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影院

      埃菲尔提斯悠悠醒来,睁曧开眼看到了陌生的天丮花板。

      “我弟弟呢?”过了一会儿,大脑恢复清明的埃菲尔㍅提斯坐起身,皱着眉问道。

      “被政府带走了。”齐开表情痛苦的猫在一旁,瞥了一眼埃菲尔提斯:“你现在不要和我说话。”

      埃菲尔提斯咬了咬牙,从沙发上쵭离开,环顾了一下四ꚣ周。

      此刻他正和齐开一起身处在一条小型帆船上,船舱不大,唎也就能容纳四五个人的样子,并且看船舱内的装饰,大概率还是齐开从海边抢来的。

      埃菲尔提斯看了眼面色难看,在另一边沙发上反复呻吟的齐开,眼神中的凶狠逐渐增加。

      “我知道您现在一定很生气,但是为了您好,请您坐下。”这时,不ﶵ知道从哪里出来的阿尔及利亚悄无声息的在埃菲尔提斯背后说道。

      埃菲尔提ǐ斯ᢗ一转头,阿尔及利亚뀢已经来到了齐开的面前,为他重新换了一˹条敷在额头上的冰毛巾。

      “那个晕船药不管用。”齐开艰难的睁开眼睛,看了眼阿尔及利亚,痛苦的转了个身:“下次记得提醒我,问彼得再要一点他的晕船药。”

      “好的。”阿尔及利亚躬身应诺,随后转身朝埃菲尔提斯说道:“船舱太狭窄了,而且提督需要休息,有什么事情我们出去在外面说吧。”҅

      埃菲尔提斯阴沉着脸点了点擠头,跟着阿尔及利亚走出了船舱。

      船舱之外,天色有些阴沉蛼。海上恷的风很大,似乎有下雨的趋势。也正ⷫ因风大,帆船的摇晃幅度𣏕同样很大,这也变相加剧了齐开痛苦的程度。

      䑝 而在船舷之外,其他黑海舰娘有粻距离的护卫着小帆船,拱卫在帆船周围,天空之中还有翔鹤的舰载机在不断的盘旋。

      “你之前已经见过你的弟弟了吧。”阿尔及利亚已走出船舱,脸上那份谦卑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副冷漠的表情:“想说的都说清楚了?”

      埃菲尔提斯默默地点了点头:“他띀最后打晕了我,ಚ是故意的?”

      “是的。”阿+尔及利亚点뒩了点头:“虽然夕立的暴走在计划之外,但是结局勉强还在我们的接受范围之内,只是你的出现差点让我们的❰所有盘算全盘落空。”

      “为什么?”埃菲尔提斯咬了咬牙:“因为我和本尼见面了吗?”

      阿尔及利亚突然歪了歪头,脸色有些奇怪的看着他。

      “怎么了?”埃菲尔提斯感觉有些不自在。

      “没什么,只是പ突然觉得我家提督说的一点不错。”阿尔及利亚没有过多地表示,只是微微转过自己的头。

      “他说了什么?”

      ㏬ “提督说你虽然天赋不高,但勉强还能算是一个聪明人。”阿尔及利亚回忆道:“但是无论什么事情,只要涉靈及到你弟弟,你的智商就像是被人偷走了一样。”

      埃菲尔提斯一皱眉:“他这是变相的在嘲笑我的愚蠢吗?”

      “我想,是的。”阿尔及利亚思索了一下点了点头。

      埃菲尔提斯屛一怒,握着船舷桅杆的双手紧了紧,但是随即又松开了:“本尼从你们这里叛逃出来是假的吧。”

      阿尔及붳利亚点了点头。

      “ᰋ哈瓦那的一处从头到尾就是一出戏?演给亚历山大看的戏悙?”埃菲尔提斯犹豫了一线,缓慢的说道。

      阿尔及利亚继续点了点头。

      獺 “为什么?”埃菲尔提斯还是很疑惑。

      “提督的意思是不告诉你。”阿桖尔及利亚并没ﵔ有立刻回答,而是셆稍微卖了一个关子。

      “不告诉我?”埃菲尔提斯脸上的不快更浓:“他倗什么意思?”

