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模龙馨

      식康术瘐德曾经告诉过宁卫民一句话。 ﴆ

      “小钱靠挣,大钱靠命!”

      宁卫民打心眼里觉得这话对极了。

      因为仅仅三天的时间,他就从心神不宁的折磨中彻底摆脱,转而沉浸在了狂喜之中。

      在宋华桂鼎力ꔖ相助之下,他终于如愿以偿,获得了来自于판公司的ᓋ资金支持。

      值得一提的是,和他最初的要求有所不同。 ꚫ 鰇 公司并不是以借款的形式来支持他的。

      实际上还恰恰相反。

      当皮尔·卡顿岘先生接到宋华桂的跨洋电话后,虽然对宁卫民的企划书赞叹有加,相当欣赏。

      但对于宁卫民的借款请求,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

      说不符合公司的财务制度,无法开这个先例。

      他只能同意给宁卫民加薪升职作䓄为奖励。

      幸ᢱ好宋华桂又想到了一个变通的办法︸,尽力说服了皮尔·卡顿。

      才最终⹐满足了宁卫民迫切的资金需鏶要쉁。

      这个办法就是῅预支薪水。

      简短节说,就是皮尔·卡顿公司可以一次性预支给宁卫民三年的工资,来解决他的燃眉之急。

      但前提是,宁卫民必须和皮尔·댵卡顿公司,重新签署一份长达五年的聘请合同。

      合同里,宁卫民的具体职务虽然维持不变。

      但因为企划书的功劳,从此他将享受部门一把手的薪金和奖金待遇。

      一下子,他的工资就会从当前的一千五百元外汇券增长到两千五百元外汇券。

      这样再加上外企年底通常会实现双薪制度。

      最终他可以拿쵝到手里的资金,将是九万七万五百元外汇券。

      但这还不是全部,因为宋ᢩ华桂又非常热心给宁卫民行了个方便。

      不但提前预支筢了12月⯖份的工资给他,而且还以私人名义借给宁卫民一万五千元外쑾汇券。

      这样一来,宁卫民馦手头栭可以动用薩的资金就达到了十六万五千元外汇券之巨。

      可以说,远远超过他最初的设想,最理想的预计了。

      已经足以吃下那批画的七八成了。

      所以拿到钱的手,宁卫民的心里䥩是什么感觉,对宋华桂和瀜皮尔·卡컈顿有多么感激,可想而知。

      坦扗白讲,如果他没有开挂,如果他不是一个穿越者的内核的话。

      那他一定会认为今生能追随着宋华桂工作,为其和皮尔·卡顿效劳是一种最大的幸运。

      因为无论他们哪一个人,都更像是艺术工作者,更像是一个大家族的家长扴,而并非商人。

      ꋾ 他爛们身上没有丝毫资本家的市餽侩气。

      他们一点也不想去操纵人或剥削人。

      却能最大程度的发现你的价值。

      他们毫不吝惜给你䩉机会。

      ҁ甚至愿意付出一定代价,去帮助你发挥才能,成就事业。

      这样的老板或上司,怎么可能不让下属感恩戴德,心生知遇之恩呢?

      如果说,最初宁卫民加入皮尔·卡顿公司,心里只是想借力捞好处的话。

      那么现在的他,真心是对这个公司生出了一份责任心浖了。

      븻 他确詟确实实想尽自己的能力,帮助公司发展壮大。

      这恐怕就是所谓的“归心”二字。

      而非常有意思的是ᬒ,或许是一顺百顺,或许是宁卫民有贵人保佑,气运爆棚。

      自打他➡从宋华桂手里拿到钱之后,更多出乎算意料的好事就像主动往他身上扑一样,接踵而来。

      其一,由于宁卫民只谈过一次就断了消息。

      公司那几个௏本来犹豫不决的高管,终于下决心了。

      靄各自都拿出了一部分钱放贷给宁卫民吃高息。

      这就让宁卫民的资金量又增加了一䝃万左右的额度。༟

      鄑 其实道理说破了很简单䫡,上赶着不是买卖啊。

      宁卫民当初请眗这几位吃饭,求着他们,他们就뺥感到惶恐,都怕被算计。

      可随后宁卫民不理他们了吧。

      他们的贪心又开始作祟,生怕错过了这样的机会。

      ⷣ 总而言之一个꿡字儿,贱。

      其二,完全出乎意料的,张士慧又给宁卫民送来了五千块。

      ㌒ 说是老天爷发慈悲给了红包,来给他补上的货款。

      敢情就在12月16日,ꆕ国家上层发布了个影响到民ꦛ生的重磅消息廐。

      决定褏从即日起,降低涤棉布↔的넲价格,同时提高烟、㡧酒的价格。

      通知上说,近年来,볭烤烟和酿酒原料多次提价,烟、酒生产成本提高,收购价提高。

      致使工厂利润下降鬡,国家财政收䡊入减少。

      同时,籜由于社会购买力增长,全国高中档烟、酒长期供不应求,为此适当提高烟酒销售价格。

      既利于促进生产,供应群众需要,又可以榾增加财政收入,回笼货币,克服财政经济困难。

      其实谁都清楚,副在这个我国经济状㩉况刚刚初步焕发出一些生机的年代。

      在京城居民大部分魓收ୀ入仍主要用以改善和提쐤高日常生活消费的年代。

      大家尚无余钱用于金融积累的年代。

      烟和酒这两样东西,恐怕是每个家庭的男性成员最普遍,也聮是最难以割舍的享受὞了。

      ꁧ 那么烟酒提价这么高哆的幅度,一下子就老百睭姓刚ﷄ刚因恢复奖金制度稍稍宽裕㝭的钱包再次紧张起来,就必然狳引起了人们心理上的不适应。

      所以为这邺件事,民间不满的意见很䷱大。

      当有关部门作摸底调查时䒫,괉知识分子就愤愤地当面问Ȕ了。

      Ⰰ“到底是哪些人向中央提出涨价的?”

      可是呢,天下间没有完全绝对Ҿ的事儿,再多的툠人吃᢫亏,也有少数人获益。

      鵜 这件事一旦具体落实到宁卫民和张士慧的身上,却是等于从天而降了一笔横财呀。

       千万别忘了ꍪ,宁卫民可是误打误撞多囤积了三千块钱的堐高档烟酒啊齉。

      而这个政策一发布,觏又恰逢年底这个烟酒需要最旺盛的时节,自然引发了对高档烟酒的抢购热潮。

      所以整个一㧨歪打氫正着,坐地升值啊。

      别的不提,消息发出仅仅两天。

      茅台酒的出厂价便从过去的六块四调整为八块四元。

      市场官탛方零售价也一下从八元飙到了十八훸元!

      郸 翻了不止一倍啊!

      而张士⣉慧ꡁ这人又确实实在,对朋友真没的说。

      虽然论理儿,这事儿纯粹是他好心有好报。

       即使他自己一人都吞了,宁卫民饛也不会说什么。

      可他就因为知道宁卫民急需用钱,还就䨞是没法安心拿着。

      于是就见面分一半,又给宁卫民送来坂了꬛。

      那宁卫民还能说什么啊?

      这不是几縑千块钱,而是绝对厚重的一份情谊啊。

      他嘴上不说,接鑽受这份心戰意的时候,心里已经决定秎了。

      张士慧这朋友,他是得处一ꮃ辈子的。

      这钱当륯然也得算是借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