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队队员

      啪嗒……啪嗒……

      陈雨瑶一脚轻一脚重的踩在路面上,时不时踢到一些ⱸ水泥块发出骨碌碌的声响,阵阵回声将四周衬托的格外寂静可怕!

      儛 自己是怎么出现在这儿的?

      伸出手捂着额头,大脑中那阵阵抽痛感让的쁰她发出一声声轻哼。

      她在努力回忆着,回忆着一切到底怎么回事。

      今天是周末,经历了一星期枯燥乏味的复习生活,应了班上几个女同学相约出来释放一下压力。

      只是不知何时开始,清亮的灯光开始变得昏沉,皎洁的月光开始变得幽绿!毫不相识的路人开始一个个对她露出阴森恐怖的诡笑!

      原本与她走在一起的女同学也是不知去向,她开始四处寻找舓呼唤着她们的名字。

      “小琪,梦梦……”

       没有任何回应,那一张张阴森恐怖的笑脸却是愈发肆无忌惮起来,慢慢的有些开始试图靠近她,抓住她……

      诡异!恐怖!此时此刻陈雨瑶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逃离!

      快步走着,她惉想快些离开人群,慢慢地她开始狂奔。

      ☤ 周围的人群开始注意到她的奔跑,一个个人转过脸来看着她!

      纔都是一样的!一个个脸上全是讥讽嘲弄的诡笑!更有甚者,在那诡笑时面孔中竟然有着另一张脸!

      那张脸笑着,笑着……似乎在嘲笑她的努力逃离不过是一种不自量力!

      不擅运动的她此时好像有了用不尽的力气一般!不断狂奔逃出了那一片闹市,逃离了人群!

      鬼使神差的퀭逃到了这里!她不知道自己究竟跑了多久,剧烈运动之后的失力窒息感不断袭来!陈雨瑶停下脚步,弯下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周围鈠空无一人一片寂静,没有了֟那一张张诡异的笑脸她的内心开始平静下来。细细打量着四周,看着一地的碎石块慢慢明白了过来。

      这里很偏!自己脚下的路应该是一段在施工的道路,只是她为什么要来这!这空无一人的地方真的安全吗?⛪

      “这里……当然很安全,桀桀桀桀……”桀桀怪笑声落入她的耳中,让的她整个人蓦然一颤!

      槊 侦 鬼使神ꅳ差的她明白了过来这分明就是在羊入虎口!刚刚她拼藢命逃离的并不是真正的危险,反之那有着一张张阴森恐怖脸的人嬗群才是自己最安全的地方!而那真正不可知的危险来自这个怪笑声!

      伸出手捂着高低起伏的胸膛,脑海中不断的闪过一道道人脸,试图依靠这声音分辨出到底是谁!是谁要这么做!又是怎么做到的?拼命的奔跑后,现在的她连逃跑都做不到,她还能做什么?

      也许现在的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死前弄个明白吧……

      陈雨瑶瞳孔微缩,她发现在自己眼前有一只小手在晃!那是一只小孩的手!就这么晃着晃着……似乎在告诉她,它就在那里!

      陈雨瑶睁大眼睛满脸不可思议!就在她看到那只手的时候她想到柉了一个字眼!一个本不该出现在现实生活中的字眼!

      鬼!

      可是这世界真的能有鬼吗?

      似乎为了验证她的想法一般,一张七窍流血的ᯠ小脸从她面前诡异的倒挂而下!

      先是两条捆着的羊角辫,慢慢的慢慢的……一双没有眼᫰珠的眼睛出现在她的面前,眼眶之中汪汪的渗出黑血顺ꎴ着额头滴落落在她的手背ా上!紧接着是鼻子嘴巴……

      “跟我走吧……”小女孩微张着满是援黑血的嘴吐出几个字,简简单单几个字却是有如无数冤魂厉鬼凄厉惨叫尖锐无比,声声刺痛着她的耳膜!

      亢 陈雨瑶捂着耳朵发出一声惨叫半蹲㡶下去!心中不断地告诉自己要冷静千万不能被吓着!自己没做亏心事为什么要怕这个小女鬼!可那灵魂之中的恐惧却是让她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就这么蹲着……颤抖着……惊恐慌乱地看着那小女孩又一次伸向自己额头的手,无助的闭上眼!

      䦄良久!没有任何触碰感或者疼痛传来,却是听到了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比起刚刚更是凄惨数倍!那声音本就尖锐无比ꤥ的小女孩口中竟然发出了一个诡异的男子声音!

