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梅不止渴全文免费阅读止渴

      等着看戏就行,寺潭叶看时辰也晚了,就吩咐回去吃饭吧。

      劳源康也跟着来了,寺潭叶布置了任务,他得完成。但是但靠他的情报特工是不容易完成的,他缺乏人数足够的高手,恰好高远格手下就有。

      次日,寺潭叶正在吃面,昨天的面没有辣椒,觉得太淡了,不习惯。但是手下人可没有闲着,听说是搬运银子,高远格亲自出马去帮劳源康办任务去了。

      吃完面,夜色浓浓,初夏的风即使再温柔,也亲吻不到深深城池里的小巷。夜不深人未静,但是人们也都在返回各种居所,就算没有宵禁,也没有什么人愿意大晚上在外面溜达。

      在夜幕的掩护下,有一群人从某个深巷中四散而走,汇入匆匆赶路的人群中。不一会儿,他们就改头换面,相继返回了寺潭叶的住所。

      寺潭叶正打算去沐浴,高远格就进来了,顺富一看他有事,就停下了准备的功夫,等他忙完再说。

      “怎么样?”寺潭叶看见高远格满脸喜色,就知道成了,于是笑着问道。

      “要不怎么说咱们爷是福星呢,这一趟出奇的顺利!银子都到手了。”高远格咧开大嘴说道。

      寺潭叶也来了兴致,重新坐下,指着下首一张椅子,示意高远格坐下。相处久了,高远格自然知道不该过于客气的,也就告罪坐了。

      “说说,到底怎么个情况?”寺潭叶好奇得紧,连顺富都靠过来侧耳倾听,顺道给了高远格茶水。

      高远格接过,喝了一口解乏,说道:“那小子也是挺机灵,他昨日跟印子钱要的是钱庄的钱票子,今日却乔装打扮,分了几次,从这家钱庄在神京的不同分号,把钱领了出来。”

      “果然有点儿意思,那家印子钱庄家就没有派人盯着?”寺潭叶疑惑道。

      “怎么没有,赖尚荣第一回的时候就让人发现了,但是这些人到底不是锦衣军,跟了几下,老康让人帮他甩掉了,后面的就没有了,他们一时想不到这小子会到别处再领,等想到了,也晚了。”

      “然后呢?少猫哭耗子,理那些个豺狼作甚?”寺潭叶催促道。

      高远格正色道:“没有,我只是笑他们蠢!后来,我们就跟着这小子,七弯八拐的,就进了一间小院子。这小子进去不久就出来了。估摸着是他暗中置办的,不知道用来干嘛的,但是这回用上了。”

      “是不是藏女人用的?养外室?”寺潭叶问道。

      高远格有点尴尬,一言不合怎么就扯到女人身上了,不过也是,那所院子挺适合养外室的。“那倒没有,赖尚荣不是成亲了么,养甚么女人,直接拉家里不就成了?”

      “谁知道他女人是个什么样的,丈人家又是哪样的?”顺富插嘴道。

      怎么太监都参合进来了,算个什么事儿,老高赶紧说道:“管他作甚的,赖尚荣兑了好几次银子,我们都没出手,最后那次,他藏完银子走了,我以为可以了,就要去搬银子,老康觉得不对劲,让再等等。”

      寺潭叶问道:“怎么不对劲?”

      “不知道,人家干这一行,直觉吧。不久,赖尚荣就把两个小厮领来了,安排了他们守院子,多半是心腹,但是没交底。”高远格解释道。

      “这赖尚荣一走,我们就出手了。若是打杀了那两个心腹小厮,恐怕隐瞒不了几天,还会引起锦衣军之注意,所以老康就派人去引开了他们。”

      “好办法,能不流血就是最好的了,我们不是在自己的地盘上。”寺潭叶点头赞同道。

      听到表扬,高远格也只是笑了一下,继而说道:“之后我就带人搜,到底是老康经验丰富,在一间厢房的耳房发现地砖被动过了,我把它撬开,果然看见一个大箱子。取出银子,给它填好,各个兄弟每人拿一些,就回来了。”

      “不错,赖尚荣一介凡人,虽有些小心思,但哪里是老手,不奇怪!”

      高远格有些压着笑意说道:“公子,我走最后掩护,结果我刚要撤回了,就看见那两个小厮回来了。”

      “有些惊险呀!”顺富听得跌宕起伏,不禁感慨。

      “你莫要插嘴,重点来了!”高远格阻止他道。

      顺富一听,赶紧闭嘴,继续听故事。

      “这两个小厮刚进了院子一会儿,就来了一大群人,冲进了院子,只听见一阵哭爹喊娘的惨叫。大概是问不出什么,不知是没敢杀人,还是觉得没有必要,就走了。我看完了戏,就要走了,老康却给我指了指街角,说那人就是与赖尚荣接头借印子钱之人。”

      “呵呵,有意思,果然照着咱们的剧本儿唱起来了!”寺潭叶拍着手说道。

      高远格问道:“公子,后面该如何?老康没回来,怕来往多了引起注意,也没来得及交代什么。”

      “不用了,先看戏就是了。对了,你从那些银子里拨一千两,赏给本次有功之人。记得回国了再发,其余的充作在神京之各项花用。”寺潭叶指示道。

      高远格闻言,单膝跪地道:“替兄弟们谢过公子赏赐了!”

      “起来吧,分下去了也没多少,快忙去吧!”高远格遂躬身退下了。

      顺富在一边撇嘴不已,虽然他看不上这点银子,但是自己一点都没用,感觉不舒服,有种被排挤在外的感觉。

      “你不乐意什么?不出工还想有的捞?赶紧准备沐浴汤去!”

      “哎,这就去!”

      看着顺富小跑而去的背影,寺潭叶心里算了一下,二十两够刘姥姥这样的庄户人家一年的过活的了,虽然自己的手下精锐部曲不可能这么少的收入,但是二十两还是不小的财力。

      又过了几天,忙完了商业上的事,寺潭叶打算去一下荣国府。有些日子不去,都有些怀念了。

      带人骑马刚到了荣国府外,就看见有一些小厮在搬运一些大件物品,婆子、媳妇等在忙着收拾一些贵重东西。

      等那一架华丽的马车进角门后,寺潭叶就拉过正在一边笑着看热闹的单聘仁问道:“你老早安,你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