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女职工在线观看

      荆轲脸上一肃,执剑的右手缓缓上扬,渐渐地闭上了眼睛。

       “嗯?”天巳一愣,浓眉拧成了疙瘩,对于荆轲的表现有些摸不着头脑。

      闭上眼睛,还能打到人吗??

      就在天巳刚ᖤ升起这个念头,还未细想,突然一股如绝世剑刃般锋利的气机,锁定了自己。

      “什么?!!”天巳大惊,即便对面的荆轲没有丝毫动作,但是那股气机的锋芒,如寒刀霜刃临身,让天巳能完全感知到,那一阵自醻心底涌上的寒凉。

      “绝命!!”此时的荆轲,在这股气机的衬托下,衣衫飘动,如崇高巍峨的神灵,向罪恶的世间降下神罚。

      绝命出,天命断。

      话音方落,荆轲的身影倏地消失,毫无空挡便出现在了天巳眼前。本来纯黑的湛卢,此刻剑身缠绕着白色气焰,极具压迫性的力量斩落下来。

      “!!!”天巳眼睛一花,面前就再也没有了其他景象,只剩下一柄令人胆寒的白炎黑剑,在那股气机锁定Ő之下,好像不论自己如何去躲,都无ꔗ法避开这一绝世之剑。

      “断剑无生!!”形势瀗危急,天巳额头青筋暴起,虬结的血管规律性地鼓动,周身弥散出阴暗之色,邪剑胜邪的缺口处忽地长出一截幽暗无比的剑气,化为了胜邪剑㍵的剑尖。

      “锵~”剑尖皺显现之际,整个胜ꑵ邪剑发出一声尖锐刺耳的金鸣声,剑身微微震颤,带得天巳쩢周身气势大涨。

      被剑气补全残缺的胜邪,剑身隐隐浮现出阴影,摄人心魄,好像这才是胜邪应该有的模样。

      一柄邪道之剑!这是任何人看到这一幕都会想到的东西。胜邪与荆轲手中的湛卢宛若一对生死对立的存在,令人叹为观止。

      一瞬间,两剑相击,瞬间爆发出的冲击波䨏,震得院墙不住摇晃,黑白两色的玄妙气劲,在院中肆虐,击出一个又一个的深坑,足◂以见得这一击的威力。

      小院之内,风浪鼓动,气劲逸散,哪怕是江湖一流高手,也不敢贸然靠近。

      …………

      Ⱖ赵诗雨这边。

      啐 〒 面对嬴则的提问,嬴政始终神情镇定,对答如流,丝毫没有慌乱之态。

      一旁,赵诗雨笑眯眯地看着,对嬴政的表现很是满意,伸手向桌上的漆碗,准备小嘬两口。

      껄“轰~”一声细不可察的响动,让赵诗雨一愣,漆碗中的茶水也随之荡出一圈涟漪。

      ⛶“什么情况?地震了??”赵诗雨单边䘔眉毛一挑,对此有些疑惑。

      不过,见其他人都无所察觉,釢沉浸在温暖舒适的环境当中,交谈交流,赵诗雨耸了耸肩膀,也就没把这当回事儿。

      “大道之行,根在民心。民心之要,在于农耕兴替,农兴则民富,民富则国强,国强则经久不朽。是以大道之本,亦为国之本,是为农!”嬴政的声音,飘荡在小屋之中。

      对面,嬴则听后连连点头,看着眼前这个后辈,嬴则笑得很是慈祥:“不错不错,你以这等年纪,就有如此言论,实属难得。看来王上下専令让你待在公主身旁修学,是个很正确的选择。”

      说完,嬴则抚须轻笑,看上去很是开心。似乎是对嬴政的表现甚为满意。㱦

      嬴政见此,恭敬地执手一礼。

      齨一旁,赵诗雨见这一老一少处得还算融洽。最重要的是,嬴则看上去还蛮舒心的,当ॢ下眼珠子一转,笑着说道:“老先生放心,既然诗雨作为师者,自然会将毕生所学倾囊相授!”

