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诗涵战寒爵免费

      “啊?啊这……!!!”

      直到此刻,白信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真正的高手间的交手,实在太快太快,以他现在的眼力,竟然连蒙面人和齐云峰的动作都看不透,更别提看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

      而且这个层次的交手也太残暴,一个照面,两个他只能仰望的武林高手就被秒杀,胜负之分,实在太简单粗暴。

      白信扫视场中,那道战绩惊人的白色身影已经不见,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王泽岚的依仗果然是她。杀一流高手如杀鸡屠狗,看样子她已是玉尸了!”赵天豪忍不住感叹一声,“只可惜一个豆蔻年华的小姑娘就此人不人鬼不鬼!”

      白信听到“王泽岚”三个字,顿时打了一个冷战,直感不可思议,那小子身边居然还有这么厉害的高手听用。

      而且听馆主的口气,对方还貌似是一个十三岁左右的小姑娘!

      我十三岁还只是个不入流,即便现在开了挂也才步入三流,而她却能瞬间秒杀两个一流高手……想到这里,白信忍不住无语凝噎,四十五度仰角望天:我的老天爷,她才是主角模板吧!

      要是当初对付我的不是周茂,而是她……白信一旦想起这个可能带来的画面,忍不住浑身发抖,暗叫侥幸。

      正在这时,旁边传来一声雷霆般的宏大声音:“米粒之光也敢与日月争辉!我看中的东西,尔等居然敢觊觎,不知死活!”

      只见俊美男人所站之地气浪翻滚,他周身散发出一股肉眼可见的浓郁碧绿气息,好像是熊熊燃烧的火焰,晃动间迸发出来的森然气机令人仿佛置身深海,被那强大到恐怖的无形压力压成碎片。

      他五指张开,对准两个黑衣人和高仿版马宁儿,碧绿气体破空直袭,空气被洞穿的尖锐声几乎能刺穿人的耳膜。

      看到洞金穿石的碧绿气体照面而来,三人立刻感受到前所未的死亡预感在心头浮现,当下哪里还顾得上进去宗祠抢东西,保命要紧。

      高仿版马宁儿眼中凶厉之色一闪而逝,随即被清明取代,仗着刀枪不入的身躯,不讲究任何招式和速度,运起力量,结结实实的当胸一拳轰出。

      两个黑衣人也是各显本领,一个身动如虎,收臂握拳,吐气开声,一拳打出,风声呼啸,一个身形不断变换,掌出内力涌动,在掌心迸射出漩涡状的气旋。

      “华山派的破玉神拳,昆仑派的惊涛掌……”赵天豪看向高仿版马宁儿,眉头一皱,“只是不知他是何方势力的高手。”

      劲力激荡,四位高手的力量接触立刻轰然巨震,磅礴的劲力一时间相持不下,当场爆炸出更具破坏性的骇人力量,砖石瞬间碎成尘埃,树木断折,被狂风卷着冲上了天空。

      余波不尽,更犹如风暴过境般向四面八方侵蚀。

      一招过后,两个黑衣人如遭电击,连退数步,高仿版马宁儿更个人砸进地里,灰头土脸。

      “这人好厉害的功夫,几乎跻身宗师之列!”华山派高手脸色铁青,内息翻滚如潮,眼珠滴溜溜一转,忙高盛喊道,“赵兄,这人实力强劲,不若你我联手,待击败对方,柳云飞的武功心得你我各得一份如何?”

      “柳云飞?那是谁?”赵天豪微微一怔。

      白信听到这话,瞠目道:“馆主,你不知道柳云飞?你来这里不是为了抢夺柳云飞的武功秘笈?”

      “为师自有师承,武功技艺不缺,虽然不是绝顶神功,但也非是凡品,何用抢夺别人的秘笈。”赵天豪正色道,“十天前,为师在京中收到消息,有刀寇秘密潜入秦凤路,意图不轨,为师一向嫉恶如仇,早就想为民除害,只是不得空闲,找寻不到他们的踪迹,好不容易有了消息,便快马加鞭赶回来,只为除掉刀寇!”

      原来他不知道柳云飞的事……白信心中恍然,怪不得他一直做壁上观,根本不去插手昔日剑道大宗师的武功秘笈的争夺,原来是信息不全的锅。

      “馆主,柳云飞是五十年前的剑道大宗师……”白信当下便把从齐云峰那里听来的柳云飞的事迹全部说出。

      赵天豪神色震动,差点把胡子揪断,第一次失态了:“他们在抢夺的居然是剑道大宗师的毕生所学……”

      他是主练剑的武人,已经打通十二正经,贯通奇经八脉,正在寻求突破宗师的道路,虽然有个大宗师师兄,可鉴于每个人的宗师之路绝不相同,师兄又不精于剑术,对他的指点增益了了。

      但同为剑道大宗师的武功心得可就不一样了,那是剑道前辈在成就宗师,攀升大宗师的武道荆棘之路上留下的指路道标,对天下任何一个练剑的武人来说都是无比珍贵的宝物。

      这一刻,赵天豪心动了。

      “赵兄意下如何?”昆仑派的高手感觉压力越来越大,忍不住也表态道,“如果赵兄同意联手,我可立下誓言,柳云飞的武功秘笈咱们同分。若有违背,天诛地灭!”

