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同桌吃我奶还摸下面

      舍尔库特,一个大约四十余岁的精壮汉子,得知眼前这些穿着雪⼱橇板的“大军”便是最近声名鹊起的博格拉汗的军队时,不禁喜出望外。

      “我就是尼堪”

      看到躡这位年纪轻轻的博格ﱐ拉汗竟然亲自带着军卒在训练,舍尔库特也是感慨万千。

      他没有轻视眼前这人,或许是有求于人家,为了族人的前途,ʬ自己不得不放下身段,他跪在尼堪面前,恭恭敬ᒬ敬给他行了大礼。

      尼堪赶紧将他扶起来。

      ……

      “大汗,我等原本居住的三条河流如今被布里亚特人占据了,无奈之下只得向东䠳迁徙,原本想提前派人去联系大汗,可惜蒙古人逼迫得厉害,我等只好提前上路了”

      “你们有多少部众?”

      “我纳米亚尔鄨部原本加起来有三千圱多户,近几年被罗刹人、蒙古人挤兑、袭杀,部族已经减少到两千多户,加上依附于本部的一些乞儿吉斯人,也就不到三千户”

      䓱 尼堪点点头,他心里已经有了好的地点。

      上次乌力吉送塔布恩的家属去恰克图北面的大草原(以下㇜叫色楞㗻格大郍草原)时,扎尔布、塔布恩两人虽然元气大伤,不过并没有同意尼堪的建议,比丘拉河谷还是由塔布恩的残部占了,倒是同意了不在哈拉乌兹一带驻扎的条件。潴

      当时尼堪得知了这个消息后也没有过多的想法,那件事便就此撂下了。쌷

      不过舍尔库特的到来倒是让尼堪有了新的想法,既然塔布恩占了比丘拉,自己也可以占据哈拉乌兹一带。

      哈拉乌兹一带,西边紧贴着古西耶诺湖,东边连着巴里亚加,面积达两千多平方公里,虽然沙地、荒地较多,不过养活三千户的部落还是不成问题的,特别是西边,希洛克河横穿而过,更是上好的草场。

      于是尼堪便亲自领着他们冒着风雪进行转场,长达一个月的时间,在冻死上千头大小牲畜、老弱㞺病残死去几百人后终于抵达了特宋佳,希洛克河穿过的地方。

      舍칠尔科特见到此地后也是眉开眼笑。

      “大汗……”

      尼堪话还没说完,舍尔库特赶紧单膝쵒跪下道:“以往的舍尔库特大汗已经没有了,如今只有舍尔库特哈拉达,愿做大汗的鹰犬以供驱岃使쉻”

      蛨尼堪微笑着将他扶了起来,对于像他这样识相的人自然宽慰有加。

      舍尔科特又说道巀:“大汗,按照您唷一路上所说的,西边大草뫗原上的蒙古人应该不足为虑,我部十五岁以上、二十岁以下的小子还有一些,可以全部加入到您的常备军䯤里去”

      끁 尼堪点点头,“好吧,你挑出来,凑够五百吧,送到乌兰乌德朱克图那里去”

      解决了纳米亚尔部落之后,尼堪一行人又马不停蹄地北上,沿着贝加尔湖的东岸行进。

      在二月份的时候,一行约莫千人进抵到瀜巴尔古津河口,也就是巴尔古津河流入贝加尔湖的地方。

      一路上,他们还经过了伊尔卡、图尔克两条河流,都是巴尔古津部落㫱的领地。

      蝑原本贝加尔湖以东的地方都是该部落的领地,不过近̌几十年,随着霍林部、温多部的崛起摄,巴尔古津部落的领地已经被压缩在巴尔古津河、图尔克、伊尔卡三条流域之间,部民也有原本的굵三千多户削减到目前的两千多户。

      尼堪崛起的事情,作为퓠巴尔古津部的大汗巴尔虎自淩然知晓了。

      不过他ሇ现在却是进退两难。戺

      莩 实际上他这一部也并不是纯正的蒙古人部落。

      回鹘帝国兴起时,有一个著名的部炋落依附于他,当时叫做拔野古部,回鹘帝国灭亡之后,拔野古部一部分融进了取代回鹘帝国的黠噶斯部落,一部分惫南下接受了契丹人的统治,并成为契丹皇族重要的通婚对象——耶律阿保机的皇后述諺律平便是出自该部。

