      “公子,我也跟你去吧。”莫鲁山说。

      “不用,你目标太大,留在这里就行。磕”莫云摆了摆手,“翚放心,我有把握,不会贸然动手的。”

      “好。”

      莫鲁山此时没有任何意见,因为莫云的实力确实远远比他强,真要碰到危险的对手,莫云说不定瘦还得腾出手来保护他。

      作为侍卫统淴领,莫鲁山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シ 莫云手握腰刀,身轻如燕,几步就跑揰向了侍卫所指出的方向。

      莫云方才也亲自查探了一遍,大多数村民尸体上的伤痕都很杂乱,显然动手的并非一人,而且䍔也并非都꣈是高手。

      这说明凶手是团伙作案。

      既然凶手并没有强悍到能独自灭掉整个村子,也不是独行,那说明自己还有机会能追上对方。

      从火焰燃烧的痕迹来看,凶手显然并没有离开很久。 陇

      为了避免暴露,莫云决定亲自追上去,看看凶౭手究竟是什么来路。

      粶他身轻如燕,几步就闯入了山林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