      “公主费心了!”嬴则有些感动,深深地点了点头。

      “不过鬳……”赵诗雨语ꊈ调一扬,听得嬴则虎躯一震。

       “不过诗雨这边还有一事,想请老先生成全。”赵诗雨以礼相对,恭谨地说道。

      嬴则的脸上则有些疑惑,不知道赵诗雨何意,遂连忙出声:“公主但讲无妨,只要是老夫䵰能做得到的,定然尽全力,必不推辞。”

      Ţ赵诗雨闻言룵,有些难为情地说道:“老先呒生先前不是放出过墨家子弟的消息嘛~~墨家퇪此次又出面相助我合信府,这人情……自然是要还的吧~~!再者,墨家子弟被抓,诗雨俋也有脱不开的责任,老先生你看……是不是让诗雨等下将人带回去?”낛

      “哈哈哈陗哈~”嬴则仰头一笑캌,笑着说道:“老夫还以为是什么事,让公主如此难言!此事公主勿须忧虑,此次老摪夫放出这个消息,本意就是为了让墨家出面助公主一臂之力,墨家这次表现不错,老夫自然不会再扣他们的人。”

      “嬴洪,你去把她带来吧!”说着,嬴则扭头,对着身后的嬴洪吩咐道。

      “喏!”嬴洪뷳听到后立即起身,出了房门。

      “呼~~뱠”赵诗雨暗地里松了口气,冲着嬴则一脸感激地笑笑,话语之中也多了分亲近:“如此,就多谢老先生了~!”

      “公主不用客气!”

      没办法,不上心不行啊!墨云儿为了这事儿,可是喊着闹着要跟赵诗雨绝交哇!

      以我们赵大小姐的性格,能不巴着脸把人要回来吗~~

      就在两人互相客套之际,嬴洪带着一人走了进来。

      “这么快??”赵净诗雨见嬴洪落座,一时还没反应过来,正准备开口询问,慕然间,一股幽香劓从身后传来……

      “唰~”赵诗雨的脑袋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快如闪电一般扭转了过去,这速度荆轲看了也要直㔑呼一声“内行”!

      似乎是因为速度太快,一时之间,赵诗雨的脖颈处似乎传来了脆响,让对面的嬴则嬴洪看得老心肝扑腾扑腾跳,生怕赵大➘小姐出什么事情。

      而现在的赵诗雨,没有心思再看其他,整个人的心神都被身后这位美人吸引了过去。

      㑾 宅 “怎么是个女的呢??”赵诗雨心里不由得感到奇怪。뼭

      不过还别说,这頕女的长得真是不赖啊!

      秀眉粉面,琼鼻樱唇,上佳的面容和玲珑的身形,即便衣着平平无奇,但是骨子里那股贵气,不由地让人心生痒……仰慕,是仰慕~!俾

      最要命的,是从那美人身上传来的一股子幽香,哎呦喂~~真是要了老命~!

      “老先生,这……这是墨家的那个……?”赵诗雨一脸惊讶,脖子又猛地一下扭过来,对着后怕不已的嬴则问道。

      “公主,莫要激动……”嬴则忍不住劝了一句,随即肯定回道:“不错,这就是那墨家之锗人!”

      “不会吧,这么漂亮的小姐姐,在秦王宫里面是做什么的?”赵诗雨显然有些不相信。

      “这位,是王上的宫中宠妃,吴美人!”嬴则向赵诗雨介绍道。只是在说到“宠妃”一词后,眼中뗉冷芒一闪。

      ࿉ 下方,吴美人听녦到嬴则这话,娇躯一颤,抬眼望了望嬴则,眼底复杂难明。

      只是这一幕,赵႘诗雨却没看到。

      ߾此刻赵诗雨的脑海里,只剩下两个字:“宠妃”??

      我嘞个去~~这墨家可以啊~!手段真是无敌,把手都伸到秦王枕边了~!流批流批!!

      只不过,都有这条线了先前还惦记嬴政干嘛呀!直接给嬴稷来一刀子不就完了?果然,墨家净整这些没用的~!

