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弟日

      侍女们笑意盈盈,上身挺直,她们步伐轻快间井然有序的端着各种瓜果、茶饮轻放在各位小姐面前。

      章佩儿刚走进亭内,就被晃花了眼睛!她望了一眼左边的空位便快步走了过去,似乎生怕别人知道她是和苏溶月一起来的。

      苏溶月自是明白表姐的意思,她索性去了右边末尾的位子坐下,想着自己谁都不认识,干脆少说话,宴会结束就回府去,免得图惹事端。

      亭内不仅宽阔,而且还很华丽,随处可见的花团锦簇和亭内的处处奢华交相辉映,让人如入仙境,呈现出一片空灵虚幻,在湛蓝的天空下险些分辨不清何处是实景,何处为倒影!

      亭中的座位一左一右分列两排,每个座前都有一张镂空的黄花梨小几,小几上摆放着精美可口的瓜果糕点之类的吃食和茶水美酒等等...个个美轮美奂,令人咂舌!那小几上光是吃食就有十六种,罗列在描金的小碟子里,既美观悦目,又可随手取食。其中有好几样苏溶月都叫不上来名字,甚至不知道怎么吃...

      盛装打扮的小姐们都在低声浅谈,她们个个眉目如画,巧笑嫣然...有的在比试着衣着和胭脂水粉,有的面带羞赧似乎在讨论着哪家的公子俊俏...

      此刻,苏溶月心中已经淡定多了,从踏进侯府大门开始,一路上的所见所闻,她已经不怎么惊讶了,或者说早就惊讶累了...

      偶尔有看向这边的小姐,她便朝人家轻轻颔首算是见了礼,章佩儿那边已经开始和人攀谈了,还时不时得意的瞥向苏溶月这边...

      整个亭中一片熙熙攘攘的人声,却又不觉得吵闹,反倒格外悦耳。

      就在苏溶月刚刚坐定,便听到一个疑惑的声音朝她这边传来,“苏姐姐?”

      她闻声看去,只见一个衣裳华丽的小姑娘正向这边走来,那小姑娘一袭粉衣,步履匆匆,雪白的脸蛋娇憨可爱。

      “柔妹妹!”苏溶月盈盈起身,她惊喜的看着来人,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对方,暗想着,莫非她和自己一样,也是莫名其妙收到帖子才来的...

      此人正是陈柔,苏溶月在书香长廊吃豆花时结识的小姑娘。

      陈柔走到近前一把抱住苏溶月的胳膊道:“苏姐姐,能在这遇到你真是太好了!我们坐一起好不好?”她话音刚落便直接坐在了苏溶月旁边的位置,还对身后的两个丫鬟道:“墨画、司琴你们记好了,这就是我的苏姐姐。”

      墨画、司琴连忙向苏溶月行礼,二人心想着小姐能在此遇到心心念念的手帕交真是太好了。

      祈雨是见过陈柔的,她心里虽然惊讶,面上并没有表露,只和碧灵一起向陈柔行礼问安。

      互相见礼后,苏溶月和陈柔这对第二次见面的手帕交便热火朝天的聊着最近的趣事儿,默契的忽略了周围时不时投来的打量目光......

      辰时的时候,各位小姐陆陆续续的到齐了,最后面相携走来的两个少女和众人打了声招呼便坐在了陈柔边上,那个身着橘红色长裙的少女气质温婉,容貌秀美,让人一瞧便心生喜欢,另一个着海棠紫衣的少女五官明艳,声音清脆,举手投足间流露出一股活泼洒脱之感。

      橘红衣的女子笑吟吟道:“我叫周卿卿,还不知两位妹妹怎么称呼?”

      苏溶月嫣然一笑,“周小姐好,我叫苏溶月。”

      陈柔小脑袋一点,乖巧的说:“我叫陈柔。”

      海棠紫衣的女子接话道:“苏妹妹,陈妹妹,我姓郑单名一个斐字,你们叫我郑姐姐便好。”

      苏溶月和陈柔颔首道:“郑姐姐好。”

      周卿卿和郑斐二人并未询问苏溶月和陈柔的府上,也没自报家门,四人聊了一会,便听到有人说侯夫人来了。

      苏溶月一听到恩人来了,心中有些激动,她随着众人的视线往抄手游廊看去,当见到被众人簇拥的美妇人时不由得一阵惊叹,当真比画里走下来的还要好看!那应该就是忠勇侯夫人吧...

      她明艳倾城,仪态不可方物,仅仅是闲庭漫步在园中,就把怒放的百花映衬的黯然无色!约莫四十岁的年纪,身量却依旧如少女般纤细,头上戴着金丝八宝簪珠髻,身穿一袭缕金白蝶洋缎裙,外罩了五彩的金丝纱衣,本就肤白的她,在颈间那串祖母绿宝石的映衬下整个人好似发出了淡淡的光晕,飘然如仙,美的好似非尘世中人...

      身边的人好似对她说了什么俏皮话,忠勇侯夫人宛然一笑,轻轻颔首,她一颦一笑间皆是雍容华贵,让人不敢直视!

      待她缓缓步入亭中,众人齐齐屈膝行礼,“给忠勇侯夫人请安。”

      忠勇侯夫人和蔼道:“快快免礼,我们坐下说说话。”终于能见到臭小子的心上人了,一会可得好好瞧瞧...

      苏溶月没想到堂堂超一品忠勇侯夫人竟然这么柔善,一点架子都没有,才稍稍放下了心。

      忠勇侯夫人说了几句场面话才在首位坐下,众小姐等侯夫人先坐下方落了座。

      侯夫人轻呷口茶,美目不动声色的一一扫视过亭中的少女,她想着今年貌似有好几个头一次来的丫头,到底哪个才是呢...看了一圈发现都是极美的姑娘,“哪个丫头是今年头一次来的,跟大家互相认识一下。”

      苏溶月、陈柔、王芝瑶、章佩儿同时站了起来。

      王芝瑶当先道:“小女是大理寺卿王沙华之女,王芝瑶。”

      苏溶月接着道:“小女是国子监司业苏离桓之女,苏溶月。”

      章佩儿:“小女是通政使司副使章修之女,章佩儿。”

      陈柔:“小女陈柔,兄长是都察院御史陈谦。”

      陈柔的话音刚落,便察觉有几道意味不明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她疑惑的眨了下眼睛,这些人都看我干吗...

      苏溶月听到陈柔的话也有些意外,柔姐儿的哥哥?不就是那天和柔姐儿一起吃豆花的公子吗?那样温润如玉的公子竟然是负责监察百官的当朝御史...

      忠勇侯夫人笑着点点头,看向四人的目光更加柔和了几分,她状似无意的对着苏溶月道:“不错,都是标致懂礼的好孩子。”嗯,臭小子眼光不错,那小姑娘是挺漂亮的,就是看起来不像林妈妈描述的那么好玩...

      她话音刚落,孙妈妈便亲自上前送给四人每人一件首饰,先给的王芝瑶一支华丽的赤金流珠步摇,苏溶月的则是一支没有任何装饰的翠玉簪子,章佩儿的是一对剔透的玛瑙耳坠子,陈柔的是一对精致的紫金球珠花。

      苏溶月和陈柔、章佩儿,一起躬身谢礼,“小女谢侯夫人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