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受假死之后

      Զ收回了陌刀,耐萨里奥传音给拉亚斯特道“拉亚斯特赶紧出来,别装死了,快给我变一把苗刀。”

      “老大没问题,我这就变。”

      片刻之后,耐萨里奥看着手中这把近一米长的苗刀,脸色逐渐变黑。

      “拉亚斯特,你小子几个意思?”絠

      ᩪ “怎么了老大?你不是说要变苗刀吗푕,끾我没有变错呀。”

      “那苗刀那么多种,你丫干嘛要变这个。”

      “这种刀有问题吗?”

      “有,我빻不是大明锦᰼衣卫,可他娘的给我变的是把绣春刀啊!”

      “但绣春刀本来᫫就是苗刀的一뀶个分支,我变绣春刀完全没有错啊!再说了,老大你不觉得绣春刀很帅吗?”

      此时耐萨里奥的举⯩动在唐舞麟和古₋月两人来看就是走神了。唐滜舞麟和古月对视一眼,趁他病㛾要他命,这是常识,大家都懂的,上。

      唐舞麟率先动了ǣ,他最擅长的就是力量,当然要在这方面发挥优势,一边朝着舞长空冲去鷺。自身的蓝银草也是蜂拥铇而出埦,从四面八方朝着耐萨里奥蜂拥而上。

      ꩱ古月跟随在他身后,双手齐挥,元素掌控能力中。速ꊔ度最快的风刃顿时释放出七八道,从刁钻的位置向耐萨里奥覆盖了过去,封死了他所有可以闪避的线路。 嶒

      不用法术和压制魂力,也냁就ᖯ意味着耐萨里奥的实力也会受到极大的限制,而唐舞麟和古月。从쁧某种意义上来说,都是强攻与控制并重的魂师。就算一开始不能致ີ胜,只게要控制住耐萨里奥塺,将他局限在一定范围内,那么,战斗胜利的可能就会变得非常大了。

      耐萨里奥则也不닄是毫无防备,在预警法术感螚受到唐舞麟和古月动作的一瞬间,耐萨里奥快速放弃了和拉亚斯特争论绣春刀这个话题。

      魁 将意识拉回了现实世界中軡,右手紧握住刀柄,뀸在风刃即将到达自己面前时迅速拔刀晨出鞘,一刀直쨻接斩펄碎了古月的风刃。而耐萨里奥的刀并没有就此停下,反而顺着惯性的作用力ꨦ连同唐舞麟的蓝银草一并斩出了一个足以一Ⱄ人通行的巨大缺口。

      볦看到这一刀所斩出来的效果,唐舞麟朝着古月大声提醒道:“小心,我哥的那一把刀绝对不是凡品!”

      要知道唐舞麟的놙的蓝银草本来就是属于一种十分坚韧的变种,再加上金龙王血脉和费伦大陆金龙血脉双龙脉所带来的影响,唐舞麟此时的蓝银草在硬度上已经完全超过了一般的钢筋,而蓝银ﺫ草缠绕在一起又让蓝银草的硬度又一次得到뤮了提升。

      偟可就是这样的蓝银草却在耐萨里奥手中邖那把刀面前如同热刀切黄油一样被轻松切成了两截,切口光滑如镜,看不到有一点的不平。这把刀如果说没问题的话,唐舞麟第一个表示不랔信。

      ￷ 廃 “我知道。”不用唐舞麟提醒,早在耐萨里奥一刀斩碎风刃㍽时古月就カ已经知道了这一点。

      古月左手抬起手指微动,五颗足足有人头大텠小的火⬝球便出现在古月身边,随后径直쁱朝着自己预计的耐萨里奥下一个落地的位置飞了过去。

      而此时的耐萨里奥刚刚又一次躲过了唐舞麟的一波蓝银草攻击,抓住唐舞麟中间暴露出来的空隙,耐萨里奥提刀直朝唐舞麟的位置冲去。

      先解决唐舞鹊麟这个家伙,再解决古月就是耐萨里奥的打算。耐庈萨里奥此时距离⩍唐舞慦麟之间只有不到三米的距离,这个距离,耐萨里奥有足够的把握一刀秒掉唐舞麟让他下场。

      只是在这时,耐萨❶里奥眼角的輒余光却突然发现了五颗朝自己飞来的火球,不혭由得心中暗骂一句“艹”,随后强行改变自己的方向一个ᴱ侧翻滚闪开了古月的五颗火球。

      火球和課耐萨里奥擦肩而过狠狠的砸在了唐舞麟的蓝银草上,刚缠绕成新触手的蓝银草在䞉古月的火球面前ḩ又一次被断掉,还点燃了密集的蓝银草,形투成了一个小ன型的火场。

      如果不是舞长空快速出手灭掉了火,可能火很快就会顺着蓝银草曼延至教室其它的地方。

      “你们三个都给我停下来!”舞长空一声镇住了三雤人。

      三人对视一眼,古月散开了身边的元素,耐萨里奥收回了手中的绣春刀,唐舞麟停止了继续制造那些和古神触手一样又大又粗的蓝银草。

      三人并排成了一列站在舞长空的面前뾲,唐舞麟和古月㾹低着头不知道禥在想些什么鏜,耐萨里ᒳ奥则是一副要杀要剐听尊辨的样子。

      舞长空看了൒看四䈜周的样子,墙壁뤐上留着深深的裂痕,破碎的蓝银草散落一地,空气中还有蓝银草烧焦的味道。“娘的,新教室刚上一天课就成了这样,龙恒旭估计빐又要发疯了。”

      ꘼压下了心中的这个想法⇚,舞长空恢复到了平时冷冰冰的样癩子道:“你们现在还认为基础技䩼巧无用吗?”妳

      䓤 唐舞麟和古月听见这话一愣,随后䓨唐舞麟小声的说道:“有用。”古月也跟着点了点头,示意认同。

      虽然说全程耐萨里奥都没有对ﶙ他们造成太大的伤害Ꝝ,可那也是得看是什么情况。要知道刚뾤才耐萨里奥可是全程没用过法术和武魂,甚至连魂力都没有用上,可以说在刚才耐萨里奥完全就䩙只是一个拿了把刀簶的普通人ꆶ而已。

      基础技巧到底㒸有没넹有用这一点在刚才已经表现出来了。

      舞长空点点头朝着旁边的吃瓜看戏三人组喊道:“你们三个家伙别在那坐着了,赶紧一栗起给我过来!” 踣 ⦅

      “走走走。”听到舞长空话,王金玺、张扬子和谢邂三人连忙起身并入到队伍当中老实听舞长空接下来的发言。

      “基ᛨ础技嚭巧,是一切的根本所在。武魂和魂技固然可以让魂师变得强大,䫗但如何运用它们,却是能够决定你们强大到什么程度的根本所淲在。基础技巧,就是应用它们的方式,在斗铠或者是普通机甲上,这也同样是存在的。因此,从今天开毷始,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基础实战技巧练习,都将是你们重要的科目。而你们的对战目标将会从凯隐变成我。”

      땎 此话一醿出,六人中一人喜出望外,五人愁眉苦脸。喜的是耐萨里奥,因为不用当苦力可以衚摸鱼了。Ų愁的是其它的五人,走了个凯隐,又来了个舞长空。而儝舞蹴长空怎么看都要比凯㰚隐强上一大㎠截啊,这接下来的日子估计不㱹太好过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