      最重要的是,多浪费啊~~!

      赵诗雨看着身后跪着的这个娇滴滴的少妇,心中不免长叹:我与那曹贼何异??!

      赵诗雨的心里,被这些吐槽之言堵得满满当当,最后实在是忍不住,出面揶揄了一句:“我滴妈~~我记得秦王好像都已经古稀之年了吧~!没想到还这么有兴致,真是雄风不减当年呀~~!”

      话语之中,透露着丝丝的酸意。

      这话一出,嬴则的老脸微微泛红,底下那个美少妇更是面红耳赤,羞得抬不起头来。

      “咳咳咳……”嬴则单手握拳,抵在唇边轻咳了两声,聊表尴尬之意,随后笑着道:“公主果真是性情之人呐,哈哈哈哈~~老夫真是汗颜!不过我王的家事,请恕老夫无法答复公主。”

      “无妨无妨隧,诗雨也只是随便说说,老先生可别放在心上哦~~还有记得保密,千万别让秦王知道,免得他老人家听了笑话~~”赵诗雨连忙回复,说着还冲着嬴则挤⋢了挤眼睛,鬼精得很룰。

      “哈哈~~老夫知晓了。”嬴则见此,颇有些哭笑不得,很无奈地㾖应了一句。

      “酮嘿嘿~~”赵诗雨嘿嘿一笑,不再谈此。

      之后,几人又唠了会儿寻常之事,眼看着外面的太阳渐落,赵诗雨也有些坐不住了,遂起身向嬴则表明去意。

      对此,嬴则自是接连挽留,最终无奈,只得以赵大小姐的意向为主。

      随即,嬴则出面,将几人送到了屋外。

      一来到外面,看到屋外院中等候的荆轲,赵诗雨立马一惊,哑然道:“卧槽!!咋回事儿啊?你这是去要饭了么ꘝ??”

      ◩院中,荆轲须发散乱,衣服上쓎满是破洞,浑身也沾染上了些许脏污,不过却没有受伤的痕迹,乍蝲一看确实很像要饭回来的쑴模样。

      왞听到赵改大小姐这夸张的表情和»语气,荆轲僗白眼一翻,压根就没想要回话。

      对于赵诗雨的调皮,荆轲表示自己不跟小女子一般⹧见识。

      赵诗雨身边的嬴则,看了看同样衣着“不ꟾ整”的天巳,眼中精芒一闪,意味甚深。

      吐槽完后,赵诗雨随即面向嬴则,和声告辞:“老先生,诗雨这便离去了。若是日后有机会,我等再聚。”

      彣 嬴则笑了笑,客气地说道:“但愿还有下次!嬴则期待与公主的下次会晤,公主请!”

      “嗯!”赵诗雨行之一礼,随后领着一行人,在嬴洪的带领之下,朝外走去。 쯼

      院门处,走到最后的荆轲,在转角之前,回头看了看院中的天巳,以及门口矗立的那个老人,脸上有一些复杂之色。

      嬄 对此,嬴则只轻笑面对,只是眼中的亮光,散发出凛然威势。

      看着赵诗雨一行人消失在视野之中,嬴则老脸一肃,看向身旁的天巳,沉声问道:“怎么回事?”

      闻声,天巳扩连忙单膝跪地,闷声回道:“王上恕罪,那荆轲欲来院中探听,臣阻拦不住,便与之交战了。”

      嬴则,也就是嬴稷,只见其眉眼一眯,沉声问道:“结果如何?”

      “臣……败了!”天巳一脸无奈,坦然回道。

      “败了吗?”老人念叨了下,随后正色道:“败了就Ȳ败了,既然连你都不是对手,此人的实力就算得上是世间绝顶了。赢凰身边有这等高手,也是件好事!”

      天巳低头应是。

      “咳咳咳咳~~”突地,老人脸色诡异地一红,表情痛苦,激烈地咳着。

      “王上!!”天巳一惊,连忙上前搀扶住嬴稷:“王上,屋外风♜寒,还是进屋再说耞吧!”

