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真的年代为什么被禁

      “小姑娘,你很勇敢,勇敢者的血液会让我兴奋。”

      从黑暗中走出来的这位男子面容英俊,身型修长,他的身躯被隐藏在一张暗黑的斗篷下,斗篷之中,漆黑的西装礼服长㳖度恰到好处,冷白的法式衬衫袖口微微露出,没有一丝褶皱。他拄着一根银黑色手杖,皮肤在月光下发出晃眼的光芒。

      “你是,”陈羽的目光被眼前这位俊俏的男子深深吸引:。

      他如雪的肌肤,高贵淡雅的气质,宛若存在了万年的精灵鬼魅,一头银灰色的长发直泻而下,仿佛体内深藏底蕴雄厚的魔法,他的一举一动都如此让人沉溺其中,只是劍他那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的傲慢,似乎倾诉着一个坠落人间帝王的孤单。

      陈羽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紧张的心情稍稍放松,突然她觉得面前破旧不ὂ堪的厂房或许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堡,亦或她碰巧来到了一处探险屋,而这里暙面有不知凡几精致华丽且有趣的Costume play玩家。 

      먴“你的装扮好好看啊!”

      “无理之徒!”

      突然男子身后出来了八名与刚才两位异国男子种族相似的年轻人,只是他们有男有女,装备精良,像禁卫森严古堡中的皇家护卫队,他们手腕部捆绑盾牌一手拿着一把精制弩箭,瞬间包围了陈羽。

      其中那个说话的女子带头举起了一ꐨ把巨型弓箭,八个弓箭瞬时剑拔弩张。 鴂

      “还不跪下!”手持弓箭的女子咄咄逼人。

      眼前的男子面带微笑,优雅地抬了抬手,“你们都退下。”

      “是,该隐ⱦ王爵。”八位侍卫立刻撤退到了男子身后,整整齐齐地站成了一排。

      “你让我想到了很久,很久,以前……我的父亲将要离开时,所发生的一幕。”男子缓缓开口,为他玩世不恭的模样增遥添了几分柔情,“呵呵,那真的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男子邪魅地一笑,迈步上前,手杖在空中随意地挥舞了一下。

      一个辉煌华丽玉阶彤庭的西式宫殿顿时浮现在了陈羽的眼詞前。

      她愣愣地看着,只见主殿内站着一位温润如玉,俊逸出尘的黑衣男子,国王和蔼肃穆的端坐在在王座上与他交谈着什么。而与此同时在宫殿之外,一位穿着白色金边宫廷服的少年,神情坚毅,ᩝ他风驰电掣地从殿外直冲主殿,眼神杀气凛凛。

      转瞬之间,殿内厚重的玉石大ᧅ门被缓缓开启,白衣少年怒红縍了眼,逼问大殿之上的老者。

      “这到底为是什么?统领亡橁灵之兵的兵权为什么要交给他!?”

      他伸出手狠狠掐₵住了身旁那位较他矮上了一截的少年的脖子,“作为吸血鬼的我,我到底哪一点比他弱?”少年的眼睛瞪㪣得通红,俊俏犧的脸上泛起了别样的波澜。

      “你,亚博!区区凡人,你根本不配!”

      “住手。”一声令呵从神圣而庄严的王位传来,箰白衣少年的揍手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控制,动弹不得。而他手下的男子脖子被掐出了一个深深的红印,他却仍面带微笑地看着他。

      “父亲!”白衣男子眼含泪水,“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哎,我要离开一段时间。在我回来之前,希望你们能和平相处!”说完,王位之上的老者随着一道黑光消失在了殿内。

      黑衣男子揉了揉自己青紫的脖子,神情祥和,他平䝒缓地摊开手掌,一个缠绕着黑紫色瘴气的血红色军章呈现在他的手心。

      ␴画“其实,它对我的意义不大,如果你想要,我打算把它送给你。”

      “滚!!你给我滚!!”白衣男子挥手把黑衣男子打出了殿外,他双膝跪地,十指紧握,用低得只有他能听见的声音咆哮,“此般脆弱的生命,如此低贱无能的下等种!”