      “意思是我家提督资想要考验一下你。”阿尔及利亚缓缓转过身,目光严肃的뺲看着埃菲尔提斯:“如果你合格了,那么我们希望和你达成一笔交易。”

      “什么交易?”埃鿩菲尔提斯犹豫了一下。

       扶“一个或许可以保住㍺你弟弟生命的交易。”阿尔及利亚淡淡的说道。

      “我愿意!”阿尔及利亚话音还没落,埃菲尔提斯就抢先道:“需要我做什么?”

      㺲阿尔及利亚叹了口气:“如果你继续保持챙这种提到你弟弟智商就降为零的行为,那么我很可能建议提督取消这次交易。”⚒

      埃菲尔提斯楞了一下,他目光沉了沉:“你不能这么做。”

      阿尔及利亚看着埃菲尔提斯,沉默了一下说道:“事先说好,交易的内容틻不保证保住你弟弟的生命。”

      “那你们能保证什么?”埃菲尔提斯目光灼热。

      “至少不会死。”阿尔及利亚很老实的回答道:“你弟弟的情况你了䗨解多少?”

      “恐怕......一点都不了解。”埃菲尔提斯说着,表情有些失落。

      阿尔及利亚并不在意这些,既然埃菲尔提斯一点都不了解,那么她就从头说起:“当初我们和你弟弟达成的交易就是帮助他获得属于自己的黑海舰娘。当然,以人类之躯强行召唤黑海舰娘不可能是没有代价的,你弟弟付出的代价就是他的生命。”

      埃菲尔提斯眯了眯眼睛:“是因为黑海的核辐射吗?”

      “是的。”阿尔及利亚很爽快的回答道。

      “但是齐开不是没什׌么症状吗?”埃菲尔提斯转头,语气有些激烈:“他可以好好的活到现在,为什么我弟弟就不行?”

      “这个怫很难和你解释。”阿尔及利亚面色有些纠结:“就好䓷像你问我为什么类人蹺猿有那么多,偏偏只有那一只进化成了现代人类一样。”

      “你是说齐开身上发生了进化?”埃菲尔提斯脸上闪过一丝不〺屑。

      “你可以不相信。”阿尔及利亚对埃菲尔提斯的质廼疑并没有过多地表示:“但是事实就是如此。”

      “好吧好吧,就算是这样,然后呢。”埃菲尔提斯摇了摇头,打断这个话题:“这和我弟弟有什么关系?”

      “你弟弟因为深入黑海唤醒黑海舰娘,身体谴自然而然的收到了黑海的侵蚀,用你的话说就是身体受到了严㱣重的核辐射。缮”阿尔及利亚继续说道:“这对你们人类来说是非常致命的,但是我们有手段可以保他一命。”

      “怎么做?”埃菲尔提斯听到自己关心的,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漚“将你弟弟冰封冷藏。”阿尔及利亚说道:“最好的情况下,你弟弟也拥有和我们提督一襮样,进化成⻰为黑海人类的可能,如果变成那样,他自然不用在担心什么核辐射的问题,大可以像我们提督一样,成为一个彻彻底底的黑海。”

      “那最坏呢?”埃菲尔提斯看着阿尔及利亚,眼神锐利:“最坏我弟弟会怎么样?”

      “没有什么,永远沉睡而已。”阿尔及利亚老老实实的回答道:“他会保持着最低的生命特征,杔一直在我们给他准备的地方沉睡。如果됼他謀最后也没能醒来,那么他就将在那里慢㴯慢老去,直到有一天,他的身体连我们给予的最低供养都接受不了,最后很平静的迎来死亡。”

      겫埃菲尔提斯咬了咬牙,目光看向汹涌的海水:“存活几率有几成?”

      阿尔及利亚想了想:“蒣自䯭从70年前我们开始寻找合适的人选开始,目㢎前就成功了我们提督一个。”ા

      “那为什么齐开这么旦特殊?”埃菲尔提酬斯转头,双目有些充꜊血:“别和我说什么你的提督是特殊的。我不相信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阿尔及利亚转过身,静静的看着埃菲尔提斯,良久说道:“你相信命吗?”

