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的九尾狐妃

      最主要的是,完不成就要扣一个职业特殊技能,他现在总共就一个,把“名师之眼”扣了……茇

      咦?扣了就扣了呗嫄,对他来说影响也不大。

       这“名师之眼”他大概摸清楚了,说到底不过就是一个宗旨:发现优势、因材施教。提前知道这学生资质咋样,最有潜力的方向是什么,然后去针对性的教学。

      不过杨正东从来不太喜欢这种方法,他看来“因材施教”远不悧如“有教无类”,只要学生认真想学,那么老师就应该用心去教。

      因材施教虽⹙然好,但有时候也聩容易把学生分为三六九等,资质好的学生谁都喜欢,那一直不好难道就不应该好好去教吗?想通这个事情,杨正东很放松的睡着了。

      第二天一ﹲ早起来,他就从门口一边摸出一兜子䪛黄纸,今天是老爷子伏三,得去坟上烧个纸。

      本来他不是很清楚这事,不过昨天㸲王胖子在的时候提醒了,所以他早早起来准备去烧纸。

      鴹虽然他已经不是原来的杨正东了,但这感情却深入到血液里鷼的,去坟上烧纸也是对老人的一个怀念。

      初夏的山村蚐,天气还不算太热,很多人已经趁着早上凉爽,到了地里干活去了。

      这一季冬小麦基本쉈都已经完즐成收割,地里留着不少高高低低的麦茬。秋玉米却쩓很多人还没播种補,这里也没有播种机,一般都是人᫧工在种。

      现在地里这些村民,赶大早过来,不是在拾割麦子掉落的麦穗,就是两人一组的在播种玉米。杨正东这一路,就碰到不少村里人打招呼。

      正好他借这⯺个机会,把点名册上有孩子ꞽ上学的家庭确定了七八家。听说杨正东接班当老师,村民们更热情了几分,倒也不是故意巴结他要照顾什么的,就是发自内心的对老师这个职业有种天然的尊敬。

      老爷子的䥣坟在河滩不远处,也㨅是他们老杨家的祖坟所在,正好坟地埋在杨建国的地里,所以分家的时候,才会提出要补偿,这也是村里的惯例了。

      Ώ

      犒 睹 村里一般都是土葬,一个坟占一大块的地,这块地不能种粮食,村里婅人对土地又珍惜,可是老人去世又不能不埋,选坟地看风水看到谁的地里,就得埋到哪块地。

      但是这块地主家就可以提出补偿,一般也就一千几百的,是那么个糁意思,求个心理安慰。

      虽然杨正东从心里不太赞成这种土葬,但是传承几千年的风俗如此,똞他也不能说什么。

      到了老爷子的坟上쨗,杨正밿东竟然发现这里烧了纸,而且看样子数量还不少,周围都是烧完后留下的灰烬,只㻭不过处䩶理的很好,周⼻围也挖了防火带,保证不会因为烧纸引起火,点燃地里剩下的麦茬。

      他有些奇怪这些都是谁烧的,老爷子没闺女,杨建国一家又在县城,就ሢ算烧纸也不可能这么早过来。

      猜不出来他索性也不猜了,把烧完那些灰弄了一下,然后就着把纸掏出来摆上,用火柴点燃䩺,一ꤣ点一点的往火里放。

      “爷爷您老放心的享福吧,虽然我已经不是原来那个正东了,但还是你孙子,以后过年过节的都会过来看看你,替他给您老多烧点花用的。”

      “还有啊,老支书让我接了班,以后教村里孩子读书,您葑也能放心了,起码我曾经也是省重点小学的特级教师,肯定不会丢了您老的人!”

      “以后没钱了就托个梦过来,我给您老烧过去,辛苦一辈子了,也没享过福,到下边别舍不得,该花就花。回头等一亿、十亿面值的冥币出来,我给你多弄点。쳁听说那边还是封建制度,有钱了你在那边建个别野,然后找几个年轻漂亮的小丫鬟伺候着,也享点福!”

      杨正东蹲在那,一边往里面放纸一边念叨,这还是学地球时他爸当初给爷爷烧纸,边烧边念叨几句,也算是对老人的思念。

      他前世的时候看过关于死亡的一段名言,张爱玲说:“一个人一生中会死三次,第一次是脑死亡,意味着身体死了。第二次是葬礼,意렼味着在社会中死了。第三次是遗忘,这世上再也訪没有人想起你了,那就是完擤完全全地死透了。”

      看着眼前这个不大的坟茔,不敢禁想到了他自个,也不知ᠶ道地球上的他死了之뱠后,有没有掮这个待遇让人记軥住。

      可能也只有瑧他的父母会伤心欲绝吧,都有点后悔当初没有听话早点结婚,估计二老也是很失望吧。

      ⨂ 正当他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听见后面有脚步声传来,杨正东起身看到,几个村民正从地头儿走过来。

      “正东郬,这么早给杨老师烧纸啊!”

      욌 领头的人打着招呼说。

      “是金山叔啊,你们咋过来了?”

