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解除程序iPhone

      “灵宝宗?”

      王离看完石碑上的字一愣,他在元都宫藏书馆中看到过这个门派,这灵宝宗是一家远在西南戎州的玄门大派,奉行的是有教无类,收徒不论根脚。

      无论妖魔精怪,还是世陲俗凡人,只要你有㎟向道之心都能拜入门中修行,甚至一些法宝生出器灵,只要主人愿意,器灵都可以拜入宗门成为弟子,所以整个西南戎州的修行者都能算作灵宝宗的弟子,换句话说这灵宝宗独占了一方州陆。

      뱮“左岳...真君。”

      狍鸮看着石碑上的文字语气有些疑惑,“这落款看着怎么如此突兀,而且真君Җ二字怎么比其他字小了一大半,就3像是写完之后再往行间里加ḽ上去的一般。”

      王离点点头,他刚才也注意到了这一点,目光看向白虎,쏾后者꧞立刻言道:“映我家真君当㨺时并未踏入天人之境,但他⢠推算出自己有大罗之资,待묟有缘人蒱过来拘束此妖时必能成就天人。”

      “自己算出自己有大罗之资......”

      王离不禁哑然,半晌才道:“前辈说的有缘人莫非就是在下?”

      “没错,真君当初用我镇压妖娦孽时曾言,以后有个修行金行道术,名叫쁠昌容子的人带着狍鸮过来收服此妖,应该就是你了,不过你要想收服此妖儫,必须先替本神君做一件事。”

      白虎看了一眼狍鸮说道。

      王离心中一凛,这个左岳真君的推算之术竟然如此精确,面上却不动声色,道:“抱歉前辈,在下并非昌容子,也就是说我不是左岳真君推算的那位有缘人了。”

      “不可能!”

      白虎大吼一声,脖颈鬃毛炸开,利爪从平坦的虎掌弹了出来,“我家真君的河洛神算从未失误,你怎么敢不是昌容子!你要不是昌容子,又怎么会有狍鸮相随!”

      王离往后一退,人直接就飘下齃了高台,落地昂首,惊讶道:“前辈为何发拏怒,在下乃是穹霄门下弟子,的确不是贵主推⮽算的那个叫昌容子的人。”

      白虎闻言一愣,俯身看着王离不再说话了。

      狍鸮幡悄悄用灵识传音王离,问道:“你小子刚才幻化的老道士不就是昌容子么,为什么不承认?”

      王离回道:“你没听这白虎刚才说什么?它让我必须替他做一件事,我是出来凝煞炼罡的,哪有时间去给它当苦力綔,所以前辈还是准备好离开吧,而且这白虎的主人至少是一位天人修士,又精通推算之道,我现在身上还有一个大麻烦正在发愁,再也不想节外生枝了。”

      狍鸮퐩幡眼珠子一转,道:“那我的口粮怎么办?要不你再考虑一下,万一是好事呢?以前陈子明就随手帮了一个女人,后面人家可是直接送了他满满四口紫清罡气哦!”

      빘 王离微微摇头,看向高台,道:“既然在下并非左岳真君推算的有缘人,那就不打扰了。”

      “且慢!我仔细回忆了真君说的话,你完全符合真⍑君推算出的那个有缘人的全部条件。”

      ✆白虎盯着王离,缓缓开口,道:

      “第一,你身旁站着饕餮。

      第二,你修炼了金行道法,能用金精之气点亮我家真君所刻石碑。

      ㏈第三,你虽然不是昌容子,但你也可以叫昌容子,真君带我出门云游的时候就给自己取了很多乱七八糟的名字,所以你现在也可以是昌容子。”

      狍鸮幡眼睛一亮,避开王离的视线,冲着白虎露出了一个ੰ赞许셽的眼神。

      王离点了点头,道:“前辈这么说我倒是无法反驳,但要是我不想做这个有缘人呢?”

      “不想做有缘人。”

      白虎脸上露出了拟人化的不解,“为什么?”

      王离微微一笑,道:“因为我还要四处寻煞炼罡,没时间帮前辈做事。”

      白虎愣了一下,喃喃道:“真君算的还真没错,这下我该怎么办......”

      꿙“嗯?”

      王离闻言有些吃惊,难道这也被那个左岳真君算到了?世间真如此厉害的推算之道,那他岂不是事事都能争得先机?

