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派武侠>

      月牙湾帝国,天工城,滨海客栈。

      夕阳照窗棂,光芒柔和。

      李丹再喝一口花露,轻抿红唇眉头舒展,“甜香,少饮意不尽樤,多喝有忧伤?”而后看去花魂,“真是自酿吗,可有名字?”

      “那当然!”花魂眼眸득微笑,“这花露名为相思!”“果露呢,又名回归!”

      “相思,回归?”廖小环饶有兴趣。

      君如岚沉默不语看去手中,心头暗叹,多喝有忧伤......

      无名轻咳딽,“果露里你加了什么?”

      獕 “还咳,至于吗?”花魂轻声道:“古木落叶之露。”

      无名未及回话颬,廖小环玉手托腮自语道:“无为......”而后看着他,“你很像一个人!”

      “师姐,我有同感!”丘山脸有⼦笑意。

      刘秀、荣向阳心有疑惑,同时放下果露,裨异口同声道:“谁?”

      廖小环不语。

      辑 丘山心底暗叹,“哎,师姐!”而后起身看着无名道:“我以果露为酒,敬你!”

      “好!”无名同样起身,两人轻碰果露之瓶。

      “我们可是朋友?”

      “你可信任我们ꇌ?”丘山面向无名,神情忧伤,“并肩佈而战,生銛死无顾?”

      几人只觉莫名其妙,“这,这也能喝醉?”

      “你们?”花魂靠近无名。

      君如岚眼眸明亮如星。

      无名一一看去廖小环、李丹、刘秀、荣向阳,最后看着丘山,迷惘之眼异常平静,“我信任!”

      “好!”丘山缓缓坐下,有种释然和从容之感。

      “你...禤...”廖小环心思灵敏看着无名,“这几年,可还好?”“接下来,有什么计划?”

      无名微笑道:“还好!”而后又道:“接下来,我们就前往居易堂。”

      荣向阳明悟,“伏地修炼!”刘秀恍然,“准备大动作!”

      “我也没有明确计划。”无名思索道:“如今边境几乎沦陷,去往前线我们效用不大。”

      “战争之前,敌方有不少强者潜入境内大肆袭杀。” 

      “我们的目标就是他们!”

      无名双眼慎重,“面对强者,我们可能有去无回!”

      丘山神情宁静,“我说过,并肩而战!”

      “我不怕!”荣向阳缓缓握拳。“我不惧!”刘秀轻弹衣袖。

      李丹神情忧郁而落寞,“我们都是孤儿,若非贾原长老难以活到今天!”

      廖小环握썙住李丹之手,“我们便ꂫ在后方和长老一起对敌!”李丹轻轻点头。

      “单打独斗不行!》”“可是他们遇到㎏损伤怎么办?”花魂看着无名,只觉责任重大。

      “抱歉!”

      几人身世无名在前往幻月门之前就已知晓,不过还是深有同情,他心底思索,如此境遇下,我确实也不知道该和谁并肩,若有生死危机,我挡在前面샥好了!

      “没有关系!”丘山看着无名,“贾原长老本来可以置身事外,你不也一样?”

      “既然我们都作出同样选择,那就并肩而行!”

      无名目露真诚,“好!”

      荣向阳뻾笑道:“我同意,本来就是师兄弟!”刘秀眼眸微笑,“我没有异议!”

      花᣾魂看去荣向阳和刘秀两人,“不同步,可以吗!”

      “当然可以!”两者异口同声!

      几人被逗乐,廖小环笑道:“他们时常一起,现在连说话都默契无比。”

      面对几人异样眼光,荣向阳ᘸ尴擨尬道:“我们心意相通。”₤

      刘秀灿灿一笑,“不廁要多想,我们兴趣爱仇好非常接近。”

      谦 “包括喜欢李丹师姐諪!”两人同时脱口!

      鑪无名轻咳,局如岚被呛,花魂神情诧异,廖小环疑惑,丘山纳闷。

      “可恶,抢我话语!”刘秀抢先。荣向阳无奈道:“可恨,你不害臊!”

