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爱却不能在一起

      ꘾줉28,被偷袭了

      “找到了两块灰鳞,还差三块。㨱”

      看着自己的收获,李明君喃喃自Ⱐ语。

      远远看去,采石场到处都是被开发过的痕迹。

      大块鋏的,小块的石头堆得到处都是,有岩石,也有矿石。

      采石场那뙣边一定有自己需要的灰鳞,和烈乌,去陾碰碰运气。

      ᠤ⟒李明君忎走近采石场。

      入口处是用篱笆做成的门挡籠住了去路。

      中间拴着两根细细的铁丝,铁丝生锈了,但,不是很严重。

      铁丝的下方挂着一把锁。 챽

      走띖过来看,锁也生锈了,只是没那么严重,还有两成半的成色。

      看样子,很久无人来过采石场了掍。

      “有…………”

      李明君刚想喊‘有没有人’之类的话?

      突然,地面的脚印引起了李明君的注意。

      埽 他用手指轻轻的粘了点细土,捏了捏:“土是新的,有人来过。”

      娷可是,为什么锁是旧的,门也没有打开过的痕迹ᐍ呢?

      忦只有譴一种可能,来者是翻越过去的。

      ୦看篱笆不高,翻越过去是很容易的。

      只是,来者是男是女?是什么身份?就不知道了。 盧

      李明君看了看智能手环,绿色的箭头符号指着里䘷面的某个方向,不停的闪烁。 ᅴ

      沑 李明君用镐子轻轻的撬开了锁,又把两扇篱笆轻轻匯的推开。

      他没有把篱笆놑完全打开,怕动静太大,惊扰了里面的人。

      篱笆裂开了一条缝隙,恰好足够一个成年人通过。

      李明君从缝隙轻轻的钻了进去。

      按照手环屏幕的指示,李明君轻声轻步的走到一间简易的板房。

      其余的板房都是金属构造,这种板房却是用木板搭金建构成。

      木板之上已经落了少许灰尘,说明很久无人居住了。

      李箕明君找到了板房的门,发现靠着门槛的阶梯之上,有半个惊脚印。

      李明君蹲下来摸了摸脚印留下的灰尘,也是新的,时间不超⭚过五个小时。

      灰鳞就在板房里面,为了找到灰鳞,李㠆明君决定,还是要进去看个究竟。

      板房的门也上了机械锁,不过,锁挂在手指大小的扣眼里。

      ꓜ 李明君正要取下锁,准备开门,却发现,锁的桓有一圈金属锈迹。

      说明这把锁才打开没多久。

      一种不详的预感涌上了李明君的心头。

      李明君没有急着开门,而是贴着门,听里화面是否有动静?

      没有,连风声也没有。

      他没有大意,又瀽低头看门下方,门槛下面果然有几厘米宽的空隙。

      李明君쇱将允手靠近门槛的空隙,有微微匊的气流,说明里面是通风的。

      李明君拿出手机,打开摄像头,当作潜望镜,通过缝隙拍摄里面的东西。

      ꪌ看屏幕,里面只有一些简单的家具,没有人。

      他这才放心的取下锁,推开了门。

      板房很小,只有二十多平米,陈设也很简单,一张木桌,两根木凳子。

      摸了一下桌子和凳子,薄薄的一层灰尘。

      桌子和凳子ퟸ并不是买的,而是临时用木头、板子、铁钉,拼凑做的,有的地方甚至用흻上了枪钉。

      除了用料简单了一点,但᧧是,做工与专业的比起来没什么区别。

      ᔟ 说明,做凳子,桌子的是一名优秀的木匠。

      綎左上角有个一人多高的柜子。柜子比较旧,红色的漆웕已经掉了不少。

      李明君又看智能手环,屏幕上的灰鳞元素在频繁的闪烁。

      ଗ 澹他用智能手环在柜子驩的周围晃ԟ了晃,屏幕显示,灰鳞就在里面。

      打开柜뤁子禈,灰尘扑面而来,李明君连忙用手扇了䚃扇。

      再吹口气,将多余的灰尘뚇吹散。

      再看柜子里面,有三层,第一层放着三叠碗,有瓷碗퓟,᠘铁腕。

       中짧间那层是两个盆,分别是铁盆和塑料盆。

      下面那层是两个热水壶和两个桶,一个高一点,一个矮一点,都用盖子盖住了。

      提了提热水壶,里面空荡荡的퇏,什么也没有。

      用两只手,同时将两个桶的盖子打开。一个桶装的是铁锤、錾子,铲子,都是泥ⰸ瓦工专用的工具。

      另外㦚一个捅里面装着两个卷尺,吊坠,왫和一些石头。

      分别是五块灰鳞,六块烈乌,还有两块金㶴甸子。

      金子,这个比钞票还贵重,李明君见了金子,眼睛立刻瞪圆了。

      每个人都爱财,李明君也不例外,不过,他有更重要的任务ἁ,眼睛又꙳移到五块灰鳞,和六块烈乌。

      ⿲ 석 毕竟,曾水瑶给自己的任务就是寻找四种矿石。

      赤铜◖,亚铁已经够数了。

      还差灰鳞和烈乌。

       自己有了两块灰鳞,还差闡三块灰鳞,和五块烈乌。

      李明君正要伸手去拿旁췘边的两种矿石的时候。

       忽焪然,察觉到后面有人。

      李明ᄡ君转繨身,看到两个人出现在自己的身后。

      两个人都穿着专业的户外运动服,头上带着保护头盔,背上背着뫉工具包,腰上的皮带别着폙几把工具和刀具。̻

      那把钳子,和撬棍已经从衣服露㨦出了出来。

      看来,篱笆处的铁丝,和外面门口的锁就是二人所为。

      这两个人的身份有几种可能,工人、淘金者、猎人。

      촖 根据他们的打扮和携带的工具,直接排除最后面,猎人的可能。

      䅳 工人的可能性也很小,只有四成到五成之间。 䏭

      那么,淘金者的可能性最大。

      灰鳞,烈乌都是锻造武器的好材料。

      金⺅甸子又是贵金属賯,别说淘金者动핎心,自己也会动心。

      “你们是谁?”

      李明君先问。

      “你又是谁?”

      李明君也问了一句。

      “我来寻找、收集矿石的。”

      ზ 李明君说出自己的目标。

      “我问你的名字?쵿”

      “李明。”

      李明君说了一个假名。

      “我叫冯镇江。”

      “我叫共齐鸣。”

      两个人分别报上自己的名字。

      “你收集什么矿石?”

      “锻造武器的矿石。”

      鼄李明君答道。⋓

      “你们是谁?”

      李明君又问。

      “我们已经说了名字了。”

      “我问的是,你们来做什쫣么?”

      ⢰ “我们是淘金者。”

      “淘金者?找值钱的东西?”

      敔“栳对。”

      “柜子里有两块黄金。”

      李明君说道。

      冯镇江与共齐䇏鸣走过去看,柜子里有个桶,其中一个ↅ桶里有两块金子ꓺ。 睄

      “金子,你们拿走。灰鳞,烈乌对我很重ᔖ要,我希望,两种矿石归我。”

      李明君说道。

      “很划算的交易。”

      “嗯,可以。”

      级 冯镇江,共齐鸣点头,拿走了两块金子。혵

      李明君去拿了三块灰鳞,和五块烈乌,正要放在自己的背包里。

      忽然,被人偷袭,只觉得一股ㇳ巨幄大的电곽流通过身体。

      李明君颤抖了几下,然后倒了下䚉去。

      他没有死,也没有昏迷,只是失去了行动能力,和反抗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