      㘒“你……是谁!”诡异男声惨叫嘶吼中夹杂着一声凄厉女声的质问着。

      “对嘛,不要睁开眼,捂着耳朵闭着眼不许起来,很快……就没事了。”

      一声轻快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一只手轻轻触碰在她的Ѓ头顶,一股温暖安心的力量随着触碰픘送入她的体内。那种温柔调皮的声音好似有一种魔力让得她安买静下来不再簌簌颤抖。

      “你……到底是谁!”小女孩口中发出一声声凄厉的男声依旧在嘶吼质问着。

      “傻了吧,能让你知道我是谁我干嘛要戴面具,切。”

      㭔“噗呲。”饶是这种场面,那种与傻子对话的语气依旧让陈雨瑶笑出了声来。她没睁眼,可她知道那人依旧站在她的身前,阻挡在她与那小女孩之间是那么的有安全感。

      “别浪费时间了。”轻快声쀕音的主人似乎伸了个懒腰扭了下,口中还带起一声声轻哼……

      随棫着话音落下,原本静谧的四周竟ᦥ然凭空刮起一阵阵风旋阴ࡰ冷刺骨,阴风吹打着衣角猎猎作响!

      䟛一声声不知什么的碰撞声中牡夹杂着声声惨叫嘶吼声,水泥碎块쯅落地声……

      等得阴风消散四周归于平静,原本就是凌乱的地面简直就是飓风过境……更加凌乱不喌堪。

      “好ⲵ了,睁眼起来吧。”

      陈雨瑶如蒙大赦微微起身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恶鬼的脸!凶神恶煞青面獠牙!惊悚恐怖比着那个七窍流血的小女孩犹过之而无亴不及!吓得她一个没站稳往后噔噔噔退了几步最后一屁股摔倒在地面上……

      ᮝ“啊……”

      “哎哎哎……”秦暮伸手试图拉住那向后跌去的陈雨瑶却是拉了一个空,不由伸出手扶了扶脸上的面具。没法子呀,现在的他是真的有点虚……

      “你……这是面具?”봎陈雨瑶坐在地上伸手揉着自己身上跌疼的部位ⷥ,看着自己面前的那个恶鬼面具人不由得有些风中凌乱……这算什么?

      “好了好了……别怕,没事了那东西已经跑了而我也要跑了。”秦暮随意的挥挥手示意让面前的女孩别怕随即转身就要离去。〃

      “等等,你是谁⓸……”陈雨瑶挣扎着从地上起身看着那即将离去的背影问道。

      秦暮身形一怔,随即深深吐出一口气。

      “我说你一个女孩子看着갤倒是挺聪明漂亮的,怎么问的问题和那玩意一样的白,咳咳……”

      秦暮将那个痴字硬生生吞了下去,干咳两声掩饰尴尬,这在鬼界毒舌多了可蘬就是不好,这一时半会的都有点改不过来了。

      陈雨瑶张张嘴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这问题貌似刚刚已经被那东西问过不止一次……她也是有些乱了方寸,è谁知道他这居然戴这面具……

      万般无奈之下出于礼貌还是硬着头皮说了声谢谢。

      偪“真要谢我?”秦暮饶有兴致地看着的陈雨瑶问道。

      “啊……嗯。”这巨大的反转让的陈雨瑶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口中含糊不清的答应道。

      흑 “嗯……뼣那借我两百,有机会还你。”秦暮厚着脸皮直接了当的说道。

      昏“啊?哦…䪮…呃……”陈雨瑶呆呆傻傻的递出两张毛爷爷一时之间竟然有些蒙……回想着刚刚准备潇洒离去的背影,又看着那接过钱就像拿着什么宝贝一般干净利險落塞进口袋最后还要拍拍口袋确定放好了的恶鬼面具୿人……一时之间竟然有些傻了!ꐡ在她的脑海中有种叫做形象的东西在快速崩塌着……

      离开好远……秦暮伸手摘掉脸上的恶鬼靎面具露出面具下那苍웲白的脸!捂着胸口晃晃悠悠地走了两步最后一屁股坐在一旁的石凳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在一个月前他就已经“死了”딱,死在了一场车祸之中。而一个月后他又从鬼界爬了回来,准确的来说他并没有真正的在那场车祸中死去,他只是离魂去鬼界跑了一趟,而这趟鬼界一月游却是要他在鬼界三十年,历经千辛万苦方才爬了回来。

      鿤他应该庆幸如今人间与鬼界的时间流速的不同,地府三十年也只让他在医院躺了一个月。

      醒来不久他就觉得非常幸运,因为肇事者没有不管他,替他承担了那巨额的医药费。而对于这个穷的叮ꌺ当响的他来说那医药费无疑是天价!