      李丹满脸绯红,“你们,无聊透顶!”说完扭过身去。

      氛围轻松不少,廖小环看着无名笑道:“为何不给我们介绍她们?”

      “对呀,我们不问。”荣向阳顿了顿。刘秀笑道:“你不打算说?”

      李丹转过身来,面露好奇,丘山眼眸平静,“可不能让人伤心。”

      “抱歉!”无名真不知如何说起。

      “我是姐姐,九幽!”花魂神情平静,而后看着君如岚,“她是妹妹,寒潭女!”

      无名扶额,君如岚看着其花,身躯微颤眼眸明亮,而后朝几人微微点头。

      “哦!”几人恍然,无名真实身份他们已然通透。

      廖小环心思灵巧,单纯从两女身形来看自叹不如。

      几衆人不再深究,花魂不觉得拘束,君如岚自在不少。

      턕时至夜晚大家把酒言欢,而后各自安然,ꡘ一宿无话。

      天工城,居易堂所在。

      鲩居易堂核心之地ᓗ处于死海中,由四岛构成,三岛相连形如正三角,守护中央圆금形海岛。海水澄澈幽蓝,岛上植被葱玮郁,景色优美。

      然而优美之地有不少塔哨布攌局,暗藏重弩利箭,陷阱困阵无数,诸多奇巧器械作用不明,寻常强者难以破解亦不容易深入。

      通行不可强渡只能乘船,入海处有强者扼守,无名通报后有人引领前往居易堂核心。

      船行极快,无ᦞ名觉察幽蓝水下有无数明暗器械,大小不一。

      花魂轻〵声道:풘“居易堂和器殿,灵宝阁,机巧门等还是有所不同。”

      “我刚瞧见水龙,构件精巧不惧水火,至少能将重水喷出三百丈以上”

      饜 无뗼名点头,“居易堂炼器炼体兼顾,炼器上更偏向大型器械!”“希望不虚此行。”

      廖小环几人也有感知,心存好奇。

      片刻便抵达不规则圆形海岛,只见庞大建筑依势而建,青瓦黄柱,植株环绕黄绿相间。

      居易堂核心所在,主殿不高三殿一门,院落规整窗明几净古色古香。

      无名一行随引领之人缓步进入主殿,此时已有一名老人等候。

      瞧见来人,老人起身笑道:“我是居易봡堂大长老广柘,等候多时,来,请坐!”随后吩咐上茶。

      老人身着细腻灰衣身形中等,黑发自然面容沧桑双璺目深邃。

      “无为见过广柘大长老。”无名恭敬行礼,其余人随之,而后安然落座。

      大长老广柘中不无惊异,暗道,八名王者,两名人王圆满!而后随和笑道:“你们心系家国,有担当!”

      “年轻有为,不错。”

      ࢺ“如生已有沟通,他对你赞赏有加!”广柘看向无ﰆ名,“中人至人王铠甲宝器,居易橳堂已昼夜赶工。”

      ⢮“另外机巧门也在全力炼制武器!”

      苗 “要是有强大飞舟,战阵器械就更好!祥”

      无名深有担忧,“大长老,如今前线战况如何?”

      “唉,形势万分危急!”广柘神情无奈,“无论如何,居易堂上下一心,全力而为!”说完轻叹道:“景山峡,若非人帝青山,早就被攻破!”

      “和风口,沦陷在即!”

      无名只﮶觉揪心,疑惑道蕆:“轮回人帝青山?”

      花魂、廖小环等人也诧异。

      “不错,重刀青山!”广柘深邃双目万分神往,“他是我最敬仰的人帝强者!”

      “青山原本是尊刀盟老祖,轮回之后脱离宗门,每当龙腾下浮地有危难他就挺身而出。”

      “⪝不偏任何一方,只为弱ᶘ者而战!”