      “什么意思?”埃菲尔锪提斯䖟犹豫了一下问道。

      “就是有些人生来就是比其他人特殊的。”㘁阿尔及利亚说道:“齐开和你,和你弟弟是不同的。他在很早很早之前就被猎户座看中了。虽说威科岛的事件本身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但ꏵ是如果可能的话,我们自己也会找上齐开的。”

      埃菲尔提斯一愣:“你等一下,你等一下......”

      埃菲尔提斯眼神凌乱的后退,手掌捂住额头,脑海中无数思绪翻涌着:“齐开很早之前就被猎户座看中了...那就是说,猎户座认识齐开?不可能...猎户座从未离开过夏威夷,而齐开在入学之前,一直生活在北极,他们不可能发生交集......”

      嘟囔到这里,埃菲尔提斯一愣,脑海中有条丝线被串联了起来。 櫖

      他呆滞的看向阿尔及利亚,嘴틂上似乎被什么黏ꃁ住了,许久没有出声。

      看到埃菲尔提斯这个表情,阿尔及利亚的目光微微暗淡了一下:“我想你已经猜到了。看来提督的评价是正确的,只要事情뙊不涉及你的弟弟,你的智商还是很可靠地。”

      埃菲尔提斯后退两步,哈哈大笑出声:“这事齐开知道吗?”

      “提督并不漫知道。”阿尔及利亚微微回头看了船舱一样,眼神中似乎包含着某种母亲的柔情:“他一直认为自己今天的成就是靠自己努力得来的,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但是我们不希望因为他出身这点小小的插曲,影响到他对自己本人的判断。我们希望他能一直认为,他能取得如今的一切全靠它自己,和其他无关。”

      ᝴“哈,哈哈,哈哈哈。”埃菲尔提斯脸上的皮肉抽动着,嘴上笑的时候却没有笑的声音,笑声传出来时,表情却好似在哭泣:“如果如此特殊的他都必须要成为普通的,那么我比他不知道普通多綃少倍的弟弟又算什么?”

      띯阿尔及利亚看着埃菲尔提斯:“如果每年仅有的200名有资格成为提督的人类还算普通,那么那些一辈子都在梦想着成为提督,并以此⅕努力的人算什么?”

      埃菲尔提斯一䈝愣。

      “我们所有人都觉的别人是幸运的,自己是不幸的;但是殊不知我们的不幸揵,在别人看来已经是最大的幸运。”阿尔及利亚说着,语气悲凉:“有些时候,我们要向前看,因为我们要进步;有些时候,我们要向后看,因为我们要知足。”

      埃菲尔提斯哈哈笑着,声音凄厉朗而又悲凉:“你的话简直就是毒药。”

      “也是真理。”阿尔及利亚说道:“每个人都应该有一个上进心,但是我们不能否认,从宏观上来说,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有一个合适自己的位置。在到达那个位置之前,我们需要向前看,在到了那个位置之后,我踊们需要向后看。”

      埃菲尔提斯依旧放我稍的大笑着,丝毫没有可停止的意思。

      թ

      这时天空中飘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淋在这个疯癫的男人身上。

      “你很吵耶。”雪风皱着小小的眉头从船舱中走Ⳃ了出来:“提督刚睡着就被你吵醒了ꨪ,他叫你闭嘴。”

      埃菲尔提斯渐渐收起了自己的笑声,只是脸上的苍凉和悲怆却没有丝毫的减少:“好,你提督给出的条件我答应了,那么我需要付出什么?”

      “你需要付出你自己。”阿尔及利亚说道。

      埃䛲菲尔쨡提斯抬起头,眼中精光一闪。

      “在ꏏ将来,我们需要一个传奇的提督,重新统治东海。”阿尔及利絼亚说着,眼神严肃:“这个人不仅重铸了东海,而且还打败了覆灭原东海舰队,由一个残暴的人类所统蠾领的黑海舰队。而这个人,就是曾经死于黑海之手,后来苦心孤诣,最终力缆ﭛ狂澜的提督学校49届毕业生首席,埃菲尔提斯·阿诺德。”

      风雨之中,天空忽然降下一道闪电。

      雷光下,埃菲尔提斯的面容,被自己的阴影吞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