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版黄瓜视频iostv破解版青瓜?铎破解版

      池 听到星河提示。

      陈悠望着喜子的尸体,也知道刚才从他身体内飘出的幽光,应该就是被献祭的灵魂。죌

      同一时间,陈悠隔着包间的玻璃,⁤仰望天空。

      虽然现在还是白天,天上只ŷ能看到白ྙ云与烈日,还有不时飞过的鸟雀。

      但又有一种牵引,陈悠好似能感受到七杀星就在遥远的星河上空,并且自己可以随时借用一股非常神异的力量。

      按照提示,这股力量是自身体质的130%,再加上自己原有的力气,应该是打出230%的伤害䧽。

      在游戏里的说法,就棲是뺐暴击。

      这个暴击还会随着亲和度的提高而提升。

      并且随着亲和度的提高,还会开启更多的神䞍异技能ᱨ。

      陈悠思索几息,整理完뼋了这件事情,就把目光望向了桌子上的银行卡,顺手收起。

      白给的一百万,足够熢自己在接下来的路途中,买一些更好的药材。

      等整理好了一切,收起尸体上的两把手枪,陈悠看到屋内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物品后,就带着猴子,从旁边的楼梯下楼。纫

      接下来要去的地方,就是茶馆,先清一些今后的对手再说。

      但等到四楼楼梯口的时候,伴随着一阵话语声从楼蟬下响起。

      陈悠脚步顿了顿,目光顺着扶手向下搄望去,看到三名青年正一边聊着,一边上楼。

      “喜子哥怎么还没出来..”二碩楼楼口,走到最前方的青年,嘴里叼着烟,说着关于喜子的事,“不就是让林눅哥安排一下车行,뀜这都上去快一个小时了。是不是林哥又灌酒了?”

      “小心林哥听到了收拾你!厩”他身侧一人脸上笑着,“林哥现在可是喜子哥的得力干将,他说收拾你,就给玩一謄样!”

      “可拉倒吧!”青ꋊ年不屑,走上二楼半的拐弯,“ゴ他不就是有点赚钱的门道?说到砍人,一年前的坞三街巷里,老子可是一人砍跑了四个!”

      “你这事都吹一年多了,也说错了啊..”最后面跟着的汉子也上来打烏趣䜊,“跟着喜子哥的人有孬种?”

      “这话我爱听!”青年笑着勾头看他一眼,扭头就拐过了三楼楼梯。

      迎面是同样走下来的陈悠与猴子二人。

      㳈五人相见。

      青年扫了陈悠一眼,嘬了嘬嘴里的香烟,带着两人和陈悠擦肩而过。

      但就在路过的㇄瞬间,陈悠却忽然拔出퀎匕首,刺入青年的胸口,反手拔出,身子顶向旁边的另一人,匕首̃割断了他的喉咙!

      큺 伴随着尸体倒地,陈悠抹了抹匕誰首,把尸体拖到了门后,稍朜微掩着。

      䔌“⢄吃个饭都带这么多人..”猴子杀了身前的人后,是一边䯢拖着,一边嘀咕骂道:“楼上有人守着,楼下也ꦻ有人守着。喜子这人真够排场.㯊.”

      “排场不排场,他也见不到了。”陈悠收拾完尸体,继续向楼叒下走,“但咱们还有几个摆场的事要做。”

      下了楼梯,来到一楼。

      ⯂陈悠路过前台大厅,也没有继续向着酒店外走,而是看到自身衣服没血迹之后,便走向正在和大堂经理闲聊爠的女服务员傅前方,向着컷他们问道:“你好,问一下,咱们这片是不是擬有个茶馆?”

      “你说是王老板的茶馆吧?”经理正和美女笑聊着,顺口就回道:“廫出门往左边街上走,没多远就到了,是一个二层小楼。”

      “经理是说喜哥的茶馆?”美女服务员听到经理说起这事,也是有点抱셋怨道:“每次都让我们过去收拾,他们眼睛윽一直看我..”

      “有这事?”经理看到美女露出一副我见犹怜的神色,顿时男子气概道:“今后我让小芹他们去收拾,你不用去了。”

      “谢谢经理!”美女笑了,把经理的心都化了。

      陈悠扫了几眼,也没有干扰暷他们小两口打情骂俏,而是又拐回了酒店一楼的后厅。

      㭀这里只有几张员工休息的沙发,没有任何人。

      但平常大厅坐满人的时候,一些顾客也会来这里休息。

      陈悠来到这里,쓘是把目光望向了前方的一个房门,上面写着‘闲人免进’

      按照猴子拍来꽤的照片,陈悠知道这里是员工换衣服的地方。

      并且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想借用酒店的工装,去探一探那个茶馆。

      反正听他们说,他们好像要收拾,那自己正好过去。

      这样有身份,有掩饰,总好过一头扎进去。

      “你在外面守着。”陈悠带猴子走到门前,听了听里面没有动静以后,就一把推开了没锁的房门。

      目光所及,前方还有两个男女分开的换衣间,旁边还有个仓库,是个这年头的老式木门。

      陈悠䢂走过去,拽了拽,是锁着的。

      想了想,陈悠没试着用银行卡去开锁,而是后退几步,在距离木门三米外,双腿微曲,沉腰坐马,猛然脚底发力,向前奔走两步,右肩膀向门中心顶去。

      擠 咔嚓— 瀪

      伴燡随着一声木头折裂脆响,门咿开了。

      陈悠看ɱ了看门框锁头位置裂开的门栓,这年头螺丝和木头的搭配,的确是不结实。

      䜠映着换衣室外的灯光,扫了一眼放着各种杂具的仓库,陈悠挑了一件码号差不多的服务员衣服,留下一千块钱,就从里面走出,把坏着的门煡带上。

      来到屋外,陈悠和䵃猴子对视一眼,就向着外面走。

      路过大厅仍在打情骂俏的两人,出了酒店,来到停车场。

      猴子开着车,向着前方两里外的目的地走。 쓆

      陈悠在后座换着衣服。

      猴子得空瞅了两眼,看着换好衣服的陈悠,一边开车,᧢一边还笑道:“陈哥,你要是去那个酒店当服务员,我感觉今天就没那个经理的事伢..”

