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纤影院

      前往申城之前,江奕特意让妈妈和嫂子去医院体⬵检。如果不是因为要出远门,体检这样的话是千万不能说的。农村人最是讳疾忌医,加上医疗水平不发达,所以有点儿小病小恙的都是硬抗,老人得了大点沗儿的疾病基本上就不去治疗了。

      深度检查后,两人还是没发现什么大问题。这Ꮪ就奇了怪了,两年后就要因病去世,现在还检查不出一点迹象?或者,真的是因为精神郁闷才出的问题?江奕决定不再纠缠了。魔都的医院肯定比任城好得多,届时再以水土不服的名义去加强一下吧。在江奕这里,妈妈比较容易糊弄,一个뻐感冒就可以把她骗到医院,然后做一下相应地体检。

      ᮰“咦,不是告诉你閚们了嘛,少带东西少受罪。大申城什么没有?”江奕最不喜欢看到这些人的农民工特色。

      ꉊ“那是你春柏哥的。”꧳二嫂子笑着说쨲。

      鬓 “春柏去干嘛?”不对啊:“我什么时候让他一起去了?”

      “我让他们一起去申城,他们力量大,能帮着买㳅些粮食、跑跑腿。”爸爸接上了,有些怯场。

      篱 壧北方大老爷们,还没开张呢,就开始讲究排㙷场。是不是还要找个端茶的、拎包的、加个漂亮的女秘书?

      “他们?除了春柏还有别人?螮”慬江奕的小心脏有些受不住了。他忘记了这个年代␨的人有多大的虚荣心,尤其是还唱过大戏的。

      “小奕,”看到这䑠里快要变成战场,妈妈及时来灭火了:“我们几个妇道人家㑸也干不了什么,还是要多几个人帮着。正纯、正岭和正刚一起去,他们在家里也没什么事儿做,就当是让⫐他们见见世面吧。”

      见见世面,那也不能把几个二三十岁的老光棍们都带走啊。你知不暑知道这些饿狼们到了花花世界有多难管?可是,不能说,妈妈的生命已经启动了600天倒计时,一切都不能让她有任何闪失。

      ໖ 主基调定下来了,就好办了。江奕还是有些不放心,决定给大家约法三章:“一、全部的金钱事宜ϑ,都由刘连秀、江守义、江正民、王美琳四人组协商决定,协商不决的就听组长刘连秀的;二、当日款当日结,不允许个人留在身边,所有款项交给刘୅连秀;三、超过1万元(人民币)的支出包括换汇(美元),需要江奕决定。”

      숔江正民,江奕的二哥;王美琳,江奕的二嫂。王美琳看了看二叔,心里想笑:看你不老缜实,权力被削了吧?小叔子最厉害了。

      院墙角落里,妈妈走了过来:“别太埋怨你爸了,你爸他心里也苦。”

      禒看着大家走了,蛧江奕心里充满了期待:你们现在࢝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鍯能不能抢注了杨百万,盖过阚治东?

      “秦守胜,你过来一下。”江奕来到了二楼,让秦守胜的班里有了不大不小地轰动。以前丢人的事儿刚过去୐,全班都替你背黑锅,现在人家打上门来了,能忍吗?

      能忍,必须忍。秦守胜想了一想,又想了一想。在赵磊的陪同下出来了,没人乴陪伴,他担心自己又扛不住心理压力。ᗘ

      “秦守胜,你爸爸现在还是老样揙子吧?”江奕本来想问秦成孝还是在建筑工地上打零工吧,有赵磊这个外人在,就换了一下说法。

      “江奕,我家欠你的,以后我来还,行了吧?”我认了,你熰别再ꅺ纠缠。

      “赵磊,你先겞回避一下。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说。”

      ᆉ赵磊也犹豫了一下,他觉得江奕还是那么强大的威压着他,但짐是秦ꥃ守胜也需要他。没那么多但是,因为江奕不好惹。

      “秦守胜,我这次找你说的,是给你爸爸一个东山再起的机会。我爸爸和妈妈已经为这事去申城了,任城这边也需要有人做,做得好了,一年橴就能填补你爸爸的所有亏空,两年就能有个新的开始。”话说的不用太多,点到为止。

      “你少假ⰳ惺惺的,我不会领你的情。”秦守胜积聚了很大的勇气才说了出来。“现在全校都知道我是多么忘恩负义,你满意了吧?还想要扮演一个拯救者是吗?”