      还有一部分退入林中,先是占据了尼布楚、赤塔一带,蒙古部落兴起后又退到了贝加尔湖东岸一带,以后便逐渐与当地的艾文基人、蒙古人通婚,也一直以蒙古部奉落自称。

      这便是巴尔古津诸部。

      随着尼堪在巴里亚加大破蒙古三部,并占据了色棱格河一带,巴尔虎自是忧心忡忡丫。

      嘌 他一直以蒙古人自居,而尼堪这厮自出道以来似乎都是以蒙古人为出兵的对象,不过就此投降于他也不是自己想要的,关键是不甘心。

      向南的道路不通,向东又被叶雷那厮挡着,从种种消息来看,叶雷、尼堪这两个家伙走得很近。

      不过向北也走不유通,北山所有的沼泽地的小部落都被叶雷这厮控制了,最北边还有他的木寨槨。

      现在倒是可以越过封冻的贝加尔湖到湖西去。

      不过他諪也打听清楚了,ኾ湖西一带的勒拿河支流基本上被突然出现的大鼻子罗刹人占据了,原本占据此地的几个布里亚特部落自己都是朝不保夕,听说还在不断往南迁徙,自己迁过去之后不正好碰在刀口上? 㻚

      这可ꕑ如何是好?

      巴尔虎的巴尔古津部落与其他的布里亚特蒙古人习惯不同的狉是,其它的蒙古人基本上都是住帐篷的,只有他这一部按照索伦人的习惯住鬜着圆锥形的希愣柱。

      无处可去,又不想轻霫易投靠尼堪,这下巴尔虎踌露躇了。

      无计可쥾施便随它去。

      这几日,巴尔虎在自己的希愣柱里整日里抱着酒坛䅧子猛灌,直到今日被自己手下的一番话将他吓醒了。

      “大汗!索伦人来了!”

      尼堪沿쉴着贝加尔湖岸边滑行,一路倒是秋毫无犯,大冬天的闽,巴尔虎的部落基本上没有防备,等巴尔虎接到消息后尼堪他们已经抵达了巴尔古津河河口。

      作为“自称즇”的蒙古部落,巴尔古津部落自然也养了一些马匹,不过他们可不是传妥统的游牧民族죮,自从漠᫋北退到湖西之后,守着三条河流以及烟波浩渺的大湖,该部落逐狆渐演化成了游牧、渔猎兼而有之的部落,其中更以渔猎为甚。

      “大汗,久违了,我就是尼堪”

      还是有些迷蒙中,巴尔虎见到了一个带着笑意的年轻人,不过他也不甘示弱。

      “原来是博格拉汗,如此大张旗鼓侵入本汗的领地意欲何为?”

      “大汗,实话跟你说了吧웛,如今湖东一带,勒拿河以南,几乎都是我博格拉汗的领地了,大汗偏隅与大湖东北짎一隅,南下供貂的道路也被我部占了,不知大汗今后有何打算?”

      “你……”

      巴尔虎大怒,不过看到对面那一千多虎视眈眈,手里拿着寒光闪闪的兵刃以及传说中骇人的火器的部队,他最终还是软了下来——虽然,得知索伦人来了,巴尔古津河河口附近的巴尔虎部族青壮也围上来几百人,不过除了少数人手里有铁器,大多数人只有木棒、石块。

      “加入我们吧”,尼堪面向大湖,背对着먙巴尔虎说道,“你看看,你们住的地方与我们索伦人一模眈一样,何不一起携起手来共创部族的辉煌?”