      “我也可作此保证!”华山派高手叫道。

      高仿版马宁儿亦叫了一声,眼神清明,不住点头,似乎也在表态。

      “好!赵某答应了。”

      赵天豪终于忍受不住诱惑,高声应下,转而对白信低声说道,“为师去去就回,你自己多加小心。”

      说罢,他身形一闪,宛若浮光掠影,明亮的剑光像是欢歌跳舞的精灵,在空中飞舞跃动,眨眼间,自场中仅剩的几个青衣人身边掠过,将其瞬间了结。

      柳家宗祠前,俊美中年人正压着三人打,他一身碧绿气体环绕,举手投足间凌厉凶猛,气焰宛若神魔,直杀得三人汗流浃背,只能苦苦支撑。

      好在赵天豪的到来,分担了他们的压力,看得出来,他的剑法取涛涛水意,招式层出不穷,劲力连绵不绝,杀势虽然不够,但却守得稳如磐石,让另外三人得以喘气,放开手脚进攻。

      轰隆隆!

      五个人直杀得天昏地暗,劲气纵横,地面翻卷,墙壁倒塌。

      好强!

      白信心神震动,眼中露出丝丝震骇之色。

      他虽然看不清五位高手交锋的动作,但是只看交手造成的余波,便紧张的屏住了呼吸,看的他热血沸腾。

      内力离体后的威力超出了白信的所见所知,激荡的劲力在风中肆虐,宛如尖刀利剑,好似炮火弹丸,任何被卷入战斗余波的物品都会被绞成粉末。

      甚至仅仅是气势,就令得他举步维艰。

      而这还只是一流高手豁命战斗的场景,那么层次更高力量更强的宗师,乃至是武道绝颠的武道大宗师动起手来又将是何等的惊心动魄?

      难怪赵太祖能够以武立国,难怪国家实力强盛,却始终没办法铲除各地帮会门派!

      激战之中,两个黑衣人突然不约而同地闷哼一声,心中莫名生出一股邪火,双腿酸软,内息亦有脱离控制的迹象。

      “不好,他会用毒!”华山派高手叫了一声。

      俊美男人哈哈一笑,纵身一跃,身如苍鹰飞扑,凌厉爪功分别扣向两人脑袋。

      赵天豪运剑如飞,剑剑精妙,护住两人,却见俊美男人一声邪笑,爪功化开,一掌拍中赵天豪剑身,人借力加速掠向宗祠。

      但在他之前,还有一人更快进入宗祠。

      是高仿版马宁儿。

      他不惧百毒,在两个黑衣人被俊美男人佯攻的时候,直接丢下了临时队友,冲向宗祠。

      两个黑衣人中了毒,反应慢了一步,赵天豪化解剑中劲力,又比两人慢了一步,反应过来时,高仿版马宁儿和俊美男人几乎是同时进入宗祠。

      闯入眼帘的不是柳家的祖宗牌位,而是四幅字帖。

      每一幅字帖有一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分别是“剑”,“试”,“天”,“下”。

      这四个大字傲气凌云,笔力遒劲霸道,有一种肆意张扬,要令天下人尽皆俯首的意志,单是看着字帖,就有一种令人心神震动的压迫感扑面而来。

      下一刻,变故突生。

      四幅字帖突然爆裂成无数齑粉,见到字帖的所有人忽地心中所感,眼神迷离,仿佛看到一个俊秀清雅的青袍书生按剑缓步走来。

      “斯须九重真龙出,一洗万古凡马空!”

      明明不见张口,众人耳边却清清楚楚的响起了陌生的声音,在这声感情充沛的声音中,书生手中长剑一震,剑轻飘飘的,浑似无力的向着众人一划,好似完全不懂剑理的稚子瞎比划似的。

      忽然,一道璀璨剑光亮起,惊鸿之光迅速占据了所有人的视野,强烈的存在感,让他们无法忽略它的存在,再也无法注意到其他。

      于是,万物隐没。

      在这个瞬间,若有若无的嚎哭声,气流卷动的呼啸声,尘埃沙石落地的击打声,乃至是奔涌的空气,一切的一切全都没了意义。

      天地之间只剩下一道剑光。

      它不是吞没了其他,而是以更耀眼更炽烈的存在照耀的其他存在在它面前毫无意义。

      轰!

      仿佛有一道光芒组成的洪流在眼前奔涌,白信在一瞬间便被夺去了意识,耳边传来某种很是熟悉的吼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