      “烸你爸爸现在才不到40吧,他还有几年机会,鬁记住,这是最后的机会。你롈也不想你姐姐ℴ嫁不到好人家,你从负资产出发,对吧?”成年人讲利益、得失,未成年才纠缠恩怨情仇。利益抛给你,爱咋滴咋滴吧。 ꂪ

      江奕촇就这么走了。

      他竟然就这么走了。秦守胜积聚的火力,却没处发泄。赵磊过来了,貌似ꮞ听到一些,他没有离开很远。“ᓉ我感觉这个江奕輳应该是有点儿料的,守胜,不管答駻不答应,告⤾诉你爸爸,只有他才能作出这个决定。”

      周六晚上,箟秦成孝回到家,看到儿子坐在那里쑃闷闷不乐地:“守胜,怎么了?学校里发生什么事了”秦家的家长制不太明显,谁让他自己没ޢ混开呢?

      秦守頠胜吞吞吐吐地说了几句。其实江奕也没跟他多说,所以他觉得爸爸应该不会仔细思考。

      “这个事儿呀,江守义已经找过我了。我觉得要去申城太远了,你们两个…也在关键时期。”

      秦守胜的姐姐现在19岁,在农嗍村是要订婚的节喓奏了,貌似都已经有些晚了。90年的农村,基本上是办个假的身份证、增加一到两岁,因为年龄太小了不能登记;还有一些是先在村里结婚,后面再补一个结婚证的。

      “这个江奕是不是说酘得和他鐉爸爸讲的蜐不一样?”秦成孝到底是知道利害轻重的。

      ΃“嗯,他好像是说在任城也有机会。” 亡

      “是吗?如果是在任城的话,那倒是没问题了。守胜,你改天约一下你同学…”说到这里,秦成孝顿洀了顿:“不,周一我跟你一起去学校。”

      뗎“你不去打工了?”

      “那个零工,几天去不去的都没问题。我让人捎个话就行了。”

      周一,五中。齀长亭外,走道边,只有夕阳没有山。

      两个女生看到江奕和秦成孝往这嘋边走着,悄悄地隐退了。小女生就是害羞,你至少给我一个说声“谢谢你”的机会呀。

      Ꙟ“小…江奕,长得这么快呀。”秦成孝去打听过江奕,却唯独没有打听身高。他有些不知道是应该以长者的身份⼚,还是以谈判对手的平等身份出现。

      江奕也发现了,最近自己好像是有些长个了。现在每天晚ܴ上押着几个活宝去跑步、单杠等锻炼汀,比前世他轻微神经衰弱后才开始锻힂炼要提前了一年半。

      堹 “秦叔叔,你的头发又白了一些。”江奕快速地将秦成孝拉回来了。不用客气,都是自家人。

      ﰅ “没想侸到啊,没想到。”秦퉖成孝还是不好意思直接提出来生意的事情。没办法,欠人家太多、太久。

      昸 “秦叔叔,也可以让秦守胜也过来一起听一听。”

      秦成孝有些犹㯈豫。现在自己和江奕平等谈判,秦守胜只能是被监护늎人的资质,走出去这一步,以后秦守胜在五中就只能是小字辈,得把江奕供起来了。正在思考时,江奕加了一句:“以后有好ꏦ的机会,秦守胜也可以뷵参加的。”

      罢了,谁让自己技不如人呢。“守胜,你也过来一下。”

      秦守胜不情不愿地挨了过来。看得出来,秦成孝多年的苦情牌起了崶一Ѭ些作用。

      “秦守胜,上次在大家面前骂你几句,也是让你多想想做事的后果,不要被张凯翔㝖带进沟里了。”其实是张凯翔被带进沟里了,江奕知道。但是目前最好就是这样说,否则小家伙连个台阶都没有的话,一亱旦爆发了场面쀞会很难看。

      “你们㓜还有郤过过节?”秦守胜肯定不好意思说。

      江奕简单描述了一下当时的情况,秦成孝指着秦守胜:“你呀,你呀…”再壮烈点儿,打在他脸上。江奕不禁期待着。可惜,秦成孝不配合。

      接下来,江奕简单介绍了一下外汇ﶝ券和⅁国库券的操作手法。虽然秦畐成孝曾经沧海,却也被这么大手笔吓住了,连带着秦守胜也吓住了。秦成孝的第一反应就是“你爸爸知道᜗吗?”后ഉ来想起来,自言自语道:“确实没想到啊。”

      ዞ 切,能不能换个词?

      “秦叔叔,这个事情现在只有我爸妈在操作ኗ。您如果愿意,我姨父跟你一起,弑先在任城做起来。”

      “鎦先?以后还有其他圝地方?”秦成孝已经是第二次快랫要跳起来了。

      “没错,凡是五星红旗到达的地方,都攝会是我们的湖阵地。”没错,就是要吓住你。“秦叔叔,你以前是村里的一条龙쩂,抓住这个机会,以后,你也会是一条龙,更广阔空间的一条龙。”

      “好,我干了ᖈ。什么时候去蔭见你姨父?”

      “等我先跟他说过了,你们再聊。”

      ……

      裀 秦守胜全程旁听,没怎么说话,只是最后默默地说了一声感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