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茶新恋情曝光

      南木林外。

      席卷重来的野猪们冲出密林,与严阵以待,数量并不多的城卫军们撞在一㯹起。

      面对来势汹汹的野猪群,城卫军不堪一击,惨叫不断。

      最终,残余人被迫退守在一处高地上,抵腱挡着零散冲来的野猪。 멟

      居高临下的视线中。

      无尽野猪犹如蝗虫过境一样密密麻麻,数之不彵尽。

      猪蹄震动着ܒ大地,溅起漫天泥水。

      野猪们嚎ચ叫着,狂奔着冲出密林,冲向前方的广阔天地。

      那里有农떛田,有村镇,有道观寺庙…

      雨水朦胧了视线,注定了野猪来룹袭的动静难以被及时发现,摒尽管他们已经全力去通知了,效果也ﹽ很有限。

      灾难㘘就在眼前,可他们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沉默中,有人开ࡒ口。

      “七星山最近的玉衡山和开阳山已经通知了,可两位山莋主似乎并不打算派修行者来防守。”

      “修行者就那么点,面对如此多的野猪,实力再算强也靠不쀕住。”

      “只能靠我们自己,靠城卫军。”

      “野猪太多了,城外的人只怕会被抛弃,毕竟只有退守明月城才是最稳妥的选ဢ择。”

      “呵呵,到现在也没人来支援,这一点已经足矣证明我们被抛弃了。”

      “该死,这些野猪到底从哪里冒出来的。”

      “都说南木林叫野猪林,可没想到林中深处竟然有着数量如此恐怖的野猪。۷”

      “粗略一算,目前跑出来的野猪至聴少有上万头了。”

      “这比上万城卫军还可怕。”䌞

      “野猪毕竟是野兽,皮糙肉厚,单打独斗的话一般人根本不是野猪而对手。”

      “太多了,城主大人只要不傻,就一定会选择抛弃城外的所有人。”

      “后面还在跑出更多的野猪,看不到尽头。”

      “城巏外的人要完蛋了。”

      “…”

      所⥭有人内心俱都无比悲观。

      抬头看天,乌云笼罩,薯大雨倾泻。

      不知是谁忽然道:䬋“你们说,刚才的奇迹还会出现么…”

      没有人知道答案。

      刚才的奇迹太短暂了,究竟是何缘由他们一ᆶ无所知。

      但䥬要不再出现,那么注定会造成明月城有史以来最大的悲剧…

      而如此一幕,陆林无法视而不见。

      他是一个挺冷漠的人,但这힏并不代表心中没有善良。 

      有时候,偶尔善良一回也不错。

      主要是那么多野猪冲出来没人管,楸道观到时候就保不住了。

      ퟪ 煈 找人管?

      可得了吧。

      渡劫的时候他一眼便看清了野猪的数量,少说也有十万多头。

      䄾 亏的是南木林够大,不然早就被祸害光了。

      这么多的野猪,谁能管的来?

      修行者不行。

      飓城卫军更不行。

      这种情况下又正值明月城动荡不安,可想而知根本没人有精力和心思管这些突如其来,规탾模如此庞大的野猪。

      明月城外面的人类注定了会被抛弃,成为牺牲品…

      狂风呼啸而过。

      陆林思绪飘散间脚步停下,回身看䙢向雨幕中紧跟而来的白衣和尚。

      既然有和尚送上门,那不好好利用一下实癶在是浪费。ᐻ

      “施主选好葬身之处了么。”

      쪔 闻智看了眼四周的空旷,微笑道:“此地风景不错。”

      陆林点头道:“是挺不错。”

      “那么…”

      텙闻智平静道:“就让贫僧逖来送施主荣登极乐吧。”

      话落,胸口处的袈裟裂开,一张嘴出现پ在心口处,狞笑道:“不错的食物。”

      陆林懒㵵得在废话,直接动手。

      【你将“入了魔的和尚”标签装备在了闻智身上,闻智入了魔…】

      视线中。

      闻智和尚忽然身形一顿,而后周身魔气浮ᙠ现,化作一个心魔和尚。

      “嗯?Ⳣ”

      心魔䉺疑惑道:“我是谁,我1是闻智,等等,我怎么入魔了!”

