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为还债

      半辰岛之地非常的推崇儒道思想,而뱀且将儒道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严格的强加在整个国家上,尤其是嫡庶之分⏿非常严苛。

      半岛的Ȁ王国存在贵族,而贵族是拥有世袭罔替的权力,所以嫡系与閔庶出则需要严格的分割开来,嫡系不一꬗定尽出英才,而庶出者常有能力出众괒的人出现,不过由于嫡庶之分,所以他们空有才能,还是只能臣服于嫡系,这也就有了宗家与分家的派别。

      庶出想要翻身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获得半쮀岛最有权势的人的青睐与重用,方才有可能冲破藩篱,翻身做እ自己䴗的主人。쌉

      銩不过这也只能改变一代的命运,毕竟终归不是贵族﫶,后代不可能世袭自己的位置,뽀一旦自己失宠或者不得重用鐡,后代依旧是要背负被嫡系宗家奴役的命ᕳ运。

      反过来㴛说传授这些知识的儒道夫子的地位就很高,即便他们的官䅓职或者身份并没有那么高,但是成为儒家的大学士,则反而可以获得这些贵族王公的礼遇。

      目前这儿所在地名为开城,这名字叫得可真是随意又具有倒霉的意味,开城?城门大开么?跌

      在开城就有这么一座儒道书院,执掌书院的夫子在当地德高望重,本来膝下无子女的他,却在襁十多年前忽㏮然多了一双儿女。

      兄妹二人在城镇上也算有名,兄长善于打猎,出去山林一趟总能捕猎到动物回来,而妹妹因为夫子的原因,也教得似那大家闺秀。

      㶛 Ꭾ 郑殊在兵营里着手筹备期间,也不忘让自己贴身侍卫作为斥候打探附近边城的消息。

      一旦八旗军到来,他也好早作安排ꔣ。

      此番要获得更多的任务⏋评分,那就是救更걽多的人,后金的八旗军在“丙子胡乱“长驱直入,一路打到了半岛京城,半岛之王直接跪地投降。

      这种软骨头的家伙,又如何会管竴真正平民的死活,而对于大明而言,这个半岛再归附后金后,还参与了对大明的作战,一头养不熟的狗!

      要撤离百姓可不是自己随随便便一句话就行的,很﹀多脑子有点毛病的家伙,就是不愿意相信,到时候要是꘱他们撤了,这帮人留下来,百分之一万这些家伙为了活命뇠肯定要曝露他们撤退的行踪,这一撤是整个镇子撤退,会有数千人要离开,这离开的速度肯定比不上八旗军的铁骑追击的速度。

      所以一开始就要让后金的军队不清楚,他蹻们究竟往哪里撤了ℙ。

      留下来的家伙,就成了隐患!

      想一个万全之策,让所有人小心谨慎的撤退,然后剩下那些不愿意离开的家伙,格杀勿论。

      这是万不得已的情况,㓔如果他们炰听劝愿意离开那就另说。

      뺫现在找人商量,而且是镇上人基本上也会听他话的,就只有夫子了,郡守这类的就别提了,没人会听的,调任制度下,郡守헆都是轮流鰉交接的,这个郡守谁认먓识啊?

      …………………………

      夫子刚授课完毕,走出来的时候,一个戴着四角方巾的男子走过来,“憀先生,兵马万户大人送来一封拜帖,쓞说是想要拜见您。”

      “嗯?怎么会❷如此突然?”

      一介武夫找他做什么,总不能좵是探讨儒道吧。

      夫子心里警惕㳹,南伊和慈仁这一对兄妹的来历可不同,照理说当年的事情应该没有知情人了才对啊。

      턊“好吧,什么时候?”

      “申时三刻”

      ࠓ夫子闻言僵挥挥手让他退下,他心里正忧虑着慈仁的事情,她人就来䛝了。

      “父亲”

      “妳怎么来了?”

      慈仁长得亭亭玉立的,是待字闺中的女子,全开城多少人想要求得她这门亲事,不过夫子一直是放着的,他想桃等慈仁自己做决定。╙

      “看到父亲愁虑不消,作为子女的我特意来慰问。”

      “放心吧,没什么事情!”霗夫子望着慈仁的身影,声音也趋于和缓。

      “父亲……我想嫁给흕瑞俊。”

      夫子刚抬起的手僵在半空中,“妳……决定了Ԑ?”

      “决定了,我不想像哥哥那样继续逃避下去,我也要有我自己的生活。솳”

      “……妳那固执的哥哥恐怕又会大闹一场了吧。”夫子已经预见南伊知道时的情景。 뫃

      “我已经做好了决定,请父亲大人成全。”

      慈仁朝前礼跪,那坚定的模样,像极了她的父亲,夫子몃曾经的至交好友,那位刚正不阿的䮋将军。

      “唉~~瑞俊他的名쐞字ꓝ是你父亲起名的,而妳的名字菦是我给起的,你Ⱊ们俩῭个从小就是青梅竹马,能够走到一起我并不意外,我答应了~~找个合适的日子就举行婚礼。”

      “是”

      慈仁再行一拜慢慢退出嬿了屋舍。

      躹仿佛是了却了心中一㶭件大事,夫子的神情也逐渐变得从容䘾,⇡如果下午的这个兵马万户是冲着慈仁他们来的,他就算豁出这条命也一定要捍卫到底。

      跩 申时三刻便是下午的三点四十五分!

      只听见学府外马匹的嘶鸣,吁~~

      郑殊配腰刀,身披棉甲,毕竟他是掌管兵权的万籩户,可不是瑞俊这个空有虚衔展力副尉可比,展力副尉是西班职阶,也就是武将的官莅衔,从九品。鯬 ꤘ

      只有一身官服,而铡没有军甲。 ㄎ

      援在开城这个小地ਢ方,勉强唬唬这些不知情的百䗯姓Ӷ。

      夫子就盘剪坐在里面的竹席上边,郑殊进来时,溳察觉到这位夫子好像对他的到来很不欢迎。 邹

      他当先执手行礼道:“先生,冒昧拜访希望不会叨扰到您。”

      ꘥既然来着以礼汗相待,夫子也没有理由不回眊礼:“万户大人言重了,不知P道今日到此所为何事?”

      “非常重要的事情㍊,不知道先生可有详谈的地方?”

      “是么⼲,请~~”夫子倒想看看郑殊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郑殊解下佩刀让侍卫拿着Ꮆ就在外头等候,他自己随夫子走到里屋。

      “先生,此番登门是有重要畔事情需要您的协助,我就不多废话了,且看这个!”郑殊拿出了之前派出侍卫作为斥候打探到的情报。

      夫子接过手一看,神情逐渐变得凝重。

      “后金竟⇘然大举进攻,宗主国那边难道没有援兵么?”

      ⎽夫子指的是大明,可惜现在的大明内部实在是动荡不安,论战场交锋,大明军队的战斗力是完全不虚的,之所以坐看嫂后金一步步壮大,还不是本身朝堂里阉贼与东林一派夺权,而皇帝昏庸所致。

      现扒在这两帮人已经是尾大不掉之势,大明江山终将被他们所拖垮。

      “先生,现在的情况是,各方各州的郡守닽不作为,纷纷弃城而뽩逃,开城作为一路攻向ꔠ京城的必经之路,也危在旦夕,一旦后金八旗大军一到,生灵涂炭,我们现在要做的ᖹ就是提前撤离。”

      郑殊᳔说话时,夫子看了他一眼,没想畜到这㠗个万户邥来找他虽㸂然不是为了慈仁절他们来的,但是☔带来的消息远比这个还要惊世骇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