      “加入你们有什么好处?”,此时巴尔虎已经完全冷静下来,既然只能加入到博格拉汗的部落,那如何与䄂眼前这人讨价还价,为族人多争取一些好处便是当务之急了。

      尼堪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知晓事情柟已经成功了一半。

      “很好。加入博格拉部以ꡳ后,你部家里有十五岁以上、二十岁Ώ以下、非独子的家庭加入到博格拉部本部来,加入到本部的,每年需要的细盐、铁器、布匹、茶叶都是最好的,估计你也䛕知晓了,我部擅长炼制铁器、뛱煮盐”

      “又与温多河流域的叶雷部交好,每年收获的上好的貂皮不计其数,可以错换来大量的布匹以及茶叶……”

       “其他的人也有充足的铁器、食盐供应,不过需要用貂皮、牲畜来交换”

      “嘿嘿”,没想到巴尔虎訆冷笑了一下,“如今你们将车臣汗部、土谢图汗部都得罪了,还有机会南下换货吗?”

      ꤽ“哈哈哈”,尼堪仰天大笑ᙝ,他倏地转过身来,“大汗,既然你即将加入博格拉部,有些事情就不瞒你了,我先问你”

      “湖西的布里亚特人有多少户,多少精壮?”

      巴尔虎不知所以,不过他还是答道:“起码上万户,几万丁口” 쥶

      “好,那岝我再问你?你可知晓对面来了罗刹人?” ಲ

      “知晓”

      “那罗刹人有多少빂?为何能将布里亚特蒙古人驱赶得到处逃窜?不瞒你说,我部刚刚接受了西岸몪的纳米亚尔部落的依附ܩ,你想啊,如此之大的一个部落,为何他们要巴巴地跑过来依附于我?”

      “难道是氯那罗刹人穷凶极恶?不可力敌?”

      “哈哈哈,那你可知罗刹人有多少人?手里到底有什么利器让布里亚特人屈服?”

      “……,不知”

      “那我告诉你,罗刹人来自万里之外的地方,他们以区区几百人便灭了西伯利亚汗国,最近几十年完쥟全占据了鄂毕河、叶尼塞河两条主要帵的大河,远䃾的不说,就说离我等最近的叶尼塞河,罗刹人在上面建有一座城堡,城堡控制着叶尼塞河以东,大湖以西的全部地方”

      “好了,问题来了,你可知鼛晓,罗刹人有多少人?竟能控制这么大的地方?”

      “至少上万……”

      “哈哈哈”,尼䖇堪又是一阵大笑,“上万,上千都没有,实话告诉你吧,罗刹人控制这些地方,手里最多有三百兵丁”

      “三百?不可能!”

      “我说的自然是实话,因为我跟他们交过手,他䉑们为何如此厉害,因为他们手里有这个”

      说着,尼堪将腰间的短铳拔出来了,将铳口抵着弹药的木条拔出来后,向天开了一枪。

      接着,他身后带着隧发大铳的士兵也纷纷将火枪指向天空。

      “砰…………”

      一阵巴尔虎他们从未见过痵、听过的动静闹腾出来后,包括巴尔虎在内,他的族人都惊呆了,大部分都跌坐在雪地里。

      “这便是火器”

      尼堪吹了吹铳口,轻蔑地뜵看了巴尔虎等人一眼,然后将它插入腰ᣕ间。

      “还有比这更厉害的,罗刹人的依靠便是这火器蜸,他只有两三百骊人,我博格拉部却有一千人죘!”

      尼堪没有丝毫的夸张,赤塔有八百火枪手,乌兰乌德有四百,可不是超过了一千人。

      ﵼ 﫵没有悬念,巴尔虎屈服了。

      有了巴尔虎、舍尔库特两部的加入,尼堪立即让乌兰乌德的朱克图部的常备军也增加到两埌千依人,现在武器不够,就先练体能、队列和纪律,等到开春之时再将武器配置完成。

      那时,赤塔有两千两百、乌兰乌德有一千一百뎉,加起来三千三百常备军,乌兰乌德还有一千一百新兵,加上当地的部族骑兵,足以护卫乌ꆐ兰乌德到特宋佳一带了。

      届时这三千三百人便是自己的机动部队,无须抽调部族骑兵就可以独立作战。

      ˙ꍡ 三千多人,足可以挑战南边喀尔럝喀三部中的任意一部了。

      尼堪的眼睛转向䝪了南方,眼里精光大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