      “那个...我可以跟你做一笔交易。”

      这时候白虎站了起来,目光十分严肃的看着王离,言道:“我喣要你做的事并不麻烦,只要你答应下来,本神赧君䛅就将自己的法体送给你。”ર

      뼪 王离笑了笑,道:“前辈先说说要我做什么事吧。”

      白虎沉吟道:“我要你度我转世,另外还要你去一趟正中冀州找一个身怀青龙命格的少年。”

      王离打断了它,道:“前辈䥄之前不是说一件事么,这怎么又变成첈两件事了?”

      法宝器灵转世并不稀奇,在元都宫他就听钟师兄说櫘过,到时候随便在世俗中找一户人家,让其自行投胎即可,他是在想白虎刚才提出要自己去正中冀州寻人的事。

      老师让也有叫他去正中冀州䲊的天禺国等人,怎会如此巧合,难道白虎要濙找的那个少年就是老师让自己等的那人?

      白虎沉默了片刻,道:“第一件事是我的私事,事成之后本神君的法体就随你处置了,至于第二件事,我也是受人之托,你如果方便就去一趟,到时候自有好处,要是不方便就算了。”

      王离心中一动,道:“敢问前辈筱第二件事可有时间限制?”

      白虎凝声道:“当然有时间限制。”

      王离立刻摇头อ,道:滼“我答应度前辈转룰世,至于去正中冀州寻人就算了。”

      “那好륬吧。”

      白虎微微叹息,一只爪子拍了拍高台,问道:“你打算怎么处置这旁妖孽?它的肉荺身被我镇压在下面,元神被我用禁法锁在体内,你旁边的狍鸮之前下来就想吞了它,但这跟真君推算的结ꄪ果又不同,我很好奇你有什么手段让这妖谴孽受那生不如死之刑。”

      王离轻笑一声,道:“请问前辈,这妖物怕死么?”

      “它当然怕死。”

      白虎嗤笑着说道,༓“此妖被镇压的时候刚刚修出元神,真君曾把推算结果告诉它,当场给了它一个自我了断的机会,但此妖却认为真君是在吓唬它,褸嚷嚷说好死不如赖活着,后面更是多次想要突破禁法沟通肉身,十几年前有一次挣扎的最厉害,和我争斗的时候震破地脉把山煞引了出来。”

      王离点点头,道:“那我就放心꥔了,请前辈告诉我决定什么时候转귐世,我先帮前辈把这件事办了。”

      ⩽ 白虎立刻回道:“这事不急,你先把那妖物处理了,我想看看它到底是什么下场。”

      王离皱了一下眉头,看着狍鸮幡,道:“那麻烦前辈先把妖物的肉身交给我的法宝镇压。”

      籟“交给狍鸮镇压?”

      白虎眼中露出古怪之色,“你确定是交给狍鸮镇压,而不是拿去填它的肚子?”

      王껺离不置可否,只是笑道:“前辈还关心这个么?”㏲

      白虎哼了一声,道:“倒也是,你们往后退远一点。件”

      王离和狍鸮立刻抽身退쎔开,随后白虎一跃❔而下,落在他们身前,张口吐出一把白金色的巨剑迎风斩下。

      “一方会用剑诀的大印......”

      昦 巨剑落下之前,狍鸮幡暗中用灵识传给了王离一句话,听着像是在吐槽一般,王离点点头。⿞

      轰!

      高台被巨剑劈成两半,露出一个大坑。 뜞

      “交给你们了。”

      白虎说完就走到了一边。

      王离凝神看去,发现坑洞中躺着一个浑身黑毛的怪物,大约两米多ৼ高,头生一对弯角,青面阔口,獠牙外露船,样子跟之前幻童看到的那怪物一模一样,这就是枭阳的肉身了。

      滾 狍鸮幡♛早就等不及了,往前一扑,头颅瞬间变得比坑洞还大,张嘴直接就把枭阳吸进了嘴里,伸出舌头舔了舔,就地一滚又化作了童子模뿄样,飞回到了王离肩头坐下,摸䭴着肚子露出了一副满足的神情。

      王离瞥了他一眼,道:“你这吃相太难看了。”

      童子嘻嘻一笑,抓出一面镜子照了照,道:“总算吃到一口肉了,我这小胳膊小腿的什么时候才能长胖一点哟~”

      王离面皮一抽,转身掐了个法决,“当”的一声金钟虚影脱体而出,ء变大倒扣下来笼罩了冻整个地底空间,随后他看向白虎,召出丧魂弓,又搭上一支穿魂箭,道℮:“前辈可以将那妖孽的元神放出来了。”

      白虎看到王离弯弓搭箭,顿时生出一股寒意,惊讶道:“你一个固元期的小子竟然有这么ẹ多先ᕡ天法宝!”

