湿润的女人

      知青们才刚来村里还没有参加劳动挣钱挣公分,몽所駣以没有粮食。ⷖ村委允许知青们先向大队提前预支1个月的口粮,规定3个月内还清,如在规定时间内还不上,大队将作主分期扣除欠债者每个月的口粮份额一部分,直到全部偿还大队粮食为止。

      大ড়队长家里륳人口简单。有两个儿子还都没有娶亲,大儿子陈俊统延在外地上大学、小儿子陈俊贤在外头当兵。家里就陈尚清跟他老伴儿陈梨子两口人在。房子是砖房宽敞的很㚘共有七间屋子才四口人住,其中还有俩不在家。陈尚清家里的两个儿子又都是有出息的主,村子里无人不羡慕他们家日子过的㸬好的。

      綁 陈尚清也不是不懂财不露白的道理,所以在初建新房子的时候只修了七个房间,将来给儿子们娶媳妇养孙子们用,是以修七间屋子一点都不显眼了,现在檢哪家哪户不是十几、二十几口人一大家子老老少少的都挤在一起住的?农村讲究:父母在不分家的说法。

      原本陈尚清是不想领人回家的,只是那躻时候村里没有一个人乐意借知青房子,他作䭈为大队长得领个好头儿不是?碚后来村委有人想出办法提出让知青交借宿费,大家这才积极响应号召。见名额供不用求,他就想借此退出了,但有人提出作为大队长不能退出͚要带好头儿不然村里人会多想,考虑一会也就放弃了。这슷次计划着带个男知青回家,依据经验女知青大多都ꌘ比较娇气。哪想成临了因为一时心软就领回来了个小姑娘。不过也没啥好后悔的。这葻小姑娘人看着还不错,好相处ꍆ又大方还懂礼貌。

      “梨子,快开门䪯我回来了。”陈尚清扬声喊。

      “来了,来了。”门里由远至进传来一声悠扬的女音。这就是⃗大队长夫人兼妇女主任陈梨子了。

      묳 陈李子性格爽朗大气。见到窦静后只是愣了䢁1秒种就热情的招呼陈尚青和窦静赶紧进屋。此时陈家륎还没有吃饭很明显是等着他们呢!

      窦静从行李里掏出一根小儿手臂粗的东北大红肠目测得有2斤递给陈梨子加菜。陈梨子见她大方也不忸捏拿了东西后迅速的上厨房去就给全切了都装盘端桌上。总共4个人吃饭,桌上有5个菜:一盘西红柿炒鸡蛋、一盘醋溜大白菜、一盘炒土豆讽丝、一个芹菜躅炒肉、一个凉拌地瓜叶。干粮是苞米面饼子。有蛋有肉不找得不说陈家人很大方蘗也很有诚意,现在物资匮乏城里普通家庭招待客人也不Д过如此了,有些人家甚至都还赶不上呢。

      “⥻小静多吃点。”餐桌上陈梨子热情招待窦静夹菜生怕她会不好意思。

      “好的阿姨你也吃。”窦静笑应着。

      一顿饭宾主欢。

      饭后窦静主动帮忙收拾碗筷。陈梨子没有推辞毕竟以后还要一起住两个多月,她不可能一ނ直当小姐伺候着窦静똚。如今窦静主动融入家里的行为陈梨子很满意:㺥是个勤快赶眼色的姑娘。

      “小静这是给你准备的房间。”陈梨子拉开一间房门展示给窦静。窦静跟随陈梨子进入这个房间大眼一看很宽阔有30几平。房间的左面有一个窗户不小看着敞亮,它的正中位置下有一张宽3米、长2米的土炕,炕头的右边贴墙放了3个大红色的木头箱子排成一排有2米长、宽40公分、高50公分用来充当矮橱用来放东西;房间的左面放着一个8成新的原木色立式衣柜高1.8米长2米宽60公分;房间的两测则分論别放了一个脸盆架子(左)、一个5成新的檀色写字台(右)。

      窦静对自己分到的房间쬉很满意,尤其还是她自己一个人住那就更满意了。窦静高兴:看来到大队长家住真是来对了。她决定把给大队长家准备的见面礼再重上几分以示诚意。

      “谢谢!”窦静笑容⍩真诚:“阿姨为我准备的房间真好!”

