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仙直播ios二维码下载

      木叶村,暗部特别医疗室内。

      羽文独自躺在单人病房里,左手幤静脉里还插着针管,挂在一旁的吊瓶里装的是营养液。

      病房门口,团藏正在跟一名医疗忍者问话졠。

      㠧“他还能醒得过来吗?这都睡了多少天了?”

      “听卯跟丑䉗的消息是,这孩子从砂隐村回木叶的⫢途中就已经昏睡了三天。等转送到医疗室到现在,又已经过了五天了。”医疗忍者回ﶧ道。

      “是쁡脑部受伤了,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团藏㴎接着问道。

      “嗯,准确的说,其实他全身上下都没有一点致命伤。双手手腕处有些轻微扭伤,前胸碹到腹部位置有三块皮肤的颜色与其他部位存在色ꝫ差,但找不出有受伤后幆再愈合的痕迹。”

      “那照你这么说,他只衐是在睡觉?”团藏不清楚自己的理解对不对。

      “是的,可以这么说。这孩子所有的体表状态都显示,他现在냃的身体状况非켲常健康,脑部活动同正常人在深度睡眠时呈现的状态是一样的。”

      医疗忍者一边解释,一边查看手中记录的报告单。

      接着釱,连矠续往后翻两页后,又跟团藏补充道Ɦ:“所以,您也不用太担心。等他补足睡眠时间ꝋ后,自然而然就能醒来。当然,我其实还有一个比较激进的办法。”

      ꊳ “激㹣进的办法?是指快速让ﶘ他苏醒的意思?”团藏很急。 롋

      “是的。众所周知빻,维持咱们ꨊ人体的两个主要资源,一个是水,另一个就是用来补充能量的食物。这孩子从被送进病房后,这五天里,一直在持续不断地给他注᜾入营养液。”

      “如㬱果,咱们非要让他在最短的禈时间里苏醒过翧来。那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将他的营养液断供。”

      医疗忍者说罢,合上了手中的记录册。

      “我理解了。那么如果从今天开始就停止输入营养液,多久能醒来?中途不会发生什么意外吧?”

      团藏现在可舍不得羽文死了。

      “最短一天,最长在三天之内也一定会苏醒过来。因为人体离开谦水源,不出72小֛时就会有生命危险。到时候,人体的潜意识会逼迫他苏醒过来寻找水源的。” 욫

      医疗忍者回道。

      ꅗ“好,那就这么干ꌀ!”

      羽文沉睡后的第九天中午漱,也是中断输入营养液的24Ṵ小时后。

      “呼-呼,水,我要喝水……”

      躺在妑病床上的羽文的上半身开始左右挣扎起来,身体两侧的双手随着嘴里的嘀咕声,不断伸向半空中在四处扒拉着什么。凫

      终于,像是胸口突然压上了一大坨实心铁块,半迷糊中的羽文猛吸一大口空气,紧闭的双眼随之睁开,整个人也从病床上坐了起来。

      “你终于醒啦,臭小子?”

      病床般的角落长椅上,坐着ᄤ两个人,他们不是别人。

      蟶一个壮Ὧ硕的汉子,脸上戴着牛脸面具;另一个瘦弱的女生,脸上则戴着雵兔脸面具。

      开口说话的正是之前三人暗杀小队的丑牛。

      “你퍿,你们两个怎么也在?我记得,我记得咱们仨不是肴还在砂隐村么?”

      羽文的视线逐渐清晰,当看到面前坐着的是丑牛跟卯兔后,这句问话便不自觉脱口而出。

      因为在羽文的记忆中,他只记得在跟凭依体下的瘫我爱罗正頨交手时,被他从地底下飞出的䣯兽爪给死死钉在了墙上。

      之后好像흮我爱罗有跟自己说了几句话,在这之后的Ü事,就完全记不得了。

      “哈哈,有两件事说出来,估计得吓你一跳ꉌ。”

       丑牛说话间站起身子来,将手中的一瓶饮用水给羽文递了过去。ង

      接过手쵿后,羽文扭开盖子,在不到十五秒内,就一口气给它全部旋进了胃里。

      勈“嗝~两件事?”

      “对啊。可能你不知道,自打我背着你从砂隐村回到木叶直到今ᩇ天,你已经睡了共计九天的时间了。”

      丑牛立马双手露出九根手指给羽文看。

      冈 “九,九天?궹你开玩笑的吧?人离开了水三天就活不了了,我又不是神仙。少来了,快说实话。”

      羽文根本不信的。

      골“哈哈,你看卯兔,我就说了这小子一定不会相信的。算了,这件事也不是很重要。你赶紧起来活动活动身子,看看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的话,⺍还可以再跟外边的医疗忍者说。”

      丑牛关嫡切道。

      羽文听后,一把将盖在身上的被子给掀开,然后双脚缓缓落地。

      ꬓ本以为会腿麻或者是整个人头晕目眩地站不稳,没想到,身子格外地轻盈。

      홥 丑 甚至刚下床就能在原地又蹦又霁跳ꠞ了。

      “对了,你刚才不是说쏱有两件事么?一件事是说我睡了九天才醒,那另一件事呢?”

      鈪羽文想起这茬来。

      “哈哈,另外一쒴件事就让团藏大人亲自跟你说঄吧。喏,这是暗部给你私人订制的全新作ᗿ战服,赶紧换上。”

      丑牛说着,伸手将放在卯兔大腿上的一个包裹朝羽文身边抛了过去。

      “全新的?不是퉴卡卡西当年穿过的二手货啦?”

      羽文吐槽完顺手拆开包裹,里边的忍者服确实跟之前穿ਏ的不大一样。

      衣服全身都是黑白色条纹相间,其左边胸口处还印着一个小动䷾物舡的头。

      但是画得輒太抽象了,羽文认不出来这是什么动物的脸。

      “团藏大人还是在老地方等你ઠ,出门后,会有ࣰ暗঩部专门的人员带你去。我跟卯就先㱁走了,炵以后如果有机会匼再合作吧。” 属

      돭丑牛说完,就准备起身离开了。

      䂟卯兔则坐在长椅上还未动身,她的手边一࣑直放着一个玻璃罐。 셽

      直到羽文换好了衣服快要出门时,她才慢慢走到他跟前,将玻璃罐镻交到了羽文手里。

      “这是什么?”

      卯兔不能说话䯥,还好提前准备了一张便利贴。

      “奶糖,这里边装的是奶糖?”

      羽文反复确认。

      卯兔很开心地点了点头。

      즁见羽焣文收下后邏,才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쑑“奶糖?上次在砂隐村的时候计划没得逞,现낡在又搞个奶糖是吗?真有你的,团藏。굂”

      羽文待在病房里低声自言自语道。

      不过,说起正事。

      当时记得自己明明就已经被我爱罗逼到了绝境,可最后又是怎么脱身₻的呢?

      幵是丑牛跟卯兔及时支援到了么?

      还是说,我爱罗在最后关头手下留情了。

      毕竟,他不止一次地跟自己说过,咱们其实是一类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