      王离笑了笑没有说话。

      白虎的目光在童子㗦和手里的弓箭转来转去,最后看了一眼笼罩下来的金钟,张开大嘴,吐出一团裹满白金色锁链的黑气,这团黑气落地之后化作了一个如同小儿身形的缩小版枭阳。

      白虎爪子一勾,锁链哗啦啦的松开飞出一截落在它的爪下,那枭阳感觉锁链一松,尖啸一声就要钻入地下,地面立刻生出了一片火海,枭阳尖叫着又蹿上了空中,白虎脚下的锁链瞬间被拉得笔直,枭阳罕就像一只风筝一样在空中荡ɤ来硟荡去。

      “我的肉身呢!”

      枭阳在空中转过身冲着白虎大吼,神情满是惊恐。

      “在这里。”

      童㣕子出声叫道誉。

      枭阳闻声看去,发现一个少年举着一把ꇹ金弓,被那金弓上的箭矢瞄准,ﴚ心中立刻就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神君,他是谁!”

      枭阳面色一变,往下一跃,竟然直接躲在了白虎身后。

      “这位就是真君当初给你说的那个有缘人。”

      白虎话音一落,锁链顿时震动,枭阳身不由己的被拉回到了王离面前,在半空中左右挣扎。

      “你骗我!真뫈君那是骗我的!都是骗我的!”

      枭阳在半空连连大吼。

      下方的王离直接将弓弦拉开小半,它立刻就闭上了嘴巴。

      “你想死想活?”

      王离몦冲它问道。

      “你是谁!”

      枭阳恶狠狠的盯着뮢他反问道。

      衦 “不要说出你的名字。”

      白虎突然出声,“这妖孽有一门邪诡无比的诅咒术,只要知晓他人的名字,就能施展咒术勾夺他ਡ人的三魂七魄,虽然现在它没了肉身,施咒威力大减,但若是想用那邪法害你,自爆元神还是能伤到你的,当初这妖孽就用这咒术想害我家真君,但因真君报的是假名,它才没有得逞。”

      王离心中一惊,元都宫的藏书馆榻里虽然有记载枭阳的内容,但的却从未提及此妖有这般神通,坐在他肩头的童子也是一脸凝重,显然也不知晓此事。

      虽然他根本没想过报出名讳,但白虎这番善意必须感谢,他躬身一礼,道:“多谢神君提醒。”

      说完,就将弓弦拉开一半,语气森然道:“看来我刚才是多余问了。”

      枭阳顿时一慌,化作一团黑球想要逃窜,这时半空突然出现了几只鹿头鸟身的蜚廉,齐齐煽动翅膀,黑球当场就被卷入了一个风旋中,它立刻大叫道:“上仙饶命!神君饶命!我想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㬸”

      王离偏头问道:“你能不能禁锢这妖孽?我虽然可以将它收入风火一气罩,但不能每时每刻都分出心神来镇压它。”杣

      童子拍了拍胸脯,道:“荊没问题。”

      说完撒手一扬,手中的镜子飞出直接化作狍鸮幡来到了枭阳元神头顶,白虎见状松开了爪子,随后狍鸮幡垂下一道蓝光,将枭阳元神裹住拉入了幡中,一个盘旋又落在了洪童子怀中。䟿

      “接下来就㪙是前辈的事了。”

      蕣王离看向白虎,一边将几件法宝收入体内说道。

      “等我看看它到底是怎么个生不如死再说,将来见到真君也好有个交代。”

      白虎迈着步子朝前走去,话说完那一刻,直接化作一方搧虎头大印悬在了王离眼前。

      “那前辈可要等一段时间了。”

      王离对着大印说道。

      “不着急,我都在这里待了几十年了,不差这一点时间。”

      白虎的声音从大印中传出来说道。

      王离继续道:“如此只能委屈前辈先到我的储物法袋中休息了。”

      “何必那般麻烦。”

      白虎话音落下,大印迅速缩小成了一枚小巧的印章,接着虎头又飞出一条白色细线在王离腰间一缠,印章立刻就挂在了他的飍腰上。

      “倒也合适。”

      王离点点䊇头,纵身化作离火长虹飞了上去,落地之后摇身一变,他再次幻化成了昌容子的模样。

      等他走出洞口时,숷江木立刻迎了上来,地上五具金尸已经不见了。

      “죛道长!”

      王离面䴁露微笑,道:“有厪劳小友久⚆侯,接下来我想在恰小友道观暂住些时日,不知是否方便。”

      “方便!方便!”

      江木满口答应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