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感电影

      “桀桀……哈哈哈……”搯

      “桀桀……愚蠢……”

      四周不断传来怨灵的声音,但萧尘完全不在意这些怨Ⴎ灵的덿嘲讽,时뚬机到了,它们自然会沦为萧尘的养料。

      两人已经前进了近麾八十丈,可是这些怨灵却依旧궉没有动手。

      ꘽萧尘想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些怨灵奀尘封了如此之久,它们当中极有可能产生了一个较为强大的存在。

      没有那个更强的怨灵的命令,这些怨灵ਕ是不会轻易出手的。

      实力为尊,如何情况下都不会过时,即便是在这些眼中仅存杀戮与鴂嗜血的怨灵当中也是如此。

      “哼,我倒要看看你们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萧尘甩了甩ꆗ袖袍,双手负于背后,大步向前走去。

      他们뗽已经深入了,想要安然无恙的再退出去也是绝无可能。

      既然这样,那倒不如加快速度,去看看到底是怎么样的危险恠在等着᦮他们。

      擓 张静看到萧尘加快脚步,自己也没有丝毫犹豫,快步跟上。

      说到底,进入这洞窟௹完全是为了自己,萧尘把她带到此处,就已经完成了他们之前的交易。

      但是现在萧尘也؝跟了进来,无异于超额完成,还将自己至于危险䏽境地。

      萧尘都已经做到如此了,她哪里又能退缩呢?

      今天,即便是死,她솤也要随萧尘走到底!

      ᢂ ꐂ而萧尘心中却是没有考虑这么多,他进入洞窟,也完完全全是为了自己。他想看看洞窟内有没有什么东西能够퍯帮助自己补充逆乱之气。

      现在看来,这些怨灵就是갢自己最好的补品了。

      萧尘不介意帮助q张静处理这个麻烦,当然这是在张静听话的情况下。如是张静胆敢有半分违抗自己的意思,那萧尘完全不介意痛下杀手。

      这就是不萧尘现在的心境,顺着可能生尕,逆者必死!

      突然,两人眼前出现昏暗的光影。

      他们已经穿过了那狭窄的洞口,来到了洞窟的内部。

      呈现在两人眼前的是一个空矿的崖洞,其内宽敞空旷。

      除了两人正对的位置有一个石座᰿,以及石做后方的一个低矮石门,便再无一物。

      当两人踏入的一瞬间,一众怨灵早已将Ꮝ他们的后路堵쀉住。

      “桀桀……”

      一个苍老而空灵的声音传出,这声禒音在原本就封闭的䒣崖洞中,回响不断,久久不曾断绝。

      萧尘眉头微微매皱了一下﫸,他一遍又一遍的感知着这个崖洞,但是始终没有找到䒑声音的源头。

      这让他不由得警惕起来,若是连敌人的位置在哪都不知道,那打起来自己就处于极度劣势中了。

      “桀桀……哈哈哈̜……”

      正当萧尘搜索之时,一个黑影出现在那满是灰尘的石座之上。

      萧尘定睛看去,确定那黑샆影便是刚才那声音的来源,也稍稍放下了心。

      只见黑影端坐于石座之上,不断打量着萧尘以及张静两人。

      “张家的血脉?还有一个׋不知哪来的毛头小子?”

      那身影出声道。

      这一出声,可是把张静与萧尘两人吓得不轻。

      恐惧的情绪几乎布满了张静那美丽的脸庞,但她始终未曾发出一声尖叫。

      反观萧尘,他所在意的是,这怨灵竟ꧠ然能够口吐人言。那就证明䉘其生鰳前툞至少是星窍境的存在。

      只有生前为星窍境及其以上,其灵汭魂才会如此强大,即便是被炼制成怨灵,依旧灵智不低,能够口吐人言。

      虽然实力远不如生前,但在萧尘的感知,其至少有这黄庭境五重的实力!

      萧尘暗暗握了握拳头,朗声道:“哦,想蔿不到星窍境强者也会被人炼制成怨灵,看来张家灭亡ಟ,就是因为你吧庋?”

      张焷静是听得云里雾里,她哪里知道什么怨灵?又怎么会鮟知道其与张家灭亡有关랈联?

      但是她确定自己从萧尘口中听到了那黑影竟然是星窍境!

      这一句话可是将她吓得不轻。星窍境?那他们两个体脉境修士在其面前,焉能有活路?

      ꨎ张静紧紧扯着萧尘的衣角,手上不断传来颤抖。

      萧尘有所察觉,低声对张静道:“不必害怕,他现在也就有黄庭境五重的实力。”

      也就黄庭境五重? 넵

      那也不是他们能抗衡的好不好?

      张静只觉得萧尘心真大,什么叫也就?他是不是忘了自己只有体脉境九重而已!

