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大道人妻视频

      下午是马术与射箭,地点就在天一堂旁边的一个小的校场上,教习的人是御林卫安排的,这䱷是皇子们最喜欢획的课程,男孩子都向往纵马驰骋沞的景象,不过实际情吋况和杨珂想的不太一样,为了安全这些皇子们训练骑嘧马用的都是枴特殊品种的矮马,方便这些年纪尚幼的皇子上下骑乘,杨珂对这个骑马倒是无感,前世他是马术苘俱乐部的会员,骑马是手到勤来,不짮过这马太矮小没什么意思,可是这射箭他倒是喜欢챿的很,可是这古人的弓箭准头⿉太差,需要丰富的经验才能熟练。杨烁也是乐在其囯中,这家伙射箭很准,听他⩅说罺在ℬ西疆的时候,陪他玩的都是些军营里的士兵,骑马射箭都是日常消遣,这些课堂上的讲学对他来说就是玩闹,而熊世元则愚笨一些,尤其是这矮马在他面前就显得更矮了,骑了几次,每次都是双腿稍一用力,马儿便吃痛跪在地上不能站立,杨珂有点怀疑要是这家伙使全力薵,这胯下的马怕是会顷刻毙命,至于射箭他就更没有天赋了,上靶都吃力,更别提准头了,但是这身子力气可是实实在在的,全班上下都用的两石弓,只有熊世元一人可以开八石弓,这个分㮁量已经超过正常士兵配弓了钼。ꙙ

      A活动了一下午甚是焺舒爽,到了下学的时候三籥人才意犹未尽的从校场出来回到天一堂收拾妥当,三人早已说好下了学去五芳斋练武,结伴出了学堂直接奔了天一堂北门,行至池塘边上时杨珂还饶有兴致的给杨烁讲他之前被三皇子在此处推下水的事,杨烁听后义愤填膺的要给杨珂出气,走过了池塘杨珂四处观望着,并没看见三皇子等人,他有点纳闷,按照三皇子的行了今日受了气今日就必须出了,他是没8有隔夜仇祇的,这学院里能动手的地方就鼷这一偐条路,再走一会他们就出了学堂了,任他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在侍卫眼前对他们动手,杨珂有点失望,这为了收拾三皇子准备的东西都用不上了。

      很快三人来到天一堂北门了,北门大开,不过奇怪的是一个人都没有,三人出ﱱ来的比较晚,其他皇퍙子都走了也不奇怪,三人边说边走着,离大门还剩五十步左右的时候杨珂察觉了不对劲。

      㩛 太静了,静的没有声音磬,春末夏初的时듶候连鸟叫虫鸣都没有囎,不太正常

      “等等,不太对劲”杨珂说完,三人都驻足在原地,杨珂瞪着眼睛看着北门,只见门口徐徐走ꪰ出一人,正是三皇子杨琼,身后没有其他皇子,跟了六个个羽林┈卫,众人走进北门,三皇子一摆手两个侍卫把门痄关上了,又落了门闩。

      三皇子远远的站着,怕了杨珂汬的手段,不敢靠近,离得远远喊道“杨珂!上次被你暗算,害得我休息了半个月,眼睛肿的没脸出去见人,今日,你该还债了”

      杨珂哈哈一笑,把手放进包内,朝着三皇子方向一摆手,吓得他一个趔趄冲到淄侍卫身后ᇞ,衣袖掩谯面,不感冒头,上次的石灰给他留下了不少阴影,他哪遭过这等罪。

      杨烁看他这幅模样不禁调侃道:“三皇子殿下,你这是害怕啊,害怕谈何报仇啊”

      三皇子还喭是躲在侍卫身后:“呸,我才不怕呢,杨珂这小子手段阴毒,从来不光明正大的行事,你也一样,我母亲是皇后,你敢不给我面子,我管你ﮧ是谁的儿子,我一样收拾”

      杨烁直接把袖子一挽:“好嘞,这可是좤你说的,今个不让我小爷我尽兴,你可走不了”说着回头朝着杨珂说道:“皇兄,那个ⶲ草包殿下交给我,你可不能跟我抢,我回来就没打怨过架,得让我松松筋骨,我先上了”说完就把包扔给杨珂,像脱缰的野马一样冲了上去。

      这些个侍卫都是受了皇后的命令让他们收拾杨珂,杨珂一个没有人撑腰的落魄皇子他们敢动手,可是眼前这位可是靖王世子啊,他们哪敢上,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三皇子偷瞄了一眼发现袩杨烁冲过来了,大喊道:“上啊,怕什么,让你们干什么来了,不要탚管他是谁,出了什么事我来扛着,要䪴是不上回去我就砍了你们”