      “好好开你的车吧。”陈悠换好衣服,整了整衣领。

      猴子嘿嘿笑了两声,等路过这条街口,车子拐进旁侧的胡同,一座二层ꆹ小楼也引入两人眼前。

      小楼在前方三十米,门前还有一名輍在抽烟的汉子。

      猴子看到有人,就没有继续往前走,而是把车子一停,又望了望除汉子以外就没人的胡同后,向着整好衣服的陈悠,“陈哥,要不我去吧?꘻” 鋦

      “你?”陈悠扫了ᅌ猴子的晇身뇨材与相貌一眼,“你看着不像是做服务的,反而像是找事的。” 㦝

      陈悠说着,看向前方的后视镜,当看到这一身行头合身,再加上这一段又没时旧间管胡子,如今有些胡茬,和画像里涀的容貌䰿气质有些差别,加深了男人味的沧桑。

      咔嗒—

      打开车门,陈悠径直向着ﺇ前方的茶楼走。

      “你干什么的?”门口的值守汉子,看到一名服务员直冲冲的过来,倒是提前拦问道:“这里是私人地方。你想要喝茶,还是..”

      “经理让我过来。”陈悠看到汉子语气不善,也是琢磨着服务行业的态度㭇,却又笑着道:“喜子哥鑪也让我过来传个话..”

      粧“是喜哥让你来?”汉子听到这话,瞧了瞧胡同口的车子,又仔细打量陈悠的衣服,顿时也不拦了,而是把门推开,领着陈悠走进,

      “哦..你是那边酒店过来收盘的吧?我记得中午来送饭的好像不是你。”

      “他有事请假了。”陈悠随意回了一句,走到茶馆内,看到一楼是两桌子还未收ꌖ拾的菜肴残羹。

      其中两盘素凉懁菜吃了一半,倒依稀能看出是什么菜品。

      这说是茶馆,不是说是喜子手底下的人,相聚时吃饭的地方。

      吃的菜,也是好菜。

      再等跟着打手走到旁边͞的楼梯,来到二楼,烟味与吵㧐闹声越来越重。

      쥊陈悠看到前方有两张大桌子,낿正坐着八名打牌的汉子,旁边还有十一人闲聊看着。

      他们有的光着ᯏ肩膀,露出뺭渲染的纹身。

      腰间矬的枪械也毫无隐瞒的展露出。

      这年头,要是常人上楼见到这一幕,还真是转身就下쫨去。

      并且陈悠上来打量了几眼后,也是表现出一副不敢说话,但又必须说的样子,向着同样在看向自己的几人업道:“喜子哥那边..让我传个话,这里可以说吧?”

      輭“什么事?”最里头一ᓆ人望着陌生的陈悠,总感觉在哪里见过,也真以为是旁边酒店的服务员,“这里没外人,喜子哥让你传什么话了?电话里不能说吗?”

      “没外人就好..”⟬陈悠是笑着回了一句,指了指酒店的方向,“ⰺ酒店离得近,我就帮喜子哥跑一趟。”

      “别说没用的..”旁边一位肩膀上有刀疤的汉子帑打断,又一边乔看着㧣手里的ꎾ牌,一边问道:“到底什么话?赶紧说,说完赶紧走。”

      “喜子哥一会要带客人来。”陈悠偏头纊楼下,“酒店让我把楼下的餐具收拾一下。包括喜子哥叫我过来,也是想看看楼下收拾没有。”

      “我当是什么事?”刀疤汉뢍子౎摆摆手ᬫ,同时又摸了摸桌上打出去的牌,“刚才我那对A,你们要不要?”

      刀疤话落,旁边几人也看着下家的牌,又把心神放在了这局的对弈里,没时间和陈悠说话。

      霦 但其中一位光头见到陈悠也在看牌,顿时就恼火道:“你还站着干什么?还不把楼下收拾一下,把弫你们饭店的盘子该带走带走!”

      칢 陈悠见到之前带自己的那个人也在看牌,也没说话,便‘嗒嗒’下了楼。

      再等打开一楼房门,来到街上,坐回车内。

      陈悠望向猴子,“掉个头,准备出市。”

      “好。”猴子应了一ʺ声,准备调转方向。

      陈悠则是拿出后座的旅游包,拉链拉开,取出夹层固定的盒子,拿出三颗手雷。

      ꐨ 等车子掉完头,副驾驶对着茶馆的时候。

      陈悠打开窗户,手ང指⟘从手雷上拨过,逐컎一拉开扣环后,猛然掷向茶馆二楼ᡈ!

      “哥几个,楼下收拾好了。验货。”

      ‘哗⮪啦’玻璃被手雷撞碎,传来楼下꾕陈悠的声音。

      屋内的光头与刀署疤汉子刚反应过来,目光从手里的牌上移开,看到滚落到脚下的手雷。

      “是那个服务员..”

      ㈁“草!”

      轰隆—

      伴随着连番剧烈的爆Ǵ炸声在茶馆内响起,街道⍩外的行揞人尖叫,火光与灰尘在碎裂的窗台处吞吐弥漫。

      车子向着远方行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