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峰魔恋下载

      볰九月八日。星期三。

      我已经理解了学校的用䠹意,利用开学后的七天时间让学生们熟悉彼此,在这一段时间内建立关系,组成团体,形成小圈子,也顺便对接下来的开学旅行做准备。

      原以为,通过每天上午八点上学,下午五点就放学的代价,来放弃双休日,就已经是很有魄力的行为了。现在说来,愿意直接放弃一周的痶教学课程,只为让学生们玩上七天,这简直是其他学校不敢做也不敢想的事情了。

      但这样鴙做的好处就是,青丘山学院的学生们会与彼此之间的瓳联系更紧密。

      当今社会现状逐渐往少子化的状态퓡倾斜,女子学院的生源问题令她们不得不尝试转型。但这并不会影响内部的团结。

      从学校里出来,此时是上午十点左右,我站在校门口等千代鸟,不断有认识的女生从我身边经过,都拉着行李箱,和朋友在一起,朝我挥手致鄢意。

      也有人上来和我聊天,说几句话。

      比如诗上溪云和染紫芳名,䷓前一段时间我经常和她们在一起,﯀作꟠为第一批在青丘山쀧认识的朋友来说,她们对我意义重大。

      켠仅仅是两天没和她们多说几句,就觉得时隔多日了。

      “我们和文学部的人去司号大图书馆。”

      诗上溪云和染紫芳名给了我她䗔们的手绢,还有一张畋大图书馆的借阅卡。

      “这是我们特地给你办的借阅卡,有机会就去大图书馆看看吧。还有这个手绢痂,不要客气,随意使用。现在天气还是很热,请不要中暑了。”

      “谢谢。我当然不会客气的。”

      司号大图书馆……这个名字我想吐槽,就像是䥆不知道怎么起名然后随便胡筍谄了一个。初看起来还像模像样,但实际上,还是不明觉厉。

      按照图书馆的建立顺序它确实是第四个修建的。但它的规䛂模是最大的,藏书丰富,装饰豪气,有一番“这才是读书的地方”的感受。

      壦她们选择这个地方作为旅行的地点可以说是谳相当完美。就是住宿的地方可能要难受点,那附近没有什么旅馆,也许她们会睡在书做的床上ℴ。

      将她们的手绢收好,我才注意到南云霞已经站在我附近看着我。

      我朝她抬手致意,她也用手捏住胸前的风纪委员胸章,对我展示了一下,然后取了下来。

       感谢。

      南云霞没有来搭话,她绕过其他人,拉着行李箱上澳了公交车。

      一直到十点半,ꔇ热情的女生们拥挤上来对我告别,有些人还对我发出邀请,希望能够和她们同行。我一一拒绝,又不好从她们中挤出去팛。

      好在千代鸟终于出现在校门口了,不过他没有拉着行李箱,我稍微感到奇怪。但女生们都因为他的到来而放开了我,稍微道声告辞就断巧笑着离开了。

      “还好你来了,我差点以为自己会被强拉着去了。”

      “那是你亲和力太高了。我早就说让你戴顶帽子遮一下,就不会赻这样了。”

      “我不喜欢戴帽子。尤其是你送给我的那顶。”

      ᰀ“只有你们中国人才不喜欢绿色的帽子,我可是日本人。”

      “而且生于北海道。”

      “咳,不说这个。还好我认识的女生告诉了我旅行的事,不然我娝也得无줁所事事。”

      “我可不存在你所说的,也。”

      我从怀里把自己骚的那一份计划申请交给他看,继续说:“我也得到了旅行的消息。所以早有准备。”

      千代鸟接过去仔细瞧了瞧,脸上浮现出感兴녲趣的神色:“你想修习剑道?”

      “不是日本剑道,是中国的。”

      “好吧,好吧。也不错,元青?๶这是哪位。”

      “我的同班同学,就坐我前面。”

      “那个生人勿近的㯿女生……你的亲和力确实很高。”

      玶我把Ǖ那份莀申请计划收回来,重新在怀里放好,问着他:“那你呢,你的计划是什么。”

      “我有个认识的女生苁叫安亚列娜尔,和雪伦会长一样的法国人。有机会再给你认识一下,这次旅行是她邀请我一起去。”

      “那就好,我还想着,如果你没伴的话就来咖啡馆,我这还需要人看店。” 誎

       千代鸟轻拍一下我的肩膀,对我հ笑笑,然后转身离开了。

      我又继续在校门口待了一会,为了等元青。

      她很快就来了,背上背着一把用袋子套上的长物。大概是她襠的唐刀,听说,开庩了刃。也许是什么很諈贵重的物品。

      旽 就如同千代鸟所说,她是一副生人勿近的冷淡气势,刚刚围在我身边的女生们都匆匆的离开了。

      见到我之后,她才放松下来,原䑴本紧绷着的錡身体肉眼可见的软了下去。

      “早上好。”

      “早上好。”

      我接过元青的行李,将它们和我的行李放在一块,除了那把刀,还是她自己在背着。

      找到我们自己的公交车,上面只有我们两个밾人。其他的学生ᅨ很少会选择在当地旅行,在当地旅行根本就不叫旅行。

      躾 在中午时我们抵达了咖啡馆,上楼放置行李⹔。

      家里⽒现在只有我了。

      喉姐姐在上大観学,鸣姐姐作为随行教师参加旅行,叱姐姐在白天的时候需要上班。剩下的两位姐姐,还有三位妹妹大概也在参加旅行。

      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每年这个时候她们都不在家了。

      原来是去旅行了。

      骕我把元青的行李放在喉的房间里,这里很久没有被使用縘过,今天刚刚征得了同意。接下来的七天元青都在这睡。

      偁不用在我的床上睡了。 㝪

      ୗ我还是会感觉可惜的好吧,但这话不能说出来。而且昨天晚上햀的情况也不能再发生了。

      此时⃛元浫青正在房间里拿出自己的生活用쩌品,我在帮她布置。

      굩“额……元青,你的贴身衣物自己叠放吧,放在ɸ那个˱空置出的柜子里就好。”

      睹我把那一箱子内镐衣推到她旁边,然后拉过另一箱子开始将ৄ里面的东西放出来。

      ⻅ 是训练用的一些道具。

      ᭪ 很好,这才是我该做的。

      “那些道具。”

       元青走过来蹲在我旁边,将它们翻找了一下,从里面掏໮出䙌来一个面罩,举在我面前。

      “戴上试试。” 

      “頩可以不戴吗。”

      “不能。”

      敡 元青将它塞到我怀里䤫,一副强迫我的ɢ模样,然儸后彴听见她说:“在训练时,头部的击打也在练ṑ习的范围内,而且还有对打的模式。如果想要保护好自己,这些护具的佩戴就是必要的。”

      “还要对打?” ꕓ

      “你是新人,㒾我不会和你对打。请放心吧。”

      我将那个面罩戴着,格子状벮的网栏覆在面部,我感觉眼前的世界被分成了不同的区域,一个区域里有元青,另一个区域里也有元青。

      不过元青的模样也发生了变化。她的身体逐渐紧绷了起来,脸色也趋于阴暗。我意识到不好,急忙把面罩摘下来。

      但我毕竟是턬新人,不出点问题可对不住这个称棑呼。于是面罩在喜闻乐见的情况下,卡在了我的头上。

      我立刻站起来,在元青可能拔出刀之前离开了房间,边走边Ⲑ说:“我去做午饭,你收拾好༱了就下来吧。我悲们用过午饭就去平仪。”

      䲘后面传出了一阵铁器的鸣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