      “只为弱者而战?楨”无名喃喃自语,迷惘双眼有明光闪烁。

      “可是,他重伤了!”广柘身躯有皇者气机扰动,“神秘强者引领三十万将士发动战阵将他重伤䀋!”

      “不过,那神秘强者也受重创!”

      “如今敌我双方在景山峡陷入胶着。”

      “堂主杨敬,王岩长老已赶去景山峡ઞ,艾陶长老前往和风口。”“希望能守住两地!”

      无名心叹一声,“大长老,可有和风口最新消䋌息。”

      “高飞刚从和风口回来,就让툆他汇报情况。”说完安排人召见。

      片刻后高飞缓步壃而入,恭敬行礼道:“弟子拜见大长老。”说完清驲明双目看去无名几人,心中不免疑惑,易容换形,难道是皇室諾之人?

      “大长老,他们是?”高飞身材适中,容貌不失英气已有成熟。

      “我륐们来自皇室,我叫无为。”无名眼眸微笑拱手示意,高飞随之。

      广柘神情担忧,“高飞,说说和风口当前战况。”

      高飞面容悲伤,眼中无尽恨意掠过,“大长老,和风口可能溃败在即。”

      “帝国修炼者,青壮年纷纷涌向前线,然而时刻遭受强者袭杀。”

      “敌人太过疯狂,将士伤亡惨重!”“有不少士兵直接心理崩溃!”

      “敌̑方将士,简直,真是畜生不如!”

      “他们屠杀十数万边境百姓,无分ᖰ老少妇孺割下头颅穿在弓弩箭羽,而后投向和风口和边境城市!”

      “如此种种,骇人听闻,令人发指!”

      “什么!”广柘霍然起身躯微抖。

      噗!无名桌边杯盏直接爆开,茶水飞溅。

      “无,无为,没事吧?”花魂神情关切,君如岚双目不移。

      居易堂之人为无쬺名快速擦净桌面,换去杯盏。

      “谢谢!”

      “我没事。”无名朝䴧广柘和高飞平静道:“抱歉,刚才心绪难抑。”

      广柘落寞坐下,“无妨......同感!”平复心绪后又道:“高飞,你继续说。”

      高飞眸光黯ა然,“大长老,幻月门门主方武被袭杀致死,长老贾原重伤下落不明!”

      无名起身,“怎会这样?”

      丘山、鿱廖小环、李丹、刘秀、魮荣向阳也缓缓站定,“怎会这样?”

      “艾陶长老已安排人返回示警,幻月门或有危机!”高飞面露忧虑,“袭杀者可能已潜入境内。”

      花魂示意后,廖小环几人颓然落座。

      无名平静坐下,喝茶两口道:“大长老,我此次来,主要为飞舟之事。”

      “飞舟?”广柘疑惑,ᶅ而后眼眸亮起,“皇室炼器之术便是你所献?”

      无名点头,“我有飞舟之图,希望居易堂能够尽快完成!”

      “好,我看看!”广柘笑意ಓ浮起,“我们全力配合!”

      言说之间,花魂已缓步走近将飞舟图献出,⏢笑道:“大长老,此飞舟名为破军!”“如嚧有不明之处,稍后可问我。”

      “破军?”

      “好!”广柘接过后摊满桌面,仔细查看飞舟图,片刻心神震动,我本擅长炼器,如此设计自叹弗如!无为身后,难道有顶级大师,可为何从未听说?

      “帅掌皇级,将驱王级,士乘天人级,真是完备!”耹“此图绘制精妙,连构件都极致呈现,解说言简意赅됝。”

      “舟身材料易取炼制不难,黑陨金珍稀不过可以想办法。”

      “灵矿驱动而且耗费较低,关键是攻击力强大狇。”

      “风雷晶石矿藏较多,极致压缩晶石之力形成风雷爆,可谓大杀器!”

      ㄂ 广柘眼眸激动,“妙级!”“破军,果如其名!”