      闻智当场๢懵了。

      前一刻他还好好的,可下一ᛂ刻却忽然毫无征兆的入了魔。

      坨 튔不仅入了魔,而且还直接跳过对抗期,直接和心魔合Ꞽ而为一。

      这踏马的完全不合理。

      心态崩了。

      不过崩了也好。

      闻智闭眼感受道:“这就是入魔的感觉么,不错,不错,哈哈哈哈…”

      胸口处的嘴巴ꛃ道:“和尚,你就不好奇你为什么会忽然펧入魔?”

      闻智冷哼道:“管他是何原因,反正老子现在很爽。”

      ߭嘴巴张嘴无言,叹了口气。

      闻智心魔入体⪌,睁开魔眼看向陆林,冷笑道:“小子,老子这就윇送你上西天。”

      说完便魔气暴涨,一巴掌퟈拍了过来。

      尝面对如此攻势,陆林面不改色的打了个哈欠贄,道:“跪下。”

      噗通!

      F 闻智猝不及防下双腿狠狠的跪在了地上,无法动弹筅片刻后,一脸呆滞,难以置信。

      又咋了嗇这是。

      ΅ 怎么就忽然这么听话了呢。

      胸口处,嘴巴忍痛脱离,道:“你慢慢玩,我先走了。膙”

      秓 闻智无力阻拦,挣摏扎无果后眼⫑神惊恐的看向面前淡然而立的少年,횽颤声道:“你,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阴影浮ꬷ现,吞噬了想要溜走的嘴巴。꩑

      “你猜。”

      陆林随口应付着,随手将【渡劫者】标签装备给闻智。

      【你将“渡劫者”範标签装备给闻智,天劫之象显现…】

      头桨顶,乌云汇聚,云涡再现。

      天威降ꥊ临,天劫的气息轰然而落。

      砰!

      闻智直接被天劫휌气息压的趴僛在地上起不来,无比惊恐道:“天,天劫,怎么可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入魔,怎么引来了天劫…”

      “天劫是冲我而来,我何德ᝲ何能能够引来天劫。”

      桋 “小子,一定是վ你搞的鬼,一定是﷟你…”

      괳“…”

      陆林摆了摆手,转身离开道:“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不过让你跪你就跪,还真是听话,既然这么听话,那么…祝你好백运…”

      天劫镇压下,入ஸ了魔的闻智被压첩的死死的,完全无法动弹,只能謭怒吼道:“你不要走,你回来。”

      “错了,我错了,那小姑娘我不要了。”

      “放过我,求求你了。”

      “救命,救命啊。”

      “…”

      荒田野岭的,哪有人来救。

      就算有人听见了也不敢上前啊。

      开玩笑ꠋ,쉳天劫就在头顶呢,这要是上去不是找死么。

      陆林一点也不担心出问题,所以离开的很是轻松愉悦。

      灵识笼罩下,铺天盖地冲来的野猪们猪蹄顿止,而后惊恐不已的齐齐转身就往南木林老家跑去。

      妈呀又来了,太吓猪了。

      뇯南木林深处。

      猪妖ρ沉思片刻,纳闷道:“他妈的见鬼了,怎么又出现天劫了?”

      九头虫看着天劫,眼神畏惧,道:“是挺见鬼的。殘”

      ⫔与ୌ此同时。

      玉衡山。

       窴 玉冰清听完玉璇儿的描述,没好气道:“你们昨晚就一直在做这些?”

      쪒玉璇儿欲哭샪无泪,嘤嘤道:“都是他逼我的。”

      玉冰清冷笑道:“我看你就是嘴馋,喜欢吃那ଫ种东聒西。”

      玉璇儿脸颊一红,道:“哪有,컳人家就是想喝茶嘛,茶挺好喝的,而且那种稛东西其实也…不难吃…”

      틃“吃了后还…有好处…”

      “…”

      声音越说越低。

      玉冰清没听见,忽然扭头看向天边的乌云。

      눼 又出现了…

      开阳山。嫚

      曲江池与庭落花抬头看向天边,俱都皱眉疑惑…

      ୎天权山。

      白衣俊美男子听着娇妻叶莲蓉的汇报,忽然似有溧所觉,看向天边…

      明月城,月宫。

      一道难辨雌雄,饶有兴趣的声音响起:“有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