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影视时尚>

      埘此时的林易完全不知所措,癢面对着倒在地上的凌铉霄,怔了许久,想到此地不宜䉓久留,便迅速起罎身,将凌铉霄给背在身上。

      一开始还好,越背越发觉得不对劲,因为他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灼热感在后背不断蔓濄延,如同火焰在炙烤,林易便迅速将凌铉霄放在了一块大石头上平躺着,慢慢的林易便发现了异状。

      ᮙ  此刻的凌铉霄全身隐隐散发着红墅芒,带着一股扑面而来的灼热感,透过衣物可以看到凌玹霄的胸口隐现燭出两条狰狞的红带,林易将凌铉霄的上衣坻扒开,发现⎧了两条痦疤一样的红印,形成一个大大的"X"状䪺,绽放出妖异的红光.

      仔细观察这红光,林易픐总觉得这红光有点眼熟,"对了!娳"林易拍閆了拍手"这光似乎和那所谓的'血瞳'有些许ꅂ的相似,没错!可这该怎么办呐ְ!"林易有些着急,眼中满是焦虑之色。刚才连那黑袍人都无法擒住这眼睛,如果其中有不蘗利因素,哪怕是半点,对他们两个而言都是致命的……"

      秋,还是一如既往的冷,秋草已经不记得她的家맩乡,她只知道她的命是凌家的,她努力修炼就是为了能为凌家做更多的事——这种信念也不知是怎样建立的——为了目标可以放弃一切,因为她的撒心里早就没有了太多的情感。

      此刻她正在火速赶往临戫近的一座小城,这样才能早早地报信给凌家。以她现在的윢地位᧩,若不屬是受家主之命栉保护凌铉霄,她早就可以去别处镇守了。

      眼前出现了一座城门,"花门城——"秋草仔细回忆了一番。城主似乎与凌家关系还不错,便加快脚步进入城池。聥

      “뤤城中除了皇城之人或者有许可证之外,一律不能飞行,若有违者,就地正法。”城门的告示上显示着城规。

      在秋草棲快要赶到城主府的时候,突然㘝出现两三个大汉便将秋草给拦了下来,秋草微微皱眉,她现在可没有那么多时间。

      其中一个大汉满脸胡渣,看着嬘秋草双眼放光,笑眯眯的说:"小妞,我家少爷可看上你了㉙,这可是天大的悷好事啊,别人求都檜求不来,只要……"

      "咳咳咳…붌不要吓坏了这位小姐,我们是谁?我们是有素质的人。"一道声音打断了大汉,只见大汉们让出一条道路,走出了一位衣着华丽的青年,一看就是位纨绔子弟,只见他双眼精光闪过,"小姐,我看你这么急,一定有什么事吧!要不要我帮忙呢ퟻ?"青年一脸谄媚。

      "滚!"仅一个字便让青年的笑脸凝固,"什么?"

      "我说̓了,滚!否则休怪我不客气!"秋⤅草直视青༫年,眼中寒光闪烁,让青年全身一紧,后退了两步,只见身后有一个大汉站出来,指着㾩秋草,"喂!小妞,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家少爷可是——"然而还没说完,大汉就瞪大了眼睛,眼中充满了恐惧,"魂师ꓫ……"

      “误会,都是误会啊~”青年承受着秋草的魂力压迫欲哭无泪,谁能想到他刚刚看上的姑娘是个魂师。

      ……………………………………………………

      片刻后,一大队人马从花门城涌出,前往事发地点去营救凌玹霄,为首则是秋草……与那青年——花门궹城城主之子花无缺,屁颠屁颠的跟蓾在秋草的身旁,满靕眼小星星;与此同时,另一边的凌家也召集了一批人马,身着盔甲,举着大旗,印着一个若而威严的"林"……

      僔 凌铉霄躺在一块大石头上,林易就站在一旁,焦急的徘徊着,那该死的灼热感也越来越强烈칄,再看看凌玹霄,整个人都微微籥发红,林易便欲将凌铉霄再次背起来,谁知刚碰到了誄一下就给缩뱬了回希来,"怎么回事?为何有如此高的温度!"望着被烫伤的手,林易也无可奈何,然而不待他惊讶,凌铉霄所躺的岩石已经通红,并且开始缓缓的融化。 짡

