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悬疑探险>

      听了赵云的话,唐远心花怒放。

      心说不白费自己跟他聊了这么久,赵云㷧算是拿下了。

      至于公孙瓒那边,唐远压根就没当回鸗事。

      公孙瓒根本不会在乎赵云,毕竟此时的赵쿻云在他眼里只不过是一个卒子。

      在他眼俍里,严纲便是神将。

      “从今天起,你便跟在我身边吧。对了,以后不峑要叫我唐远将军了,我可是촴曹营的首席军师。”

      “额...是,军师。”

      赵云抱拳,虽然心里无语,没见过谁家军师能够随随便便就찱上阵砍死一个上将的。

      也没ꅨ见过哪家军师在大战的时候縀,在战场里面到处溜达。

      不过既然唐远这么说,赵云自然也不会反驳什么。

      不倊管赵云心里如何想,唐远现在时美滋趛滋。鈸

      收服純赵云不仅仅是为了曹军,更是为了自己。

      从今天开始,赵云便是他❯的保镖了,心里踏实。

      ᜗ 崄 又跟赵云聊了膮一会儿,☨没过多久曹操便回来了。

      还没进营帐,便听见曹操毫无形象的大喊着唐远的表字。

      “宏毅!宏毅!我回来了!哈哈쿩哈哈!”셜

      账内的赵云两人相视一眼,唐远有些尴尬的笑䒷了笑。

      䒗 “别担心,主公平日里还是很有威严的。可能今天心情不错,呵፵呵呵...”

      赵云没说什么,只是安静的站在了唐远的身后。

      下一刻,曹操便直接跑进了营帐,五短身材,一路小跑连跑带颠的就朝着唐远쏏奔了过来。

      也不在乎一旁꧿的赵云,一把搂住了唐远,一双大手使劲儿的拍着唐远。

      “宏毅!我的张良,我的吕尚,我的范蠡啊!”

      “咳咳...”

      唐远被曹操搂的有些喘不过气来,大手拍的他直咳嗽。

      “主公,你淡屿定...”

      “淡定?我高兴啊!我的张亮,我的吕尚,我的范蠡啊!”

      “...”

      唐远无祂语,ⵄ瞧着一踊旁的赵云摊了摊手,想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任由曹操不停地嘟囔着那几个名字,大手不停地拍밐着自己。

      好一会儿,曹操渐渐安췳静下来。

      “那个...我谁也不是,我只是你手下的一个军师而已。你...你别哭啊!”

      本来想跟曹操聊几句,忽然发现这货呜咽了起来。

      “宏毅啊!你说错了,你并非是ꂀ我手下。你与我如同手足,我们捯是共创大业!我与你,无主仆之分!”

      뢵 厉害!

      ⊟ 唐远心道曹操不愧是曹操,这个时候了,还能想起便宜话巩固自己的忠心。

      不过对此,唐远倒也来者不拒,本来就打算好跟着曹操一起干一番事业的,自己在曹操心中的地方越重,自然越好。

      轻轻的回拍了曹操几下,笑ㆅ着廑说道:“好好好,你我二人慑无主仆之分。但总归有个分工啊,你是大当家,我黆是你的军师,我们共创霸业、⋃”

      “对!共创ꏞ霸业!我是大当家Ⱪ,那你就是二当家。从今琸天开始,你可以全权代表我艄。谁敢不听你的话,我便让他军法处置。哈哈哈,我真的是太高兴㬍了。”

      曹操又大笑了起来。

      好一会儿,唐远才挣脱出来,连忙ᄦ给介绍了赵云笓。

      不过也并没有多说,只是告诉曹操赵云曾是白马义从,如今愿意投入曹军账下,从今天开始便跟随自己。

      曹操自无不允,还拍着胸脯说,这件事情他会跟公孙瓒那边说好的,让唐远不必挂念。 ۏ

      随后两人清点了收获,在唐远的执意下,并没有背着赵云。

      既然确定要赵云跟着自己,那便没什䛣么可隐瞒的。

      툴大致的收获与自ৗ己预料的差不多,优良战马四千匹챳,武器蓮装备更是无䬎数,初步计算,起码可瞿以武装五六千人。

      벢而曹军这边的损伤也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伤病八百,死亡不到一百五。

      㢇对于如此的结果,曹操简直不敢想象,谁能澤想到,一场大战下来,己方不仅折损极低,还获得了能够武装五六千人的精良䬐装备战찕马。

      如此乱世,这些东西甚至用钱都很难买到,可却通过这一战快㒧速获取了如此庞괥大的物资。

      曹操本还想跟唐远多聊一会儿,却有人来通报曹操,袁绍等大军㔧已经回到驻地。

      而곘袁绍则第一时긻间召唤诸侯们前往大帐商讨战况。

      螪 曹操本想⹯带着唐远,唐远拒绝了,只是告诉曹操一定要落实好赵㯃云的事情,以免这个货发现赵云勇猛축之后翻脸不认人。

      还有就是,告知曹操,若是韩馥那边问起潘凤的事情,便告诉他,曹营内并没有发现潘凤,自己不清䚱楚潘凤㱪如今똰在哪里。 ꌗ

      带而唐远自己,则是有着更重要的事情。

      如今虽痕然已经收了赵云,可还有一个潘凤没有处理好。

      맹 他在这뚁里,要等潘凤醒来,好进行一番说٥服。

      캒 虽然他也没底气能够确保自己一定能说服潘凤。

      鍴 毕竟潘凤是正儿八经的将领,是韩馥手下第一将领,虽然看起来有点被韩馥给抛弃的感觉궂。

      但即晰便是瑩死,那也应该把尸襣体送还给韩萕馥,更别提潘凤还活的好好的。

      斉 如今联盟军本来人心就不齐,挖墙脚这㤒种事情可不能明着壛干,若是传了出去,曹操没ᯥ面子不说,说不定还会带来什么更意想不到的影响。

      벩所以潘凤这边是大事,必须要做得漂亮。

      知道唐远可能还有事情,曹操也没多问,聊了褵两句便离开了。

      曹操走后,唐远跟赵云好一顿解释,告诉他曹操只是很亲近自己的下属,平易近人,并非是看起来那么没箠遛儿。

      也不知道赵云信没信,唐远颇为褗无奈。 町

      ⡎一边拉着赵云陪自己喝酒,一边等着潘凤醒来。ሙ

      直到深夜,才有人来通报唐远,潘凤已经醒了。

      离开了自己的军帐,唐远快步来到了潘凤的位置。

      ᝸ 夏侯渊也在这里,潘凤脸色苍白,看ⷎ上去有些虚弱,不䬽过眉宇之间的神情气质依然有很强的的震慑力。

      见唐远到来,黦潘凤忍着伤痛起身行礼。

      唐远赶忙快步过去,扶助潘凤,让他坐了回去。

      “潘将军不必多礼␞,你还有重伤在身,之ᖵ前强行战斗已经让伤势更加严重了,如今切不可再次让伤势加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