      众人一听这伸头缩头都是一刀,也顾不上了,硬着头皮冲了上来,想着这世子年纪小,他们几个侍卫吓唬吓唬就得了。

      杨珂在一旁看着一拍熊世元肩膀喊道:“世子莫怕,侍卫交给世元兄,三皇子交给你了”熊世元直接把包扔给了Ӿ杨珂,手中挥舞着熟铜棍冲了퓳上去,三个人只有熊世元带了兵器,这是午休时熊府派人送۟过来的,本想着下午练武用的,不想派上了用场,一个侍卫已≙经和杨烁照面了,这侍卫伸手也算敏㨰捷,刚到近前就伸手去抓世子的胳膊,眼看就要得手了,杨烁一个低身从他的肋下穿过,这侍卫还没等反映过来,就看一个黑影重了过来。

      “世元兄手下留情些,别弄出人命”听见杨珂的嘱첖咐,熊世元直接把棍子一横向前推去,前排的三个羽林卫直接把刀鞘横在胸前格挡㍗,本来揨只想着意思挡一下就行了䤁,这十几岁ⶎ的孩子再壮能有多大꟫力气,可是下一秒这三个人直接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天一堂的大门上,剩下的三人直接看傻了,没反应过᭏来,熊世元故技重ﳞ施,这次没用力,直接用棍子把三人推到䣅墙边用棍子死浴死츛地抵住,三人用尽了力气也无法挣脱。

      这边侍卫搞定了,三皇子也发现势头不对,起身就要跑,跑到门边怎么也推不开,抬头发现门被他自己下令锁住了

      “哪去啊,殿下”说话间杨烁已到了他的身边,三皇子战战兢嵁兢的回过头,还没等看清人“我凑”杨烁上去就是一拳打在他的ଂ眼眶上,三皇子吃痛直ㄡ接跪在地上,双手抱头,杨烁索性豙直接骑在掭他背上一拳一拳的朝着他头上招呼,之前倒地的三个羽林卫一看三皇子挨了打,这是得了命令给三皇子出气的,现如今变成挨打了,回去没法交代了,三人互视一眼,为首的点下了头,三人直接抽刀〦出鞘向着鏁杨烁和熊世元奔了过去。

      杨珂一直没出手,一见羽林卫动刀了形势═要失控,本来是皇子们打架,这要是见了血可不好收场啊,三个羽林卫刚举起刀,杨珂直接喊道:펴“住手,皇帝令牌在此,还不跪下”

      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ⱳ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几䍬人回头看向杨珂,只见他手中高举一枚金牌,一个羽林卫收住刀凑近一看,登时吓得丢掉佩刀跪在地上,朝着其它几个羽林卫喊道:“快住手,过来跪下,确是陛下腰牌,快点”几人一听都纷纷跪倒在杨珂面前,熊骶世元愣了下把那三个人也放开,六个羽林卫跪了一排,熊世元也原地跪下了,那边杨烁和被打成一团的三皇子也听见了杨珂的喊话㓵,都停下了动作,三皇子把抱头的手送开,抬头一看带来的羽林ꪚ卫跪了一排,杨烁쬍也听见了,按照礼仪所有人都要跪下,他鰎也不例外,可能打リ的还不过瘾,见三皇子把头伸了过来૽喝了一声“算你命大”说着又补了一拳打在了三皇子另一个眼眶上,才愤愤的站起来跪在了一边,三皇子本身就是跪着被打的有些懵了,也没站起来就跪着换了个方向,抬头看了一眼确实是皇上的腰牌。

      “不可能,你怎么会有父皇的킘腰牌,不可能,定是你偷得,我要告诉父皇治你得罪”

      杨珂见他抬头不由得笑出了声:“哈哈哈哈,世子下手有点黑啊஄,怎么把你打成熊猫了”ꏺ

      不看不知道,这三皇子左右眼各挨了一拳簋,眼眶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活脱脱像个熊猫,熊世元和㡝杨烁看见也是忍不住笑,就连他自己带来的輈羽林卫也是快要憋不住了。

      ቱ“你大可以去告,顺便告诉父皇你母后私自调度军卒,对皇子施暴,你知道后宫干预军政是什么罪过吧”

      ௥ 刚才还叫嚣的三皇子听完杨珂的话顿时想泄了气的皮球不再说话,杨珂直接走到他面前吼蹲在他身边小声说道:“睿论辈分,我得叫你声三哥,不过我打心恸眼里瞧不上你冤,你这种人要是没有你母后撑腰,我现在就可以要了你的命,我今天给皇后面子,不代表我会一直给,哪条把我逼急了,我就亲手捏死你”说着杨珂把手狠狠的握成拳头,三씡皇子看着杨珂的眼神跪在地上吓뚯得发抖,他确实被吓坏了,也相信杨珂干得出来这种事。

      “记住,今天打你的人是我和世子,熊世元只打了羽林卫,没对你动手,带上你朷的人滚吧”,说着他贴在三皇子的耳边一字一字的说ﻊ:“以后在学堂里我们三个要躲着走”

      三皇子听完直接连뿌滚带爬的站起来,被ﻳ那六个羽林卫陲搀扶着逃离了天一堂,留下杨珂三人哈哈大笑,估计明天三皇子又要请假,以他的性坋格,肯定没有脸面带着那副妆容来上课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