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霸总的罪妻免费阅读

      云喜一出电梯,就闻到了一股尼诱人的香味,她走到江润止房门处,那里正好是打开着的。许是她高跟鞋走路的声音被江润止听到了,他快步从厨房出来,温和的看着她촌,“进来用饭?”

      新 云喜想起今天下午两个人尴尬的场景,下意识的想拒绝✺,但是这香味正好激起了她的食欲,并且肚子配合得叫了两声㑮。

      ౻ 她不好意思的笑笑,攆还是踏进了房门,换上鞋后她快步走到饭桌前。⼞

      江润止很快就把菜给上齐了,他也跟着坐下,“쑔尝尝。” 䝋

      云喜看这几道色香俱全的菜,眼睛都亮了几分,一脸惊讶的看着江润止,“你会做这么多菜?”她夹起一道菜,放到嘴中品尝片刻,随即对他竖起大拇指,旦“味道很好。”

      江润止篳看她可爱的举动也跟着笑笑搽,“那就多吃点⽟。”

      巕 吃饭时,云喜看到江⃫润止桌台上还有一瓶红酒,“你还ꊧ喜欢喝酒?”她在英国的时候也喜欢去收藏各种酒,醓所以一看那瓶酒就价值不菲。

      “还行,偶尔会喝一些。”比如说心情不好的时候,前几天两个人ꩌ冷쎫战,江润止⒚都喝ꖸ了好几瓶红酒了。

      现在二人和好如初,他也不需要那个东西了。

      “这酒度数大㘇,少喝些。”云喜随口道。

      江润止转过头看了一眼療酒,又看了一眼云喜,以为舎她是在指责剃自己喝得太多了,解释道:“其实我彞的酒量很差,很少喝。你呢?”看她这么懂的样䡌子应该是有了주解的吧。

      云喜奇怪的看他一眼,“问这沀个干什么?”

      江润止开玩笑道:“只是突然想知道你喝醉了是什么样子。”

      挦 又来这一套,云喜翻了翻白眼,又싆夹了一块肉。

      江䇓润止像是没看到云喜的表情,一本正经的思索道:“不过你也不怕喝醉䠹,我可以替你挡酒。”

      “挡酒?”云喜像是听到什么笑话輻,她意味深长的瞥了眼江润止,“我酒量肯定比你好。ด”

      江润止正好袉顺着她的话,ޠ嘴角勾起弧度,“那就麻烦你替我挡⢗酒了。”

      “江润止。”云喜忽ࢃ然开口叫他。

      “怎么?”

      “你的脸呢?”让女人帮他挡酒,亏他想得孰出来。

      江润止ꛖ摸了摸下巴,认真回复道:“还在。”

      云喜不想继续跟他说下去,这人脸皮不是一般的厚,难道商人都是这样没有脸皮的吗?

      江润止撑着下ཤ巴看云滎喜认真吃饭的騂样子,温暖的灯光打在她勃颈上,上面的小绒毛都清晰可见,他忍不住拿出手㌧机,想逓记录此刻的美好。

      云喜注意到他的行为,大声叫道:賝“你ꎜ干什么!”ⴝ 訋

      “拍照。”江润止从手机后面探出半个头。

      云喜见状立马起身,快步走到他面前,正准备抢过来,瘮“不行ἤ!”

      ⇋ 江润止也跟着站起来,直接将手机举过呾头顶,这样云喜不管怎么抢都够不到。她气急败坏,恶狠狠的盯着江润止,“删了。”

      “不。”

      ⠨ “你侵犯了我的肖像权。”云긏喜搬出法条。

      江润止不慌不忙的将手机放到裤兜里,朝她走了半步,然后微微低头,“那你之前偷拍我ꁽ的鄁照片删了吗?”

      云喜一怔,才想起她说得是之前开会她偷䦫拍的事情。那个时候她也不知道怎么鬼迷心窍ᑗ了ㅘ,看着江润止的侧脸就想拍张照。

      Ⲡ 但是툗她㞷就觉得那人似乎在偷笑,还以为是她自己的耗错觉,现在看来袔那人肯定之前就知道了,一直心里憋着坏呢。

      她心虚的原路返ṩ回,走到椅子上做好,悄悄地吃起菜来。

      江润止见她不说话,继续揶揄道:“怎么不说话?”

      这不是在明知故问么?云喜也不理会他。ဥ

      江润止见뢖她不憦说话,便没有继续打趣她。

      云喜慢条斯理的吃完饭,才想起还没问他怎么会这么多菜的。

      “你什么时候学会的?”她朝桌上的菜盘努努嘴。

      묃江润止思索片刻,“留学的时候就学会了。”

      “你在哪里留学츖?”她忽然发现她一듚点都不了解江润止,只知道䦩这六年他接管了GY,其余的一概不知。

      江润止发现云喜开始对他好奇ण了,心里也开心了几分,“美国。”

      云喜鵔心里袬没由来的有些失望,也不知道她在期待什么,譱“哦,你和嶎宋经理是校友?”

      “同छ班同学。”

      怪不得这两人看着相识很久的样子,原来有这段关系在。

      “那你也给宋经理做过菜?”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

      江润止明显༑听出了语气中的试探,“没有孍,뫭只有你一个。”

      云喜心里还是有些雀跃的,但没表㼼现出来。

      饭后,云⺒喜还是自觉地去洗碗了,江润止就在一梳旁打下手,只是在他放厨具的时候,总繄是会以环抱的姿势放到上面的柜子里,她总感觉这䃕人是故意的,明明可以绕个圈放。

      晚上,江꣈润止翻看着手机中的照片,顺手把这张照片设f置成了手机壁纸。 仓

      装 后来李旦每次看自家老板接电话的时候,总觉得有哪里ᅀ不对,后来他才发觉,江总居然把系统壁纸换了,但他不敢凑太近去看到底是什么照片,远远看去倒有点像是一个女生,难道老板有情况?

      不仅李旦一仌个人感到不对劲了,跟江润止开会☀的那些股东经常ꇭ可以看到那张扎Კ眼的壁纸,很快‫公司上下就Ῠ都传遍了,江总手机屏幕是一个女生。

      “江总和云总监就没戏了吗㾶?”

      那几个八卦的女生又聚在一起讨ៈ论,此时那位眼镜女也不说话了,太打脸了吧旉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