      ʴ而此刻的凌铉霄,意识已经ᕾ被拉往至另一个空间——一个十分广阔但又十分灰蒙、=没有天地的空间轶。让人感觉十分玄妙,凌铉霄便站在这方空间中톒,无法分清方向。

      "这是哪啊?"他的声音在这个空间里回响着,等待着回答。

      "嘿!小子!”一团黑云状物歼飘在凌玹霄面前,红光一闪,化作一颗眼睛,赫然是那血瞳,“这里就是你的魂界~”瞳中红光一闪一闪的,没有理会凌铉霄继续说到:"不!准确的说,这里是一个废弃的魂界!以及与我的魂界相互杂糅而成的产物웦。"

      所谓魂界䄸,便是大陆之上修魂者所拥有的一个独特空间,其中包括了修炼者的根基쎦,存有修魂者全部修为,由修炼者的灵魂所塑,但凡处于明魂境之上,才可称为魂⠯界,其下的修士只能说是魂室。

      몼 凌玹霄望着这颗有他半个身子大的眼睛,脸色十分古怪。

      “呃……”那垔颗眼睛四处转了一会儿,突然高速旋转形成一个火龙卷,待火焰消ﱻ去后便出现了一个老头的身影,白须与长眉飘飘,一袭白色长袍着身,给人一种仙气飘飘之感。

      “你是Β何人?”ᤅ凌玹霄一惊,眼中有一ံ丝丝警惕。老者并没有多大动作,只是抖了抖眉毛,“少年,你知道赤瞳王吗?”

      “额……”凌铉霄仔细想了넒一会儿,却发现根本没印象,便摇了摇头,那老者眼中微微有些失落,随即一闪而逝,正色道,“那你知道何为瞳术吗?”

      凌铉霄无奈的又摇了摇䊗头,但他似乎听见心里有一种声音在嘲笑自己,多半是幻听吧……

      老者随即长叹了一声,满脸沧桑,“没想到连老朽名号你竟然都不知道,也不⇠知道是你这地方过于偏絇僻还是我早已成为历史,我也不知现如今我飘零到何处㉅了~”随即又再次询问,“你现在볞是何朝何地啊?”

      “现在是青椨辉神朝,建朝已经刚好六百载,这里则是其统治下ങ的天风帝国中,天风门的领地……”凌铉霄娓娓道萃来,也只是简单的将自己知道的介绍一下。

      “嗯……衟”搩老者若有所思,“建朝六百载……”又看了一檭眼凌玹霄,叹了叹气,“唉……罢了罢了,看在老㙕夫与你有缘,我又无亲人以及门第,便将衣钵传予你。”

      凌铉霄一听,便明白了老人的意思,连忙拒绝,“不不不!我与老人家素不相识,不能接受如此大礼!”又挠挠头,不好意思地说道:“说句实话,我父亲已经为我阮选好了功法,日后再修练便ꦚ成,ﯾ而我还不知道您的实夥力,就怕……”凌铉霄尴尬一笑,意思不言而喻。 佧

      老者看向凌玹霄,没想到这小家伙竟然不相信他的实力,又怒又觉得好笑,“我看你这样子,倒算个直接的人,我就不妨告诉你,衣钵传承是让你获得另外一种玪力量,而不是什么夺取,至于你选什么功法,这都与我无关……”老人抚了抚胡须,眼中精출光一闪,“我只负鰤责给你就行,不管ꆿ你同意与否。”

      随即红芒大盛,“嗤—ખ—”周身空间似乎被烤焦了一样,琖滋滋作响,老人的身影,化作一颗赤瞳,未等凌铉霄反应过来,便冲入筧了凌铉霄的身体之中,一道讯息便传入了凌铉霄的意识中。

      ㆗ ⯍ “吾之徒儿,汝需谨记吾之名䙖号,吾乃前朝三王之赤瞳王,被小人追杀而至陨落,因吾修炼瞳术,丹田魂界可纳修为于双瞳之中,今仅有一瞳被汝所得,其为神魂之瞳,亦可称为精神之瞳,务必将吾之另一瞳找回,其乃阴阳之瞳,若뼨吾徒有心,他日寻得我身躯,助吾重邅生,吾⢼定当帮助我徒,待吾终老——还有,铭记!吾将会在汝身上刻上符印,凡是吾以前之干将后人,皆可调动,但吾之仇人亦有不少,切不可随意外露,吾徒谨记!”

      接着,凌铉霄的脑海中便多出了一些关于瞳术的描述以及修炼服方法,但凌铉霄并未直接领悟,而콶是开始收回心神,进行ጡ对血瞳的苏醒……

      묪 (本章핚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