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直播小草莓直播平台破解版晋瓜?铎

      “㟠我很期待新生的表现,如果他真的能成为我樲在校期间遇到的第一个‘S’级学员,那么我会向他递出学生会的橄榄枝。一个‘S’级学员,我认为他有资格与我竞争学生会主席。”恺撒在回复栏里打出这两句话时,盯着屏幕闪烁的光标骿想了会儿,又按下backspace把从橄榄枝结束后的第二句话删除了,最终只回复了前一句。

      做完之后他捏了捏鼻梁骨,心里想自己最近是不是有些太敏感导致压力ᔿ过大了,看起来自己并不是像自己入学前想象的那样目空一切,就算是加图索家族的继承人也会为了眼下的竞争而神经၂紧张。

      在下注并且回复消息之后,恺撒的留言下跟了许多回复,无不都是他的拥趸与支持者们对他挑战精神的赞扬和崇拜,在看了几条千篇櫿一律的回复后他感觉쌣有些剨乏味了,就关掉了这张帖子打开后台音乐播䒃放器榢点了一曲《奥菲欧》。

      咏叹调的歌剧在诺顿馆的宿舍中响起,《奥菲欧》在佛罗伦萨歌剧院上演后,意大利知名的歌剧欣赏家、评论家赞誉了歌剧本身的激越、聪灵、富含人性,是一种大胆的音乐。

      㕗 恺撒偶然读过评论家点评歌剧的那篇文章,所以觉得契合心灵为目的的歌剧十分符合自己的他自然的喜欢上了这首曲子。

      恺撒的大胆并非是自诩的,很多人对他的第씤一印象便是大胆,在去年他入学时的第一句话是“你们可以挑战我,但我已经准备好了嘲笑你们。”。

      朠虽然很多学生扒出了加图索显赫和权威的背景,但卡塞尔学院家盛产疯子和天才,所以还是有人不ឌ信邪的向着这个加图索家的皇帝샱发起挑战——但他们无一例外都输⸠给了恺撒。

      无论是游泳、赛马、自由搏击这种体栏育项目还是棋类、乐器、文化知识,恺撒无不精通,加图索家族的皇帝培养指南告诉了卡塞尔学院的学生什么叫生而天才并且努力的怪物,这个怪物的名字就叫恺撒·加图索。

      可恺撒在击败挑战者后并没有像之前自己说的那样嘲笑他们,而是向输家们伸出了手不吝赞誉的说:你其实很优秀,但只可惜遇到了我,但我相信你有潜力更加优秀或许可以超过我,我很期待那一天的믬到੶来,这样我就又有新的挑战目标了。

       一席话说的不忿者们是心悦诚服,被那双海蓝的双眼感动了,据不可靠消息透露,甚至还有性格柔软一点的男生在仰头看向背着太阳的恺撒比太阳还要灿烂的笑容时声称自己领悟到了‘超越性别䚄的爱’,于是自发的创建了恺撒后援会,后援会的性质介乎追星和同好会之໯间,诺顿馆周围总能见到他们的身影,也不知是想向恺撒要签名还是求握手。

      仅仅是半个学期,恺撒就被誉툆为了“皇帝一样的男人”,他随时做好了接受挑战的准备,以及挑战他的人准备,眼下他准备挑战的㪗就是学生会的冠位——其实樞他一开始是准备加入狮心会的,可在狮心会的会长接见他之后他就放弃了,原话是无菙法接受里面过于严肃的制度。

      如果说学生会是繁荣昌歭盛的古罗马,那么狮心会就是古***,娱乐只有下棋ၗ和喝茶,他是意大利人,不是法国人,比起泡茶和下棋他更想在大理石柱耸立的罗马澡堂里泡澡喝酒。

      有人诟病恺撒是迫于烌狮心会汋的入会要求Ⱚ太过苛刻从而퐷退而求次选择学生会,但恺셼撒加入学生会并且表明有竞争会长意向时候说的第一句话就打了那些的脸。

      뿆他的原话是:其实我原本是ꎢ想加入狮心会的,但狮心会不符合我的审美,所以我现ֻ在站在了这里。眼下我是学生会的人那৻么我就有义务带学生会成为学院的第一社团,因为我恺撒·加图索所在的社团只能是第一,我不喜欢狮心会那就很抱歉只能让他把第一的位置让出来了。

      那时演讲台上的恺撒当真皇帝一样霸气,说的这些话直接成为了竞选总统时的政治意向,但却比那些精心填词构句的演讲稿好上了数倍,因为他是脱稿演讲的,如果当时真是总统竞选的话,说不定恺撒现在不是坐在诺顿馆而是在白宫了——也说不好,因为鬼又知道美国人能不能接受他们的总统其实是个意大利人。 䑍

      在明面上霸气侧漏的恺撒·䘎加图索在学生쇁会的社员们以及围观学生的眼里是个完人,自信这种东西在别人身上就像是石油总会开采完的,但在他身上自信俨﹖然就成了海洋,神秘、深邃,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就像他海蓝色的眼睛一样迷人。 齷

      但...其实恺撒心里怎么想的也只有恺撒他本人知道喆,就像现在一样,原本打在屏幕上的字还是龟毛的一个字一孶个字的瞅着看看有没有错别字、句意错误什么的,最后觉得不合适还删了一些。

      齭 他的确是自信,但有些엎时候心里也的确没底,他的自信在于不管是什么情况,䁨先接受了挑战再看游戏规则,这宏就导致了他有些时候说话不过ﳮ脑袋——人家新生还没说自己要加入学生会呢,他就放言接受挑战ㄵ这宫不显得他心虚和自我意识过剩么?

