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丝瓜榴莲樱桃

      焱左突右闪,辗转腾挪,潇洒,嗯,狼狈的逃窜着。

      动作幅度的加剧,意味着身体力量的更快消耗,焱此时已是大汗淋漓,脸色都有些发红了,听着身后퐣穷追᾿不舍蘣的剧烈震动,焱根本不≎敢回头,心里已经把崩山兽骂了个通透,可就是毫无办法鳆。

      随着焱不断地向上攀升,周围的景色已经开始ꆈ由绿转白,本来就已经是秋天了,风洲又是ᾬ偏北的大陆,此时山地的雪线自然⫤不会媘很高。

      但焱显然管不了这么多,还是逃命要紧啊。

      먆 突然,焱看到前方不远处似乎有一片树林徣,他并不相信안一片ᛃ小小的树林就能阻挡崩山兽的⢪脚步,但一个콳景象却是吸引住了焱。他发现,这树林끡的外围,似䣧乎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液动物的尸体。赒“难道这地方对这些✾动物来说有危险?”焱快速的思考着,当然,对动∾物有ኟ危险,意味着自己也好不到哪去。

      ȣ 焱分析着,他只能赌,反正不躲窅进去,也是死路一条,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媿 焱快辜速的冲了进去,但却很注意,没有触碰썔任何东西,以免招惹出什么致命的东西来。㗥焱转头向后看去鰇,发现崩山兽显得更加愤怒了。焱下意识的以为自己被骗了,但马上他就发现,情况似乎有嶋些转机。

      只见崩山兽一下ꉊ子停在了林子外끾头,气鼓鼓的看着这个卑鄙的小猴ን子躲进了这片禁地。焱看到崩山썉兽停了下来,这才松了口气,开始葯观察起周围来。远处的时候没有注意,只是看到了树干,和白色的枝叶。本来他以为是因为雪的缘故,才有了这种颜色,但现在才看出来,原来这种树的叶片本身就是银白色的针刺状叶片。

      焱感到有些好奇,想要摘一片下来看看,但马上若有所觉㗙的向崩山兽看了一眼,禓发现崩山兽正以怪异的眼神ꦎ看着自己,好像还有那么一丝丝겏的期待。

      焱吽知道这其中肯定有古怪,他从怀中掏出了之前剩下的兽肉,向着这树扔了过去。

      焱死死地盯着这块肉,很快,肉接触到了叶片,就在这一瞬间,只见接触的部分迅速开始发黑,竟然产生了雾气一样的东西,然后肉掉在了地上,那黑气似乎并没有因此而变弱,反而在不断地向内扩散。最终,这块肉变成了一地的黑色粉末,被风一吹,就不见了痕迹。

      焱倒轛吸了一口凉气,这种毒也未免太可怕了吧。焱快速的转头看向崩山兽,发现,崩山兽的神色似乎有些可惜,好像在盼着自己被毒死一样。

      焱气的不打一处来,想要报复一下它,随手团了个雪球罌,扔了过去。

      崩山兽被扔到了,但却没有生气,反而觉得很有意思,自己也学着焱团了一个巴掌大的雪球,作势想要扔过去。

      焱的巴掌和崩山兽的巴掌可不是一个概念䵅啊,这要是被砸中了,半条命都没了。焱大叫一声,拔腿就跑,这简直是搬起石头ᷬ砸飛了自己的脚岲。

      䁥虽然焱躲在઩林子里,但不代表崩山兽扔不到他,这片林地本来就不大,它完全可以绕着圈飬的扔焱,搞的焱好不狼狈。

      就在톽一人一兽“玩的不亦乐乎”的时候,天色似乎暗了下来㍾。崩山兽停止了攻击,抬头看向了天空,焱有些᪏疑惑,ᶁ抽蒯空也抬头看了一眼。

      “不就是阴天吗,大猩猩你······”刚想嘲讽两句的焱,很快就将后半句话咽了下去,本来뙊他已经认为崩☸山兽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生物了,但䘊很快,这个刚成立的认知閜就又被推翻。

      遮住太阳的,并不是什么乌云,而是一只火红的大鸟,㤫全身的羽毛随风抖侂动着,就像一簇ﵒ簇跳动的火焰。这只巨大的飞禽也发现了焱和崩山兽,准确的说是发现了崩潎山兽,尽管如此,它也并没有对填崩山兽꒼产生什么兴趣,毕竟崩山兽可是真的不倵好吃啊。

      ꙓ 箙 驠但就在这只大鸟快要飞走时,焱发现,崩ᑿ山兽的右手似乎抬了起来,作势要把手中的东西扔出去。

      焱的脸色念一下子难看了起来,喊道:“不······”

      但还是慢了一步,就算是崩山兽都不知道为什么,手中的雪球就这么飞了出去쓤。

       焱的嘴角抽搐了一沏下,这是玩上瘾了吧。雪球画出了个“优美”的弧线,顺利而又精准的,砸在了大鸟的······头上。

      火红大鸟也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搞蒙了神,看似很滑稽的停顿了一下,下一刻,大鸟长鸣一声,快速折㚰返,冲⚨着焱和崩山兽冲了过来。更为恐怖的붭是,它在冲刺中,开始疯狂的吸收周围的空气,然后在嘴边匀产生了省巨大的热量。之ʹ后,梸一条炽热的火线喷射了过来,恐怖的高温似乎要把所有⾁的雪都融化。

      焱大叫一声“跑啊。”崩山兽根本不迋用焱来提醒,早就跑꺐了起来,滔天的烈焰扑面而ﭰ来,焱和崩山兽都是堪堪躲过,头也不回的向前跑去。

      这就从一兽追一人,变成了䖞一兽追一人一兽,虽然想起来很是好笑,但此时的焱简直连哭的心情都有了,这简直就是无妄之또灾啊。

      好在天无狌绝人之路,马上,一个山洞吸引了焱的注意力,他大喊:“快到那里去,俐那个山洞!”焱马上发现不对,蚛自己干嘛要叫上昺它啊。但也管不了这瑟么多了,一価人一兽快速的钻了进去,没了身影。

      火红的那騊鸟ⴸ又是一声长鸣,显得十分愤怒,它停在了山洞的洞口,却由于自己的身躯过于庞大而被挡죽在了外面。

      大鸟怎么可能善罢甘休,又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向洞内喷射出了不弱于刚才的火焰。但ꈍ焱䝝和崩山๴兽早就知道这大鸟有这么一手,根本没有靪在洞口停留,而是头也不回的想着洞内扎去。火焰虽噀然恐怖,但威力也不是无限的,就这么被他俩躲过了一劫。

      大鸟也没法深追了,愤怒的叫了一声后,展翅离去,只留下了一片焦黑的洞穴和两个惊魂未定的逃亡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