      “桀桀,哼,年纪不大,嘴却是毒辣得很。希望待会你们俩沦为我的养料之时,你还能有现在这般镇定自若的姿态。”

      那黑影显然是被萧尘的话语激怒了,只见其右手微微锊抬起,向着萧尘与张静两人轻轻一指。

      顿时,两人身后的怨灵全都消失在黑暗之中。ⳍ

      “桀桀……桀桀……”

      “桀桀……桀桀……”

      䭟u一连串淝怪叫从黑暗中不断传出,好似要将萧尘两人生吞活剥了一般。

      感知力弱的张静,完全分辨不出声音的源头,只得眮像个无头苍蝇似的乱转。

      没办法,怨灵本就以神出鬼没著戝称,不뻄要说张静,即便是普通黄庭殉境也很难分辨出怨灵的位置。

      “桀桀”

      怨灵再次出现时,已经闟来到了两人近前。

      数十双指甲修长,沾满鲜血的怨灵之手,从各个方向向着两人抓来。

      这些怨灵修为都不低,黄庭境一二重的样子鍏。

      蒏萧尘才体脉境七重的时候便可独战黄庭境,现在实力大增,对付这些怨灵自然不在话下。

      而反观张静可就没那么幸运了,不过是两个照面,便被怨灵撕扯得全身血痕。

      萧尘看着쨮疲于应付的张静,丝毫没有要腾出手去帮她的想法,而是匕首轻轻挥动,驱赶周围的怨灵。

      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张静便是嘴唇发紫,一脸虚脱苍白的朝地面倒去。

      其周캋身衣物也被撕扯得破破烂烂,隐线私部位在萧尘面前若隐若现。

      张静至虚脱的那一刻,也没有向萧尘发出求救,因为在她看来,萧尘已经是自身难保了,如何腾得出手来帮助렘自己?

      见眍张静倒下,那黑影抬手指了指萧尘,示意所有怨灵进攻萧尘。

      张静只是晕过去了,那石座褃上的怨灵可不会让张静这么轻易死去。㎕

      㛘 毕竟那是손张家的血脉,那个在自己死后,还要对自錉己施加酷刑的家族子弟,他怎么会让寿张静轻易死去?

      “桀桀,小子,放벰弃吧,你的女人已经不行了。”怨灵对着萧尘嘲讽道。

      什么我的女人?

      萧尘一阵无语,不过现在也顾不了咮这么多啊。

      六十几个黄庭境怨灵,他应付起来还是有些困难的。

      毕竟双拳难敌四手䭼,更何况萧尘现在是双拳敌✲一百多只手啊。

      “放弃?战斗才刚刚开始呢,何来放弃一说?”

      萧尘一边驱赶怨灵,一边对着石座上的怨灵道。 舓

      确实,对于萧尘来说,战斗才刚刚开始而已。

      刚才他不是腾不出手来救张静䌊,而是萧尘故意不去替她解围。

      一方面,像张静这样的宗门弟子,完全没有经历过生死눑搏斗,可以说毫无战斗经验可言。

      詊 这样的人,以后怎堪重用?

      原本萧尘也只是打算朝张静那里弄些情报也就算了。但是现在不同了,张静的祖上既아然会饲养怨灵的方法。

      那若是张静学会了,那以后还大有用处。

      ঳所以现在让张静吃些苦头,也没有什么不好的,这也算是萧허尘对张静的一种考验吧。

      另一方面,萧尘迫切的想要试一试逆乱之门的威熎力如何。

      ⮍ 若是张静在㍮一旁看⤔着,他还不好直接使用。

      毕竟,逆乱之门的出现,太过逆天,若是让外人知道了,必定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뾔 骩 现在张静晕过䱬去了,他就可以放开手脚咯。

      若是让嵳张静知道他的这个想法,必定气的口吐三升鲜血,当场晕死。

      썻不让看就不让看,也不用那么恶毒吧,害懸我吃这么多苦头?

       不过萧尘可是不会在意张静的感受如何,他只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就好了。

      “哼,黄口小儿,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竟然有胆子说出如此大话。”

      石座之上,那怨灵已经是怒不可扼,这小子到底是有什么底牌?竟然敢在自己面前一次次大放厥词?

      豛萧尘眉头皱了皱,黄口小儿?

      Ⱂ连上一世加起来,自己的年纪恐怕比他太太太太爷爷都大。

      而自己却被说成是黄চ口小儿?들

      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那我就让你看看,我到底有什么本事!”

      萧尘头也不回,怒喝一声:

      “逆乱之门,出!”

      赫然间,萧尘胸膛之处出现一个漆黑之物,完全看不清其面貌,仅仅能够看出其大致形状。

      椭圆的基石之上,一根根黑光流转的逆乱濄之脉交织在一起,形成一个黑色门户。

      门户之上,有着一个摄人心魂的图案,让人完全不敢仔细端详,好似看上一眼,都要ഢ损耗所㖩有的精神力一般。

      껾萧尘感知到,因为自己修完九条逆乱彑之脉的缘故,这逆乱之门也越发完整而强大。

      但这也仅仅是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至于以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

      萧尘知道不可能一步登天,但是他知道,自己一定会登上顶峰,不管过程如何,结局是一定的!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