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女性下体展示图片

      又是一个明媚又炎热的早晨,昨夜突如其来的大雨仿佛没有发生过一样。

      顾北被可畏叫醒。

      縛 在这段海边小镇生活的日子,养成了自然醒的习惯,昨天以及晚上经历的事直到现蟏在都有些恍神。

      可畏没有像姸昨天那样用发带绑起自己的头뷸发,毕竟还没有梳洗,手中抓着几缕发丝跪在沙发一旁。

      原本昨天晚上她就比两人早睡,今天起来第一时间还有些不太适应陌生的房间,看着陌生的天花板,随即就想到了一些事。

      光辉在可畏起身后醒来了,朦胧间她只是有뇢些奇怪地看着妹妹悄悄踮脚走出房间的动作,她没有开口。

      “指挥官~”

      “指挥官,起床了。”

      脸上有些痒意,本就睡得不深的顾北朦朦胧胧的听到耳边传来的声音后,眼睛睁开一条缝,就看到銡了白茫茫的一片,伸手推了推,然后他似乎听到了奇怪的呻吟。

      汨 昨ԭ天就通过与她们的一些接触感受到了,툋但是现在慌恍惚间却是那么触目惊心的手感,还没等他收回手回过神。

      可溭畏红着脸把上半身缩了回去,没鄝有像少女漫画那样张着手给男主人公一巴掌,她站起了来坐在还有些空隙的长沙发上。

      “要我像昨天姐姐那样给你睡在大腿上?”

      昨天?垂下手臂还是顾北睡眼惺忪的样子,迟钝的脑袋还没反应过来,少女自顾自꾽的抬起了他的头,

      鹺 后脑勺쾩感觉陷进一种柔软和舒适的包围中,鼻子闻到的是花香还是别的什么味道?嗅着这种说不来却特别好闻的香味,然后他又睡下了。

      “你把指挥官给吵醒了?”

      “没有呀,姐匬姐。”

      “没有?我刚刚醒来就看到你悄悄跑出去了。”

      “啊!原来姐姐那个时候就醒来了呀,也不跟我说픮一声。”

      睡梦中,他敕断断续续的听到了一些话,只不过很轻柔,似乎是有意降低了声音。

      “指挥官,好像快醒了。”

      这道声音他感觉很近,好像是从上方传来的。

      这次睁开眼睛,因为客厅的沙发摆在里阳台很近的地方,䖟他的脸也对짪着阳台的落地䫾窗这边,有些刺眼的眼光让他有些不适,一个转身带着脑袋朝向沙发内侧,想要避开眼光的刺目感。

      这时他刚刚的转身动作,让醒着的两位起了反应,光辉走向阳台拉上了遮阳的帘布,可畏有些手足无措。

      轻薄的睡裙被顾뼀北一系列的动作弄得有些褶皱,原本只是堪堪遮住小腿的裙摆也被拉了一些上来,露出白皙滑腻的大腿。

      規 “指挥官,我拉上窗帘了。”

      光辉拉上了半边帘布,看见顾北埋在可畏턇的怀里还没有完全醒过来的样子,不禁有些好笑。

      “痒,指挥官,拜托别吹气了。”굶

      可畏红晕的脸颊说出的话在变得有些暗的客厅里显得有些暧昧,肚子上男人呼出的热气有ꅒ些奇怪,不止是脸上,感觉现在整个人都有些热。

      顾北撑着柔软的靠垫起身,脑子昏昏沉沉的还没意识ȓ到现在的状况,扯了扯昨夜又迷迷糊糊嫌冷穿上的短袖。

      哪怕ဖ没有被照到阳光,那种燥热的温度袭来,让人觉得身☵上有些无力。

      ਩“要不,톢指挥官在躺一会?”

      光辉拿着水递到걯了他的面前,顾北接过来但也没喝,只是手上拿着,努力睁大眼睛出神的盯着地板。

      “光辉?”

      等着那种眩晕感褪下,顾北揉了揉眼角才看清眼前站着的人是谁。

      ̿ “你们醒得挺早,现在几点了?应该不早了吧。”

      低声说了句话,又自问自答的看向挂在墙壁上的时钟䎨,时针指向的方向提醒他时间发现已经有段时间了,是他睡晚起晚了,难怪两人都出了卧室㟻。

      “你们饿了吗,你们可以出去吃早点的,离这里不远,就是我们昨天走过的路上也有西式糕点卖,不用在意我……”说着打了个哈切,抹了抹溢出的眼泪,无力地靠在沙发上,“我先去洗个脸,嗯⎎,你们要洗漱吗?”

      光辉和可畏看着闭着眼睛仰躺着的男人,明显是睡眠不足的样子,心中有个疑问,指挥官到底是什么时候才睡着的。

      可畏很早睡着了,光辉可能知道一点。

      “是被昨天晚上下的大雨吵醒頡了吗?”

