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小

      “只不过是听说临船有个酷蕄爱书法的少Ἡ爷,特想见上一见罢了。”喻濯安端起面뺴前的茶壶,朝着赵恒微微示意后便递갯到唇边轻抿了一口。“现在得以一见,公子果然气宇非凡。”

      赵恒生在深宫,퉼从小到大听不完的谄媚夸赞。

      这倒是第一次,有人站在文人的角度上这般夸他。

      说到底,赵恒的心里还是惬ᔚ意的뢦。嘰

      “方才那小吏拿了扇子出去,原来是为了做给我看的。”赵恒也不藏着掖着,笑着回完了喻濯安的话以后,便开始直奔轋主题。“不知兄台那里还有没有王羲之提笔的折扇䚢,我愿高价收入。”

      说完,赵恒也端起面前的茶杯轻抿了一口。

      喻濯安却只是咂了咂嘴,“只是鯿这扇子的价值极高,怕是……”

      “我拿我的给你쭣换。”不等喻濯安把话说完,赵ẑ恒便将自己手中的扇子拍在了桌子上。这把扇子别说换一个喻濯安手中的了,就算是换一个店面也是轻而易举的。

      喻濯安却伸手将扇子ക推了回去,同时若有所思的摇着头,“你我心里都应清楚,有些事情,不是只有银子可以解决的。”赵恒默不作声的想了一会儿,接着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提高声音说道——

      “我堂堂三皇子,难不成还拿不⼃到一副心依的折扇?”

      赵恒说完这句话以后⾇,本以为眼前的话会立马毕恭毕敬的对自己行礼并且奉上折扇,但是没ច想到喻濯安却只是淡淡的笑了笑맆,双手作揖窊道:“我说̈怎么气宇非凡,原来是三皇子,失敬失敬。”

      话虽是这么说,但是赵恒在ꗂ喻濯安的身上感觉不到半솑分的“失敬”。

      “这王羲之提笔틐的䉽折扇也不是随处可见的,三皇子若是喜欢,将我栈手中这把拿去便是。”喻濯安将扇子递出去,就在赵恒准备伸手接过的时候又补充了一句,“况且,这本就是给三遅皇子准备的。”

      赵恒只是没有野心,并不代表他就是个愚笨的主儿。

      喻濯安都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只见赵恒将扇子接过来,脸上已经没有了刚进来船舱时那副谦卑的模样ꨘ,取而代之的是高高在上的的姿态。他不着痕迹的“哦?”了一声訤以后,便将目光放在了喻濯安的身上,“这样说来,你不是因为觉得我酷爱书法才想见上一见的,而是因为早就知晓是我三皇子,才特意Ö在此等我的?”

      喻濯絗安笑了笑,不置可否。

      “你不怕我吗?”赵恒㌿不免开始对眼前的人感到好奇。

      那些知晓葯了他的身份的人,不是恭ⷖ恭敬敬便是连看都不敢浙看他。 

      ள 更何况这是在宫外。

      “怕什么?”喻濯安反问道。他不仅不怕,甚至看着这样的赵恒还想笑两声。世人哪会知道此刻看上去霸气纵横的堂堂三皇子,实际上是个屁都不敢放的怂包子呢?

      赵恒倒是有耐心,“现在我深处宫ꅩ外,又是晚上,若是我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与我见过䒓面的自然是一个都逃不掉。”

      “那不让你有三长两短便是。”喻濯安把玩齲着手中的杯子,眼睛不去看赵恒,语气却是格外的认真,“谁人不知当今圣上最喜太子,若是太子有了什么三酐长ꕯ两短,圣上定会掘地三尺找人,可三皇子向来以无欲无求示人,说好听了您是尊贵的三皇子,但是说白了待到太子继位,您便是无权无势。”

      仔为了避免赵恒跟自己打马뽮虎眼,喻濯安索迆性将话说的明朗。

      喻濯安的쫰话音落下,脠赵ቸ恒手上的动作却是顿住了。

      “你究竟是什么人?”赵恒看向喻濯安的目光中却没有多少提防。不知怎軻得쪋,他总觉得,眼前的人,似乎不是敌人。

      喻濯安站起身,路过赵恒身边的嬉时候微微俯下身,面上的情绪淡了下去,轻声道:“是帮你的人。”

      留下这句话以后,喻濯安便又匆忙的回了训练营。ን

      洛苓感受到异样是在天色暗下来以后。

      喻濯ɡ安又换了衣服溜珁了짵出去,洛苓刚在床上坐好,窗外便响起了布谷鸟的叫声。洛苓的神经立马崩起来,她起身走到窗边,三短一长㴉的学着布谷鸟的叫声,片刻ᨱ后,有东西落在她的脚边。

      洛苓低下头。 

      果然是晚歌。

      地上的东西是个极小的竹筒,洛苓捡起来,取出里面的信逐字逐句的看了起来。看罢便即刻烧掉。⏲

      这次的任务是刺杀一个巾名叫刘쳇逸远的男子,௯此人现在也在训练营之中,根据信中对于刘逸远的身形描述,洛苓大致可以判断这并不是自己队伍中的人。

      ᴈ  来这里的第一天,洛苓便摸清楚了这里的地形构造。

      训练营ꑫ中有一处名叫守司的暗房,里面记载着这里的每一个人的资料줜甚至画像。要想悄无声息的动手,拿到刘逸远的画像是一大关键。因着这里的新兵基本上都是没有什么背景来路的平民百姓,没有人会去在意这些事情。찷所以守司的防守并不严谨。

      只有Ṵ两个人看管,到了晚上更是ꎎ松懈。

      也就是说,现在就是最好的行动时机。

      洛苓这么想┃着,便准备换上夜行衣,但是刚站起身子又像是忽然间想到了什么似的坐了下去。

      ꞔ 现在喻濯安不在,若是她也走了,待会儿碰见查房的岂不是糟糕了뮴。

      要不然……等到查完房了再行动。앪

      这么想着,外虋面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筱 “查房!开门!”秔敲门声越来越大,外面的人说话的语气也是不胜耐烦。

      넵 洛苓急忙站起身子,来不及多想,只好将枕头塞进了喻濯安的被子里面,将被角掖了竂又掖这才去开门。外面的人显然是等的不耐烦了,洛苓刚把锁头放下,门便被从外面一脚踹开。

      还是之前查房的人。

      只见那人的怀里依旧抱着一个黄色的大本子,对着房间翻了又翻,这才落在其쫦中一页튁上。很显겜然这是一本名册,只是不知道这个上面有没有画纏像……这么想着,洛苓悄无声息的往军官身边靠了靠。

      “你离我这么近쉵做ㅥ什么?”要说这洛苓长得是真的秀气,即便是女扮男装了,一眼望去还是一副小白脸的意줰味。这大晚上的往军官身边一靠到还让后者不好意思起来ቸ了。

      洛乖苓听到训斥急忙站好,姿态谦卑的道歉,“军爷别撲生气,我困得迷糊了,一时间没站稳。”

      那䳂名单上,没有画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