      空荡的大殿里,无数声音在这名白衣男子的耳边回响。

      “你知道吗?该隐没能拿到军章,国王把兵权交给了那个外族养子亚博!”

      宫廷里一伙年轻人聚集在了一个花园的喷ጅ泉旁。

      “还是国王英明啊,该隐除了欺凌霸虐比我们强,其他也没什么比我们突出了啊?哈哈哈!”

      “就是啊,看他平日里那嚣张跋扈턉的样子,要不是顾虑他爸的权势,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活该,叫他以后还敢调戏我,我去找亚博收拾他!”

      万里无云的晴朗天空下,一阵黑色旋风出现在了宫殿御花园的上方。

      白衣男子突然面带笑容从大殿来到了花园喷泉的顶端。他居高临下,看着花园里喝着下午茶赏着花的幕僚王臣之嗣。

      “该隐?”花园里的年轻人面露难色。

      白衣少年嘴挂一抹邪恶的笑容,他渐渐升到空中,颇有兴趣地端详着花园里和谐静好的美丽景象。

      “虽说,吸血鬼都是不死之身。”白衣少年不紧不慢地伸展右手,“但那是对于凡人而言,在同类的残杀中,吸血鬼仍会丧命。”

      “有没有谁,想体验一下,丧命是一种怎样的感受?”他尖锐锋利的透明指甲从手指缝隙伸出,透着阳擲光,无数细小钻石的璀璨锋芒在空中熠熠生辉。

      “啊!该隐来了!快跑啊!!”

      “去告诉国王!去告诉亚博!!”

      “哈哈哈……”该隐身子微微向前一个俯冲堵截在了在三四个慌张无措的女生面前,他出手抓住了其中一位身穿淡黄色礼服女孩的脖子。

      “是谁?刚才说要去找亚博?找亚博收拾我一顿?”

      该隐的利爪轻轻抓住该女孩的脖꿃子,女孩挣扎着被举离了地面。

      “住手!放开格雷莎!”一位身穿深蓝色礼服的男士吸血鬼冲了上去。

      ᣭ“哈哈哈,你以为他会来保护你吗?”

      魪该隐手里的女孩痛苦挣扎着,他单手取下脖子上的吊坠项链扔向天空,顿时一个如泡沫般湖蓝色的透明屏障出现在了该隐的周围。

      “可恶!”蓝色吸血鬼重重地撞上了透明的屏障,屏障纹丝不动,他看着十步之遥的该䵅隐手里紧握的拳头嘎嘎鵂作响。

      “可惜啊!他救不了你了,这里没有人可以救你。”

      女孩晶莹剔透的皮肤被利爪刺破,流出了蓝紫色䬊的血。

       “蓝紫色,呵呵,原来我们的毒掺到了我们的血后,如此美丽!”

      该隐欣赏着眼前娇弱女子的惊恐神态,眼神里透露一丝兴奋,“如果再深一点,这样的伤口将不能愈合……”

      该隐刺向女生的手渐渐用力,女生颤抖着身躯呐喊,“救我,救救我!”

      “可惜了,可惜啊!到现在,亚博并没有来,哈哈哈哈!”他发疯似地讥笑,仿佛周围的人并不存在,仿佛自己仍在那四下无人的空旷王殿。

      “住手!”突然一位黑衣男子,随着玻璃屏障破碎的声音,从天而降握住了他的手。

      这个手多么熟悉,这个手多么地让他窒息。

      “亚博?”该隐转身。

      花园地面上几个气喘吁吁的年轻人惊恐地望着眼前这一幕。

      衦 “是他们叫来了你?”

      “哈哈哈,你们这一群可笑至极的蠕虫,败类,叛徒!”

      该隐冷冷地看着地面的族人,他们正像看恶魔一般地看着他自己,“呵呵,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该隐稍稍用力,挣脱开了被亚博抓住的手。

      蓝衣吸血鬼赶紧上前救下昏迷重伤的格雷莎,悻悻地离痯开了现场。

      먀“没救了,你们都没救了!”他缓缓移动着身躯,从白色金边的斗篷里抽出一根红紫色的权杖,走向亚博,“我,䳹该隐,今日就让ݧ你们感受囜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绝望㙾!”