      这时,嬴洪送完赵诗雨,也回到了此间。

      见嬴稷又开始븧咳嗽,嬴洪眼中闪过一抹担忧,连忙招呼道:“快,快传李医师!”

      遒 不多时,一位医师疾步而至,为嬴稷把脉看诊,随后又推拿按压了下,嬴稷的脸色才逐渐好转。

      “숍王上,您感觉如何?”嬴洪见此,连忙问道。ۑ语中遮不住的忧虑。

      “好多了~~”嬴稷回得就有些﮺无力,脸色也有些苍白,不过总算是止住了咳。

      这时,一旁的医师说道:“王上,肺疾难治,主在养身。还望王上以后多加注意,莫要再吹风受凉了!” 蠍

      “知道了!”嬴稷应了声,然后看着嬴洪问道:“赢凰他们走了㊍吗?”

      “已经走了!”嬴洪连忙回道。

      “嗯!”嬴稷点了点头,便不再睅说话。숗

      “王上……”这时,嬴洪脸上有些担忧,出声问道:“赢凰公主将那墨家人带走了,恐怕今日墨家巨子就会知道王上人在邯郸,届时情势难料啊!”

      “呵呵,你觉得他墨桓子敢对我动手??”嬴稷轻笑一声,语气之中夹带着笑意,颇有不屑地说道:“无妨~我身边籟的玄鹰军,又不是摆设,他若敢来,我ꎣ不介意先将墨家除名!”

      “是!茋”天巳与嬴洪,同时低头应是。

      “史官,方才的言论记录下来了吗??”嬴稷对着偏室喊道。

      从偏室走出一人,身着官服,恭谨回道:“回禀王上,已经纪录入简!”

      “好!尽快修刻,我有几处还未想明,还需再看看!”

      这时,嬴稷靠在凭几之上,想閜起了方才赵诗雨的表现,言论震慑闻者心神,以及最后那一句让自己听了都有些臊得慌的言语,不免笑着感慨。

      “呵呵呵,这赢凰,不愧是大贤之人,言谈举止还真是与常人不同啊!哈哈哈~~~”긵

      “不过六国此番,拉拢合信府的手段太过晬肤浅,只知道一味逼压。相比之下我秦国虽未施什么大恩惠,却能引得赢凰归心,这还真是让人感慨呀~哈哈哈哈哈!”

      爽朗的笑声,在小屋内传开。

      …………

      ䷋外面,赵诗雨走在大路上,看着身旁衣衫褴褛的荆轲,怪声道:“哎我说,你这是干嘛去了?弄得这么狼狈?”

      ꬚闻㖶声,荆轲一脸肃穆,对着赵诗雨郑重说道:“方才与那个名为天巳的护卫打了一架,就成这样了!”

      “嗯?!”赵诗⚟雨心中一惊,歔荆轲的实力那可是有目共睹的,要是对敌,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狼狈的模样。

      再加上荆轲凝重的神情,这让赵诗雨察觉到了一丝不平静。

      “你打输了??”赵诗雨小眼一眯,暗搓搓地问道。

      “没输!!”荆轲白眼一翻,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随即,长叹一口气,无奈地说道:“不过也不算赢,这个天巳实力深不可测,连我最强的剑技都녂接了下来,自己还没多大事,真是古怪。”

      “大招都放了??那你没事儿吧?”ꦦ一听事情好像还挺严重的,赵诗雨也开始有些小担心,毕竟荆轲可是自己的头号保镖啊!

      ແ 听到这话,荆轲眉毛一扬,傲然说道:ᄅ“那还用说,我当然没事啊!有事也只能是他!”

      “Ꝃ啧啧啧~~”赵诗雨立马鄙夷地说道:“都是武林中ь人,点到为止,你看你们怎么还急眼了呢?那天巳看年纪都能当你爹了,你还下手这么重。年轻人不懂得尊老爱幼,真是不讲武德!”

      ㅏ“……”荆轲的后脑勺立马被黑矽线占据。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