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女侠与小郎中

      ஸ 셣 陈富贵醒来以后的第一件事就蓕是去找一块石头扙,眼睁睁地盯着那块石头,耗尽吃奶的力气终于使得这块石头挪动了丝毫。

      看到这块移了位的石头,恰好旁边又没人留意到他,陈富贵一下忍不住,就像个发现了啥新奇玩意儿的孩子似的,高兴地跳贯起来了。

      他抱着那块石头,连忙跑进诊所縏里,问藜乐,自己Ἶ这隇算不算是魔法师了䚇?

      藜乐点点头,说,能够利用念力调动外物搅,这是一阶段魔法师的标准。

      听到这样肯定的答复,陈富贵的眼睛也跟着亮了起来。쓞

      “那ᬫ...那我是不是可以去申请成为魔法师,领一砽件帅气的袍子了?”他的声音里洋쁠溢着喜形于色的兴奋。

      “还不ڜ能,想领法袍必须进去魔法学校,经过一定的学习和训练以藥后,得到学校方面的认可,也就是成绩及格了,你才能去协会领粎取法袍。”藜乐遗憾地告诉他。

      鮕“什么?学᷇校?”陈富贵一下傻了。

      从六岁开始一直在私塾内和先生对抗,经过不懈努力,终于在十岁那一年用实力和成绩单说服陈有钱自己牽不是块读书的料的陈富贵,万万没想到的是魔니法师这玩意儿居然还有学校。

      ⟿ 而且,他要眦披上那件代表身份和地位的长袍,拥有一个名正言顺的魔法师称号,还必需要得到学校方的同意...

      렼 Ů 一想到要摇头晃脑地念书,他的脑壳都止不要大起来了。

      想来想去,他苦涩地跟藜乐说,“我能光付学费,不去上学么?”

      “就当我是过来买一件袍子쳒的,可以不,这样턚我既不用揪心,老师也能省心,大家都能少点烦恼,何乐而不为呢...쌪”

      “那不行,正规魔法师必须通过学校的考核与认证旚才能到协会申հ请执照,”藜乐摇摇头,说,“否则,就会被归纳为邪魔外道,一经发现不正规的魔法师做出一些违反魔法师行为准则的事件,不论事态的严重性,都是要接受来自魔熋法师协会的严惩。”

      “而且,魔뭎法师学校也不收费,它的性质是属于国家公立学校,面对所有的魔法师开放,但即便如此,每一年能招到的学生也仍然﷚不多,通常一个年级能凑到百来个人就已经算不错了。斓”

      ະ “那咱们国家一共有多少家魔法师学校?”陈富贵好奇地问。

      此时此刻,他甚至已经在心里盘算着,如果那座江边城市也有魔法师学校的话,他大可以꨼回那座城市去就读,放假的时候,只需要搭一趟渡船,就能回镇子里跟他的老욛爹䱠炫耀自숨己这个魔法练习生的身份。

      可藜乐还是遗怴憾地告诉他,他家附近的那座城市暂时欝没有开设魔法师学校ᥨ。

      藜乐说,除了圣地以外,全国共有五个称得上是城邦的地区,而如今我们所处的来顿城算是其中一个。

      开设魔法师学ᾪ校的︩基本条件就是所在的地区必须为城邦,这样做ά的意义,一来是方便集中漺权力的管理,⃴二来是预防地方势力造反。

      魔法师学校内的老师都是曾向㊣祭司宣ſ誓过绝对的忠诚。 ⶜

      所以,如果地方的权ㆣ力者意图谋反,鐝那魔法师学校的老师们,还有他们ㆩ的学ࣔ生,将会是谋反者们不得不面对的敌人。

      至于高阶魔法师的威力,想必你也见识过了。

      一个人灭掉一整支͞军团,不过是一件随手而为的小事。

      ....

      陈富贵不禁想起了那个恐怖햦的晚上瘔。

      在昏迷之前,他连最基本的呼吸都丧失了,在意识归于寂灭之前,他都下意识以为自己马上要葬身在大江底下,再也回不去那座小镇,再也看不到他的老爹了。

      ⋱一想到这个,他就难免有些许的后怕。

      倘ᏼ若让他再重新经历一次同样的事件,他都뀈不清楚自己能不能做到当初那般,亦不清楚此时此刻的撖自己,究竟还有没有当时那股拼死一搏,不顾一切的勇气。

      按照常理来推论,几乎大部分大难不死之后的人都会格外惜命。

      嘴里总常常念叨着㋆,这条命是好不容易才从死神那头抢回来的,以至于,就会慢慢地变得不再如从前那般勇敢,从前那般果断。

      有太多的事,说来容易,做起来则是无比艰难。긾

      社会上,不乏有许多总喜欢口口声声说自己不怕死的人,而其中造成他们产生这种不怕死的幻觉的重啟要因素,往往就是因为펀他们甚至没有接触过死亡。

      如果真真正正䃤地经历䳌过与死神擦肩而过,真真切切地体会到生的可贵,他们想来也不会轻易说出一些要死不活的屁话来。

      궶 螂 活着并非全然是一件坏事。

      在这个世界上,总会有着许多值得我们为之而付出努力,为之而变得坚强的人或者事。

      ....

      藜乐忽然说,“想了解一下那个差点害死我们的魔法师么?”

      “哪个魔法师,”陈富贵不无得意地问,“攁就是被我兄弟衘一✰拳㩶打爆那个?”

      犴 “对篿,就是那个。”藜乐点点头,“最近这几天,我们找到了他的档案,发现他原来是这座城邦的原生居民。”

      “他们的老窝在这?”陈富贵激动地又一뎻次瞪大竻眼睛,“那还不赶紧喊人,把学校里的高手都搬ᡛ出来↪,一举把嘣他的老窝给端咯쵪?”

      “不是,报告上说,他只是这里的人,至于具体访的根据地,目前还在调查当中,有待我们的人쩜进一步确认。”

      “那就是唆使他骗先人的那群王八蛋还没有找到的意思么?”陈富贵有些泄气。

      뉁“对,”藜乐没有否认,“但有一点是可煍以确定的,就是在那群人的背后,存在着欞一个我们ᡐ所不知道的组织。”

      “报告显示,在你杤们起航的同一天内㓌,全国各地一共有ൾ数十个打着这种口号的培训班同时出发,行进ﰔ的路线都是朝向西北的一个方向銵。”

      “他们有的是通过搭乘火车,有的是通过马车,有的则是像你们这样走的是水路,可除了你们这一路,其他的队伍都在途中忽然间消失了,譬如搭乘马车的那一队人马,在走Ժ进了一座山林之后便再也没出ᠺ来騭,譬ꣳ如搭乘的那一趟火车在驶进一处洞口后,便失去了音信。”

      鼗“目前,我们把敌人的根据牾地,暂时设定在西北,现已加派人手前往西北地区大加搜查,想来很快就会有新的线索出来。”

      “但这其实跟我们所要谈论的那位魔法师并无庆太大关系,”他忽然停顿了一下,摆正姿态,面容严肃地问陈富贵,“现在,我以一名五阶段魔法师的身份询问你一个问题...陈富贵,你,作为一名新晋的魔法师,以你现⦣有对魔法的了解,你觉得⌫...”

      “要想成为一位八阶的大魔法师,至少需要花费多놪少年时间?”

      ⷽ ྥ “八阶么…”陈富贵默默地念叨,一边想着自己那点儿少得可怜的念力,一边又想到那一尊仿佛能够撑起天空的凶神。

      숎 “怎么也得三十来年吧?”他咬咬舌头,小心翼翼地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