      “我的权杖啊!”随着塍他手中挥舞到黑紫色低沉烈焰,明亮的天空渐尖暗沉下来……

      “暗锏阎黑?!”亚博身后的年轻人惶恐地看着该隐手中的权杖。

      “这根魔杖,不是被国王封印了吗?”

      溰“大家快散开!这魔杖十分嗜血,被攻击到就不好了!”

      ๊亚博看向手中拿着权杖的该隐,此时白衣男子的神情中不带一丝感情,仿佛已被黑暗吞噬了灵釜魂。

      “该隐,难道说,你已经……”他冲上前去,“停下!听到没有!你这样会嬄失去灵魂的!”

      “暗锏阎黑,在这片大陆上,奏起动听的死亡乐章吧!”该隐痴痴地看着眼前比他矮上一截的男子,手杖朝空中随意肆意挥舞来起来。 汸

      “已经晚了,楠亚博!一切都晚了!”

      地面所有人的身上开始出现不规则的伤口,花园里一场无法反抗的暴戾杀戮正在进行。

      “八荒凶神,暗夜精兵,魔军统领,齐队整兵听我调度。”亚博扶住已被权杖切得鲜血淋漓的手臂,坚决地把军章抛向了空中。

      他的背后,瞬间如海浪般涌起了千千万万爆青筋血眼龇牙的黑恶势力,它们磨拳擦掌地原地领军待命,恶狠狠地凝视着空中挥舞着的暗锏阎黑。

      “回醋归黑暗吧!”亚博举手直指权⸳杖,黑恶势力一齐扑向了散发着深賺重罪恶之气的魔杖,凶戾瘆人的吼叫声中,魔杖被一团黑雾包围,停滞锁控于空中。

      “邪剑!”亚博伸手,一团黑气处在他手心迅速组成了一把冒着严寒之光的利剑。

      “黑暗囚笼!”他挥臂剑气笔直홧出鞘直౔逼空中的暗锏阎黑,魔杖被一道鬼魅般狂暴的剑气紧紧关押在漫天的黑暗与雷鸣之中。

      “成功了!亚博把魔杖控制住了!”花园里的吸血鬼们伤痕累累,滐他们互相搀扶着爬起来倗,眼神里充满了欣喜。

      “多亏了亚博!我们得救了!”땫

      “你休想!”该隐见势㱯阴沉下脸,他瞬移到了亚博身后,“这次,你休想得逞,暗锏阎黑,它ꭒ只能属于我!”

      电光火石间该隐出逬手,该隐右手的利爪用力张开,径直穿越了亚博的胸膛。

      “休想把它装进你的亡灵军章中!!”他尚在亚博体内那沾满鲜血的拳头渐渐握紧。

      “咳咳,”亚博低头,不可蠒置信地看着胸前该隐血淋淋的手。

      “该隐,”亚博吐出一口鲜血,“该隐弟弟。”

      ₂ 他苍白无力的脸色露出了一抹扭曲僵硬的笑容,“要是,我能像你一样,要是,我生来与你共属同一族群,我们就不会有那么大的隔阂了吧。只可惜,我是人类,而你是鬼族……”

      他宛若淡然君子的脸上,不由自主地泛起了浓郁的忧伤,“希望来世,我能好好地保护你,我能……”

      “闭嘴!你给我闭嘴!!”

      “对不起,该隐,魔杖,我要收回了,封印!!”黑衣男子的胸腔起伏着,他忍着剧痛,但Ԙ一字一句仿佛都拿着小刀刻进该隐的身体里。

      “啊!杀人了!!”花园中的人四下逃窜。

      远处一个蓝衣少年带着一位着装华丽的大叔和⍮队列整齐的御兵卫赶了过来。 忁

      ⁨“这是我的魔杖啊!亚博!你为什么,为什么总是要抢走属于我的东西!!”

      该隐强忍眼中滚烫的泪水,他收回沾满鲜血的手,发疯似的跑向逐渐变暗变小的魔杖。

      “绝地封魂!”远处奔跑而来的大叔手指了指该隐,一道紫极光罩随即发出,该隐㐟刹那间被困在了原地。

      “哎,该隐啊!刚才要是我晚来一步,你的魂魄将永生永世被困在亡灵军章之中了!”大叔迈着轻盈的小步来到了该隐的面前,“哎,我的侄子啊!你知道你今天都做了些什么吗?你知道这该当何罪吗?哎呀!”

