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污美女软件

      扭曲

      这是符七实踏入L巢的时候所感受到的第一个感觉,有一种五感都被扭曲的错觉,明明是一个都市,哪怕因为扭曲的现象而变得残破不堪,却又给符七实一种生机盎然的感受,准确的来说,L巢并不是空无一人的,虽然因为扭曲以及白昼与黑夜爆发之后L巢的大部分人员都已经转移了,就算没有转移的也躲入了后巷之中。

      也已然有很多人选择留下,毕竟,这里可是‘巢’啊,很多后巷人终其一生都无法踏入一步的地方。

      “有人类活动的痕迹,是其他调查人员么?”

      在街道上发现人类活动的迹象,同时也发现了战斗的迹象,可以很明显发现战斗的双方有一方不是人类。

      信息不足,无法确定某些情况。

      先去L公司本部看看吧。

      那座明显是从地下窜出的建筑物,一座耸入云霄的高塔,残破,虚幻,就像不存在之物一般。

      从郊区就能够远远的看见这建筑物的存在,在进入了后巷之中,那如同灯塔一般的地标依然没有靠近符七实分毫,现在已经踏入了巢之中也没有缩短与L公司本部的距离,简直就像是一个虚幻的海市蜃楼一般。

      连续来回绕了好几次,符七实确定自己无法接近那个高塔了。

      “是投影?还是说有其他的存在?我无法自己靠近哪里,是需要邀请函么?”

      关于废墟图书馆的都市传说符七实也了解了一个大概,如果不是那名为安吉拉的馆长的相关信息在流传以及脑叶公司这个游戏的大结局,安吉拉说要用光之种来建立一座和异想体们共同生存的图书馆的话,符七实肯定已经忽略了这么都市传说了...毕竟,在这个世界,都市传说数不胜数,符七实根本就没有精力去管那些破事。

      放弃了接近本部的打算,在废弃的L巢之中逛了许久,符七实也算是看见了人类的存在,不过都是一些不肯转移的人,还在这片废墟之中顽强的生存罢了,而且,似乎是帮派的人,看起来哪怕发生了扭曲现象,L巢也依然是一块肥肉,大家都想从这里咬一口,其他的公司也在窥视着L公司的奇点科技。

      当然,符七实也在这里遇到了一些怪物,只是有些奇怪,那些应该是异想体一般的存在却和人类混在一起,甚至一起行动,很是怪异,和符七实在游戏之中了解的异想体完全不同。

      通过创世纪不断的收集着信息,观察着那些如同异想体一般的存在,都得到了一些相同的信息,那就是残缺的光之种,这些人都拥有残缺的光之种,然后在光之种的影响之下获得了某些扭曲的力量而化为了怪物。

      “光之种,好像也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安全啊。”

      放弃了继续观察,符七实发现继续这么做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还不如早点回T巢找个地方休息一下,等着拿自己的摩托车和手表。

      【世界上本就没有绝对安全的东西,光之种只是一种能够以相对安全的方式增强人类实力的力量罢了,而且,这是残缺的光之种,拥有光之种所不成拥有的负面效果..你知道卡巴拉之树,那你也应该知道逆卡巴拉之树的存在。光之种就是卡巴拉之树的种子,摄取到希望之后就会茁壮成长,但是,负面情绪也能成为光之种的养分,让其变成扭曲之物。残缺的光之种将吸吸收负面情绪的效果放大了,仅此而已。】

      “我现在也算是拥有光吧?毕竟逐光者都觉得我有光了,那我应该如何觉醒光之种呢?”

      【其实我也有光之种来着。】

      “啊这??”

      不是?!你也有光之种?不对!八重樱你怎么会有光之种?!不是说这玩意是人类限定么??

      【是曾经和我的朋友们一起获取的...我们的光之种是从逆卡巴拉之树上获取的,负面效果更强,能力也更强..我曾经说过的吧,我本身是一张人物卡,人物卡是没有灵魂的,就像是一个游戏中的游戏角色,玩家才是角色的灵魂,没有了玩家的角色连NPC都不如..而我的光之种,就是我的灵魂,也就是现在的我,或者说,我就是光之种中诞生出的存在,那个控制着八重樱这个角色的玩家的另一面。】

      【光之种所诞生出来的玩家的另一面,名为‘我’的存在,虽然无法和玩家一样自由行动以及切换角色卡,但是至少我已经可以和那些NPC一样在某个层面行动..在后来又因为创世神的降临...虚幻与现实替换之际,我从梦中而来....我不是一个很好的示范,因为我在某种意义上是光之种觉醒失败的例子。】

      “觉醒失败的例子???可是我看你...”

      【七实,如果光之种觉醒成功,我就不会出现了,逆卡巴拉之树的光之种会虚幻出持有者的另一面,而持有者需要战胜他,失败的话就会变成怪物,成功的话就会获得超越人类极限的力量,名为神备的力量。正是因为八重樱这张人物卡的持有者觉醒光之种失败了,才会出现名为‘八重樱’的旧日支配者。】

      “我大约是明白了,也就是说,获得了光之种之后,我还要战胜另一个我,才有资格取得神备么?”

      八重樱的解释符七实大概是明白了,只是他从没有想过八重樱的过去居然是如此的曲折,她的诞生根本就是一个巧合之中的巧合,在众多的巧合之中只要有一个环节出错她就不会出现在这里。这位旧日支配者明明是那位‘玩家’的另一面,但是看起来好像很平和,根本就不像是‘人格的另一面’。

      【不,我也不知道,毕竟我没有得到过正经的光之种,我的是逆卡巴拉之树的光之种。而你现在收集的是卡巴拉之树的光之种,哪怕只是残缺的光。又或者..并不是你收集的是残缺的光,而是那些扭曲之物没有通过光之种的考验而变成了残缺之物吧。】

      好像有点道理..那么问题来了,逆卡巴拉之树的考验是战胜‘另一个自己’,那么卡巴拉之树的考验是什么?不会是L公司的核心压制的时候展现出来的那些吧?希望、勇气、理性、未来、过去、良善这些人性中的正面?

      符七实向着郊区赶去之时,他感觉到了大地在震动,猛然间抬起头,只见那虚幻之中的L公司本部突然窜出了一道光,而后消失的无影无踪,简直就像是从那里逃离了一般。

      “看起来,好像有东西从图书馆跑掉了。既然无法主动进入图书馆的话,就两手准备吧。”

      一个是获取图书馆的邀请函,另一个则是去追查那些能够从图书馆逃离的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