      “那就好那就好!”自己的心意被人认同陈梨子很高兴说,“你一䦭路奔波累了吧?赶快收拾놫收拾东西,我去给你烧些热水供你洗揫漱。”

      “猃阿姨我和你一起吧!”춒窦静连忙说道。

      “这次不用咱下次再一起也不迟,你赶快收拾一下你自己的行李吧!”陈콟梨子笑说。

      窦静也不坚持逐点头应“是”,心想:来日方常。记下了陈梨子的好。她自己的确有些累了,而且也确实有不少东西要收拾。

      ≇ 陈梨子去烧热水了。

       뾌窦静就在房间里整理床铺和其它行李,顺便把要给陈尚青夫妻的礼物从空间里拿了出来:1斤绿豆糕、1斤桃酥、1袋5ୂ00g奶粉、1瓶5收00g白酒都是自家产品,又考虑到女磯人爱美的天性特意从空间里头拿出一罐雪花膏给陈梨子,雪花膏就是当时下乡前到商场里卖的那三罐其中之一。

      当窦静把东西拿给在厨房忙活烧水的陈梨子时她愣了一下又很高兴的把东西收下。陈梨子品性很好,她收下窦静的东西不是贪便宜而、是怕不收窦静会不安。

      陈梨子只收了点心和那罐雪花膏,奶粉和酒这些有点똜价格的䚓东西都被她推拒了。

      ➟ “小静谢谢你啦!阿姨的雪花鹸膏正好快用完了,你这来的及时啊!”陈梨子㬰高兴的夸道,“点心咱们也收了,都是你的心意。ⷼ那酒和奶粉就算艾了。没有那个必要!”尤其是奶粉票可是很难弄的。窦静的家里人一定废了不少心思才弄到吧!

      “阿姨,奶粉你尽管收下。我们家亲戚就是奶粉厂的等你和陈伯伯喝完了告诉我,我帮你们找他买而且不긾要票。”自己开的厂不要钱,想怎么拿怎么拿。

      睹 “人常喝奶不仅有营楙养还补郖钙,老了以后不容易得骨质疏松。”

      “᫚额?什廽么是骨㬪质疏松?”陈梨子问。

      “骨质疏松是一种病!”窦静说。

      뾽 “病!”陈梨子吃惊道。她从没听说过。上头派人来给普及卫生健康知识时没提到过有这种病。

      “人得了骨质疏松是很痛苦的,全身都会骨头痛、驼背、身高变矮、脆性骨折,也就是轻轻一跌就会摔断骨头。”

      “天!”陈梨子拿在手里的奶粉突然就有些还不回去了,“有什么办法治疗吗?”这病听着怪渗ꞗ人的。

      窦静摇头:“这种病㟀一旦得上了就不囊好治了,最好的办法就是提Б前预防。喝奶粉、多吃豆质食品뫤等,因为它们含钙!”

      “钙又是个什么?”

      “钙是一种营养的名称。”

      “你看我和你陈伯伯......”

      “放心好藴了,你们只要多注意多喝奶粉、多吃豆制品ൄ等含钙丰富的食物即可。”

      㬪 “那这奶粉我就厚着脸先皮收下了。”陈梨子拉住窦静的手说:“你真是一个好孩子。长的漂亮、懂的还多、心地也好。今天阿姨谢谢你了,以后有什么需要阿姨網的地方只要不是原则问题尽管来找阿姨!”顿了顿,“那个奶粉喝完了我再找你帮忙买。”

      “阿姨你客䴖气了,放心好了阿姨奶粉喝完了尽팛管来找我。”窦静笑咪咪的保证道。

      今日这番操作都是窦静故意设计好了的。不过她可没有坑陈家人,只是故意卖人情给陈家顺便体现价軑值罢了!

      人与人相处“有来有往”“有进有出”才能细水常流。

      (陈尚清夫妻房间)

      쵾陈梨子把刚才跟窦静的一番对话一丝不漏的跟陈尚清学了一便,问:“他爸,你说‘骨质疏松’这种病真有那么可怕吗?”

      陈尚清说:Ԓ“我也不知道啊?听都没有听说过!”

      “是啊!一开始听到可把我吓坏了。”陈梨子心有余悸,抱怨的说:“讲卫生健垏康知识那会儿也没퐽听说过!쏉”

      “你说是不是其띹实没有那种病啊!”陈尚清慛说:“那孩子是怕咱们不收奶粉故意编的就是为了让咱们心安理得的收下东西?” ֲ

      “她这又是干图啥?”陈梨子好笑道。

      “现在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是大队长”后面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要不我僆把东西还回去吧!”陈梨子不想多事,只是“那‘骨质酥松’我静有些担心。”

      陈尚清摇头说:“不用,明天我给她安排个轻省的伙计。”

      陈梨子靿听他봕的,“咱去给老鴚大写封信让他在大学里头找人打✉听打听问问有楉没有‘骨质疏松’这种Ა病。如果小静说的是真的那咱们क़可就欠了她一个大人情了。你以后多照顾着点儿。”

      “ 假如没有呢?”陈尚清问。

      “那当然把东西还给人家,咱不能白占人家便宜。”陈梨子说。

      陈尚清很满意,“成,都听你的。我这就去给老大写信,明就找人把信送去。”

      “先来洗漱洗漱,完了再写。”陈梨子拦住他。

      “好!”陈尚清点头答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