      这喜悦并未让他高兴太久,处理完一切正要出院的时候却是见到了一个浑身是血被送进手术室的人!

      “哥?”

      看着那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秦暮心中只觉觸得有一把刀狠狠划过!

      那个在他记忆中并没有占据多少位置却又是对他无比重要的家伙!

      他还是见到了他最后一面,因为他两实在太像了!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这是他见他的第二面,却也是最后一面,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大哥,张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秦暮附身过去却是什么都没听清……

      秦暮从他手中取出一块带血的玉牌握在手中,感受着床上那逐渐失去生息的大哥只觉得脑뼟中一阵晕眩瘫坐到了地上!

      也不知道到底꫱瘫坐了多久,䗼身前不断有人影来回晃动,来来去去……不知是谁拍了拍他的肩膀ꊦ,秦暮抬地头看着ⴀ面前的男人怔怔的失神。

      等他再醒来,已经不知道过去닞了多久。躺在原来醒来时的那张㸤病床上怔怔譨的看着天花板,为什么会这样?

      右手不断的摩挲着那块躺在自己手心中的玉牌口中不断的念叨道“为什么会这样!”

      秦暮突然从病床上坐了起来,疯了似的下床就想冲向手术室,却是被照顾他的阿姨拦住告知了一切。

      阿姨告诉他已经昏睡了一天ꄾ多了,他哥死于意外车祸,已经有个他哥的朋友处理好了一切。

      朋友?秦暮回想起自己鹽印象中的那个男人。

      离开医院一个人傻乎乎的走出医院游荡在这城市的街道上,此时的秦暮满脑子感觉不对劲却又察觉不出哪有问题,只觉得脑子好乱好乱……

      “道门。”秦暮回想起玉牌背面的那两字,难道和这有关系?

      “喂,醒了吗?道门是什么?”秦暮拆一个手指指着自己太阳穴低声道,如此僵着良久却是没有得到丝毫回音。

      秦暮深深吐出一口气,努力的调整着心态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如今他的状态可是不太好呀。

      良久,秦暮槾微笑着不ᦹ知从哪来掏出来一把黑色折扇在身前狠狠地晃了晃。

      见没什么反应,又是赌气似的作势要扔出去,最后还是悻悻的✜收回了。

      “不是说好我醒了以后你很快也就醒了,你怎么就这么能睡呢?”

      连秦暮自己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成为一个孤儿的,只是隐约记得一个雨夜,他倘被现在的爷爷带回了院子里。

      뼳 爷爷很好对他呵护备至,自己和一个后来的小丫头一起在院子里长大,靠着爷爷那一点为数不多退休工资,过得很是清苦可却觉得很幸福。 뵱

      直到一个❮月前他那大哥找到了他,从那时起他就醲多了一个便⮰宜大哥,看着那个几乎与自己一般无二⏮的人,他知道这就是自己的亲大哥!他不恨他为什么现在才来找他,因为他知道既然还会来找自己那一儊定就有迫不得已的苦衷,他也就没什么好恨祥的。

      现在他手里的这把黑色折扇就是他大哥当时交给他的,可没想到刚分开没多久他就出车祸,等他清醒过来时人已经在了鬼界!而这把黑色折扇竟然跟着他也去了鬼界!

      人间一月鬼界三十年!他能打破阴ࢨ阳结界回到人间,这把黑扇功不可没!

      漫无目的不知晃荡了多뭜久,秦暮觉得有些力有不䖪逮起来,摸了摸咕咕直叫的肚子又摸了摸口袋翻找着袋子里为数不多的零钱深深的叹了口气。

      他饿⊅了,手里剩下的钱连吃碗面都不够了。

      秦暮出车祸的那天也是周末,因为他那便宜大哥找到了他,一番长谈也就没时间再去兼职,又是一场猝不及防的车祸,劫后余生的他现在的处境是真是有够惨烈的。

      正当秦暮一筹莫展的时候却是䰻看见那从身旁掠过极速而去掶的陈雨瑶,也욊就是……他的班长……

      美女总是养眼的,哪怕是在这种闹市人海中也显得格外䌶的与众不同……

      虽然没想打个招呼却是发现她看向自己时那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呃……也的确是见了鬼,秦暮眉头微挑一时不知作何表情,他清晰的看到了陈雨瑶后背上趴着一个七窍流血小女孩伸出一双小手遮着她的眼睛,随着她的转头那小女孩盯着秦暮一脸的警惕!

      앀秦暮张张诖嘴一脸的不可置信!这女人阳气是有多弱啊,竟然在这种闹市之中被遮了眼!

      看着那一路狂奔而去的身影秦暮无语半晌……总不能见死不救㲑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