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节 潜罪犯

      玉阳君跟神母瑶姬追向云帝而来,却见云帝负手在前方等待。

      螺 쟼“看来᫟汝们之终路将至”云帝一扫帝戟转身看向眼前戒备的两人。

      “狂ﮆ妄,云帝”神븙母瑶姬道

      ᑄ “是否狂妄汝没有评价的资格”云帝一抬㱲帝戟,气势瞬间提升,脚踏大地振动。

      空中千万剑气挥洒而下,直冲二人而来,二人见状不好顿时后退闪躲,空中清圣之气大作,清朗诗号随之⌑而出“清歌漫看人间景,春花秋月皆浮云。㢑道心常似清溪水,抚剑不惹红尘情”

      斐剑踏步下来,롉负手看向ጽ二人,形成夹击之势。

      →“玉阳㼄君可悲的人”斐剑摇摇头道。 ⍪

      “雮完纳汝之终路吧”云帝一抬帝戟便是极招上手“山河破㊏碎天遥尽੠”顿时仿佛九龙坠八荒,气势恢宏,戟气化龙,直冲而人而至。

      云阳君抬手,运纳真气,化出刀,剑,顿时血气弥漫“哈”一声哈,左手持剑,右手持刀“败刀合剑染血河”血色之招直冲云帝极招而去。

      极招相撞,顿时天崩地裂,山河倾覆,顿时就见云帝戟气突破赤地之招,直向云阳君而汻去。

      玉阳君见状不好,顿时沙溶神法运转,化为万千飞霂沙四散唱而开。

      “恩沙溶神法与赤地之招有意思”云帝负手看向솳飞沙位置

      ......................... 犀 蹖

      神轪母瑶姬见此膛便想要支援玉阳君,却被斐剑剑气徰隔开。

      “道门之人却助纣为虐,今日便清理门户,哈”斐剑开剑,背后圣华一出鞘,顿时道气弥漫,化为万千剑影,天空三光之力恢宏降临,圣华剑落于斐剑手中,顿时똨剑之极境就┚此展开。

      “什么”神母瑶姬鸍大惊失色道

      “騸神母瑶姬,汝之终路将至”斐剑持剑看向神母瑶姬

      明知对手根基之强,神母瑶姬不愿就此败亡,运纳全身元功,道门极招炼阳真火冲ḑ击向斐剑。

      “恩,云剑惊鸿”斐剑运转圣华剑,剑气化万千,最后归于一剑冲向神母车瑶姬极招,顿时剑光一闪,神母瑶姬顿时凮受创,口吐鲜锖血,倒退几十步。

      “阿,咳咳”神母瑶姬深知今日便是终路,运纳最后极招霍命而脻出。

      “可悲”斐剑看向神母瑶姬,手中签一提圣华就让此招埋葬与你吧“剑纵山河覆日月”极招一出,剑意冲霄,顿时击破神母瑶姬霍命之击,就见剑光一闪,神母瑶姬顿时胸口一道剑痕。

      诏神母瑶姬捂住胸口缓缓倒下,뻩看向天空,叹息道“可笑啊”气绝身亡。좒

      斐剑不曾回头,走向云帝与玉阳君的战场。 Д

      縷玉阳君见神母瑶姬败亡,顿时心知不好,沙溶神法欲击退云帝쵃。

      벻 “痴望”云帝一纳元功极招便矹出“御八荒神鬼尽灭”戟招一出,天雷大作,气势恢宏,大地开裂,海潮倾覆。

      直冲啅玉阳君的沙溶神法,就见极招相撞摼,天摇地动,气浪四翻,烟雾弥漫。

      待烟雾消散,却已不见玉阳君踪影,只见所处之地化为一个万丈深坑。

      “居然跑了”云帝收回帝戟看向深坑。

      宍斐剑췊漫步走来道“看来沙溶神法,逃跑挺快啊”

      “不过他将没有下一次的机会”云罘帝道

      泎“恩如此,便返回须弥法堂吧”斐剑收回圣华,一扫拂尘道

      “恩如此,便这样吧”云帝负手道

      僾化光而行,不一会来到了须弥法堂

      法尊힫与众人正在等待,就见清朗诗号与之而出

      ꒇ “龙声临威悍뙼九天,戟吟长空山河碎。幽冥鬼泣惊天地,皇图霸业谈笑间붉。”

       “清歌漫看人间景,春花秋月皆浮云。道心常似清溪水,抚剑不惹红尘情”

      斐剑与云帝踏步而来

      “晕宗喀尔乹在此多谢二ł位了”宗喀尔道

      “法尊久违了”云帝负手而言道

      ㋄“事情还未处理完”斐剑一扫拂尘道 ዥ

      “云帝久违了,不知斐道友此话怎讲”宗喀尔疑惑道

      斐剑见众人不解,拿出不折之花,放在游子安身上,顿时췀游子安仿佛如梦初醒。

      “我,我这是怎么了”游子安疑惑道

      “斐道友这可是不折稼之花,能解除썟罗喉戒玺的”宗喀尔看向不折之花道

      “是,不折之花”斐剑肯定먵道

      ⎈ “㭱那不是那个孤星돂崖上不让借的那个人的花么”泰逢疑惑道 鐇 

      “吾与他有恩”斐剑淡语道

      “法尊不知我俩可否详谈一言”饚斐뙕剑看向⭉宗喀尔道

      “如此么,那就麻烦众人退下吧”宗喀尔道

      ꠊ 云帝看向泰逢与游子安的位置䠲负手踏步走去。

      “不知道友想要说什么”宗喀尔看向斐剑疑惑道

      툰 “吾㮷希滝望法尊给予令女与泰逢一个机会罢了”斐剑䫿一扫拂尘

      “恩,道友此话怎讲”宗喀尔道

      “有些事是注定的,别忘了吾之人情,ᆉ法尊之人情便给予令女吧”斐剑笑着化光而行

      “这”宗喀尔思索片刻,叹气一声与此同时

      “游子安”云帝负手道

      “⃂不知道恩人有什么事么”游꧚子安道

      刞 “只是告知一下,汝妹妹恐被有心人算计”云帝看向泰逢言道 儑

      㢨 “你说什么”泰逢顿时激动道

      “不许对恩人无理”游子严肃道

      “言尽于此”云帝负手化꜓光离去

      来到千竹坞,从中传出天不孤的声劄音“先生既已来此不如进入一诉”퍱

      “哈,如㏽此便多谢医邪款待了”云帝负手踏步进入,坞内烛影绰绰,相顾无言,一方绣花,针힟针纳上。

      云帝看着天不孤绣花좂,天不鲥孤开口道“不知先生半夜前来所为何事”

      “烟波十里,不如此处,唤我龙隐就好”云帝淡然道

      天不뛵孤停顿一下道“既然龙隐喜欢,可䍢以奔便可在此常住,天不孤☶永远欢迎你”

      “绝情书呢”云帝转移话题道

      “她在后方房屋休息”天不孤解释道

      “原来如此,既然天色已晚吾ख就不逗留了”云帝起身欲离开

      渍“龙隐等下,此物便予你”天不孤道拿出绣有鸳鸯的手帕交给云帝手上

      “如此便多谢正了”云帝接过手帕收入,踏步离去,见龙Ṍ隐离去,天不孤久久注视不曾回头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