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v102

      “吾等喝的ầ是醴,ጢ少蘖(niè)多米,两宿而成,可甜了,乡啬夫、郡吏,是否要尝尝?”

      第五霸说着,便让人端着一盆醴过来,确实有酒精的味道,但入鼻更多是粮食葛轻微发酵后的酸甜。大致可以理解成后世的醪糟、甜白酒,只不过原料是紾粟、黍,看上去颜色偏黄。

      那么问题来了,甜白酒是酒么?

      古人最重名实,不同东西必须取鎔不同的名字,书经上说:“若作酒醴,尔惟曲蘖”。醴与酒一直是并列关系,一膳来用于发酵的不是朝廷严୎格管控的酒曲,而是麦蘖,也就是麦芽,根本无法控制。加上醴的酒精쪫度很低,吃一整坛都不会醉,只会齁到。

      新朝效仿周公《酒诰》禁止群饮,主要是为了节省粮食,而醴里醪糟比液体还多,用麦秆吸完汁水,剩下的当食物㆛吃都没问题,不算太浪费。

      所以若被人指责群饮,确实可以偷梁换柱后,扭头高呼:“你们要抓的是喝酒之人,与我吃醴的有什么关系?”

      “我尝过了,就是醇酒!绝不是醴!”

      第一柳却轴了,偏执地指着地上那滩水印和碎陶器当做证据,再次蘸了点放进嘴里舔了下,只差说一句:“文学掾不信也来试试!”

      䝷 这确实是里民匆忙之中不小心打碎的赃酒坛,没来得汾及收拾,第五格等人有些紧张。然而第五霸却一言不发,径直走过去,朝ﴸ旁边那条还在舔舐地上血迹污秽的ꂳ狗子,就是狠狠一jio!

      “死狗!”

      那无辜的土狗今天挨了第二脚,一脸懵逼,汪汪叫着跑开了。

      第五霸还捡起个石头猛地솖一扔,指着它破口大骂:“有人脚滑,不慎打碎了₃装肉汤的罐子,你촡这死狗吃矢没吃饱,竟跑来舔了半天,还撒了一地的狗尿!丢人!”

      这是指狗骂柳啊!

      第一柳脸都諫青了,末퍖了囡第五霸还转过头,对他露出了笑:“不过,也亏得乡啬夫能从狗尿里面,尝出酒ﭑ味来,不俗!”

      第五伦ꢺ别开脸忍住笑,你跟老爷子比阴⾊阳怪气?

      第一柳他急了:“你!文学掾,这老叟辱骂朝廷官吏。”

      뇗 第五霸却摆手道:“乡啬夫,这罪名可承受⒈不起,我虽是乡下人爱说粗鄙之言,但啐的明明是狗,何时骂你了?”

      怠 “뭙第五霸,若没饮酒,你脸怎么红了?”

      “太阳晒的啊!空”

      第五霸屁又能打又能ﲐ说,第一柳嘴笨,浑身发抖,想向景丹求助。他以为自己这是身为啬夫举咎察奸,职责所在,不是兄弟争讼,加上证据确凿,上吏应该支持才对。

      岂料一向待人谦逊有礼的景丹,却ᑎ像看傻子一样看着第一柳,眼中已生出几分不耐来。

      难怪每年上计,临渠乡常是全县垫底,原来是摊上这么一位不识大体的啬夫。

      我奉郡尹之命专程跑到这穷乡僻里一趟,是为了抓人秋社群饮?你见过哪家打鸣的公鸡跑去捉耗子。

      “乡啬夫。”

      景丹举手阻止了第一柳,不让他再难堪下去:“先前我不知今日乃临渠乡诸第秋社之日,故唤了你同行带路。”

      “既然已经到了第五里,也找꧃到了我要找的人……”ﭩ

      景丹看了始终缄默不言,只让祖父全力输出第五伦一眼,笑ꍻ道:“那此处便没你什么事了,第一啬夫,还是快回汝家中,主持秋社祭祀去罢!”

      ഈ……

      第一柳遇上了社会性死亡的瞬间,面如死灰地回去了。

      而少顷后,气在第五氏坞院中堂上,就只剩下第五伦与景丹二人。

      “文学掾,伦有罪。”

      “何罪?”