      光辉也跟着坐在了顾北的唭身边,有些疑惑,昨晚悄悄看了他一眼后,她回房间后就睡着了,尽管她也不知道那个时候顾北其实是在装睡的。 䀲

      墕 “嗯,算是吧。”顾北语气有些敷衍,但也意㉂识到对方是关心,“昨天没睡好,不好意思了,ᰁ我先去洗把脸。”

      “姐姐。”

      “嗯?”

      “昨晚你什么时候睡的?”

      “我抱着˅你上床后,没多久我也跟着睡着了。”

      光辉觉得午夜里的事情并不怎么重要,只是疑惑妹妹探究的眼神是为何。

      可畏不知道心里有些莫名的感觉,总觉得昨天睡着后好像发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

      点了点头,起身摸了摸肚子又想起刚刚的事,可畏拉着还一头雾水的光辉走进了卧室里。

      这边光辉还在奇怪,可畏就脱下了身上的偲睡裙,完全不顾敞开的卧室门,看着还站在原地不动的姐姐,不由催促道。

      陹 “姐姐,我们今天和指挥官一起出去买点东西吧,日用品之类的。”

      “指挥官又不会跑,不要这么心急,还有你这个样子是不把教给你的东西都忘了?”

      光辉语气有些无奈,感觉妹妹昨天的兴奋过头,到现在都没有反应过来目前的状况。

      占据了顾北的衣柜,可畏拿着挂在衣架上的洋装裙子比划着,听到姐姐这么一说脸上有些尴尬,想了想自己的确有些高ꢰ兴过了头。

      起床后第一时间就是找指挥官,头发也只是随便理了一下,确实与以往相比显得有些不修边幅。

      “혜咳咳,真是失礼了,光辉姐姐,我以后会注意的。”

      比起自己,比起胜利,可畏的性格倒是很可爱,可能指挥官냇也是喜欢她这个方面吧。

      看到可畏穿上长裙梳着头发后,光辉把她落在床上的睡裙挂了起来,她也顺手拿起今天准备的衣服,把身上的睡衣换了下猪来。

      䰇 “姐姐你不戴么?”

      任由长发垂落,不久前修剪的长发也才堪堪够到了腰间,听到某人的问题转过头,看见可畏指了指床头柜上的发饰。 믐

      “今天就算了,毕竟又不是要出去做什么。”

      跪伏在床上叠着毯胦子,光辉回了一句话。

      “我刚刚不是说了,我们去拜托指挥官带我们出去买些日用品吗?姐姐你还想像以前在皇家那边只待在花园里,只有出击任务或者宴会才出现吗?”

      可畏拨了拨有些凌乱的刘海,ﻋ想了想还是从包里拿出梳妆镜和梳子。

      听到姐姐说的话不禁吐槽,比起胡德总会待在凉亭里喝红茶的样子,自己的姐姐似乎也不怎么想动弹的人。

      不擅长运动的原因,大概是因为这里吧。毕竟她也和縞姐姐一样的感同身受,可畏低头看了一眼。

      “是吗?”轻轻抹⼗平了床单的褶皱,光辉歪了歪头脸上的显得有些困惑,“已经嫁人了,总不可能任何场合都要抛头露面,毕竟男主人都不在我们身边。不管是皇家那边的海事局,还是独立舰娘那边我们都只是初步接触而已,根本没有什么必要为他忘们提供无所Ꭿ谓,无意义的帮助。”

      光ꘅ辉说出的话令可畏神情一怔,好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好像只是吐槽了姐姐没怎么出去的想法,怎么话题变得有些深入?

      “姐姐,拜托你不要想那么多,我只是单纯想说出去逛逛而已。”开口赶紧打断光辉想要继续说下去的话,“独角兽我有时候带ԯ她出去玩,她也没有拒绝我的意思。”

      独角兽,虽然不是自己的亲妹妹,但是光辉早就把她当成自己身边重要的人了。

      现在听到可畏这么说,她也不禁想起什么,除了击退塞壬的袭击外,她也不怎么喜欢参加那些宴会㑲,不单单是她,她们都不怎么喜欢。

      刚刚开始还在宴会上打听指挥官的下落,但是不仅没껪有ᶱ得到什么칛消息,反而还会碰上人类高层或者其稊他指挥官的追求,真是令人不悦。

      明明輰说了她们都是婚舰的身份,居然还有死缠烂打的,久而久之她们厌倦了,每次宴会让一两个姐妹去探听下消息就好了,免得大家都碰上那些苦恼的麻烦。

      “独角兽?那孩子啗是不会拒绝人的,你是不是又欺负她什么了?”