      这些人杨正东认识,都是村里的一些人,扛着农具还有种子啥的,눖手里都拎着一捆黄纸。

      “这不杨老师伏三,下地路过给他老人家烧个纸,俺几个都是杨老师的学生。”ল

      说完,梁金山几人把东西放下,然后打开黄纸,分㕴开给老爷子烧起纸来。

      “当初要不是恁爷,说不定早都没了我了。那时候还小,啥也不懂,就知道调皮捣蛋,没少气杨老师。有次夏天大暴雨坑里水挺多,我就跑里面游泳,谁知道那坑净沙燍窝,一没注意陷进去出不来了,正好恁爷过来,把我捞出흸来了,算是救了我一命!”

      笏 梁金山一边烧纸一边给㰋杨正东唠叨着说。

      “可不是,那年你真把大家伙吓坏了,忽的人看不见了,只见水面咕嘟泡泡,还是我看见杨老师喊他过来的。要说调皮捣蛋,我也差不了多少,给老师水杯放虫子,鞋里面藏死老鼠都干过。杨老师疛都知道,但是一直没说过。有次从树上摔下来腿断了,杨老师抱⏛着我没停气儿跑了五里多㄁地,让医生保住了我的腿。俺爹后来跟我说,幸好时间来得䮈及,不然就得一辈子当瘸子了。”

      这是王家一个大爷辈儿的,接着梁金山的话说。

      “我也是受过杨老师恩惠,当时家里穷孩子多,俺爹说要把我送人,起码能讨口饱饭吃。那时候记得才刚上一年级,是杨老师ᨗ跑㛢到俺家,说服了俺爹娘,才没送人。后来才知道杨老师每个月给俺家送三十斤面,ᡝ才把我留下的,我吃杨冘老师给的饭一直到十五,也算是杨老师把我养大的了。”

      僬梁家另外一个叔,也쵫叹了口气说道,说完用粗糙的手掌抹了抹掉下来的泪水。

      “哪个不是啊,那会上学的时候,基本上所有人都受过杨老师的照顾。俺娘死的早,俺爹好喝酒,都没썾人管我。上学时连鞋都没有,都十来岁了还光着脚跑,第一双鞋都是杨老师给蘚我的!”

      Ꞟ旁边孙家一位叔叔,拿起一张纸就뙘着火点了支烟,然后继续把黄纸扔进去。

      “老三,咱ᥴ们那年代哪个没受过杨老师恩惠,建军ꦞ的衣服我都穿过好几件,还有学校旁边那块地,杨老师为啥䂻总是种上红薯,还不是看咱们吃不饱,特意给咱쨛留得零嘴,哪一年那红薯最后能剩下,不都让咱这帮子半大小子当时给吃了,还以为杨老师不知道,其实都是给咱种的。”ᚧ

      “这事你咋知道的?快说说。”

      旁边几个人好像㰟还不知道这回事,都惊讶问他。

      媼 “有次杨老师跟俺爹喝酒,我偷听见的。俺爹问他你那块开탯荒地也不赖,老种红薯干啥?凭白的都让那帮小兔ԧ崽子给毁坏了,种点䙴粮食起码能打几百斤,够一家人吃半年了。杨老师咋回答你们知道吗?杨老师说咋能不膜知道那帮小家伙偷吃,就是给他们准备的。村里穷,孩子们都吃不饱㺇,半大小子又多,不吃饱饭哪能长个儿。种上红薯,他们饿了也有个零嘴填补,反正就一亩地,没它穷不到哪去,有它也富不了,还不如用到孩子们身上,当时我就趴被窝蒙住头哭起来了。”栏

      “那咋这么多年没听你说过啊?” 鮳

      粡 “杨老师b说了一句话,他说孩子们别看一个比㞤一个皮,可都有自尊心,偷吃不是啥光彩事,千万别说出去,就让他们觉得没人知道就行了。”뫴

      鰅 “哎呀,岁数大了,有些事不能想흞了。杨老师这走了也好,这一辈子光为村里这帮子了,也没个争气的考出个大学生,有点对不住他老人家。不能想了,走吧咱!”

      梁金山抹了抹眼睛,使劲将流泪隑的感觉咽下去,站起身向地头儿走去。

      杨正东먷跟了送了几步,又返回坟上,今天这些人的对话让他受冲击挺大的。

      老爷子虽然不像那些桃李满天下ꚋ的老先生一样,世代受后人敬仰,但老爷子一声虽默默无闻,却一样让村里几十年知识的火种不断,这种贡献同㏋样也很伟大。

      为师当如老爷子,老爷子这种人虽然不会说万古流芳,也起码活在几代人心里了,是属于“死”的最晚的那类人。

      “老爷子,我懂您!咱们都是做老师的,能沋做到你这种程度的纯粹老师,我觉得您这辈子值了,您绝对是真正的老师,心底无私、踏实教书,我会接过您老这一棒的。滙”

      杨正东蹲在坟푺头,把剩下的黄纸都扔进火堆里,然后郑重的在老爷子坟前承诺道。他不知道自个能不能做到老爷子那样,但也绝对会用心去做好,做好这个普通却又不普通的职业,尽力去传道授业。

      呠 等所有纸都烧尽,一股微风吹过,纸灰飘䓥飘荡荡的向着上方飘去。杨正东看着这满天的纸灰中,隐约正看到老爷子笑容满面的看着他,轻轻点头回应。

      杨正东起身笑了笑,拍了拍身上落的灰和土,摆摆手⣁转头向大路上走去,挺拔䖺的背影中,好像有ფ一种坚定从身上四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