      “吾等秋社时喝的,确实是酒。”

      方才的事明明都过去了,第五伦却不知哪根筋搭错,主动承认了秋社聚饮之事,他抢先告罪后,抬头看着景丹道:“想必文学掾也早已察觉了。”

      景丹笑而不言。

      确实,景丹早在刚进第五里时,就从第鯴五伦说话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酒味。

      那些喝酒的人总以为自己掩盖得很好,其实只是入鲍〲鱼之肆,久闻而不知其臭,旁(lao)人(po)却一嗅便知。

      这景丹不但鼻子挺灵,心思也灵,洞察后不揭穿,而是故意放慢脚步,东问西问配合第五伦拖延时间。

      毕竟群饮罪这种事,大家都知道是新室᧏皇帝复古病又犯了,谁当真谁是傻子,管的不怎么用心,但若当面撞破也挺尴尬的。

      第五伦当时便意识到这点,两个聪明人心照不宣,却被第一柳这蠢货喊了出来。

      既然说破了,那第五伦索性直接承认:“此事罪在我⇢一人鯴,与大父、里民无关￯,若文学掾要责怪,便举咎我吧!”

      景丹却抚着短须道:“《酒诰》有言,我民用大乱丧德,亦罔非酒惟行;越小大邦用丧,亦罔非酒惟辜。酿酒浪费箖粮食,群饮容易滋生出事,圣天子才下诏遏止。”

      “但周公也맘说过,饮惟祀,德将无醉。秋社饮酒,主要是用来祭神祭祖,勿要滥饮出事,便无伤궠大雅。这次的事,念在汝等初犯就算了,往后谨慎些。”

      也不ๅ知他说的是谨慎些别喝酒了,还是喝酒谨慎些别让人撞破。

      对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上则阳奉阴违,这就是郡县的态度,十年来,他们已习惯了皇帝王莽种Ṽ种匪夷所思的新政。就像刚下达的“男女异路”,想想就知道,怎么可能呢?在景丹看来,这不过是照着古书上的字眼,按图索骥。

       不过景丹见第五伦没有自作聪明,倒是挺高兴的,便⚡道明Ϝ了自己来此的缘由。

      “还是说ࣘ正事罢。我今日来,其实是承了郡大尹张君之命。”掅

      “前些时日,张君召长愝平县宰鲜于褒谒见,细细向他询问了你걐的事。”

      第五伦笑道:“区区㨆孺子,年少识薄,非岩穴知名之士,自出生以来,事迹一个巴掌都能数过来,哪里值得郡君降餛尊知晓?”

      “不知名?”

      景丹摇头道굓:“伯鱼太过谦逊,你年仅弱冠,却先让梨,后让学,更是为了阻止宗族຺兄弟阋墙而临危受任孝悌,事了后便拂衣而去,不贪恋职务帛币之赏。塭这名声已经传遍长平县,上达郡府,现在就连外县之人,都知道你的名字,甚至传出了谚,‘两让一辞第五子’。”

      “郡君在听闻你的事迹后,感慨说,这样的少年英才,竟然没有显名于郡府,实在是为政翯者的失职啊!”

      景丹拿出了怀里寥寥几字的辟除书:“于是便遣我来此,欲辟除你为郡中‘主记室史’!” ᓩ ု ……

      第五伦和景丹在坞院中堂里聊了很久才出来,景丹负手走在前面,皱着眉一言不发,而第五伦则在后面送他。

      再度路过祠堂里社时,景丹才停下脚步,指着屋子后面那个显眼的台子问:“케我从没见⺠过哪家里社后修台,伯鱼,这又是为何而建?筗” 왭 㩡 当然是为了以后让乡亲们看社戏了!

      在第五伦前世,像他这年纪的人,只要是上课没打瞌睡的,谁忘得了迅哥儿的《社戏》和田里偷吃的蚕豆啊!

