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72.t∨柠檬直播

      王乐提刀上前,斩冥那血红色的刀身看起来十쵣分刺眼諨,就像某种诅咒一般,只要看见它,就会感受到一股发自内心的恐惧。

      쩳 吸收了投影世界十多把兵器之后,斩冥刀已经跨入神兵的阶段,不仅劈砍威力大㮧增,还可以很大程度上增⢅幅刀芒。 ﶭ

      光是侏这一点,就已经和普通兵器区分开来。

      王乐握着它膋,只觉十分顺手,隐隐有种心意相通的感㽇觉。

      “小姐抱歉,其实我不叫陈太平,至于真名,你ꓗ很快就知道了。借宿秦家这么久,这次就不杀你了,蕟全当房租吧。”

      王乐对已经快要넕被吓傻的䤋秦落星说完,便将目光转向此时已经彻底慌乱的女子。

      如果没有猜错,她应该就是所谓的太守之女了。

      䈸有一说一,王乐对这种模样不错,却心肠恶剻毒的女人十分讨厌。

      这是他少有的的情绪波动。

      점没有废话,直接一刀而过,王乐将她斩首,同时刀芒爆猀发,化作一道道细小的碎屑四射。

      츝除了秦落星之外,所有女子包括他们的仆人,全部死亡。

      云淡风轻的做完这一切,王乐转身看向那青年,轻声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小生周博。砣”

      他有些恐惧的回答道。䢀 墟

      也不怪周博害怕,实在晀是这种杀完人之后鴣轻描淡写的做派,实在有些骇人。

      王乐点点头,“我这里有些银子,你拿去给你娘子治病吧,如果可以,尽快离开宣化府,在别的地方费重新生活。”

      说完贷他从怀里拿出钱袋子,打开看了看后,随即扔了过去ﺸ,“里面的눤钱䗇应该够你们生活很久了,快走吧。” 쵺

      周博嘴唇颤抖卿,拿着钱袋满脸不知所⭀措,最后一咬牙,跪下狠狠磕了几个响头。

      “恩公在上,博只要不死,诼将来必有厚报。”

      “好好活着,我可不是因为那点恩情才帮你的。”

      王乐摇了摇头,眼神有些复杂。

      周煜博抹掉眼泪,抱氣着钱袋往楼下冲去。

      等到他的动静消失,王乐才䃉收回目光,看向秦落星。

      后者被뫄吓了个哆刼嗦,哭丧着脸道:“完了,Ꭶ全完了,秦家要被你害死了!”

      王乐瞬间明白过来她是什么意思,点点头道:“没错,如果只留你一个的话㙅,的确会被㐏迁怒,堂堂太守,可不是一个普通뷨商贾之家能够抵抗的。”

      쁙秦落星没籘听明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傻子都知道的事情,为何对方还要说出来?

      可还没等她思考出答案,眼前忽然闪过一抹寒光,然ᘪ后便陷入了无뫨边的黑暗当中。 趆

      残留的最后一点意识让秦落星恍然懞,的确,只要自己犆也死了,秦家就不会受到牵连。

      王乐环视一圈,大厅里已经┱满是尸体,不,还有一个活口。

      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画壁小姑娘,正双手抱头,一副任由外界天翻地覆,我自岿然不动的姿态。

      王乐走了过去,语气平静的说道:“我不想杀你,但如果只有你活下来,可能会遭遇比死还要悲惨的结週果。”

      画壁身子一抖,猛地抬起头来,眼鿸泪鼻汥涕混合在那张可爱的脸上,让人有点皱眉。

      “你这个臭家伙,如果不是你,小姐也不会死,小姐不死,我肯定不会有事!” 뵦

      “那可真是抱輔歉。뾱”

      王乐一脸正经的道:“那么,你现在要怎么做?如果想去陪你家小姐,我可以帮忙。要是想回去的话也行,下面秦老倌还在,和他说一声就是了。”

      “你和我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画壁抹了一把脸,结果更丑了。

      “只是想把话说清楚而已,毕竟你是受了我牵连,有ﺌ个心理准备끂也是好的。”

      王乐说完便准备离开,“想办法活下去吧ᑿ,这世上除了自己,谁也靠不住。”

      一ꗐ直等到他走远,画壁才瘫软在地,身体一抽一抽的,眼泪止不住往下流淌。

      另一边,秦老倌见到王乐下来,招手想让他过去,结果便见到了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䔪一幕。

      那个在虐秦家受尽欺负也᛼不吭声的闷葫芦,冲自撹己笑了笑后,便拔地而起,眨眼间便消失了。

      四䆓…四쑵品?

      秦老倌傻了,楞在原地不知所措,直到画壁抹着眼泪从木楼里出来,챀他才回过神,连忙走ꈩ了过去。

      待到问清楚事情经过后,止⟀不住的在原地跳脚大骂。

      윕只可惜,一切都已经迟了。

      ……

      宣化府越靠近城北的地方,就越贵,不止是这里环境好,更重要的是城里大多数达官贵人,都ꗱ住在这里৲。

      随便拿出一个,都有不浅的背景。

      ᙌ 但相比其他地方,西街的一处宅子,却分外怪异。

      樠它不大,但很精致,大门处没挂牌匾웯,只有盻一个瘸了条腿的老头守在那里。

      一般人就┾算好奇,也不会靠近这里,因为他们知道,能在城北拥有房产意味着什么。

      而稍微知道些底细的人,就更不敢打扰了ᎇ。

      因为这宅子背后,带着那位侯췮爷的影子。

      乾国勋贵很多,但能让人如此忌惮,且讳莫如볗深的,只有那一位了。

      攎 晌午时分,一个面目俊逸,整个人透着股阴柔的青年缓缓走来。

      ፋ 那双好看的丹凤眸子半眯着,足以让城里最傲的ᴮ姐儿,心ʣ甘情愿的扫榻相迎。

      쩝 此人正是和朋友分开的王瀚年。᧰

      一直懒懒꠰散散的瘸腿老头,在见到他后,激灵灵的站起身来,无比亲切澿的迎聏了过去,“啊呀呀,少爷啊,您可总算来了,二小姐可是给老王我下了个期限ᬭ,说您要是半旬内在不出现╈,就要亲自过来了。

      您也知道,我这把老骨头可经不起折腾。”

      ⪖王瀚年脸色僵硬,ῃ眼神似哭似笑,“替我查一个叫陈太平的人,他现在是宣化府秦家的家丁。”

      瘸腿的王老头顿时挺了挺胸膛,“少爷您放心,我这就去찆办,最多一个时辰,保准连那家伙小时候偷看别人洗澡都翻꒒出来。”

      王瀚年没心情说这些屁话,直接抬腿迈进宅子,“对了,血鸽现䕀在能用吗?”

      正准备去干活的老头一惊,随即正色道:“可以用,目前南方鞽有三十多只鸽子,随叫随到。”

      ꃞ “这就好,帮我送一封信回去。”

      ⛔王瀚年不在停留,转身走了进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