      看来竞选学生会长的确对自己来说有些压力,卡塞尔学院不是芝加哥大学,一群混血种精英聚集的地方总是天才横行,学生会也不例外,当下竞选会长的各种事情就让他有些头疼了,ꈖ现在又钻了个传言有望‘S’级的新生出来,难免会精神敏感了一些。

      恺撒捏了捏眉心,望着屏幕上守夜人论坛置顶的红帖,现在帖子回复已经突破三千了,各种灌水和讨论不断的刷着楼层,学院里茶余饭后的谈资本来就不错,现在逮到了一个肯⊪定往死里议论,想必现在那个新生已经接触到学校论坛的话看到这些帖子压力一定会很大。

      꺖可很显然暂时一段时间,舆论是不会往自己竞选学生会主席上导了,这倒是让他轻松了很多,被视线聚焦固然不是什么坏事,但压力总是形影相随的,就像他用‘狄克推多’这个账号在论坛上问一句中午食堂吃什么,跟帖都能歪到恺撒对‘学院里狮心会和学设生会针锋相对局面以及是否有第三方势力会鹊起夺权成为三方鼎立’这一假说的뮯看法。

      是时候建个小号了,恺撒叹了口气萗揉了揉自己金子似的头发心想。

      ᪪ 他退出了‘狄克推龌多’㑙的账号,点击创建新账户,在ID那一栏왍他犹豫了一下,最后键入了‘燥索尼克’,按下鼠标‖点击了确定创建,电脑屏幕上跳转页面。

      [欢迎加入守夜人论坛3秒后将返回上一个页面,若无反应请手动点击跳转]

      1区303宿舍里,林年老老实实的等待了3秒,这台出国前买的二手笔记本看起来性能也蛮靠谱的没有太大卡顿,3秒后论坛页面自动跳转到了首页,右上角꬝的登录情况已经刷新。้

      他在守夜人论坛的ID叫‘蒿年兽’,很奇怪的名字,但论坛里名字比这奇怪的还有很多。

      几秒不到的时间,林年收到了后台蝛提醒,有一个新的好友申请,同时上铺的芬格尔意外的说:“年兽?这个ID有什么含义吗?”

      莛“没什么含义。”涁下铺的林年说。

      新生在学院里的寝室都是诺玛微机分配的,很意破外的찛是芬格尔居然是他的室友,他被分到的303寝室正是芬格尔所在的寝室,大概芬格尔领着林年矙站在303ᾬ寝室门口时他自己也才反应了过来诺玛居然把他们俩分配在了一起。

      说巧도的ᣒ确很巧,白天才认识晚上就住一起了,但细细ꛌ想来似乎也并不意外,眼下开学季已经过去了半年,一年级新生的寝室早已经分配完了,剩下最多空铺的位置无疑是外出实习的大四寝室。

      뛃芬格尔这个老油条的寝室只有他一个人,林年被分过来榥的几率自然就大大提升ᑆ了,也说不定诺玛是有意识的邮想让芬格尔这个万年留级生来照顾未成年新生的他鍌才这样分配的。

      “芬格尔师兄你是怎么加到我的,我还没告诉你我的ID呢。”躺在床上抱着笔瓝记本的林焛年问。

      躺在上铺的芬格尔呲啦一声开了瓶可乐说:“你师兄我有论坛管理员权限,现在过了开学季了论坛注册量很少了,后台随便查一下新注册的账户就找到了,最近穰一个小时里就两个新账户注册,一个是你另一个叫‘索尼克’,应该是某个高年级开的小号——这年头谁手里没两三个小号?”

      “我就没有。”林年说。

      “师弟你抬杠就没意思了。”芬格尔说:䳩“小号这种ꂱ东西总该䞠有的,比如你想偷偷关注某个漂亮学姐或者学妹的账号不被发现,这时候小号的作用性就出来了。”

      “哦。”林年说。

      寝室里安静了下来⨂,隔了一会儿,芬格尔忽然从上铺吊了下来探出个脑袋盯住床上的林年说:“师弟你不会生뺭我气了吧?”

      “你是说赌盘的事情?”林年停下了摆弄笔记本电脑看向吊死鬼一样的芬格尔说:“没有生气,师兄你不是赌的我赢么?혗我为什么要生气。퓄”

      一上守夜人论坛瞎子都덵能山注意到标红的帖子,林年没法不知道芬格尔拿他开鐣了个盘,带着整个学校一起玩赌博游戏。

      “没生气就好,毕竟我也没想到诺玛居然会把你̼分配跟我一起住,大学最恐쇹怖的事情就是寝室关系不和谐了。”芬格尔拍了拍胸口松了口气。

      엔 “不过我很好奇为什么师兄你会觉得我有有‘S’ḟ级的资质,我自己㫚对自己都没自信。”林年问。

      “商业机密.霶..不过也不是不能说。”芬格尔贼兮兮的说:“鯒师弟你知道卡塞尔学院的招生流程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