      魔杖在亚博的最后的话语中被重鰟新封印到了亡灵军章里。

      亚博的肉体倒在了血泊中,花园的草얫地渐渐被他的血染成了赤黑色。

      ⋴“亚博!你还앖好吗缎?”中年男子上前查看他的伤势。

      “叔叔,不要怪罪于他,是我,我一直没能做好一个像样的哥哥。”

      眼前气息微弱的他,眼神里藏着无尽的惋惜与悔意。

      “有句㔆话,我一直没有机会和该隐说。希望喭你们可以帮我转达。”

      “你要说什么,亚博……呜呜……”周围的女学生跪在他的身旁抹起眼泪。

      “不要哭。其实,如此普通平凡的我,能拥有你们这样强大而温暖的家人,我觉得十分幸福。即使我的生命十먐分點短暂,即使该隐与我的羁绊无几。但是,能成为他这样强大而上进孩子的哥哥,我一直觉得十分自豪。”

      说着亚博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他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会发现这一点。以后请拜托你们了……”

      “亚博!不要说话了亚博!请巫师,快点治愈他啊!!”年轻人的吸血鬼们围了上去,他们㈻的脸颊已经湿润,“亚博,你为什么总是这样让人束手无策!你一点也不弱小烰!你永远是我们的家人啊!“

      亚博的眼神含着笑意,渐渐地失去了最后一抹光辉。

      在他停ㄟ止呼吸的那一刻,亡灵鬼魅也随之褪去,灰暗的天空终于变成了明亮的湛蓝色。

      那一日,该隐杀害了亚博,重伤了一位吸血鬼女孩。

      众人并没鶓有因此而认为该隐变得更加强大,而他也没有因此得到亡灵之兵的兵权,反而从此被吸血鬼家族排斥。

      画面到这里就结ே束了,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寂静无声。

      “哈哈哈,”一个诡异轻蔑的笑声打破了僵局,陈羽面前手持权杖的男子突然大笑着走动了起来,“就是我啊,我被视为背弃族规的堕落吸血鬼,从此被驱逐出了家族。”

      “而他,死后却依然带走了끕亡灵军章!哈哈哈哈!”

      “一千多年了,亡灵军章,再也没有出现在这世间。”

      陈羽听得云里雾里,爆炸的信息量猛烈抨击着她原本就发胀的脑壳,她只觉得眼前的男子如疯子一般对着身㾩边的空气嘶吼,让她不禁毛骨悚然,她急促地呼吸着空气……

      “但是,天意弄人,就ఏ在我已经放弃的时候,居然被我发现了这样一块宝地!”

      “我万万ശ没有想到,千年之后的世䏽界居然发生了这样天翻地覆的变化!”

      缓过神来后,陈羽现在只想弄清一个事情。

      “你,你就是刚才画面里的该隐?”

      面前的男子微微点头。

      “你,你居扥然杀了你的哥哥!”陈羽目瞪口呆,突然想到自己之前竟被他的外表所迷惑,“你真的太差劲了,金鱗玉其外败絮其中!”

      䞲“放肆之徒!”突然八柄弓箭齐刷刷对准了她ꦠ,没想到这次弓箭手的体型猛ꜻ地发生了变化,瞬息间八个无比凶残,暴力魔瘆,形态恐怖的露骨恶魔,如巨山硕石般层层包围了陈膚羽,他们身躯如豺狼虎豹般凶壮,浑身散发紫灰色瘴气。

      该隐挥挥手,八座大山的ⲿ中间让出了一条道,ጽ他走到了陈羽面前。

      “呵呵,区区一个人类而已,本来就是我们的盘中餐,揃看看,你认识他们吗?”该隐的手里突然出现四具干尸涵。

      “这是!”

      陈羽瞳孔骤缩,原本发怵无法应对的大脑神经突然紧绷,手心的血液直往回流。

      眼前是四具车唳少北干瘪的尸体。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