冈本果奈美

      展览大厅外,有一条长长的走廊。

      走廊䠼尽头通向的,닦正是一个巨大的休息室。

      周家喊长孙大婚튱,尽管周家现任掌舵人,七十九岁高领的周世兴身体抱恙,不过依然坚c持到场。

      坐在轮椅上的老人经不起太大的折腾,所以并没有上台接受넘新人的祝福,而是被安排在了休息室。

      刚刚新郎和新娘在交换完戒指后,便趋第一时间和老人쒊请安,随템后扙在老人爽朗的笑声中,这䐹才去大厅招待客人。 礸 კ

      而此时,通往这座休息室的走怺廊上炬,周家第二代掌舵人周伟民神色平淡的走在前面引路,身后跟着的便刘曼丽和楚墨了。

      ᑭ 和身后大厅的喧闹热烈气氛不同,走廊的₝气氛更显安静,除了脚步踏在地板上的声音外,完栒全ܲ没有其他任何动静。

      等三人来到一处房门前,周伟民推门而入,直到这个时候,㜡稍稍深呼吸的楚墨这才算是打起了精神。

      和刘曼丽一前一后的走进房间,首先引入眼帘的便是头顶巨大的水晶吊灯,耀眼的金色光芒折射进眼底……

      楚墨的视线,第一时间放在了房间中坐在轮椅上的老人身上。

      这是一个头发花白,身材略显单薄消瘦的老人,疾病ㅻ夺走了老人身上ᓿ的精气神,整个人显№得垂垂老矣。

      只是,当老人双眼轻轻睁开,依然能够感受到对方眼底那一抹精光。

      如果时光倒退四十年,面前的老人也是一位叱咤魔都的风云人物。

      当年的周世兴ꮆ意气风发,挥手间也有决定魔都命运的能力。

      Δ 然而时光荏苒,如今的老人已经病入膏肓,而这次长孙ನ周天启大婚,其实也Ϟ就是满足老人一个心愿……

      至于ᇬ最后一个想要抱上重孙的心愿,以䦝老人现在的身体状况,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周家的医疗团队已经清楚的把周世兴的身体状况告诉了周家춛人鬯,以老人的糟糕的状况,最长两月,短则一个两个星期之内,老人将会油尽灯枯。

      而到了那个时候,没有周世兴这个顶梁柱的周家㵮,将会在䛼很长一段时间傕进入韬光养晦的阶段。

      变卖魔都金融金融中心,同样也是周家转入暗处的策略之一ƪ。

      楚墨打量老人的恞同时,周伟民的声音轻轻传涼来。

      “父亲,刘家刘曼丽已㽂经到了,另外这个年轻⥲人叫楚墨,正是最近斥磬资百亿收购八方国际的年轻人。”

      在老人面前,周伟民声音很轻,似乎生怕自己提高了音量,都会绕了老人清静一般。

      老人轻轻睁开双眼,主动上前的刘줽曼丽满脸笑容道: Ś

      “周老,我父붣亲经常挂念着您,来时父亲托我向您问好,簊父亲说要和您比比谁活的更长久呢。”

      刘曼丽父ʰ亲今鯦年已经八十高领,比起面前的老人还要大一岁,同遥样也是疾病缠身,两位老人是旧时,自然不需要拘束。

      似乎想到了自己的峥嵘岁月,突然咧嘴的老人大笑道:

      “刘志宇那个老东西,就是太顽固,当年他要是同意把曼丽你嫁入我们周家ྫ……쐕那该多好啊。”

      老人唏嘘,⡺自然不敢反驳的刘曼丽笑道:

      “是我没有这个福气ࢎ。”

      而此时,一侧的周伟民主动傎上前道:

      “父亲,医生说您还是要多静养,不宜操劳……。”

      老人摆了摆手,将目光푶放在中年男子神色,面上的笑容便淡了一些。

      “伟民啊䗲,我知道你不太想把金融大厦卖掉,那毕竟是咱们周家欣荣的见证,我又똃何尝舍得。”

      只是说了几句话,气息便有些絮乱的老者停顿了片刻,随后这才༲轻轻䕃道:

      “我唯一希望的就是,我走后,你们兄弟俩切不可做出캊让仇者快亲者痛的事情,金融大厦留下来,就是你们兄弟俩之间的一个祸端,早处理掉蟿了,我才能走的安心。”

      Š 周伟民低下头,眼圈泛红,这次便不在坚持,而是顺应道:

      “父亲,伟民知道了。”

      随后,将视线转向刘曼丽的턂老人轻轻道:

      “金融大厦毕竟是我们周家的基业,我和你父亲通过电话줗,两百七十五亿,不能在让步了。”

      随后,轻咳两声,脸色微白的老人随意道:

      竛 “看中金融大厦的不止你们刘家,吴罣家也有意插手,不过毕竟我和你父亲有言在先,两百七十五亿如果你们不同意,那最后只能转手吴雼家了,回去后在和你父⌯亲商议,最迟輅两天后给我答复。”

      话语落下,微微低下头的老人便㰘不在多言,而此时,一侧的周伟民主动走到轮椅后,轻轻推着轮椅上的老人朝着门口走去。

      至始至终没有说话琉的楚墨,将视线放在刘曼丽身上,这个气场强大的떠女强人突然冲着ᾥ楚墨摊了摊手,轻轻叹息一声后,冲着楚墨做了一个随意的动作。

      楚墨知道刘曼丽的底线是两百五十亿ú,两百七十五亿,依然超过了她的底线太多。

      既然对方放弃,自然就是自己饒出手的时刻了。

      深深呼吸,眼见老ꔟ人᧫即将走出休息室大门,双眼明筗亮的楚墨突然开口道:

      “周老,两百八十亿,我接下磃了㜔。”

      楚墨的声音不大,不过在安静的大厅内却蒻显得异常清晰洪亮。

      ᛧ 原本即将离开客厅的周家父子止步,随后转过头的周伟民深深看了楚墨一眼,这一刻,他突然想起来之前刘曼丽在介绍时,曾经说吿过,面前的年轻人说不定会给自渍己家老爷子带来惊喜。

      所谓的惊喜,就是花费两百八十亿,拿下自家的魔菱都金融大厦吗。

      ꊐ原本低头闭目ⲝ养神的周世兴同样抬起头,这个辉煌一生的老௢人第一次认真打量楚墨,眼底不断有精光闪烁的老人凝神道:

      “两百八十亿?小娃儿,你是哪家的人?粵”

      没有任何畏惧的楚墨和老人对视,神色鼤平淡ﳜ而从容道:

      “我姓楚,叫楚墨,两百八十亿,现金,ఖ可以的♰话,咱们现在就可以签下合同。”

      神色凝颔重的老人缓缓点头,这一刻,周家神明一般存在的周世兴胸膛极速起伏,还一会儿,满脸凝重的老人开口道:

      “楚家……楚墨……又一个隐世姦家族要出山了吗……앬好,好,好。”

      뛂 “既然你是曼丽带来的,那就和她一个价钱好졊了,两百七十五亿,楚家小子,明天你找㨈律师拟굺定合同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