      早在前汉时,民间的百궢戏、俳优就已经很流行,常出在贵人宴席上表演杂技或口说故事,靠滑稽来惹人发笑。⺱等以后有闲钱余粮了,可以请他们来,第五伦自ꕝ己编些Nj东西让俳优去演,诸如田横五百壮士。演绎共同祖先的英雄史诗,也能凝聚临渠乡诸第。

      可第五伦当然不能实话实说,只道:“是欲往后让人在台上表演孝经故事,寓学于乐,好㈀让不识字的百姓也能明白孝悌之道,体会圣贤之意。”

      虽然这年头二十四孝还没成型ງ,但很多故事已经出现了,什么虞舜孝感动天,郯子鹿乳奉亲,子路为亲负米,曾参啮指心痛,闵损单衣顺母。第五伦没说谎᭰,这些故事是要上台,孝是两千年不变的伦理。

      景丹倒是听愣了,微微颔首,经书难懂,门槛高,ꦖ百戏俳优的表演却đ是下里巴人,更易普及៺,这想法妙啊。

      又听第五伦说,在没有节庆社日的时候,台上还可以有夫子讲学,底下的木墩则让里中孩童当案几,学识字识ꊾ数,束脩和夫子的口粮由义仓提供,景丹更是愕然,回춣头看着第⣝五伦。

      “你自己不去太学,却想在里中办蒙学?”

      “是,圣人说,有教无类,比起学成一人,不如教成一里。”

      楺 从前朝汉文帝时蜀郡文翁推广官学,到如今各郡县皆有小学,但教育只普及到县上⦠。若非中人之家,是没有财力去上的,贫民子弟一来承担不起束脩,二来路太远,基本都是文盲。

      如貦今第五伦却要将蒙学搬到里中,确实是前檳所未有之事。

      景丹再度打量第五伦,这个少年,还是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想,良久只感慨道:“第五伯鱼,你的志向,我明白了,会如实禀于郡君。”

      第五伦送景丹到里门,他上了车后,又挥手道:“今日ᄷ不虚此行,伯鱼若有闲暇,可来郡城中找我,我家在城东里。”

      第五伦长拜:“改日一定去拜会文学掾,并向郡君顿首谢罪。”

      等景丹的车走远后,第五霸才带着ᔱ满心疑问껷过来:“伦儿,郡大尹派文学掾来找你蕰,所为何事?”

      “还能有什么事……”

      第五伦笑道:”大尹想要辟除我做主记室史。”

      “这……这是好事啊!”第五霸顿时笑逐颜开。

      所谓辟除,乃是官员自行聘请属员的制度,比如西汉元帝时,被誉为“材智有余,经学绝ᇝ伦”的匡衡,就被大司马车骑将军史高辟为议曹史。

      찀 郡县长官也可以自行任命掾史,甚至不需要跟朝廷打招呼줼。某位郡尹新近上任,往往会辟除郡中大姓子弟或地方名士,拉拢当地势力,以为助力。

      如今第五伦经过两让一辞,声名日显,俨然成了一位小名士,这才吸引了张郡尹的注意。掔

      ࡛ 至于主记室史,可以理解为书记……员。

      相比于之前不拿工资的乡孝悌临时工,主记史是有祎俸禄的正式郡吏,秩百石,位在主记室掾之下。负责在郡守身边记录文书、催督期会等。说白了,就是郡大尹这个市长身边的小秘书。

      第五霸挺高兴的,第五伦去到郡大尹身边是好事啊,若是得了赏识,几年后甚至可以迁官为曹掾!前途不可限量。说来惭愧,第五氏这两百年来,关系都只停留在县乡,还没出过一位铜郷印黄蚣绶的郡官呢!

      至于第五伦说的未来可能“天下大乱”,第五霸只信一半,这新朝才建立十年,总不至于忽然崩塌了,族人要凝聚训练防备变乱,但当官总比白身强。

      他激动地问道:“那你何日去赴任?”

      “赴任?不用去了。”

      “大父,和之前一ꋸ样……”

      第五伦慢慢后退:“这次辟除,歙被我婉拒了!”

      第五霸先뜞是一愣,然后骂骂咧咧起来。

      “火钳呢?老夫的火钳何在!?”

      ……穇

      PS:跟隔壁老王做了PY交易。

      媝《梦回大明春》:穿越到大明朝,考科举是黑户,想读书又没老师。好在隔壁就是流放王阳明的龙场䙤驿,不过还得等几年,那就先抢一个老师回家凑合着学吧。

      风格还是那个老王,一百多万字已肥,赶紧开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