      语气有些无奈,都是自己的妹妹,说谁都不好。

      “……哪有。”

      仔细想想独角兽当时的表情ﱍ,好像的确是那个样子,应该不算欺负뢉她吧。

      看着可畏有些心虚尴尬的模样,光辉走出了房间,顾北洗漱完就回到了客厅,看见她出来,随意打量了一下,觉得还是那么惊艳。

      异色的头发披在身后,没有用东西扎起来,相比见惯了东煌人的黑色,光辉有着鲜明对比的白色长发着实让人移开眼睛,那种人妻的气质比㘜昨天的还筆要浓厚,表里如一。

      “指挥官出来了么,那就等下我们吧。”

      对着顾北柔柔獳笑道,看着他的眼神盯着自己有些着迷,心里有些开心,左右转了转裙摆。

      “刚刚换上的衣服,指挥官⪳觉得怎么样?”

      纯白色无袖的连衣裙,和昨天那套有蕾丝花边点缀地风格相差无几,不过看起来光辉挺在意自己的形象的,或者说女孩懌子不管在哪里都挺注重形象的。

      “什么怎么样?”

      说着可畏也走了出来,她穿的倒是一条颜色相反的洋装,看不出什么风格,顾北一直很迷惑女性的那些服装,明明都只是裙子却是有那么多风格的说法。

      “还出去吗,这个时间的话那些店面可能都开张营业了。”

      顾北其实听到了可畏打算让他带她们出去的计划,避开了她们之间的话题。

      “去,我们先去打扮一下,指挥官等等我们。”

      可畏没在意⎝刚刚说的话,不由分说地拉着姐姐的手走向了洗室,뷨光辉有些无奈,没有得到᝴对方的回答。

      짧 没等待多久。

      “你们这么快?”

      탢顾北有些惊讶,时间过去没多久她们就出来了。

      “嗯?指☜挥官什么意思?”

      可畏提着自己的小包,拿着一根唇膏抹着嘴角,听见顾北这么说有些奇怪。

      “你们不用的化妆吗?”

      “我们没带多少化妆品,而且行李也装不下了,随便带了些保养的,指挥官这么说,难道想看我们化妆?”

      “没,节约时间挺好的。”

      顾北只是随口一頒提,想到以前只要跟女性出门都会耽搁相当长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多半浪费在化妆上面。

      “什么嘛,我的素颜也是还可以的,根本就不用化妆。而且,难道我不漂亮吗?”

      可畏撅了撅嘴,看着有些敷衍的男人有些不忿。

      “嗯,你们都挺漂亮的。”少女逼近的容貌,ᵲ似乎打算让他好好看清楚,不得不说了句实话,看到光辉从阳台出来,似乎浇花去了,“光辉准备好了吧,那我们出去吧。”

      ……

      ……

      “指挥官,你要吃点么?”

      “不用了,没什么胃口,随便吃一点就好了。”

      “早上多少也要吃点东西的,指挥官不喜欢的话,我们回家,我下点面条煮给你吃。”

      䢠“不用那么麻烦了,现在我吃就好饥了。”

      “……”

      “可畏,我自己来就行。”

      坐在一家咖啡厅的角落,顾北耐身边掛坐着可畏,他对面的卡座上坐着光㙅辉,ﬣ身边的丽人手上拿着一块精致的司康饼。

      食物都快즩杵进嘴巴了,他有些䴸尴尬,自己不是没有手,而且她这么亲昵的动作引起了刚刚离开的服务员祐的注意,对方撇了撇嘴,心里没想到今天开店没多久就要吃狗粮。

      “可畏,你想干嘛?”

      놁 光辉捏着茶杯的耳朵,抿了一口红茶后淡淡的看了眼兴致勃勃的妹妹。

      “뉖没什么,我只是尝试一下而已。”

      顾北不吃,姐姐的眼神有些压力,最终可畏收回了手自己吃了下去。

      ꋪ “我只是想起ף看过的书里⾺,喂自己男朋友吃东西挺有意思的,以前还没有感觉,现在突然想试试而已。”白了眼不识趣탥一旁的男人,“也不知道配合我一下。”

      “……”

      看的是哪门子小说,这种酸酸甜甜的东西根本不适合他,相当无语的瞄了眼身旁富有少女情怀的女孩。

      “可畏,不要给指挥官添麻烦,让指挥官自己吃东西。”

      “对不起姐姐。”

      被训话的少女低下了头,情绪有些低落。

      暛 “没事,不是麻烦。”

      看着光辉训妹,顾北惼也不想뉎让她们不愉快,只是不知道可畏一直很喜欢很尊重姐姐,不管是以前还是将来,不只是作为光辉级首舰,这些年来一直都是姐姐照顾着她,无论是什么时候。

      “不用担心可畏了,指挥官吃点东西吧。”`

      光辉伸手推了推三明治,他又看到了对方턧无名指上的戒指,顺着修长的手指,白皙如拶玉的皮肤。

      一眼向上望去,对方在窗솠边沐浴着嘩晨光,一盆剑兰还有一些绿珠作为背景,配上她那似娇似嗔的㍬侧脸,顾北只觉得此时阳光正好。

      不同音色,相同美丽样貌的两人,在顾北身边说着话,厏但是眼神时不时会在他身上停留,男人察觉到了。

      可是他装作没看见,只是望着橱ჲ窗外不时走过的三两人群。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