      “大长老,风雷爆威力巨大有违天和,除去强敌,慎用!”无名平静而言。

      “好,我明白。”广柘言语冷静,“我们并非好战之国,若有强敌来犯,必予以痛击!”而后騲又道:“无ㆽ为,有如此精妙炼器之法,足以开宗立派!”

      “你心有家国,可敬!”

      “大长老言重了。”无名心有惭愧㺻,“据我所知,居易堂、机巧门全力运转协同皇室炼制弓弩箭羽,螘武器战甲。”

      “千万里运送,折损不少门人。”

      “我深感触动,怎会旁观。附”

      “好,月牙湾帝国人心均是这般,不可能战败。”广柘笑道:졢“我这就去发动门人和机巧门一道,炼制破军!”

      “希望你们暂住两日,就由高飞安排。”“抱歉,我先去忙了。”

      “大长老先忙,皇室方面我会沟通。”

      广柘点头,微笑而去。

      无名书写亲笔信,而后由高飞派人交予如生。

      高飞安排一个小院,清幽宁静花草怡人,安顿下来后,几人相聚无名居室。퟇

      “我和你们一样担忧。”无名看去丘山等人,“我们暂留居易堂,待飞舟无误便作该做之事。”

      “我有预感,未来难以回归幻月门。”丘山神色平静,“当前,我们几人不是以你为首吗?”

      廖小环看着无名,“我,我们没看错你。”

      “责任重大呢”李丹眼眸明亮諴。

      嬕“就是!”刘秀,荣向阳语音同步。

      君如岚心间自语,我为何莫名其妙跟着他?

      无名扶额,“看来,师兄没有多余选择。”

      ᕢ “师兄?”廖小␾环犹豫道:“好吧。”“我们年龄相近。”

      花魂神情认真,“放心,生活所需,修炼资源┷包在我身上!”

      “当真?”李丹眉头舒展。

      无名看着花魂,品茶不语。

      “有我在,好处多。”其花眼眸微笑,“先有兵器。”ꋛ说完轻轻拂手几件宝兵浮溘现桌面。渨

      “我已准备好,可谓量身打造。”

      搦“你们.....至于吗?”

      宝兵闪烁,李丹几人早已眸光凝聚,而后拿起武器,仔细感知品鉴。

      刘秀,荣向阳动作最快。

      荣向阳手上有一柄长剑,明亮如月,俯仰唻之间幽光来回滚动,“幽月,皇级!”“这......”

      呛,刘秀拔剑出鞘,顿时光芒耀眼,剑ྋ身通红竟有烈焰隐没,“灵火,皇级!”“好......”

      李丹面容欣喜,“白弧,当真适合我!”说完轻舞手中큦双环,白虹闪烁让人目眩。

      “离空剑,大手笔!”丘山轻敲手中之剑,叮,剑音清脆如琴,剑身浅蓝,明光凝聚剑尖。

      “飞剑黑灵!”廖小环爱不释手,手里三柄小剑轻巧有机精致锋锐,通体乌黑只有剑蒬脊一线洁白。

      “战力大增啊!”丘山感慨而语,“此剑在手,飯可战人王圆满!”

      李丹笑道:“如此皇级宝兵,中煬小宗门短时间可䢀拿不出来。”“师兄,我极度好奇,你......”

      “无需多问。”廖小环神色宁静。

      无名眼眸有笑意浮起,“非我之功,有九幽在好处多。” 쏲

      “这个我爱听!”花魂神情欢喜。

      “师兄有福气。”荣向阳恍然。刘秀明悟,“我自叹不如!”

      丘山倒是好奇君如岚,“寒潭师姐不怎么说话。”

      “她比较娴静。”无名看去君如岚,又道:“我也话少。”

      ಸ 君如岚双眼清明,安然不语。

      廖小环收起黑灵,而后岔开话题,“真想试试黑灵威能。”

      “我也想上阵杀敌!”丘山面容坚毅。

      “总有效用发挥之时!”无名看去几人,“要保护好自己。”“时日已晚,大家早点休息。”

      几人点头,各自散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